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军门本色:蛮少太难宠 > 第3章 003 女兵?男兵!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满,秦蛮?

    呵,可真是够讽刺的!

    想当初她秦满毅然决然离开部队,结果转了一圈,最后居然又重生在了一个叫秦蛮的女兵身上?!

    而且个女兵也的确够本事,竟然敢女扮男装进部队。

    其目的也单纯的很,就是为了追个男人!

    也是那个将她送进医院,和她从小青梅竹马的男人。

    许景辞。

    秦满觉得这大概是老天爷给她的人生开了一个极其恶劣和恶心的玩笑。

    她不明白,既然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单纯地让她再活一次完成她报仇的心愿,那为什么一定要要重活在一个女兵的身上?

    难道是让她在感受一次这里的肮脏吗?

    不,她不愿意!

    新兵连,预备部队,直到最后的9区。

    这三个部队她一一踏入过。

    在那里,她挥洒过自己的汗水,憧憬过热血的青春,可最后现实却打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让她痛彻心扉。

    当初对这件衣服,对那个地方有多么的赤忱,现在就对这件衣服,和那个地方有多么的恶心。

    当即,她下床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门却从外面被推开了。

    两个人就这样撞了个正着。

    许景辞先是一愣,随后看她站在门口的样子,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了。

    “医生说你现在要是没什么感觉,就可以走了。”他站在门外,对她说道。

    秦满回过神,走?

    对,她要走,她才不会管这个秦蛮的女孩子有多么的花痴,总之现在是她秦满在这具身体里,那么现在她就该离开这里!

    她当即提步就门外走去。

    一路穿过走廊,下了楼,在夜色下她匆匆往医院大门外走去。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许景辞竟然这一回没有来抓她了。

    而等到她走出医院门口,往大门而去的时候,她脚下的步子一顿,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不追自己了。

    看着大门口那两个同样穿着迷彩服的新兵,随即身后传来了许景辞的声音,“那是我找来的人,你别再闹了,否则我就让他们押你回去。”

    她站在那里没有动,只是说:“当初我记得你让我赶紧离开部队,那么现在你在干什么。”

    “当初让你走的时候才刚要登记入伍,一切都还来得及,现在你已经是新兵连里的兵了,你知不知道你一旦跑了就成了逃兵,部队会调查这件事!”许景辞从身后走了过来,神情里是对她的失望和愤怒,“秦蛮,那时候你利用秦叔的职务之便女扮男装混进新兵连里瞎胡闹,现在受伤了就想擅自离开部队,你知不知道秦叔到时候会被你连累的甚至会革职!你不能再这样任性下去,你必须要留下来!你要为整个秦家考虑!”

    为秦家考虑?

    她当年都没有为秦家考虑,现在更别提为一个陌生人的家族考虑了。

    对于许景辞的这番说法,她完全不放在心上,反而盯着前面的那三个兵。

    以秦蛮的记忆认知里,这是和她一起的新兵,搞定三个新兵,她应该没问题。

    “你现在伤还没好,医生说不能剧烈运动,否则牵扯到伤,很容易会出现眩晕甚至晕厥的可能。”就在她准备握紧拳头的时候,许景辞的声音再一次地响起,“到时候抢救起来,你的身份就会完全暴露,并且还有可能坐牢。”

    秦满眸色略沉,“你在威胁我。”

    “这是你自己当初胡闹的结果,你现在就该要为此负责。秦蛮,你已经成年了,而不是三岁的孩子。”许景辞神情严肃,说话也很是直接。

    但问题是……见鬼的负责!

    她是秦满,又不是秦蛮,凭什么要为一个任性刁蛮的花痴女负责!

    她心里有着满腔的愤怒和不甘!

    可听到坐牢两个字,即使再不愿意,她也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反抗。

    因为她在部队待了那么多年,非常清楚部队这个地方是绝对不允许在身份上存有任何疑问的。

    一旦发现,那就是要彻查、严查。

    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跑不远,到时候结果必然是要被抓住。

    而她现在活在这具身体里,也就意味着,她要替这个花痴女坐牢!

    所以她不能逃,至少此时此刻不可以。

    许景辞看到她站在那里,原本握紧的拳头就此松开,就知道她放弃逃跑了。

    紧接着他扬声对着远处的那三个男兵喊道:“你们几个人过来搀着他点,他身上还有伤,不方便走。”

    不方便……

    对此她心里禁不住轻哼了一声,这个人明着说不方便,事实上却让那两个人架着自己走,防止逃跑罢了。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其中一个男兵倒是真的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上了车。

    就这样,成为秦蛮的她被迫跟着那几个男兵和许景辞一起坐了半个小时的车后,回到了暂时的驻扎地。

    这次上面要求他们这群新兵做一个非常简单的野外训练。

    所以他们要留在这里一个星期做一个为期七天的野外训练。

    但由于她身上带着伤,教官没有再命令她训练,包括接下来的三天的训练,她都没有参加。

    每天她都坐在那里,像是在发呆。

    当然,也只是像而已。

    在这三天里,她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状况完全的掌握其中。

    毕竟,在未来的日子里,她都要用这具身体来做事,必须要了解透彻,这样才不会让别人看出破绽。

    只是越去了解,就越发现这个女孩子单纯得让人悲哀。

    她没有朋友,不是因为自卑,或是懦弱胆小。

    而是因为她任性刁蛮的性格让所有人都受不了她,纷纷离去,就连她的父亲都如此。

    唯独她的后妈和后妈的儿子,也就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对她非常好。

    好到什么地步呢?

    好到除了天上的星星没办法给她摘之外,其他的无一例外的满足。

    无论是吃穿还是购物,可以说是挥霍无度的很。

    他们无底线的溺爱,和其他人的排斥,如此极端化的态度,从而造就了秦蛮对着两个人的极度依赖和信任。

    或许在秦蛮的世界里,即使到死亡的那一刻,她都会认为这两个人是好人。

    但是作为秦满这个第三人的旁观者视角中,秦蛮会变成这样,全都是这位后妈的精心杰作。

    捧杀。

    多么恶毒的招数,竟然用在了一个当年才不足五岁的孩子身上。

    以至于后来秦蛮才敢如此胆大妄为到把假资料塞进父亲的新兵文件里,然后以男人的身份出现在这个地方,好方便接近许景辞。

    呵!女扮男装?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通知:近期网站不稳定,笔趣阁中文app已上线,用APP看书体验体验更好,书更新更及时:请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