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十七章 赫尔梅斯之战(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但预想中的最后决战并没有发生。

    一人走到女武士身前,按下了她的剑柄。

    “都退后。”他声音不高,却清晰有力,艾蕾希亚注意到对方正是那支仍保持井然有序列队中的一员,他的臂甲上佩戴着团长徽带,“神罚军来了。”

    她偏过头,不远处一队身型高大的武士从北门鱼贯而出,他们穿着澄亮的全身甲,在雨水的浸润下反射出银色的光泽,背后披着赤红色的披风,手中的武器各不相同。有的持盾剑,有的握着镰戟或铁斧。他们跨过吊桥后,没有重新整队,而是分散开来,径直迎向扑来的邪兽。

    这是什么战法,简直是胡来!面对力量和速度远超过人类的混合种邪兽,只有保持阵型,集众人之力迎击才能获胜,他们现在这架势,莫非是想单打独斗?而且,就让神罚军孤军作战,自己在一边旁观吗?

    “我们得去支援他们!”

    “不用,”那人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阴沉,“我们看着就好,贸然上去的话,只会拖累他们。”

    拖累?艾蕾希亚恼怒地瞪着对方,莫非自己看错了,这人只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她握紧剑柄,准备绕过他加入战斗——虽然对新圣城的未来充满迷茫,但此刻面对敌人,她所能做的,唯有战死沙场而已。

    还未迈出两步,女武士便看到了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幕。

    一只飞行异种从天空俯冲而下,它的外形如同地狱使者般恐怖,有着铺满灰色羽毛的巨大翅膀,完全张开时可达十二尺。头部像鸟,却长着一对羊角,两只爪子上的倒钩足以切入武士的胸甲。

    从高空中垂直坠落是它们惯用的攻击方式,隐蔽而且极难防御。哪怕是双手持以重盾,也会被其冲倒,巨大的撞击力量将使持盾者手臂骨头粉碎,胸腔被压扁,几乎是十死无生的局面。唯一的应对方法是在异种即将扑落地面时向外翻滚,才有可能躲过这凶险的一击。

    但神罚军没有躲闪,一名银甲武士摆出正面对敌的姿势,在异种扑到他身前的瞬间伸出双手,以掌硬顶在了对方的爪垫上,其撞击力道之大,竟发出了犹如雪芒礼桶暴鸣般的声音。一团水雾从他和怪物身上扬起,盔甲发出咯吱的扭曲声。

    他的右脚弯曲,左脚伸直,身体绷成一条指向天空的直线,异种居然一时无法将他压垮。而另一名武士瞄准这只僵持的飞行异种掷出短标枪,速度之快让艾蕾希亚只看到一道银光闪过,标枪精准地贯穿了怪物的头颅,将它打得粉碎。

    银甲武士将仍在抽搐的异种尸体扔到地上,他的手臂不正常的弯曲着,显然刚才的迎击并非毫发无伤,胳膊的骨头已经折断。但他若无其事地抽出腰间的斧头,向其他邪兽杀去。

    单凭人力对抗这群怪物,艾蕾希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数百名神罚军武士冲入蜂拥而来的邪兽群中,红色的披风像是一道鲜血汇成的洪流,硬生生阻挡了敌人前进的脚步。她现在明白团长所说的“拖累”是什么意思了,这些武士完全有着以一敌十的能力,他们每个人的力量、敏捷和反应速度都堪比混合种邪兽——不,甚至更强。普通邪兽在他们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真是太厉害了!”艾蕾希亚感到了一股由衷的喜悦,有了这群英勇强大的武士,赫尔梅斯大教堂就不可能陷落。“啊,对了,还没请问您的名字,我叫艾蕾希亚.奎恩,审判军队长。您似乎早就知道神罚军的战斗能力?”

    对方看了她一眼,眼神如同冰雨般毫无温度,他没有报上名号,仅沉声说道:“我兄长就是一名神罚军。”

    *******************

    “看样子赢了,”大教堂最顶层,主教梅恩举着瞭望镜道。这里是新圣城的最高点,利用峡湾海商的望远工具,可以俯瞰大半个战场。“让投石机停下来吧,神罚军马上就要攻上城头了。”

    “胜利不是预料之中的事吗?”另一人开口道。他穿着和梅恩一样的金色主教服,只是声音要苍老得多,“关键是,四大王国的军队都完蛋了。”

    “没错,这样一来,他们的边境防线便形同虚设,”最后一人说道,她在三人中显得最为年轻,约莫三十岁出头,也是三大主教中唯一一名女性。“五千多名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常备军和近千名骑士,就算立刻补充,也需要花费四到五年时间。嗯……”她发出一声呻吟,咂嘴道,“真是条精彩的绝户计。”

    “但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们也失去了很多审判军,他们都是教会的中坚,”梅恩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这个计划才能最快达到效果,我真不想把他们投进这场炼狱里。”

    老者抚摸着胡子说:“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荒原兽已经出现,就如圣书中的记载一样,时间所剩无多。如果我们不能统一整个大陆,将力量集中起来,迎接我们的,只有毁灭。”

    “毁灭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女子轻佻地笑道,“人类贪婪、恶毒、唯利是图,打着大义的旗帜干着比邪兽还可怕的事,说不定地狱魔鬼都要比我们善良得多。”

    “希瑟!”老者气得胡子一抖一抖,“你这言论简直大逆不道,你想违背神的旨意么!”

    “不需要你操这个心,泰弗伦大人,”希瑟耸耸肩,满脸的不以为然,“掌管仲裁庭的人是我,不是你。再说了,神有要求我们活下来吗?你怎么知道他老人家不会更关爱魔鬼?”

    “你……!”

    “够了!泰弗伦,希瑟!”梅恩不悦道,“今天到此为止,待会我会将情况汇报给教皇,你们去完成各自的事吧。”

    ……

    待两人离开后,梅恩站在落地窗前,眺望北方——绝境山脉的断口后面,是被冰雪覆盖的永冬之地,再往西,才是蛮荒境。那里是一切的开始。

    他知道泰弗伦主教说得没错,神罚武士太过难得,需要对教廷忠贞不二,同时又具有强韧意志力的人方能进行转化,教会经过近百年的积累,才攒下这不到千人的队伍。想要对抗邪魔,人数还远远不够。

    但整个北方只能提供这么多神罚军,想要更多的武士,除了统一大陆外别无选择。

    当然,希瑟主教说的也同样正确,她担任教会仲裁官,审判的恶徒和女巫数以万计。那些恶徒也好,女巫也罢,最凶残的也没有今天这一场刻意上演的惨胜杀得多。

    在教会中的地位越高,就越能清晰地感受到,神无善恶,亦无正邪。

    「你怎么知道他老人家不会更关爱魔鬼?」想到希瑟的话,梅恩忍不住笑出声来,恐怕只有她才能气得泰弗伦大人无话可说。他想,不过神既不庇佑世人,也不关爱魔鬼。

    它只钟情获胜的那一方。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