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十三章 往昔的故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惜好景不长,在她十四岁那年冬天,银光城发生了流民暴动,给流民发放食物的父母再也没有回来。夜莺和弟弟则被送到了葛兰家另一分支,她父亲的同胞兄弟家中。

    也正是那年冬天,夜莺觉醒为了女巫。

    她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能力,但仍被老葛兰发现,从她身边抢走了弟弟,并用弟弟的性命来威胁夜莺为自己办事。

    夜莺只能照办,她被老葛兰找来的盗贼行会成员进行特训,然后替他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例如潜入商贸对手家中偷取契约和文书,偷听市政厅的会议,到后来,甚至在一些潜在竞争者的水缸或酒杯里投放毒药。

    葛兰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但他对夜莺的态度也愈渐变差,只要稍有不顺心的事,便会对她拳打脚踢。除了为自己办事以外,他都把夜莺关在房中,房门换上了铁栏杆。最令夜莺难过和不解的是,弟弟海德几乎不再来见她。她开始怀疑,老葛兰是不是已经杀害了自己的弟弟。

    在她一再央求之下,对方面带厌恶地带来了弟弟。然而,海德却一脸嫌弃地告诉夜莺,真希望没有她这个姐姐,女巫就该下地狱去和魔鬼作伴。

    夜莺顿时崩溃了,可噩梦还没结束,老葛兰给了她最后一击——她变为女巫的秘密,正是海德告诉自己的,为的就是离开女巫身边,越远越好。

    送走海德后,老葛兰冷酷地警告她,弟弟成年后将继承父亲的爵位,但如果夜莺不继续服从自己的命令,他随时都可以让弟弟不声不响地死去。

    就这样,夜莺在绝望和巨大的悲痛中,如木偶一般任凭葛兰家操控。在她即将成年的雪月里,完成任务的归途上,她遇到了温蒂。或者说,是温蒂找到了她。

    在得知还有女巫共助会存在时,得知还有许多像她这样遭遇不幸,却没有放弃抵抗的姐妹们,夜莺破碎的心中忽然又燃起了点点火星。

    从迷茫到下定决心,她没有花去太多时间。在一个星期后的成年日里,她咬牙撑过了折磨,力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迷雾不仅仅是隐藏身形,她发现那些铁栏杆已无法再阻拦自己。

    等到成年日的症状恢复后,她在一天夜里,如幽灵般踏入了老葛兰的卧室,用匕首切开了他的脖子。看到喷出几尺高的鲜血和对方喝喝的吸气声,她意外的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平静。

    随后夜莺离开葛兰家,至于弟弟海德,她已不想再去理会。

    就这样,她和温蒂一起踏上了寻找共助会的旅程。

    夜莺讲述完后,等待片刻,见王子仍沉浸在往事中,便先行告退。而罗兰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不得不说,每个女巫都有一段漫长的辛酸史,能活到成年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自己穿越过来,还能成为王子,实在是再幸运不过了。

    隔天一早,罗兰便前往夜莺房间探望温蒂。

    经过一整晚的休养,温蒂的气色看上去好了不少,接上的手臂也恢复了血色。尽管身体还有些虚弱,她仍撑起身体向王子低头致意。

    “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感谢你救了夜莺一命,”罗兰从怀里抽出一张羊皮纸,开门见山道,“毫无疑问哈卡拉已不可能再接受你回到共助会,不如就在边陲镇待下来,为我效力。如果你同意的话,就在这张契约上签字。薪酬和安娜一样,每个月一枚金龙。”

    “殿下……”夜莺眨了眨眼睛,欲言又止。

    罗兰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对于这个改变了她人生轨迹,又在绝境山脉救了她一命的朋友,夜莺不希望自己这么快就逼温蒂做出决定。在她看来,只要让温蒂待在边陲镇一段时间,定然会倒向自己一边。

    “我也希望不这么急就来谈此事,但有些事情每拖延一天就多一分危险。”罗兰停顿了片刻,而温蒂也没有插话,静静地等待下文,“我想我或许知道了女巫不受伤害度过觉醒日的方法。”

    “什么?”这话一出口,两位女巫都变了神色,异口同声问道。

    “只是猜测,并没有切实的证据,”罗兰摆手道,“女巫们在营地所受到的伤害会比流亡时要少,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流亡时你们隐藏身份,生怕被人知晓,而在营地时,却要不断使用能力来维持营地日常运转。”

    温蒂点了点头,“您说得……倒没错。”

    “而安娜在城堡时,每天都要训练自己的能力,在成年日之前,她甚至耗空了自己的魔力而昏迷。当她苏醒时,已经安然度过了女巫最难熬的一道关卡,而且毫发无伤。”

    “所以我想这或许就是解决邪魔噬体的关键所在。女巫是魔力的容器,在成长中,魔力不断累积,当超过身体承受极限时,便会对自身造成伤害。而邪魔之月本身就是女巫力量最为强大的时刻。”

    “如果能不断释放自己的魔力,使它保持在一个安全值上,说不定,觉醒日的折磨便会大为降低,甚至完全消失。”罗兰顿了顿,接着说道,“作为边陲镇的领主,我可以提供女巫肆意释放自己力量的场所,没人会因此将你逮捕、审判,或直接被处死。假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边陲镇就是你们追寻已久的圣山。”

    女巫们从出生起就被教育,这种危险的能力是魔鬼赋予的,稍微清醒点的人也只会觉得,不断反噬自身的力量本就是一种诅咒,这是一个死循环,越是不想动用它,反噬之力就会越强。而身为穿越者的罗兰,看待这股力量的态度截然相反。翻阅四王子记忆并排除掉真神存在后,他单纯地把魔力看成一种能量,一种可以自己意志掌控的异能。

    温蒂沉默了许久,才问道,“如果我签下契约,答应为您效力的话,请问……我首先需要做什么呢?”

    在这数百年间,一些女巫因为其拥有的独特能力,而被少数野心勃勃之人偷偷囚禁起来,当成消耗品来使用。尽管教会对此类行为严惩不贷,但仍然难以禁绝。而他们用起女巫来也是毫不手软,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下场可谓惨不忍睹。

    罗兰当然对此也有所耳闻,但他看中的是长远利益,一个能双赢的可持续发展体系。他笑了笑,回答道,“你首先要做的,是反复练习你的能力,直至完全掌握它——就跟安娜一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