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十八章 分销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果然是肤若凝脂,果然是郓州第一腰。”李璟笑眯眯的怀抱美女,笑呵呵的说道:“阎婆惜是如此,不知道那李香春如何?”

    “讨厌,你怀里有一位美女,还说另外一名女子,真是坏了情绪。”阎婆惜忍不住轻敲李璟的胸膛说道:“说真的,你这香皂倒是真的不错,洗了之后,奴家感觉肌肤都透着香气,抚摸起来舒服多了。”

    “那是,这玩意我准备卖一贯。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的起。你说,你们姐妹们会有人买吗?”李璟笑眯眯的说道。

    “感情你是来卖东西的?”阎婆惜一下子爬了起来,露出雪白的肌肤,不满的望着李璟,说道:“不会我今天用的,也需要收钱吧!”

    “你的自然是不用,送给你的,以后每个月我都送给你,但是你要让其他的姐妹知道,你在用此物,让整个郓城的人都知道,世间还有这样的奇异物件。”李璟也爬了起来,自己寻了衣服穿上,说道:“我李家庄虽然在独龙冈不错,但是身上的钱财不够,需要更多的进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可以,不过,你每个月必须提供两块、不,三块给奴家。”阎婆惜望着远处的香皂,眼珠转动说道:“不然,奴家可不会帮你。”****无情,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两人刚才还打了一场友谊赛,转眼之间,就开始算账了。

    “莫说是三块,以后这郓州城内,我只卖你这一家,你虽然是这天香楼的头牌,和宋押司关系不错,但是到底是仗着年轻,若是年纪大了,恐怕宋江也看不上你,不如我送你一份家业。”李璟想了想说道:“我这香皂有两种,一种是给你的那种,每块我收你一贯,至于你卖多少,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收一贯,并且我负责送货上门,还有一种,只是普通的肥皂,用来浆洗衣服所用,每块我收三十文,至于你卖多少,四十文也好,五十文也好,我也不管,也负责送货上门,你可以愿意。”李璟决定成立分销商,自己掌握肥皂的源头,让出一部分利益,自己在家里坐着收钱就可以了。

    “果真如此?”阎婆惜双眼一亮,她知道自己的能耐,能够让宋江等人记住自己,看的就是自己年轻美貌,若是真有这样的好事摆在自己的面前,阎婆惜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自然是如此。”李璟笑眯眯的说道:“你的背后有宋押司,就算是有人与你为难,也会看在宋押司的面子上放过一二,甚至还会照顾你的生意。”不得不说,宋江的名头在郓城中还是很有面子的,在郓城内,谁也不敢得罪此人。

    “宋江?”阎婆惜不屑的说道:“不过是一个小人而已,别看他号称及时雨,哼哼,就他那点钱,哪里能帮助那么多人。”

    李璟闻言一愣,皱了皱眉头,若不是阎婆惜说的明白,他还真的想不到此事,宋江不过是一个押司,不过是一个小吏,哪里能有这么多钱财来供给这些求援的三山五岳的豪杰。这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宋江还有其他的营生?”李璟惊讶的询问道。

    “公子不要小觑了任何人,这个宋江虽然是沽名钓誉,但是这么多年,他在郓城可是有些根基的。”阎婆惜不屑的说道:“只是这种沽名钓誉之人,心中最是可恶。”

    李璟点了点头,这个阎婆惜也不简单,受了宋江的庇护,但是暗中说了宋江的坏话。不过,阎婆惜说的也是有道理,这个宋江恐怕也是以后其他的勾当,不然的话,哪里会有那么的钱财。

    “看来,得找一个后台了。”李璟这个时候感觉到郓城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这里也不知道诞生了多少英雄人物,从宋江到水泊梁山,几乎就是一个造反的好地方,梁山一百零八人恐怕大部分都是与郓城有很大关系。自己出生在这个地方,想要做一份事业,背后若是没有后台,弄不好会被这些人吃的干干净净。最起码宋江也是一个难对付的对象。

    “这个李香春的后台又是何人?”李璟忍不住询问道。

    “谁也不知道。”阎婆惜不屑的说道:“谁知道那个贱人背后是谁?或者是县令,或者是背后之人,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

    李璟点了点头,忽然说道:“别人有后台,我也不是没有。你若是不提,我差点都不记得了。”

    “哦,公子背后也有人?”阎婆惜双眼一亮,忍不住询问道:“不知道是什么人?”

    “嘿嘿,我的恩师不是别人,正是太常少卿李纲,被人称之为梁溪先生。”李璟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哈哈大笑,说道:“说起来也是运道啊!”却是没有说自己为什么成为李纲的弟子,背后的阎婆惜听了之后,面色一变,她不知道这个太常少卿是什么职务,但绝对是在一个押司之后。不管此事是不是真的,最起码阎婆惜心中的一点念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又露出一丝娇媚之色。

    “公子有这么好的后台,为何不用之?”阎婆惜忍不住说道。

    “你说的不错,我是应该用之,只是一个太常少卿的后台还是差了一些点,香皂是何等重要,一个太常少卿还是不行,不过,短时间内,还是可以应付一些跳梁小丑的。”李璟对阎婆惜说道:“看样子得找个机会去拜见县尊大人,这县官不如现管,我的恩师远在东京,但是在郓城还需要听县令的。”

    “官场上官官相护,公子有太常少卿为师,就算有恩师帮助,但是在郓城县却是差了许多,现在的郓城县县令时文彬倒是有些才能,郓城在他的治理下,倒是太平了许多。”阎婆惜银牙轻咬,说道:“听宋江说,时文彬对他倒是重用的很,不如请宋江去说上一说,宋江这方面倒是有些能耐。”

    “我的恩师乃是太常少卿,去见时县令,哪里需要宋江引荐的。”李璟摇摇头,说道:“更何况我乃是李家庄的少庄主,就冲着这一点,县令也是能轻易见到的。今日也就算了,等过些时日再去也不迟,倒是你,还是早些离开这里,自己经营一份营生就是了。”

    “奴家遵命就是了。”阎婆惜点了点头,她认为李璟说的不错,自己在这里还真不是什么长久之事,还不如早些从良,还能为自己先找上一条后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