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十七章 刺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永乐坊内,李坏带着苏信径直奔着金盛赌坊而去。

    戴冲好赌,黄炳成已经打探清楚了,这几天戴冲每日里都呆在金盛赌坊。

    而自知惹了祸事的张洪也跟在戴冲身边伺候着,讨好这位老大。

    苏信以前或许来过永乐坊,但穿越之后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所以他现在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不是好奇,而是为了刺杀之后选好最佳的逃跑路路线。

    敢来刺杀戴冲,苏信不是因为一时意气而鲁莽,而是在他有着九成的把握后,他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早在三天前,他便已经打通了三十六个窍穴,正式晋升后天初期了。

    三十六个窍穴连通,在体内形成小周天之数,真气循环不息。

    现在的苏信,已经可以被称为是真正的武者了。

    虎三爷曾经说过,他们飞鹰帮十三位大头目,没有一个打通了全部三十六个窍穴。

    所以苏信猜测跟飞鹰帮实力差不多的青竹帮也是如此。

    戴冲或许修炼过内功,但他,绝对没有打通三十六个窍穴,成为后天初期武者。

    况且就算苏信算错了,戴冲是后天初期,他也不惧。

    在同等级的情况下,身怀荆无命快剑的苏信,也有九成的把握击杀戴冲。

    这门剑法杀伤力可是相当惊人的,以下克上,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来到金盛赌坊的门口,苏信对李坏道:“等下我靠近戴冲,你守在门口就行了。”

    “给我一个理由。”李坏皱了皱眉头。

    苏信这么安排根本就是想让他断后,不能亲自参与刺杀戴冲,李坏可是很遗憾的。

    “先看看你那张脸,你要是去刺杀戴冲,估计没靠近他十米之内,就会被他手下拦住。”

    就李坏那张死人脸,就差把‘不是好人’四个字刻在脸上了,谁看了都会不舒服的。

    要是让他上,那就不是刺杀而是强攻了。

    李坏一阵无语,不过他也只得点了点头。

    苏信那把重剑太过碍眼,所以他将那把剑装在一个木匣里面,交给了李坏保管,自己则是把细剑藏在了袖口当中。

    他这次穿的一身华丽的锦袍,袖口极大,根本就看出来这里面藏了一把剑。

    苏信打扮的仿佛是哪家出来玩乐的公子一般,在进入金盛赌坊的一瞬间,他身上的气质顿时就变了。

    从杀伐果断的苏老大,变成了风流倜傥的苏公子,这倒是让李怀一愣。

    起码他那张死人脸是做不出这种变化的。

    金盛赌坊的规模不小,比之黄老板原来的顺德赌坊还要大了三分。

    大厅内到处都是喧嚣的叫喊声,使得整个大厅看起来有些乌烟瘴气的。

    一些小厮还有美貌的侍女捧着一些酒水小食来回走着,这招,显然是跟快活林学的。

    快活林的模式早就传遍了整个常宁府,虽然碍于地皮的关系,他们不可能完全照搬快活林的模式,但一些不错的小手段还是可以学一学的。

    苏信笑嘻嘻的在一个美貌侍女身上摸了一把,在侍女的娇嗔当中,拿了一壶酒晃晃悠悠的向着戴冲那里走去。

    戴冲的爱好很奇特。

    人家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去赌坊通常都会在雅间里面玩两把,而戴冲却喜欢在大厅这种闹哄哄的跟人赌。

    此时戴冲正跟着三个人在那里推牌九,他的上家正是张洪,此时正小心翼翼的给戴冲喂牌。

    上次打死了飞鹰帮的帮众,虽然事情被戴冲给压了下去,但也害得戴冲去跟飞鹰帮道歉,丢了脸面。

    他这位戴老大喜怒无常,虽然暂时没什么事情了,但万一哪天在赌桌上面输了导致心情不好,说不定就会想起这事情来,把他收拾一顿。

    所以最近张洪都没心思管理自己手下的地盘了,成天呆在戴冲身边,想要把这位老大侍候舒服了,好忘了这件事情。

    这时张洪一抬头,便看到了拎着酒壶晃晃悠悠走过来的苏信,他眉头一皱,不耐烦道:“嘿,你小子哪的?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给我滚一边去。”

    苏信撇撇嘴,一脸不屑的表情:“怎么着?这赌坊是你们家开的?大厅里就你们这几张桌子没人,我凭什么不能来?

    跟小爷我装什么大瓣蒜,有能耐去楼上雅间里面玩去啊,在大厅里面充的哪门子大爷?”

    “草!你小子不想混了是不是?”张洪顿时气的一拍桌子。

    戴冲撇了苏信一眼,冲着站在一旁侍候的手下努努嘴,示意他们把苏信赶出去,顺便教教他怎么做人。

    虽然看苏信的打扮像是个富家公子哥,但戴冲却全然没放在眼中。

    永乐坊里的富商多着呢,谁敢跟他戴大头目叫板?这小子今天被教训,只能怪他没长眼睛。

    但就在此时,刚刚把目光转向牌桌的戴冲却是忽然感觉一抹锋芒划过眼角,一股冰冷的杀机瞬间将他笼罩,仿佛一头嗜血的野狼,正在对着自己露出狰狞的獠牙!

    苏信的剑已经出鞘。

    没有人看到那柄细剑是如何出现在他手中的。

    那突兀的一剑仿若闪电,没有丝毫的掩饰,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戴冲的脖颈!

    这一剑张洪看到了,戴冲身边的几名帮众也看到了,但他们却根本反应不过来。

    一个月的练习,熟练度已经达到了30%的快剑根本就不是这些小角色能够阻止的。

    在门口守着,一直注意着内部动静的李坏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剑。

    这一剑同样也让李坏异常震惊。

    他用的也是剑,在虎三爷手下同样也是以快剑闻名的。

    但跟苏信的剑相比,他不仅不够快,而且也不够狠,不够辣!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戴冲的头却是猛然一偏,这惊艳无比的一剑,划过戴冲的脖颈,却只是带出了一道血痕。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戴冲此时并没有躲过一击的得意,有的只是庆幸,从鬼门关走一趟又回来的庆幸!

    苏信这一剑快、狠、辣都发挥到了极致,若不是他在回头的一刹那发现剑锋反射的锋芒,再加上他多年搏杀的经验让其下意识的一躲,恐怕他现在早已成了一具尸体了!

    “你是什么人!?”

    戴冲立刻握住身边的擂鼓瓮金锤,眼中还有着挥之不去的惊惧之色。

    苏信忽然一笑,道:“我是……”

    话音未落,闪电般的一剑再次袭来,角度刁钻诡异。

    这一次有了防备的戴冲自然不会再让苏信这么轻易的得手。

    他手中的擂鼓瓮金锤一挥,泰山压顶之势瞬间袭来,苏信若是不躲,他纵使可以将手中的剑刺入戴冲的脖颈,自己也会被砸成一摊肉泥的。

    但出乎戴冲意料的是,苏信仿佛没有看到这一锤砸下一般,竟然一点收手的姿态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