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无垠大陆之云翼深林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中毒前后(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孙济世恰好就是往洪荒兽谷的方向而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幽水潭所发放的地图,也没有研究过该往哪条路径走,一切都随着它的心意而行,自由自在的它终于不用再受到月圆月缺的影响,单是这一点都足以令它心情愉悦。

    尽管它还没有参与冥界的任何一场战争,但是对于冥军大营的情况,它还是非常清楚的。普通人界的营帐中,通常都会燃着明黄色的火焰,而冥军大营却是一片幽绿色的火焰,这个只需要稍有一点点常识就能知道。

    来到这样偏僻的山谷里,它本来打算先休息一下,再继续前行,没有想到,居然远远地就在空中看见山间有营,营中照着点点幽光。

    虽说它们这次是私自出营,想要各自去找点乐子,但它也没有忘记那个黑衣人在临走前跟它们的约定。

    黑衣人说,只要它们能够表现得好,无论在这个世界再呆多久都可以,而它们也发现只要走出了星石世界,它们就可以不用再受剑庄的束缚,可以自由来去任何地方。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在星石之中,是不能随便有源能存在的,这是一种类似世界法则的东西,剑庄就像一个巨大的源能场,将他们这些只能依靠剑源才能保持形体的剑灵,牢牢保护在其中,也围困在其中,令它们不能逃脱。

    黑衣人开出的条件是,只要它们能够在战争中立下军功,那么这个约定就立即生效,但如果它们毫无建树的话,他就会想尽办法再将它们送入星石,这回他不会再让它们回剑庄,他要让它们在星石彻底消失。

    如今,公孙济世看见这种情形,怎么能放过这个可能立功的大好机会呢?

    于是它想都不想,直接就从空中落到地面,原本是想一把火将大营烧个干净,等到烧出主帅来,再将其脑袋砍掉,封在自己生前的本体乌剑当中,带回十八军帅帐邀功领赏,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当初拿走剑庄破魔剑的丫头。

    在他大肆杀戮的同时,这个当初连一点异能都没有的小丫头竟阻止了他疯狂的行为,于是,他在两方相持不下的时候,决定孤注一掷,用自己最厉害的武器——毒,来慢慢折磨死那个据说还是统帅的小丫头。

    当然,直接用毒的话,肯定是不可能的,夏绮莉的身手看来并不比公孙济世弱,她只是不太狠,不太习惯杀人,不然也不至于和公孙济世浪费这么多时间。

    公孙济世不傻,它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它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能够一击即中,它的目标,一开始就是那个在剑庄见过的鬼奴,也就是周籽兰!

    它没有想到,周籽兰会被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给推开了,更没有想到,即便是这样,它的计谋也奏效了。

    何莉娜修习降魔之术,虽然只是澜城焱园的毕业生,但她在校期间遍阅古籍,听说过一种毒专门会从魔物的眼睛里喷出来,而这种毒素有一个异常形象的名字,就是“剑鞘”。

    顾名思义,剑鞘一般都是佩剑出现,她知道古老的强行刻剑邪术中,有一种是专门通过淬炼毒素而与剑缔结契约,这种缔约之后的剑,本身就含有毒素,但它们的毒素不是储存在剑身上,而是储存在隐去了形态的剑鞘之中。

    这种剑就算毁灭了,存留下来的剑灵也一样饱含毒素,这时候的剑灵自然就不再是一柄剑的姿态,而是真正幻化成了人形,这种幻化成人形又具有强烈毒素的剑灵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再是剑的范畴,而是变成了魔物。

    当公孙济世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时候,她就觉得眼前这个瘦老头的气场非常奇怪,她是很熟悉带有源力的人给别人的感觉,和极无双在一起的岁月里,也让她清楚了冥源的感觉,可从瘦老头身上,她感觉到的,是完全不同于前面两者的气息。

    一开始,她还没有想到那就是剑灵,以为只是普通的妖魔之气,妖魔气息生来就混乱不堪,很难分辨到底是什么妖物,所以,她一直只在脑海中搜寻着,有可能关于这个瘦老头身世的典籍资料。

    在始终一无所获之后,她终于看见瘦老头使出“剑鞘”的下毒手法,立即反应过来,原来它不是人、不是鬼更不是妖,而是魔,典籍中常说的剑灵之魔!

    而她也深知“剑鞘”的可怕之处,典籍里有记载,要是被“剑鞘”之毒沾染上一点,就可以令一头两三米长的异兽立时倒地身亡,哪怕魂魄,也能立刻烟消云散,人类的体型较异兽更小也较魂魄脆弱,对毒素的抵抗力是最不济的,她就是在明白这些所有之后,才做出了牺牲自己的决定。

    她没有想到,就在她说完那一段颇为悲壮煽情的“遗言”之后,到头来为她挡了毒眼的还是夏。

    剧毒的眼珠像是子弹一样穿过了她的左手臂,可能再稍微偏离一些,那眼珠就会将她整颗心脏击穿,而如果真的发展到那样,就算她源力能够通天彻地也不可能有任何起死回生的办法。

    “为什么?”

    何莉娜嘶哑着嗓子大吼一声,忽然一下子就跪在了夏的旁边,赶紧对她说:“别着急,别着急,让我想想,一定有办法先封住毒液的,只要控制住毒液,只要……你不会死的。”

    情况突如其来,何莉娜完全没有料到夏会不要命闪过来,以血肉之躯帮她挡住毒眼,她的心很乱,也和惊慌,比此时倒在地上的是自己可能还要慌张:“坚持住,对了,你赶紧用源力把周围的血脉封住,不让血液流动,一切……就会好的,会好的……”

    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但夏的心态却很平静:“没事,我还好,你看,我仍然能站起来的。”

    夏边说边微笑着站了起来,伸手拭去何莉娜眼角溢出的泪珠,她的左臂这时已经全都布满了黑色,黑血从她垂下的指尖不断滑落,她的整只左手应该都动惮不得了,但她斜着身子,将源能球聚在右手的掌心里噼啪燃烧。

    “老头子,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名字?不说的话,你死了以后,本姑娘就只能当多杀了一个无名小卒罢!”

    夏说着往地上重重啐了一口,何莉娜他们看到,那并不是什么唾沫,而是和手臂一样的黑血,看来毒素还在蔓延,也不知道她还能够撑多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通知:近期网站不稳定,笔趣阁中文app已上线,用APP看书体验体验更好,书更新更及时:请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