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五十五章 横推祝家兄弟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疑短兵器在这方面实在是差了一些,面对长兵器,有点束手束脚的感觉,尤其是眼前的长枪,李璟在没有掌握对方套路之前,只能被动的防御,直到对方招式中出现错误的时候,才会展开反击。

    “祝彪,没想到不过几天不见,你这武艺进展的不错啊!”李璟一锤护在胸前,另外一只锤子却是含而不发,等待祝彪手中长枪出现漏洞,不过,嘴巴上却没有放弃反攻,笑呵呵的说道:“你看看这长枪刺的,怎么老是望一个地方刺呢?”

    祝彪面色涨的通红,哪里是自己老是望一个地方刺,而是对方的铁锤面积实在是大了一些,只要稍微动一下,就能挡住自己的长枪,巨大的力量从长枪上传来,硬是逼的祝彪不得不更改招式,更不要说对李璟下手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现到了,三娘,过来,和祝彪打个招呼。人家对你可是忠心耿耿,可惜了,这样的一个废物,哪里能配得上你,你看看他这张脸,宛若是一个癞蛤蟆一样,啧啧,真是惨不忍睹啊!我说,祝彪,你生的丑不是的你错,可是你不应该出来吓人啊!就算是吓人也没有关系,可是你也不能吓了那些花花草草啊!”李璟笑呵呵的打趣道,目光却是没有笑容,在远处,又有数骑飞奔而来,为首之人相貌威武,双目开合之间,露出一丝阴沉来。

    祝家庄祝朝奉。

    李璟在脑海里就想到这个人来,在他身边就是他的另外两个儿子,祝龙、祝虎,手中长枪,骑着高头大马,倒是显的很是英武。不过,李璟关注的并不是祝龙祝虎,而是祝朝奉身边的中年人,手执长枪,静静的骑在马上,但却宛若猛虎一样,让人不敢小觑。

    “滚。”李璟望见对方,顿时知道对方是谁,另外一只手上的大锤轰然而下,击在刺来的长枪之上,空中顿时传来一声大响,祝彪感觉手掌一阵疼痛,长枪上传来了一股庞大的力量,不可阻挡,祝彪一声惊叫,长枪顿时脱手而出,飞上天空,跌落在大地之上。

    “你,你。”祝彪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虎口流血的右手指着李璟说不出话来,目光中更是露出惊恐之色。没想到,自己一番苦练之后,还不是李璟的对手。

    “祝龙、祝虎,你们谁来。”李璟看也不看祝彪,实际上眼神却是望着栾廷玉的,在这些人当中,栾廷玉才是他最大的敌人,而且武艺远在自己之上,想要击败他十分困难。

    “我来。”祝虎看的分明,也仗起手中的长枪,朝李璟杀了过来,一边的栾廷玉想阻拦都来不及,只能是看着祝虎也杀了进去。

    “贤弟为何要阻拦虎儿?”祝朝奉看的分明,忍不住询问道。

    “李璟这厮虽然不过是明劲修为,不,现在已经是暗劲了,但是他主要的凭仗并不是要他的武艺,而是他的力量,他的一身力量,就我也得忌惮三分,他现在并不是我的对手,是因为我用的是枪,变化多端,号称是兵中之贼,他的双锤虽然神勇,可只是短兵器,近战可以,远战却是不行。他上来挑战祝彪、祝虎,就是准备从两人身上看出我铁枪的路数,然后和我对阵的时候,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对付我。”栾廷玉看的是何等的清楚,一下子就发现了李璟的意图,刚才他是想上前阻止的,可惜的是,祝虎冲的太快。

    “你不行,让你家老大上。”果然正是如同栾廷玉所想的那样,李璟在和祝虎厮杀的时候,在前期也是防御为主,等到了一定的时候,大锤呼啸而出,砸在长枪上,发出一阵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战场上观战的人,却是面色苍白,根本不能想象,如此铁锤,若是砸在身上,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你比你弟弟厉害一点。”李璟见对方能够承受的住自己一锤,心中很惊讶,却是不管,双锤呼啸而下,再次砸了下来。

    祝虎双目圆睁,双手托着枪杆,迎了上去,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天而降,砸在铁枪之上吗,祝虎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天而降,再次击在铁枪之上,祝虎身形猛的被砸了下来,战马一阵哀鸣,那股力量居然将战马砸的跪了下来,口中喷出血色的泡沫,显然这匹战马恐怕是不能用了。

    “休伤了我弟弟。”正在观战的祝龙看的分明,一见自家兄弟吃了大亏,哪里能忍受的住,赶紧冲了过去,手中的长枪刺出。

    “这下好了。”栾廷玉嘴角苦出一丝苦笑,他可以想象,现在自己对付李璟,也不一定能获得好处,甚至还有可能被他击败的可能。

    “真是无耻。”李璟正待再次击出,将祝虎击败,再次进攻祝龙,却发现身边一骑战马冲了出来,不是扈三娘又是谁,只见她手中的日月双刀飞舞,风雨不透,就和祝龙厮杀在一起,李璟看的分明,虽然扈三娘是女子,可是手上的武艺却不简单,就是祝龙也不能在短时间拿下对方,甚至现在还是占据上风。到底是一丈青,在后世都留下了名声。

    “栾廷玉,不要躲了,上次被你偷袭了,想来你为了保护祝彪这个废物,打也的也是不爽,现在你我来战一场,如何?”李璟望着远处的栾廷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打击祝家庄,掌控整个独龙冈,就从现在开始。李璟已经等不到秋猎大会了。没过一天,都是会损失一天的时间。

    栾廷玉面色阴沉,双目中闪烁一丝狠毒之色,他在独龙冈是何等的威名,祝家庄能有今日,一部分是他的缘故,一向他就是作为祝家庄顶梁柱的所在,祝朝奉的手段和栾廷玉的武力,是祝家庄称雄独龙冈的保证,方圆百里范围内,谁敢挑战他栾廷玉,没想到在这里,李璟这个矛头小子居然敢挑衅自己,这简直是不能忍受的。他决定要好生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李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