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军门本色:蛮少太难宠 > 第10章 010 划清界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蛮当即眉心微蹙了下。

    刚才拥抱的时候自己就在担心会暴露,现在要是真跟着他们这群人去了澡堂,那事情更是闹得不可收拾了。

    然而,还不等她来得及开口拒绝,就听到刘文远赞同地附和,“这个主意不错,刚才跑得我一身臭汗,早就想洗了。”

    “那我去拿衣服。”就连陈群也没有任何反驳地配合。

    秦蛮看他们一个个这么积极的准备,就立刻开口,“不用了,你们去吧。”

    吴行率先整理好了衣物,听到秦蛮的拒绝,不禁皱眉,“别啊,你都这么讲义气了,我们怎么能丢下你。”

    “我还想再打扫一下。”秦蛮找借口推脱。

    吴行对于她得这种吹毛求疵的行为表示无语,“你小子给别人一条活路吧,这都整理得那么干净了,还打扫什么?你再打扫下去,我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晚上估计得睡门外了。”

    “就是啊,为了给条活路,你还是赶紧跟我们去洗澡吧。”刘文远也上前推着她往外走去。

    他们两个人牢牢地揽着她的肩头,往门外走去,秦蛮又不好直接推开,带着几分挣扎地被他们推着往前走去。

    至于陈群,更是贴心的替她拿着训练的衣裤,就此打算跟上来。

    眼看着自己真的要被他们押去洗澡,秦蛮不得已,立刻从他们的腋下敏捷地穿过,一步退了回去。

    她的动作太利落,以至于让那两个人有些措手不及,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真不用,我等下还要去训练场跑几圈。”秦蛮对着那两个保持着滑稽姿势的人说道。

    吴行愣了下,带着几分诧异,“你还要跑?”

    秦蛮嗯了一声,“教官让我在训练上多用点心。”

    她的理由非常充足,充足得让他们三个人不免有些刮目相看了起来。

    “你这小子请了一次病假,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内务整理得那么好也就算了,居然还真的打算好好训练了,不错不错。”

    “那既然这样,我们就不打扰你用功了。”

    吴行和刘文远两个人也不好拖人后腿,说完这话后,就带着陈群离开了宿舍去洗澡。

    等他们三个人一走,秦蛮这才微松了口气。

    总算暂时搞定了这三个人了。

    她坐在床边,环顾了一圈空荡而又整洁的屋内,直到目光转移在了如同刀切一般的被子上。

    其实仔细算起来在离开部队之后她就没有在怎么做过内务整理了。

    也可以说建立了鬼区之后,她就完全摒弃掉了那些军人的生活方式和做事方法。

    因为厌恶这个地方,所以不想再有任何有关这个地方的影子。

    但结果,没想到自己因为对孔义的做派无法认同,竟一时间重拾起了部队的作风。

    都过去了五年,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可连她自己都意外的是,当她开始整理的那一瞬间,完全没有任何陌生和慌乱的感觉,那是一种已经印刻在脑海中的记忆和习惯。

    该死的习惯!

    秦蛮霍地一下捶了下床板,然后冷着脸起身朝楼下而去。

    她不能,也不愿再继续留在这里和这群新兵蛋子重温往日时光。

    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她要回去,回去杀了庄野,回去把鬼区夺回来!

    那笔单子背后的神秘买主企图控制鬼区,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只有庄野那个白痴,才会被金钱一时迷了眼,做出这种蠢事!

    如果鬼区被控制,他还当什么老大,不过就是一个傀儡而已!

    到时候只怕不止他死,整个鬼区都完了。

    越想,她就越担心。

    只不过碍于被许景辞警告过,所以才一直隐忍不发地留在这里当一个小兵罢了。

    而现在,她已经回到部队里,许景辞应该不会再盯着自己了。

    所以差不多也应该结束了。

    秦蛮一路朝着训练场而去。

    这会儿是下午三四点的时间,训练场上没有一个人影。

    这对她来说,只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她决定先把这里的环境都熟悉了,再作打算。

    可正当她打算好好地在这四周绕上一圈,熟悉环境的时候,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了许景辞的声音。

    “你今天下午已经跑了五公里了,没必要再继续下去,小心过犹不及。”

    秦蛮脚下的步子一滞,面色不悦到了极点,“我已经在部队里了,你不用盯着我。”

    这个人竟然回到部队还监视自己,真是够烦的。

    “我只是怕你做出错误的决定。”许景辞也没有否认她所认为的,反而大方地承认了自己的行为。

    秦蛮的脸更是冷上了三分,“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用不着你来担心我。”

    “我不是担心你。”许景辞说。

    他只是觉得秦蛮太反常了。

    明明在医院的时候还那么抗拒,一心想要逃跑,但自从被自己威胁了之后,她就变得安静了很多,不仅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换了个人。

    就连内务都能整理得那么好。

    就连他都不一定能和秦蛮的内务相提并论。

    这实在是奇怪的很。

    “我只是担心你的任性会殃及到秦叔。”

    “那也和你无关。”秦蛮一步步地折返走到了许景辞的面前,接着一字一句地道:“无论是他,还是我,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秦蛮。”许景辞看出了她眼里的不满,觉得她可能还是在为受伤而负气,所以只是带着几分疲惫感地道:“不要再任性了。”

    任性?

    可笑!

    她秦满做事从来不会任性。

    因为从成为秦康的女儿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失去了任性的权利。

    她不仅不会对眼前的人任性,更对眼前的人没有任何的感情因素在其中。

    所以,她神情淡漠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过去多有打扰,我很抱歉。以后,请你离我远点。”

    接着就毫不留恋地朝着前方而去。

    秦蛮知道许景辞对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小时候的时候是真心的拿她当妹妹疼的,只是后来秦蛮性子彻底养坏了之后,他就开始远离,直到最后的划清界限。

    而现在她需要这个男人对自己继续划清界限。

    没有监视,这样才有利于她接下来的行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