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四十六章 阴谋(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戈隆知道自己已无路可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眼前的亲弟弟一同拖下地狱。到这个时候,他反而冷静下来,“你把我骗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掉我吗?”

    “除掉你?不,那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帮助,亲爱的哥哥。我这么做是无奈之举,”提费科的语气仍然平静,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如果我老老实实等到五年之后,恐怕面对的将是三妹的海盗大军。你知道她最近在做什么吗?”

    戈隆摇摇头,心中估算着自己和二王子的距离。他记得弟弟从小就表现得十分聪明,可并不善于骑射和战斗。只要能抓到机会冲过去劈斩——

    “她在组建自己的军队,哥哥。说真的,我很佩服她,竟然早在争王令之前就走出了这一步,这点即使是我,也没有预料到。我们小时候相处如此融洽,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非要杀掉彼此才行呢?”他说着向后又退出两步,“比如说现在的你,只怕想要一剑把我劈成两半吧?”

    “……”

    “我都知道,哥哥。你还跟从前一样,想要杀人时,眼神都会变得可怕起来,”提费科叹了口气,“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你吧,我想要终止争王令。不然的话,五年后等待我的将是嘉西亚的舰队。她早在几年前就控制了碧水港,而金穗城适合造就商人,却不适合养育战士。”

    “我需要一支军队,足以抵挡三妹舰队的军队,这不是靠一座贸易城市能实现的。戈隆.温布顿,你明天将会因为擅离领地、行刺国王而被审判。我今夜就得返回金穗城,在父亲遭遇噩耗传到东境之前做好准备。我会深表哀伤,并义不容辞地以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身份加冕为王。而你,则会因为弑王者的罪名被送上断头台。”

    “你……!”戈隆大叫着向弟弟扑去,但距离实在太远,他的大剑被两名铁甲卫士一同拦截下来,接着小腿一麻,一把短剑刺穿了他的腿肚,戈隆顿时失去平衡,歪倒在地。众人一拥而上,将他死死按在地上,捆绑至动弹不得。

    “审判?你也有资格审判我?我会把这一切都说出来,让支持你的人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怪物!”

    “你当然不会,哥哥,”提费科耐心地道,“炼金坊有一种药叫「忘语」,它由南境沙地的蜥蜴毒液和马奶混合调制而成,喝下后,你将发不出任何声音。放心,它不会使你感到任何疼痛,反而味道香醇,令人沉醉。如果你非要怪的话,就怪我们那天才般的妹妹吧,不是她的话,我也不会走出这一步。”

    他朝侍卫头领挥挥手,后者点头行礼,将大王子拖出了寝宫,其他铁甲卫士也鱼贯而出,最后只剩下二王子和昂学士。

    “殿下,王座已是您的囊中之物,我也该称呼您为陛下了,”昂学士躬身说道。

    “你做得很好,当我坐上灰堡王座后,会完成我们的约定。不过……看到哥哥今天悲惨的模样,我觉得有些约定应该加上一道保证条款。”

    学士的神色立刻变了,“殿下,您的意思——”

    “放心,我只是不想被人背叛,”提费科从怀里掏出一颗蜡丸,“这东西想必你也见得多了,蜡丸外壳完全溶解需要七天,差不多也是我折返于王城和金穗城之间的时间。我用王国首席占星家的价码将你拉拢过来,可不希望别人再开出更高的价格将你拉走。”

    “殿下……您说笑了,”学士面色变得青白,他咬咬牙,最终还是吃下了那颗蜡丸。

    “聪明的选择,”提费科满意地点点头,“你走吧。”

    ……

    当寝宫里空无一人时,二王子的脸色才阴沉下来。

    他抓起床边矮桌上摆放的瓷器,狠狠砸在地上,瓷器乒地一声四分五裂。外立刻有侍卫走了进来,“殿下?”

    “出去!”他怒吼道。

    “是,”对方立刻低着头退出房间,带关上门。

    该死,事情本不应该如此的!

    他的计划里并没有杀死父亲这一步,凭借温布顿三世的的偏爱,他只需引导对方注意到嘉西亚的所作所为并加以制止就行了,而他手中的棋子就是大王子戈隆.温布顿。

    提费科自认为自己的计划无懈可击。他用首席占星家之位引诱戈隆的启蒙导师——在占星家协会中地位并不高的昂学士,为自己写了封信给大王子。而大王子很快上了钩。这也符合提费科的判断,他的亲哥哥强于战斗而不善于思考,同时不甘心将王位拱手相让。

    接下来几封信件一步步挑起了大王子的野心,而提费科也做好了接下来的准备。当最后一封带着星象预言的信发出时,他偷偷返回王都,将大王子可能逼宫的消息透露给父亲。毫无疑问,此事一旦证实,父亲会在勃然大怒之下将大王子投入牢中,要不监禁到死,要不处以流放。

    然后,父亲会将目光转移到其他子女身上,大肆发展军队势力的嘉西亚必然成为父亲眼中的第二颗钉子。

    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父亲在听到自己透露的消息后,竟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拔出贴身的短剑,直接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提费科完全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丧命。

    他无力地沿着床边缓缓坐下,头一次产生了自己也是冥冥中一枚棋子的错觉。父亲最后的笑容如同梦魇般,令他毛骨悚然。整件事翻来覆去的想了好多遍,包括检查尸体,仍找不到一丝头绪——父亲为何要那么做?

    他也怀疑过此人是伪装的,可无论如何都找不出破绽,甚至连后背一处隐秘的伤口都和记忆中的模样相符。

    眼看戈隆就要抵达王都,他只好强装镇定,把方案全部更换,将温布顿三世之死推到大王子身上,再利用自己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身份提前登上王位。只要能顺利加冕,他就无需再受到领地的限制,可以直接调集南境公爵的力量胁迫嘉西亚,迫使她放弃碧水港。

    如此看来,结局也差不到哪里去,但提费科深深感到了不安……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插入灰堡的上层争斗,而他对此却一无所知。

    此刻除了牢牢抓住王位外,他别无选择。提费科.温布顿在心中发誓,如果查清这是谁玩的把戏,一定要让其知道惹恼一位君王该是什么样的下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