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十九章 及时雨宋江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上三五日,我再来见你,希望到时候,你的铺子已经找好了。”李璟望着还坐在榻上的阎婆惜,说道:“记住了,你只有这几天的时间,不然的话,下次我可要找不远处的李香春了。”

    “公子就知道欺负人。”阎婆惜听了之后,面色一变。她虽然是妓女,但却不是一个傻子,自然能看的出来,这个所谓的香皂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成为郓城上层竞相争夺的东西,也不知道多少女子会惦记这此物,也不知道多少大户人家会需要那普通的肥皂。这个时候若是不抓紧点,恐怕就会错失一个发财的机会。

    自己虽然跟在宋江身后,但是宋江会不会永远宠着自己也说不定,这个时候若是不借着他的后台,恐怕日久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李璟告辞了阎婆惜,出了小院子,领着李大牛行走在郓城大街上,思索着阎婆惜的言语,忽然对李大牛说道:“大牛,你知道宋押司住在哪里吗?”

    “及时雨宋押司居住的地方自然是知道,在郓城谁不知道啊!”原本无精打采的李大牛听了之后,顿时双眼一亮,说道:“公子,这个宋押司可是郓城第一好汉,江湖上谁不知道,只要有什么困难,就找及时雨宋公明,他肯定会帮助你解决的。公子准备去找宋公明?让他帮助你解决二庄主?”

    “呵呵,宋江虽然有些名声,但也是江湖人抬爱而已,哪里能什么事情都能解决的。”这个时候远处走来三人,一个人身材较矮,皮肤微黑,不过他脸上堆满了和煦的笑容,让人一见就有好感,让人忽视了他的相貌。在他身边还有两个壮汉,一个手执长棍,一个手按长刀。

    “宋江。”李璟看见来者,脑海里一下子就想出了对方的姓名,当下下马拱手说道:“前面可是山东呼保义,人称及时雨的宋江宋公明,小子李家庄李应之子李璟见过宋押司?”

    “可是扑天雕李应?”旁边执刀的汉子忍不住说道:“传闻扑天雕有一个儿子,生的顽劣,今日一见,才知道传言有误啊!”

    “这位乃是本县马军都头朱仝。这位是本县步军都头雷横。”宋江指着两个汉子说道。

    “李璟见过两位都头,说起来惭愧,小子以前生性顽劣,却是恩师一纸书信将小子骂醒了,所以才找了一点事情做。”李璟赶紧朝两人拱手说道。这两个人也不简单,虽然只是吏,但是说白了,就是黑白通吃的主,将郓城的县尉架空,与郓城周围的庄子都交好。

    “不知道尊师是?”宋江脸上堆满了笑容,忍不住询问道。

    “太常少卿上李下讳纲。”李璟朝东京方向拱了拱手说道。

    “可是人称梁溪先生?”宋江正容说道。

    “正是。”李璟赶紧说道。

    “原来是梁溪先生的高足,宋江久仰了。”宋江双目中光芒闪烁而过,忍不住说道:“宋江虽然是一名微末小吏,但是也知道梁溪先生的大名,没想到贤弟居然是梁溪先生的高足。可恨宋江无缘,未曾知道此事,否则的话,一定去拜见梁溪先生。”

    “等过些时日,小弟前往东京的时候,一定对老师说上兄长。”李璟很自然的说道:“可惜的是今日小弟要回李家庄,否则的话,一定和哥哥痛饮一番。”

    “你我同在郓城,自然有的是机会。”宋江拍着李璟的肩膀说道:“贤弟有事可以先行一步,宋江还要去见县尊大人。”

    “哥哥保重,小弟告辞了。”李璟也不推辞,见到宋江,他还是有些不自然的,毕竟刚刚睡了宋江的女人,这个时候面对正主,心理自然是不怎么自在,当下领着李大牛,赶紧朝李家庄而去。

    “没想到扑天雕居然生了这么一个儿子,丰神俊秀,待人接物十分有礼貌,也不是传言中那样顽劣啊!”朱仝忍不住好奇的说道。

    “哼,三人成虎,独龙冈的事情谁都知道,祝家庄恨不得独霸独龙冈,李家庄内部李应、李成两兄弟争权夺利,李成恨不得取李应而代之,对李应的儿子自然是好不了哪里去了,四下散播谣言很正常的了。”雷横不屑的说道:“只是我看这小子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话假的很。”

    “人家可是厉害角色,且不说那李应乃是地头蛇,更不要说太常少卿李纲了,那可是朝中的清流之首,也不知道李璟这样的人物为何成了李纲的弟子,这倒是一件奇事。”宋江望着李璟离去的背影,说道:“刚才李璟说准备找些事情做,回头看看他准备干什么营生,我们也给一些方便就是了。”

    “哥哥既然这么说了,那我等自然是要照顾一二的。”雷横和朱仝两人点了点头,笑道:“在这郓城,只要哥哥一声令下,谁还敢不听哥哥的言语。”

    这句话可不是假的,在这个时候,县令、县尉、县丞为朝廷册封的官员,这些人都是从其他地方调过来的,在本地没有什么根基,真正有根基都是这些押司、都头之流的,与当地的豪强结交,实际上已经把握住地方的政权,尤其是像宋江这样的人物,在郓城多年,加上江湖上的名声,郓城还真的没人得罪他。

    “公子,怎么样,这个及时雨还不错吧!”李大牛跟着李璟身后,脸上露出羡慕之色,说道:“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宋押司那样就好了,整个郓城县,你可以得罪县令,但是绝对不能得罪宋押司。”

    “那是。”李璟点了点头,就在刚才,他见识到了宋末第一盗贼宋江,相貌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身上的气势很不错,让人有种想亲近的感觉,这算是什么,王霸之气,或许有之。他知道,以后自己肯定会和宋江对上的,毕竟双方所代表的利益不一样。而且按照梁山那些家伙的行事,得知自己很有钱之后,肯定会采取许多办法来逼自己上梁山。

    也许不久之后,宋江就会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因为一个没有产业支持的宋江,凭借自己的一点俸禄和宋家庄的钱粮,根本就不足以支持南来北往的豪杰,他迫切的需要大量的钱财。也许,以前李璟面对宋江的江湖地位,没有任何办法保护自己。

    可惜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就是李璟也没有想到,土匪出身,喜欢向死人借钱的李应居然干了一件天大的事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救了李纲一命,借着机会,让生的俊秀的李璟拜在李纲门下,虽然李纲心中不屑承认李璟的地位,但是碍于李应的救命之恩,李纲也只能是认着,只是常年不联系而已。不过,这不妨碍李应在初期的时候借用李纲的名头,看看,刚才宋江就被吓住了。张口就是贤弟,闭口就是贤弟。这还不是看在李纲的面子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