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三十章 来自迷雾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替换上来的人仅接住布莱恩两剑,武器便被直接挑飞。

    与其说他们也是巡逻队的一员,倒不如说是群混混罢了,布莱恩愤怒地想,除了勒索和敲诈外,这帮人做过什么?自己和灰狗一丝不苟执行着领主交代的任务,倒成了队伍中的异类。

    但是……偏偏就是这群废物,这群为了投靠要塞,不惜祸害镇子的败类杀死了灰狗,用卑鄙至极的手段。

    不可原谅!

    他挥剑朝一脸惊恐的对手脖子砍去——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目标勒下刺出,眨眼之间就逼近了布莱恩的心脏位置。这一击太过隐蔽,当他察觉时已经来不及格挡。

    情急之下,他猛蹬地面,身子向后弹出,胸口处同时传来一股刺痛。

    翻滚两圈后顺势站起,布莱恩立刻摆出防御姿势。刚才那剑偷袭只刺破了他的外套和皮肤,还好没有大碍。关键是刺出这一剑的人!他印象中巡逻队里没哪个家伙拥有这样的剑术。

    “咦?你居然躲开了,”那人推开失去武器的队友,一步步走上前来。

    借着火光,布莱恩发现自己竟完全不认识对方——他的个子不高,手却长得过分,垂下来的话几乎可以和膝盖齐平。脸也是陌生模样,布莱恩发誓绝没有见过这副面孔。

    “你不是巡逻队的人……你到底是谁?”

    尽管和隔壁五人打交道不多,但人总是认得的。眼前这个家伙显然顶替了其中一个,跟着队伍混进了城堡。半夜赶路时自己没有发现并不奇怪,但凶疤他们不可能发现不了。既然他们对此毫不意外,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家伙是凶疤特意安排进来的。

    “你已经猜到答案了,又何必问我?”他无所谓地笑了笑,“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

    “妈的,他伤到我了!”凶疤恨恨道,“毒蛇,快剁下他的手脚,我要慢慢放光他的血!”

    “很遗憾,希尔斯先生,我必须优先完成伯爵大人交代的任务。”

    话音未落,被称作毒蛇的家伙欺身而上,他出手的角度刁钻诡异,加上极长的臂展,布莱恩一时间陷入了苦战,被逼得连连后退,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大意了!布莱恩心里有些焦急起来,在地下走道打了这么久,上面的人也该注意到了吧?

    原本打算亲手为灰狗报仇,现在只希望能撑得再久一点,等待殿下的亲卫骑士赶来围剿这群恶棍。

    “你似乎在期待什么,”毒蛇忽然暂缓攻击道,“我猜是想等王子的人来救你?遗憾的是,这种石砌城堡跟你平时常见的酒馆和旅店不同。那些木头架子搭出来的屋子,有人寻欢作乐时整个楼板都会嘎吱作响。这儿只要将门关上,你就算扯破喉咙大喊,上头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布莱恩被说中心中想法,不由得一怔,而毒蛇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他保持着持剑向下的姿势以麻痹对手,另一只手微微抬起,触发了藏在袖子中手弩的扳机。

    一枚仅食指长的弩箭从袖口射出,布莱恩只听到机弦轻轻的嗡鸣声,这支箭便已没入了他的肺部。

    难以忍受的剧痛顿时在胸前炸开,布莱恩向扑上来的毒蛇扔出长剑,转身向后跑去。但从肺部渗出的血液很快涌入气管,让他难以呼吸。没跑出多远,布莱恩便被门槛绊倒,一个踉跄重重跌倒在地。

    毒蛇快步赶上,想要结果对手,却被凶疤栏了下来。

    “让我来,”他咬牙切齿道,“我要让这家伙知道刺伤我的下场!”

    毒蛇面上闪过一丝冷色,但最终还是侧身让开了,“做得利索点,别忘了我们的正事。”

    凶疤揪起布莱恩的头发,朝他低吼道,“相信我,你会死得很痛苦。”

    布莱恩很想一口血喷在对方脸上,但全身力气如同流水般泄去,他知道自己没有多久可活了。往昔的遗憾纷纷涌上心头,比如尚未相识的妻子、比如无法实现的骑士梦。但最遗憾的是……没能为灰狗报仇。

    等等,那是什么?

    他眨了眨眼,前方箱子上坐着一个女人,虽然在昏黑的光线下,对方的模样看不太清楚,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说明她毫无疑问是个女人。

    见鬼,这是幻觉么……他摔进这间屋子时,根本没见到里面有人啊。难道是天上的神明听到了他的抱怨,特意制造个幻想来安慰他?

    “喂,你们在别人的地盘打得这么热闹,还打算当着我的面杀人,只怕不太合适吧?”

    布莱特只觉得凶疤手一抖,猛得松开了自己的头发。周围传来一阵兵器出鞘的声音,几声厉喝同时响起,“你是什么人!?”

    他们的反应未免也太……等下,布莱恩意识朦胧地想,难道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

    “我当然是这里的人,”女子从木桶上跳下,弯腰拍了拍袍子上的灰尘。昏暗的火光中,布莱恩看到她袍子上绣着奇特的图案——三个并列三角型,以及镶嵌在中央的硕大眼睛。眼睛轮廓在火光照射下映衬出点点金光。

    “你们呢?从阴沟里溜进来的老鼠吗?”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却不带任何感情。这不合常理……任何一个人在看到凶杀场景时都不应该如此镇定。

    毒蛇也意识到了这点,他神情凝重,缓缓绕到对方侧面,突然举剑直刺。

    女子连头也没转,轻描淡写地将手一挥,毒蛇甚至没看到她的武器,只感到一阵寒风拂过他的身体。

    一声惨叫,凶疤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看到毒蛇冲上去又快速退了回来,原本执剑的部位却已空空如也。

    他的胳膊连同剑一起,掉在了地上。

    恐惧顿时扼住了凶疤的咽喉,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很清楚毒蛇的底细。「出手狠辣,狡诈凶险。」这是伯爵大人对此人的评价。能被伯爵看中并招募的人,实力绝对不容小觑,就连布莱恩也难以在他的攻击下撑过半刻钟。可现在,他却被一个女人漫不经心地一击,斩断了整条手臂。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杀了她!”毒蛇抱着伤口喊道。

    失血过多的布莱恩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他听到周围到处都是杂乱的脚步声,武器碰撞声,以及……人体倒地时的闷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努力转动眼珠,朝前望去——

    然后巡逻队长看到了一副他难以理解的画面。

    那名女子的身影如同幽灵,她漫步在众人的包围中,时隐时现。每一次出击,都会洞穿敌人的要害。与其说是厮杀,倒不如说在舞蹈,他从未见过有人能把杀人的武器挥舞得如此具有韵律感,剑影上下翻飞,划出一道道不可思议的轨迹。周围的人在相较之下,不过是群笨拙的小丑。他们徒劳地反击,再徒劳地倒下……最终,场中只剩下她一人傲然独立。

    那也是布莱恩失去意识前所看到的最后景象。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