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咸鱼的品格 > 第323 无法言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麓安打开了蛋糕,哭完了吃点甜的正好补充能量。

    铃岚不愿意撒手,所以一直挽着他的胳膊。

    多美好的色彩啊......红的带点黑色颗粒的是草莓,殷红的火龙果,像苦瓜的猕猴桃......

    “爸爸,爸爸,这个黄色的是什么呀?”铃岚抿着嘴唇,再次看到色彩让她有些眩晕,奶油环绕着水果,丝丝点点都是甜蜜的味道,幸福来的猝不及防,有些眩晕。

    “黄色的是榴莲。”麓安看着窝在奶油一大圈,还没开始发挥魅力的大便,眯着眼睛。

    “榴莲!”莉莉的双眼冒光。

    多少个夜晚偷偷摸摸买点榴莲在房间里吃,甚至把衣服塞到门缝隙里面,就是怕味道散出去。

    “榴莲,好吃吗?”林末问道。

    千雪唯独还在感动的浪潮里,为女儿恢复知觉而高兴,又有点不敢看麓安的眼睛。

    她是大人,自然会担心自己和铃岚成为他的困扰。只有她的专属感动,红着脸拍拍脸蛋,不好意思的看了眼麓安,却又想不起该说什么适宜的话。

    迷迷糊糊,鬼使神差的,麓安穿着小红花衣服开始切蛋糕。

    临近十二点,大家坐在病房的方桌前。

    幸亏是所谓的高级病房,不然还没真没这空间和设备。

    世上是有那种所有人都爱吃的食物,但真正的美食,都不是人们来选择,而是美食选择人。

    第一个蛋糕,当然是给小公主。

    虽然穿着病院的衣服,但铃岚看起来幸福极了。

    对榴莲有自己爱好的莉莉,吞咽口水,等铃岚吃第一口,立马开始大快朵颐。

    铃岚吃了也双眼冒光,发出:“哇!”的感叹。

    “真这么好吃吗?”千雪疑惑道,毕竟只闻到莫名刺鼻的味道,所以闭着眼,夹着鼻翼,吃了一口。

    味觉开始跳动,奇怪的知觉在敲打味蕾,清新和口感都棒极了,经过奇怪的蛋糕,女人和女孩都陷入了软绵有甜腻的梦境里!

    这可不是普通蛋糕,而是食神亲手做的......味道自然更强。

    下午做蛋糕时,这破猫在路过水果铺子,忽然又出了个任务。

    “【日常任务】吃榴莲,心跳在120以下,吃个榴莲,成功即可获得心动点数20,”

    这顺便解决了他想要做什么蛋糕的困恼,所以就做了。

    但是此刻闻着那可怕的味道,自女人们嚼动而散发出来,麓安就知道,真正的美食有他的选择,那自己就是被否了!

    可是,自己只有一百心动点数,以后或许有不少用得上的时候,有两个巨大困扰,一是自己这张脸的名气,二是养家糊口。

    得亏林末也是那个被榴莲否的一人,所以见她在刨边上的奶油,觉得她此刻的哀愁让自己的战役不那么孤单。

    猫酱催促道:“大老爷们,吃个榴莲戏这么多,都当爹的人了。”

    他倒是乐得自在,不知道这玩意不爱的人吃下去有多心塞。

    麓安为了自己想要赚取心动点数的心感到不爽,抓起猫酱就一叉子榴莲塞他嘴里。

    “你吃,给你吃!狂什么狂!”

    猫酱脸瞬间猫须紧张,和钢筋混泥土一样,猫生产生了巨大磨难,两眼一番白,差点噎死过去,倒在地上冒白烟。

    得亏林末还留神,不然以其他几女那魔怔的样子,猫酱可能真的就当场去世了,她赶忙过去挽救。

    在她们虔诚般吃蛋糕时,麓安,林末,还有猫酱,因为无法忍耐这个味道,很自觉地离开病房,到走廊对面的阳台,各自找了个椅子坐着,但都相距不远。

    麓安拿着一个叉子,上面有一颗榴莲。

    风直直吹过来,夹着味道砸在脸上,当爹的苦与甜,都混在这了。

    他可不是那种犹豫的人,所以直接做好了十足准备,闭着眼睛,塞进嘴里。

    “唔”!

    麓安的心忽然梗塞了一下,不是上升而是失去。

    猫酱看热闹的在边上鼓掌,林末虽然不解但还是看他在那自己折磨,有些手足无措。

    弯腰是为了更好的成长。

    暂停心跳是为了疯狂的跳动。

    麓安在努力嚼动时,榴莲的味道在齿缝间和他亲密无间。

    就像是吃凉皮都本能的吹一下,麓安恨自己一定要习惯性的嚼,直接咽下去不就ojbk。

    对于部分人是佳肴,但对于他就是辣眼睛。

    肝肠寸断的,麓安失败了......心跳比任何时候都高的,超越了120,猛地蹦跶到130,就两眼一黑倒在了椅子上。

    林末有些着急,急忙过来,让麓安躺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轻拍他的后背。

    麓安几乎每次都是在她面前晕倒,所以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局面。

    是看到自己的眼睛,裤裆直挺的倒下。

    被自己和乐篱牵着手到音乐大堂。

    他的倒下,应该和身体无关,但林末总觉得,这是他总是能创造奇迹的秘密。

    人们总是习惯性的接纳好意,认为看到的努力和坚强就是他的能力,却从未想过,他也需要关心......

    林末此刻看着静谧躺在自己膝盖之间的他,忽然有种不可思议,从未在麓安和他人身上的感觉,就是:心疼......

    林末自然认为人晕倒听不到自己说话,却不想麓安只是身体没知觉,但意识还清醒。

    她自言自语般诉说道:“你为什么晕倒呢?每次晕倒,都是有意义的吗.......是不是累了?或是太紧张了?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我除了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其他我都不了解.....”诉说戛然而止,脑海里的话都随着说出而被橡皮擦擦掉。

    应该是有好多话想讲。

    但她无法控制自己是一个不擅长表达的人。

    她想对着昏迷的人说我喜欢你,我想深*入了解你,却又不知该如何说。

    一方面,觉得对听不到的人说,有点可怜,一方面,也是不愿意再迈出试探性的那一步。

    因为共同无法忍耐榴莲才有的短暂共处,其实意外的,非常珍贵。

    麓安每次晕倒,其实都蛮短的。

    他已经醒了过来,但却实在不想起来。

    不懂得自己的心情,也不想去好奇自己,在对于林末,自己依然是一个未知体。

    凉风习习,麓安的小红花衣服敞开,里面只是一个薄薄的短袖。

    林末自己有些冷,所以更觉得麓安冷。

    无法表达的那部分心意,只能用身体的本能反应来回溯。

    她的小手不自觉的敷在麓安的肚子上。

    温热的感觉让前不久才有生以来第一次鼻酸的麓安,觉得好生舒服。

    被揉揉的肚子,只有风吹树叶声音的阳台,隔绝了一切。

    疲惫的男人,心疼的女人。

    猫和人都不知道。

    无法言说的。

    正是不可承受的重。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