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十一章 西门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子,这阳谷县倒是人口兴旺之所,热闹程度丝毫不下于我们郓城。”李大牛护卫着李璟行走在阳谷县大街上,看着这阳谷县,顿时有些惊讶的说道。

    李璟点了点头,阳谷县其他的地方不知道,但是这街道两边店铺林立,买卖繁荣,街道上行人甚多,虽然不能说是摩肩擦踵,但是也能看的出来,市场氛围很不错。

    “杨寅兄弟,知道西门庆的药铺在什么地方吗?”李璟招过身边的一个庄客询问道。

    “前门大街就是,公子,您看前面,那一片建筑都是西门庆的,其中十字路口处,就是西门家的药铺,在阳谷县最大的药铺,也是唯一的一家药铺就是他们的家的。”李璟身边一个年轻人,生了一双豹眼,隐隐有一丝愤怒,说道:“就这一间店铺就奠定了西门庆在阳谷县的地位了。”

    “整个阳谷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难道只有这一间药铺不成?”李璟有些惊讶的询问道。

    “以前倒是有一个叫做蒋家药铺的,主人叫做蒋竹山,说起来还是西门庆的朋友呢?可是后来西门庆也不知道用了一些什么手段,不但弄死了蒋竹山,并且还将蒋竹山那美貌婆娘李瓶儿给霸占了。公子爷,到现在,整个阳谷县也就成了西门庆的天下了。谁家买药不到西门庆的药铺来啊!公子,我们到了。”杨寅指着不远处的药铺说道。

    “果然是一个大买卖。”李璟望着眼前的药铺,点了点头,药铺却是很大,大约占据了百米的街道,上下两层,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地方,西门庆成为阳谷县最大的药材商人倒是名副其实,他正待下马,忽然望见远处有一个硕大的高楼,约有三层楼,能俯视周边,规模宏大,忍不住询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应该是狮子楼,也是西门庆的酒楼,整个阳谷县最好的去处。在那里没有吃不到的美食,喝不到的美酒。”杨寅言语之中有一丝羡慕。虽然他讨厌西门庆,但是对西门庆所过的生活却是极为向往。

    “好,等下我们就去狮子楼吃饭,看看,那里面有什么好吃的。”李璟点了点头,他什么样东西没吃过,北宋朝虽然吃的也不少,但是论菜式绝对没有后世的多。他下了马,带着李大牛和杨寅两人朝药铺走去,其他的人却是在外面等候。

    “不知道公子来此要买何药材?”李璟刚一进门,就见药房内的掌管走了出来,人靠衣装,李璟不仅仅是生的好皮囊,而且举手抬足之间,都是有一番风范,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更不要提身边还带着护卫。那掌柜能被西门庆授予重任,眼光自然是不错的。

    “在下郓城李家庄李璟,敢问西门大官人可在?”李璟拱手说道。

    “原来是李公子,不知道李公子找西门大官人所谓何事?”掌管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但是言语之中,却是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高高在上,没有将李璟放在心中。

    “买药,买人参。不知道掌柜能做主买多少?给我什么价钱?”李璟笑呵呵的望着眼前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说道:“掌柜的,若真是西门大官人的话,知道我来了,肯定会来见我的。大牛,走,我们去狮子楼。”说着也不待掌柜反应过来,就出了药铺,十几匹骏马顿时朝狮子楼而去。

    “这,十几匹骏马?”掌柜的一看外面十几匹骏马,前呼后拥的簇拥着李璟朝狮子楼而去,顿时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恐怕对方是一个大客户,当下不敢怠慢,让人照顾好药铺,自己去见西门庆。

    “郓城李家庄李璟?这是什么来头,要来我这里买人参?难道郓城没有人参吗?”西门庆头戴红花,面色俊秀,靠在椅子上,身边数位美女或是敲腿,或是喂着水果。

    “可是点金公子李璟?”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却见旁边不远的地方端坐着一个妇人,面若芙蓉,极为艳丽,唯独面容清冷,宛若冰山一样,手中却是拿着一本账册。

    “瓶儿知道此人?”西门庆有些惊讶的说道。周围的妇人听了之后,顿时用嫉妒的眼神望了对方一眼,却是低头不说话。

    “现在整个山东道上最稀罕的就是一种叫做香皂的东西,哪个富人家不想拥有,这个香皂就是李璟制造出来的,璟者,玉光也!大官人不会不明白吧!”李瓶儿不屑的看了几个姐妹一眼,淡淡的说道。

    “若是这个人,就必须要去见见。”西门庆听了之后,眼珠转动,说道:“这个生意可是比药材赚钱,天下之大,就这一份,若是能掌握在手中,那我西门家莫说是阳谷,就是在山东,也没有人比我更有钱的了。”

    “李璟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听说他的李家庄在郓城很有势力。”李瓶儿扫了一眼西门庆说道:“大官人在阳谷县有点势力,可是比不上李家庄,他就是庄客也有数百人。”

    “哼,先去见见他,然后再说,想要得到东西,有武力不算什么,关键是脑子。我西门庆能有今天,不是靠我的武力,而是我的脑子。”西门庆推开身边的妻妾,整理了一下衣服,得意的说道:“香皂这样的好东西,岂能落入李璟这样的匹夫之手,只有在我手上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若他在郓城也就算了,既然来到阳谷县,那就是上天送给我的财富,岂能让他就这样离开,总得给我西门庆留下点东西来。”

    西门庆对自己很有把握,这些年,他就是靠着这种手段,使得他成为阳谷县的土皇帝,凡是来阳谷县做县令的人,谁敢不给他几分颜面。李璟若是在郓城,自然是鞭长莫及,但是阳谷县,那就是他西门庆的地盘,岂能这样让李璟轻松离开?

    “大官人还是小心为好,李璟既然能制造出香皂这样的东西来,说明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主,不要到时候,没有算计成功,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李瓶儿淡淡的说道。

    “你不相信我?嘿嘿,你就等着看吧!”西门庆也不在意,在李瓶儿粉脸上摸了一把,就哈哈大笑的出了大门。他还真的没将李璟放在心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