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军门本色:蛮少太难宠 > 第13章 013 我不会让自己背黑锅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群正在研究秦蛮字的人齐齐扭头朝着门口看去。

    吴行一看到来人,就觉得奇怪,“谢侯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看……看看你们……”被称为谢侯的男兵挠了挠头,不自觉地朝着秦蛮的方向瞟了一眼。

    刘文远摸了摸下巴,“看我们?我们都在一起四目相对一上午了,而且马上就即将迎来下午的四目相对,你还要看?”

    随后他忽的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眼神在吴行和他之间游离了起来,“说实话,你不会是看中吴行了吧?”

    刚准备低头再研究下秦蛮字体的吴行听到这话,当即怒了,“你给我滚!我是直男好不好,钢铁一样笔直的男人!”

    “钢铁遇到火,也会融化弯曲的哦!”

    刘文远调侃了一声,结果被吴行直接一脚踹了过去,“你给老子滚犊子!”

    两个人在宿舍里你追我赶着,陈群就在旁边连连劝架,吵得秦蛮眉头微蹙。

    就在这个时候,谢候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问道:“你还在抄吗?”

    “嗯。”秦蛮手下的笔不停回了一声。

    “还有多少啊?”谢侯看他写得厚厚一叠,忍不住问道。

    秦蛮头也不抬地再次淡淡回答:“还有六遍。”

    “啊?还有那么多?那……要不然我帮你抄吧?”

    谢候当下就坐了下来,拿起笔打算帮她一起抄。

    只是,这一回秦蛮倒是伸了手,将纸笔拿了回去,“不用,自己的错要自己认。”说完,她忽然抬头目光笔直地看着他,“你觉得呢?”

    如果说前面一句谢候听不出来,那后面那句话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秦蛮知道了!

    他肯定是知道自己才是在队伍里说话的那个!

    所以才会这样提醒自己,不要让他被黑锅。

    谢候看着秦蛮那从容却带着几分压迫的眼神,心里头不由得一抖。

    “我……我……”

    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时候,旁边已经从吴行围攻里抽身而出的刘文远拍了拍谢候的肩膀,“你不用搭理他,这小子最近思想觉悟高了很多,习惯就好。”

    谢候心虚地盯了一眼坐在那里已经重新埋头罚抄的秦蛮,勉强地笑了一下。

    虽然秦蛮什么话都没有和他说,甚至还认下了罚抄这件事,但是刚才最后他说的那一句分明就是提醒,而且那态度也完全不像是默认下的意思。

    简单的又聊了几句后,谢候神就思纷乱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坐在那里的秦蛮此时抬头,瞥了他一眼失魂落魄离开的样子,随后又继续低头抄了起来。

    直到午休时间快要结束,她终于把那些东西给抄完,也没怎么休息,就去了教官办公室。

    当她敲了门走进去后,就看到孔义的桌前谢候正站在那里,他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模样,而孔义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报告。”秦蛮神情不变地喊了一声。

    只是孔义一看到是秦蛮,再加上她这一声报告,那张脸就更是难看了起来。

    “嗯,进来。”孔义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

    “报告教官,这是我抄的十份规章制度,请检查。”秦蛮进来后就把手里那十页纸递了过去。

    孔义接过一看,上面写的工工整整,十页纸字迹也都一模一样,很明显没有找人帮忙,也没有任何敷衍的样子。

    可就是因为没有任何敷衍,孔义才觉得有些奇怪。

    昨天这小子还当众给自己难堪,今天怎么突然间那么乖了?

    难不成有后招?

    孔义因为从谢候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为此稍缓等了几分钟,就是想看秦蛮的后招。

    不仅他在等,就连旁边的谢候也同样在等。

    不过他觉得秦蛮已经知道了,而自己已经招了,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索性也就趁着空白时间也向秦蛮道歉。

    “对不起,秦蛮。”

    他说得很是诚恳,对此秦蛮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显然很清楚他为什么要道歉。

    孔义看到秦蛮就这样不冷不淡的嗯了一下算是做回应,总觉得不太舒服,这反应和姿态可不像是战友之间平级的感觉,反而更像是上下级。

    但碍于这件事的确是谢候做的不对,孔义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把人暂时先赶了回去,但把秦蛮单独留了下来。

    屋内气氛安静中带着些许的尴尬。

    孔义轻咳了一声,打破了这略有些奇怪的气氛,说道:“这件事既然不是你做的,当时为什么不提出来,这样……也不用被罚抄了。”

    “你没做错,我要说什么。”秦蛮站在那里,神情淡漠地继续道:“你罚我,是因为我不按规矩办事,无关其他。”

    不知道为什么被秦蛮这么一说,孔义心里就更心虚了。

    其实,还是有点关联的……

    “但是你为什么不把事情说清楚。”孔义还是觉得很奇怪。

    从头到尾秦蛮都没有主动提及过这件事他是被冤枉的。

    如果不是谢候自己主动过来说明,只怕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对此秦蛮却很是肯定地回答:“他会来说明的。”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孔义显然不明白他的自信从哪里来的。

    秦蛮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孔义,说:“他来了,就是我最好的证明。”

    “……那如果他不来呢?”

    面对孔义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行为,秦蛮只说了一句,“我不会让自己背黑锅。”

    那笃定的样子让孔义竟一时有些语塞,但最后还是放她回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通知:近期网站不稳定,笔趣阁中文app已上线,用APP看书体验体验更好,书更新更及时:请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