笔趣阁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聊斋求道 > 第一百五十章 苏玉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余道陡然感觉小腹之中窜起一股火热,他的眼睛立刻就变得赤红起来。惊怒的情绪出现在余道心中,他看着濒死的九香夫人,嘶声问:“贱婢,尔敢!”

    余道立刻上前,狰狞的捏住两只狐女的脖颈,同时毫光悬停在苏玉盏的额头前。

    “贱婢,你若想活命,就将解药交出来!”余道仔细回顾,猜想自己定当是中了酒液中的毒。

    九香夫人此时脸色惨白,嘴唇却又是血一般的鲜红,她看到余道的反应,先是怔住,再是咳咳的笑起来。

    “不愧是小郎君……”

    余道没有说一个字,他压制住自己肉身的躁动,狞笑着,狠狠捏住两只狐女,让对方的面目涨红。

    “快说!”余道此时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他明明检查过酒液,却依旧遭了对方的手段。

    九香夫人身子发颤,勉强说话:“我可以帮小郎君解毒,甚至也能将三种术法传授给小郎君……只是,妾身有一个请求……”

    余道想要用法力压下身体的反应,可是没有一点作用,当他再度用血能去压制时,反倒像是火上浇油一般,身体中的炙热感越发强烈。

    余道只得忍住心中的杀意,冷声道:“快说!”

    “咳咳、请小郎君给妾身女儿一条生路,此番苦果完全是由妾身一手造成,和她们没有任何关系……”

    “不够!”

    九香夫人听见,咳笑着,又说:“那妾身便告诉郎君哪儿可以寻到其他的术法?”

    余道听见,咬牙思索起来,等他感到体内的炙热感实在忍受不了时,才吐出声音:“可。”

    “咳咳咳!”九香夫人听见,脸上浮现出艳丽无比的笑容:“妾身这就为小郎君、、解毒……”

    余道的脑袋此时又昏又胀,整个人的身子颤抖起来,他直接扔下手中的两只狐女,忍不住扒开衣襟。

    “嘶!”感受到理智正在失去,余道猛地一咬舌尖,大脑神经一抽,清明暂时回归。

    这时,他突然看到九香夫人正跪着爬行到他面前,整个人好似并没有受伤一样,其面目含春,眼中水波流转。

    余道一惊,忙出声喝问:“尔要作甚?”

    九香夫人跪在到余道身前,丝毫不顾在她四周飘飞的斩仙刀,抿嘴说:“小郎君,你还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么?”

    说话间,九香夫人突然将自己身上的衣料解下,亵衣也剥开,她伸出双手,抱住余道,跪直身子,将面部压下。

    同时,九香夫人的双手在余道身上摩挲,缓缓解开他的缠带。

    余道看见这一幕,整个懵掉了,他仔细检查体内的情况,立刻明悟。

    “媚、媚毒?”

    九香夫人此时完全不像是濒死之人,她脸颊鲜红欲滴,煞是绮丽,低声道:“小郎君且记得自己是如何服药的么?”

    余道当然记得,是较小只狐女以舌为匙、以唇为盏,贴身替他倒出的酒液。想到这里,他突然怔住。

    此时柔声响起,道:“非是毒,只是以狐涎为引,改换了酒液质地,使之能增加闺房情趣而已。”

    余道还想说话,便突觉身上的衣物落地。

    一声娇呼响起,余道突然身子紧绷,牙关咬住,口中发出了阵阵嘶冷声。

    立刻,呜咽声亦响起。

    月光底下,巨树台上,无数叶片纷飞,摇下了一阵寒光血雨,九香寨中只剩下五人存在。

    浓朱衍丹唇,黄吻澜漫赤,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时鱼龙舞。

    待余道的思绪从舒爽中回归时,坐在他身上的人儿颤声说:“郎君,妾身细细交代一番……你且记住。”

    “三种术法,被妾身刻在三只玉盏上……嘶……”

    “郎君若要修习其他术法、嘶……且往苗蛊镇去……”话还没说完,娇吟声顿响起。

    余道被娇声彻底激出火性,他翻身滚起,即可驾驭住胭脂马。

    驾驭两个时辰,余道忽然感觉胯下胭脂马乏了,他循目望去,捉住另外一只,身子一压,即刻坐了下去。

    被他弃掉的胭脂马嘶鸣起来,被他骑住的胭脂马亦嘶鸣。

    一马不行,余道又换一马、又换一马、又换一马……霎时间,余道一人四马,驰骋在软玉大地之上,好个快意!

    等到余道体内的火气彻底消去时,天上银月早已经变化为金日。

    ……

    云雨过后,九香夫人抱住余道,眼中闪过痴迷,她望着余道的脸庞,低声说:“郎君,非是妾身有意害你,而是妾身不得不如此。”

    “头陀弃妾身而去后,妾身发现腹中已种下珠胎,可妾身此时已是油灯枯竭,无法诞下孩儿。”

    九香夫人叙述着,泪光滴落下来,又说:“不得已,妾身只得借用胎儿的灵气,最终才勉强诞下她……但因妾身借用灵气的缘故,胎儿竟然一分为三……使她们三人血脉和魂魄具残缺。”

    “她们三姊妹……本是一人……苏玉盏。”

    “妾身早已到达大限,若是妾身离去,她们三人定然无法在这苗疆之地存活……五毒散人炼出法器后,妾身便欲为她们除去,可反倒被那厮重伤……”

    “待郎君来后,妾身便起了托付的心思。”九香夫人神色突然凄婉,说:“可谁知道,郎君你也是个求道之人……你让妾身如何敢托付……”

    “便是将玉盏交给你,你恐怕也会将她抛下……不得已,妾身便又起了一念。”

    九香夫人抚着余道的脸颊,眼睛中的神采突然恢复,话声也不再颤抖,道:“郎君,你说……”

    “如果玉盏醒来后,发现她的娘亲、大姊、二姊,皆死在你的手中,你说……她会不会恨你、会不会努力修行?”

    九香夫人眼中出现希冀:“妾身猜她会的,会抱着对郎君的狠意,在这个吃人的世道中好好活。”

    “说不定,玉盏还有可能证道长生。到那时,妾身也能脱出幽冥,好好解释一番。”

    最后,九香夫人轻叹道:“只是……苦了郎君。”

    话说完,九香夫人感觉体内那股灵气要消散掉,她眼中出现留恋,伏身对着余道一吻。

    霎时间,九香夫人身子倒下,无数光点从她身子中渗出来。在这些光点的引导下,大只狐女和小只狐女体内也渗出点点银光。

    这些银光混杂在一起,从苏玉盏的额上缓缓流入她体内。

    银光闪过,苏玉盏尾部突然长出九条长尾,但是随即,其中七条便虚化而去,好似从未存在过。

    ……

    翌日,余道从地上爬起来,斩仙刀蹦出。

    他看着地上的四只狐媚子,眼中杀机大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