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十一章 间谍(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除了壁炉的火光,巴罗夫桌边还摆着一盏红木灯座,座顶分成四岔枝桠,中间的枝桠最高,其他三支呈三角状环绕。每根枝桠上燃烧着一根蜡烛,安静绽放的光点犹如一座璀璨的山峰。

    房间里弥漫着松油的香味,像甜腻而潮湿的朽木气息,让人昏昏欲睡。但在边陲镇,他没办法要求更多,考究和典雅与这个贫穷之地无关,有间能遮风挡雨的屋子就很不错了,更何况他现在拥有的是一大群屋子。

    他办公的场所在离城堡不远的一间大院里,也是前任领主搭建的市政厅所在地,当然,离开时领主带走了所有人手,此处现在已完全成了大臣助理的地盘。

    屋里不时响起的沙沙书写声和窗外呼啸的寒风构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在一张堆满了书籍和陈旧卷轴的木桌前,巴罗夫正在奋笔疾书。他的两旁还各摆着条低矮的原木长桌,平时无人使用,只用来摆放书稿。当有需要时,他便会召来弟子,伏于矮桌边,替自己整理资料或撰写文书初稿。

    灯座上的蜡烛已经换过三次,除了起身更换它们,巴罗夫一刻都没有停下过手中飞驰的笔。时间对来他来说是件极为宝贵的东西。手头还有一叠文书等待他处理,而殿下提出的财政支出也需要仔细审阅。

    现在巴罗夫平均每天工作五个时辰,但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疲劳,相反在这里,他可以放手施展,身体里有用不完的劲。这就是权利的滋味,他想,不必再跟在导师屁股后面畏畏缩缩,所有的学徒都听命于自己,没有人敢拖后腿或下绊子。只要完成王子殿下的命令,具体施政过程可以由自己一手把握。

    若是王子的命令能更正常一点就完美了,巴罗夫略微遗憾地咋了咂嘴。比如眼前这张盖有罗兰个人印章的文书,上面写着要求派出人手去柳叶镇招募管理人员,以及购买一艘双桅帆船。第二条后面还特意注写道:考虑到价格,可以不需要船长、舵手和水手。

    他看完后哭笑不得,没有这些人,谁跟您把船开回来?买完后让他们自己走回去吗?而且,买船用来做什么?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点,边陲镇和柳叶镇的贸易十分稳定,就算冬天结束后要扩大矿石贸易,只用通知那边增加船数就行了。自己买船根本不划算,更何况小镇码头仅仅只能用于停靠,没有船坞维护,也没有水手打理,过不了多久就会废弃。大概是殿下的奇思异想又发作了吧?

    至于第一条,他倒是能理解。

    目前市政厅从上到下都没有空闲,巴罗夫带来的那十多位负责监管商贸,做统计报表和收支结算。自己则包揽了行政和法律工作——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殿下想要将这些部门分开,就必须扩大市政厅的用人规模。很正常的理由,大臣助理却不想这么快就放手。将所有权利归于一人之手的满足感实在太过充实,他想就算是自己的老师,王国财务大臣,也只是负责灰堡的钱袋子,而他,却是国王之手。

    咳咳,好吧,仅在边陲镇有效,他在心里补充道。虽然罗兰殿下曾这么承诺过,但想要登上王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巴罗夫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又把四王子重新纳入了国王争夺者的行列。要在以前,他压根不会认为这个性格恶劣又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能加冕为王。

    自从来到边陲镇后,自己的惊喜就没断过。到目前为止,边陲镇仍在民兵队的守卫下,屹立在西境不倒,而且看上去还能坚持很久,光这一点就值得大加称赞了。另外不提他捣鼓的那些稀奇玩意儿,就连对人心的把握上,也完全不像灰堡时的四王子,倒像是洞悉一切的魔鬼。

    这时,门外响起咚咚的敲门声,巴罗夫不情愿地停下手头的动作,扬声道,“进来。”

    推门入内的是他的一名得意弟子,“笔杆”亚罗。

    “老师,又有一只「老鼠」被抓到了。”

    “噢?问出什么了吗?”

    “他说是二王子派来的,从他身上搜到了包好的水泥粉,还有一些钱币和一封信。”亚罗走上前,递给巴罗夫一个牛皮包裹的信封,“其他的信息还在讯问中。老师,对他的处理……”

    “跟之前一样,问完后,所有资料整理成册。然后宣判有罪,绞死吧。”巴罗夫轻描淡写道。

    “是,”亚罗弯腰行礼道,“那么弟子告退了。”

    门重新被关上,巴罗夫没有立刻继续工作,而是回到桌前,用拆信刀划开信件封口,取出信纸。

    第四个了……他心想。

    早在邪魔之月到来前,罗兰.温布顿便召他讨论过这个问题。

    王子殿下认为,当水泥、新型雪粉和女巫一个个被披露,亲兄妹们埋下的眼线肯定也会按耐不住,从潜伏中露出踪影,这正是扫除老鼠的最好时机。而巴罗夫同意王子的前半句,却不认同后半句。在他看来,边陲镇二千多人,不可能每个人都盯梢到位。他们没这个人手,也没工夫来防范这些偷鸡摸狗之辈。

    结果殿下不以为意地说,“怎么可能会没人?边陲镇每个领民,都是我们的眼睛。”

    当时巴罗夫只觉得对方完全是异想天开,让这些无知又愚钝的平民来监视可能出现的老鼠?这根本不可能办到!

    而事实是,自己错了。

    入冬后进行第一次人口普查时,罗兰特意交代,要向所有在此地待过五年以上的原住民阐述清楚:长歌要塞焚烧粮食的阴谋虽然破产,但仍未死心,已派出敌人潜伏在大家身边。他们大多伪装成镇民的亲戚或来不及撤离的商人,随时寻找祸害大家的机会。如果有人看到任何可疑人物,立刻向市政厅报告。一经查实,都将获得二十五枚银狼的奖赏。

    结果这一招竟出奇的有效。

    虽然开始收到了一些误报,但没多久第一只老鼠便就此落网。

    当时巴罗夫还记得罗兰得意的说了一句听起来十分别扭的话。

    是什么来着?他想了想,没错……「让敌人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真是古怪的构词与句法,大臣助理摇摇头,摊开手中的信纸。

    这名被称为“土拨鼠”的家伙在信中反复强调,种种现象表明,四王子罗兰.温布顿已被魔鬼替换,巴罗夫甚至能透过字里行间读出他的恐惧。联想到王子殿下对人心的利用,大臣助理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认同之感。他深吸了口气,将信纸移到烛火上,很快纸卷被火焰吞没,化成了飞灰。

    即使如此,那也是不畏惧神罚之石,且能赋予他权利的魔鬼,不是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