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七十五章 李纲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李璟回到鸿升客栈的时候,才知道李纲已经派人前来寻找自己,等了半个时辰之后才离去,临走的时候让客栈掌柜叮嘱自己,明日去李府拜见李纲。

    “唉!也不知道明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一生刚烈正直的李纲会不会真正的待见自己。”李璟望着不远处的李府,默默的想道。

    任何时候,文官是看不上武将,文官是看不上商贾。现在李璟两样都全占了,若是加上当初李应强行拜师的事情,说李纲心中没有一点看法,那也是不可能的。不过,眼下李师师那边已经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回报。只要好道的赵佶听到自己的情况,肯定会召见自己,自己绝对有把握,能够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就算李纲不待见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

    且不说李璟的夜晚睡的很安稳,第二天一早,李璟就收拾了一番,又让人买了一些礼品,半上午的时候,才前往李府,开门的还是那个老苍头,这次见到李璟却是客气了许多。就算看李璟带着一些礼品,也没有阻拦,任由李大牛等人抬了进来。

    李璟是在正厅里见到刚李纲的,有种人,不管是相貌如何,身上都有一股气质,这股气质是长期形成的,就比如眼前的李纲,给人的感觉就是正气凛然,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当御史的料,就算是李璟见到李纲,也不敢放肆,恭恭敬敬的朝李纲行了一礼。

    “来了,自家人就不要送什么礼物了。坐吧!”李纲看着李璟一眼,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相貌不俗,恭顺有礼,或许有一些缺点,但是李璟的第一印象还是给李纲留下好的一面,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你我虽然名为师徒,但老夫也没有教你什么,说起来也惭愧,这些年,也只有你写信给我,老夫连一封信也没给你。”

    “是弟子的错。弟子这些年没有侍奉膝下,还劳恩师挂念。”李璟为自己的虚伪感觉到恶心,不过想想眼前的老者是一个民族英雄,在靖康之难后,独自一个人苦撑危局,高喊着“过河!过河!”,语气悲怆,李璟言语之中也多了一些真诚。

    “你的父亲是一个武人,你?”李纲原本是想着考李璟的功课,但是想到李应的身份,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不满来,叹息道:“算了,原本想考考你的功课,现在想来,你在山东也学不到什么东西,你那父亲啊!这天底下拜师都是你情我愿的,你那父亲倒好,仗着从别人手里救了我,拿着刀逼着我收你为徒。”李纲顿时摇摇头。

    “家父或许有些过错,但还请老师念在家父爱子心切的份上,宽恕他以前的过错。”李璟也有些尴尬,拿着刀逼别人收徒,的确是有些过分,大概也只有李应这样混黑的人才能做到。

    “哼,老夫若是还记得以前之事,你认为你还能进得了我府上。”李纲瞪了李璟一眼,语气虽然有些严厉,但也让李璟心中生出好感来,也能因此看的出来,李纲正气凛然,但也不是一个食古不化的人物,想来也是,他若是一个食古不化的人,在以后抗金大业之中,也不可能让那么多义军为其所用,听到李纲的旗号后,纷纷聚集在其麾下。

    “老师仁慈。”李璟赶紧说道。

    “看你身体健壮,虽然不知道你武艺如何,想来,也是练武之人。可惜了,可惜了。”李纲打量着李璟一眼,摇摇头说道:“若早知道你生的如此模样,就应该将你接到京师来,未必不能在科举场上搏一搏。”李纲倒是说的不错,要知道这当官相貌很重要,讲究的是仪表堂堂,相貌俊秀者多占很大的优势,比如国字脸、申字脸等等,都能在官场上加分。李璟这样的人若是走科举道路,也是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这个,学生还经商了。”李璟有些为难的说道:“老师您也知道,李家庄靠近梁山水泊,贼盗横行,李家庄、扈家庄、祝家庄三家联防,但是祝家庄独大,数次都想灭了李家庄,弟子无奈,只能练武强身,保境安民,只是家中庄客过多,庄中的开销甚大,只能贩卖一些货物,供给庄上人练武。”

    “梁山贼盗如此猖獗?”李纲原本是准备训斥李璟,但是一听见梁山贼寇如此猖狂,心中顿时为国事担心了,当下忍不住询问道。

    “祝家庄已经被灭,下一步就是扈家庄和李家庄了。弟子前来京师,一方面是来拜见老师,二来,也是为了推销弟子的香皂,想赚取一些钱财,壮大我李家庄。”李璟叹息道:“梁山贼寇兵马已经四五千人,弟子身边也只有一千人,所耗甚大,而且是庄客,不在朝廷兵马之列,只能自己供养。弟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官家这些年沉迷享乐,朝廷之中六贼当道,民不聊生,盗匪不断,也难为你了。”李纲点点头,也就没有追究李璟经商习武之事了。只是他很快想到了,好奇的询问道:“听说你写了一手的好字?”

    “弟子哪里会写什么好字,以前就算是写了字,也不过是普通的字,只是前不久,遭了别人的暗算,醒来之后,就写了一手奇怪的字,别人都说很好看。”李璟当下赶紧将自己对李师师说的一番话,说了出来,最后苦笑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只是此事很奇怪,弟子不敢当其为真,可实际上确实是如此,就是弟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李纲听了心中也是好奇,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只是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此事,当下让李璟写了几个字,自己又从书房里找出以前李璟写的书信,两者相比较,更是无话可说,以前李璟写的书信,字迹极为普通,可是现在的字迹与赵佶极为相似,只是其中的气质不一样而已。

    “虽然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能让你写了一手的好字,毕竟是一件好事。”李纲想了想,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此事,迟疑了一阵说道:“这几天你就留在这里,没事的时候,跟着老夫后面读读书,至于练武,老夫倒认识一个人,过几天,他也要来开封,到时候介绍你认识,对你的武艺也是有好处的。”李纲摸着胡须说道。显然对来者很有信心,倒是让李璟增添了一些兴趣。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