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世卿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清浅女君(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日,皇城再次发生命案。这次的死者并非是朝中有名的官员,而是一个无名宫女。

    事情愈发扑朔迷离,但可喜的是,玉乾得以无罪释放。

    “这件事,不知清浅女君如何看待?”他找来东方清浅,便是怀疑过她。

    清浅没有绕弯子,直接递去昨日那一份卷宗说道,“圣上不妨先看看这个。”

    他的神色在掠过其中几个名字之后,立刻大变,“这份卷宗,从何而来?!”

    “一位红衣女子路过东方国后给我的。”她如实说。

    “那此人现在在何处?”

    “她行踪不定,在留下这份卷宗之后,便已经消失无踪。”

    再次查看这份卷宗,这里头的名字除了玉都当朝的官员之外,还有东方国的甚至是陈国。看来这件事,并非是针对玉都。

    “依女君看,这件事像是何人所为?”

    “昨日我当场指认的太上皇,其实并非真凶。”她目光淡然,随后拿起一盏茶杯说道,“但当场的所有宫人都未为他说上一句,原因是,他们也不知谁是真正的凶手。”

    “你是指……昨日端茶的那个宫人。我记得,茶杯突然一倒,险些掉地上……”

    目光突然汇聚在那碗茶盏上,“若没猜错,昨晚死去的宫人就是她。”

    “你是说她看见了真正的凶手?”

    “就算她看见了凶手,如今也死无对证。”

    玉恒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想到什么,“但注意到昨日茶盏之事的人,定是也在现场的人?”

    清浅仔细回想,昨日花园内的人,除了本就围在那个死去大臣身旁的宫人,就是随着他来的丁有权。

    “圣上,这件事不止玉都,在我来之前,东方国也接连有三个大臣死于他们手里。”

    他侧过头问,“你觉得不止一个人?”

    “若是只有玉都有凶杀案,还可以说一人作案。但事发三国距离颇远,但凶案的手法确实不尽相同。”

    她说的在理,看来是有人相对他们三国有所图谋,可……会是谁呢?

    “不知圣上可还记得,两年前被围剿的灵山军?”

    这三字一出,他的眼眸果真突然沉下去片刻。

    “你怀疑是灵山军的余党?”他挥袖背过身子,“应该不是,那日颜……”颜宋的名字就在嘴边,却又被他塞了回去。

    “那日灵山军的所有人都已经中了毒,不可能活命。”

    清浅突然笑道,“不知圣上所说的毒,可是那个所谓的血脉后人死去之后,灵山军上下皆会中毒暴毙?”

    “你知道她?”玉恒多少有些惊讶,这个东方清浅为何知道两年前的事情。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忽的笑了一声,伴着秋日最不缺的悲凉,带着淡淡桂香,伸手摘了面纱,“……你可曾记得这张脸?”

    他无意瞥过她的脸,随后则是站在原地忽然失魂。他从未认真看过东方清浅的眼神,加上这张脸后,突然熟悉了不少,与其说是相似,倒不如说她二人一模一样。东方清浅竟长了一张和颜宋一般的脸?

    “圣上可还记得,两年前,你曾给我读过的诗。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他说不上话来,怎么可能,当日是他亲手埋葬的她的尸首。可今日,她却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颜宋……”

    她嘴角挂着淡淡的一抹笑意,“你不是……习惯叫我阿绮吗?”

    他发愣了半响,然后木木地点头,“是,阿绮。”

    久之,他才换过精神劲来,面前这个女子虽说和阿绮一模一样,但为何就是说不上来的奇怪?

    “你……为何会成为东方国的女君?那日是怎么……”

    清浅嘴边挂着笑,窗外的黄花更是金灿灿的,“我并不记得我为何得救,只知道,醒来时,我躺在先帝的房间。听蓝衣说,是在城门发现的我,那个红衣女子告诉了先帝我的身份,便将我留下了。”

    “你……”他手还是有些发颤,“是东方国皇室的人?”

    “呵?可笑么?”清浅微微斜着脑袋,“十年前的我,被当做是野种任人宰割,于此做了十年的软柿子。两年前,我还被一个男人欺骗,险些丢了命。你说,这可笑吗?”

    玉恒的眉头一簇,“你说男人?是指玉乾?”

    日光有些刺眼,像是要将这满地的黄花晒化,她挥袖而立,“两年前的事就此作罢,我说的这些,也只是看在你并非冷血无情之人,告诫一句:血脉后人不死,灵山军的人也就不死。”语罢,伴着嘴角一抹不知来意的媚笑,挥袖而去。

    站在殿门前,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不过,别打我的主意!我可不会像两年前那般,为一个不知谁主的天下,放弃自己的命!”黄衣扫过殿外满地黄花,桂香浓且正,正是秋日的好时节。

    也正是这悲秋本该有的冷漠凄凉,他望着清浅的背影,双手依旧微微发颤。她仿佛回来了,仿佛又走远了……

    ……

    “清浅姐姐!清浅姐姐!”阿乾跑得很快,大概见着是她才那样不管不顾跑来。

    “不许过去!”“公子!”蓝衣风尘几乎同时站在他身前,让他不知所措。

    风尘将他一把拉至身后,说道,“别靠近这个女人,她很危险。”

    清浅随手拾起一支残花,淡淡说道,“对这些残花,我不感兴趣。蓝衣我们走……”

    “颜姑娘!”风尘在身后叫住她,“您究竟怎么了?以前的您,不会对公子这样。就算公子发病,您也是第一个冲进去照顾他的呀?!您为何,突然那么恨公子?”

    “恨?”清浅手中的花枝一折,“我是东方清浅,不是那个软柿子。你让我对他好?你可曾想过他是如何对我的?”

    “可颜姑娘……”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那个软柿子颜宋。再有一次,你,我也不会手软!”

    风尘微微一叹,才干脆说道,“是!陛下,但风尘想说的是,两年前公子没有赶上去,是因为那份书信他根本没有收到!当时满朝文武都反对营救西北,公子才……”

    “他才不发兵西北?犹豫不前,是吗?”落花挂在衣摆上更像是一身雍容华贵,她垂下眼,“他的犹豫都是理所应当……但事实上呢?因为这理所应当的犹豫,阿春死了!长世哥哥死了!就连……就连最后一面,他都在犹豫不前……”

    空中只是淡淡弥漫着一股桂香,大人们说是秋天的味道,但秋天的味道本不该是香的,是一股子闻着就让人悲凉的味道……

    她忽的叹了一口长气,“两年前的事情,就此作罢。我不想想起,也不想憎恨于人。我只想做我的东方清浅……”

    落花在他的眼眸前一转,阿乾看着清浅的背影,伸手在空中抓了抓,究竟是什么东西,他眼看着就要抓到,却又在此刻被他放弃了……到头来,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回到那个他们永远不会认识的时候。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通知:近期网站不稳定,笔趣阁中文app已上线,用APP看书体验体验更好,书更新更及时:请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