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十九章 制炮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天后,北坡矿山烧制间后院。

    院子里的地上挖好了两处深洞,每个洞都呈圆形,上窄下宽。前段内径约为二十公分,后端内径扩大到二十六公分。这些洞便是罗兰打算用来浇铸炮胚的模具,洞的内壁已被安娜烘烤过一番,表层泥土烧结成整体,如同附上了一层外壳。药室朝下是为了浇铸时获得更好的管壁质量,越往上所含浮渣和气泡越多。所有洞穴的尺寸都是通过炮弹推算出来的,他大致记得历史上所谓的六磅炮、八磅炮是以炮弹的重量来命名,于是先浇出几个十二磅的铁球,再根据铁球直径加炮管壁厚算出模具内径。

    在缺乏测量工具的情况下,罗兰干脆自定义标准,他截取了一段跟自己无名指指甲差不多宽的铁条来设为基础单位,一公分,再以此制作其他尺寸的铁条,并刻上分段线。

    十二磅的铁球直径在粗陋的铁杆直尺测量下,约为十二公分,他将管壁厚度最薄处定为四公分,后端药室为了防止炸膛,壁厚扩大到七公分,从而得出了模具内径。至于长度,他虽然知道火炮有倍径一说,但有印象的也只剩下战列舰和主站坦克的主炮倍径,至于古董般的前装炮,他还真不知道。

    考虑到身管越短,重量越轻,也越省材料,罗兰大手一挥,取了一米五这个数值。如果试射效果不满意,以后再调整就行了。

    火炮最初被发明出来时,是在木制芯材上环以铁条并加以铁粉合口,再用铁箍加固、最后烧去炮膛中的芯材,就像储物木桶一样。罗兰当然知道这种火炮有容易漏气炸膛的风险,因此直接采用了整体浇铸,镗床钻孔的工艺。对于蒸汽镗床来说,钻六磅炮也好,十二磅炮也罢,难度没有本质区别。

    本着口径即是正义的理念,他自然选择炮口更大,炮管更粗的十二磅炮。再往上,就不易于作为野战炮使用了。至于炮弹的重量是以铅球计算还是以铁球计算并不重要,能打出去就行。毕竟他是在借鉴历史,而不是玩复制模型。

    “开始吧,”罗兰深吸口气,朝安娜说道。后者点点头,抓起一块钢锭,悬垂到洞口上方。绿焰燃起,钢锭迅速变红,接着熔化,形成一道细小的钢水瀑布,流入洞中。钢水表面呈红橙色,内芯转为白炽,其亮度令人难以直视。为了保护女巫的视力,罗兰还特意在洞口边架起了支撑,她只需事先确定好位置,将手臂靠在支撑垫上,便可以不用盯着钢水观察是否流入洞中。

    这些钢锭都是平时慢慢积攒下来的,单凭安娜一人之力并不能开启大炼钢时代,但小批量生产对她来说不在话下——最难实现的温度关卡解决后,用炒钢法即可得到较为优质的钢铁。

    这也是罗兰敢于自定炮管尺寸的原因。比起生铁炮管和青铜炮管,钢铸炮管显然拥有更高的强度。即使尺寸不对,火炮也不会轻易炸膛。

    钢水逐渐上涨,存下来的钢锭也在飞速减少,看得罗兰不禁有些心痛。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才在可以在领地上建起一堆烟囱和高炉,炼出用不完的钢铁?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钢铁产量都是衡量列强实力的标准之一,他现在切身感受到了。

    将两根模具灌满,安娜的脸颊变得红彤彤的。罗兰掏出手绢,轻轻擦拭她鼻尖上的汗水。最开始安娜还会表示出些许抗拒,现在已经乖乖的一动不动,闭着眼睛任由罗兰施为了。

    垂落的刘海在钢水映照下染上一抹红边,柔软的颈脖让人不禁想去咬上一口。当自己居高临下时,对方透过衣领露出的半截细长锁骨便会进入自己的视野。隔得近了,还能嗅到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

    “咳咳,好了……”罗兰收起手绢,同时将蠢蠢欲动的情绪一齐收回,“今天就到这儿吧。干得不错,晚餐我会吩咐厨房额外奖励你一份黑胡椒肉排。”

    还不是现在,他想,这样做难免有乘人之危的嫌疑。再等等,等到她真正获得自由后……

    安娜睁开眼睛,虽然汗水已被擦去,但脸色似乎比之前更红了。她朝罗兰点点头,轻轻应了声嗯。

    *******************

    在接下来的数天里,罗兰往返于城堡和北坡矿区之间。

    除了炮管外,他还需要制作足够量的镗刀。

    这种用于钻孔的工具制作方法和炮管类似,其直径和炮弹完全相同,从模具中取出后,安娜再次将它加热,靠着铁锤加工成型。它和普通的螺旋刀外形上具有很大区别,乍看之下就像是跟钝头铁棍。唯一的区别是头顶敲出一段豁口,用于排出金属碎屑。最后是淬火,提高镗刀硬度。

    和现代镗床的高精钻头不同,罗兰只需要一根能打洞的铁棍即可,考虑到较高的磨损率,他和安娜在一个星期内做出了五把简易镗刀。而这之前,蒸汽镗床已经充分验证了自己的能力——生铁枪管的产量由每月两根迅速增加到每天十根。

    待一切准备就绪,炮胚被矿工从土坑里刨出,清理掉表面浮渣后,搬上马车运往铁匠铺。

    这两根炮胚几乎将罗兰积攒下来的钢材消耗一空,说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运送途中,王子命令卡特和两名骑士负责全程看守,这让首席骑士觉得有些多此一举。谁会来偷这么死沉的东西?

    铁匠们按王子的要求对炮胚外表进行了整平和抛光,磨石打磨过后,接着又马不停蹄地送到了城堡后院。此时两根圆乎乎的实心钢棍外表成深灰色,散发出一股厚重的金属光泽。

    罗兰迫不及待地换上镗刀,和卡特一齐将炮胚固定到位,使刀头顶端恰好顶在钢棍中心位置。

    面对这历史性的一刻,罗兰扳下蒸汽机的阀门。镗刀开始缓慢运转,没多久便上升到一个稳定速度。

    “进刀!”王子喊道。

    首席骑士推动滑动基座来控制炮胚和镗刀的接触深度,当刀头碰触到炮管时,发出的刺耳噪音顿时盖过了蒸汽机的轰鸣。充当润滑剂的猪油被挤进钻孔,冒出来的是黑色泡沫和曲卷的金属丝。围观的女巫们纷纷退出木棚,只有闪电一个人仍坚持留在原地。似乎对她来说,这些黑黝黝的机械要比任何景色都来得美丽动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