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十七章 阎婆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郓州最大的青楼天香楼?”李璟骑着一匹骏马来到郓州城,望着面前的建筑,对身边的李大牛说道:“看上去倒是有气势的很,你可知道,这里面最有名的妓女是什么人?”

    “嘿嘿,这位公子一看就知道以前没有来过天香楼了。”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年轻书生,笑呵呵的说道:“谁不知道这天香楼内最有名的是两个人,第一个就是阎婆惜,第二个李香春了。阎婆惜的腰,李香春的手在郓州城谁不知道。”

    “哦,倒是有些日子没有来过了。”李璟听了点点头,在记忆之中,他倒是来过天香楼,但却没有见过这两个女子,这两个女子乃是天香楼的头牌,一夜需要不少的钱,李应对这样方面控制的比较严,他也顶多只是在李家庄欺负一下调戏一些寡妇之流的,哪里敢在郓州城内放肆,这郓州城内大人物不少,最出名的就是日后梁山老大的宋江,现在就是郓州城内的押司。这些头牌名妓背后都是有人的。

    李璟在书上记得,阎婆惜后来就是跟着宋江那个矮鬼的。此人在山东被称为是及时雨,若是惹了宋江,李家庄的处境恐怕就更加危险了。原来的李璟虽然混蛋,但是也知道什么人不能惹,什么人不能碰。

    “这位公子怎么称呼,你这一身?”刚才说话的年轻人打量着李璟一眼,微微一惊,先不说李璟身上的衣服材质不俗,就是这一身气质,就是年轻公子也惊讶。

    “独龙冈李家庄李璟,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李璟跳下马来,笑呵呵朝对方拱手说道。

    “李家庄?在下郓州押司张文远。”年轻人闻言一愣,独龙冈三庄在郓州谁不知道,几乎是郓州的三霸,眼前的李璟出自李家庄,也不是他小小的押司能够得罪的。

    “原来是张兄,久仰大名。”李璟双目中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来,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日后和阎婆惜勾搭成奸,陷害宋江的人物就是此人了,倒是生的一副好相貌,这窑姐儿都是爱俏的,宋江又矮又黑,哪里能和张文远比拟,阎婆惜喜欢上张文远也是可以理解的。

    “李贤弟也知道我?”张文远听了之后双眼一亮,忍不住询问道。

    “郓城两大押司,及时雨宋江宋公明和张兄,整个郓城谁不知道。”李璟笑呵呵的说道:“张兄来这里,是见阎婆惜或者是李香春?”

    “嘿嘿,这两人,贤弟也知道,要价太高,那阎婆可是一个死要钱的人,我这囊中羞涩,哪里能入的了阎婆惜的眼。倒是李兄,或许阎婆惜见了李兄的风采,或许免费一见也是有可能的。”张文远看着李璟的模样,心中忍不住有一丝嫉妒,论卖相和气质,远超自己。

    “嘿嘿,这姐儿们爱俏不假,但是更爱金钱,这不,为了一卿芳泽,小弟这可是来送礼的。”李璟指着张大牛手中捧的几个锦盒,说道:“张兄,小弟先进去了,回聊啊!”

    “行,行。”张文远忽然望了周围一眼,忽然上前两步,说道:“兄弟,听哥哥一句劝说,这天香楼内美女甚多,不只是有阎婆惜和李香春,有的女人虽然生的不错,可惦记的人太多了。”

    “哦,这个阎婆惜?”李璟面色一愣,忍不住询问道。

    “宋大哥最近来的比较勤快。”张文远低声说道,然后露出一个人人都懂得的意思,说道:“宋哥哥在郓城的名声,想必李兄弟也是知道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李璟心中顿时知道,这个张文远恐怕对宋江已经不满了,当下说道:“小弟前来仅仅是想送点东西给阎婆惜,呵呵,并无他求,并无他求。呵呵!多谢张兄指点。”李璟哈哈大笑,招呼李大牛进了天香楼。

    到底是郓州城第一消金窟,里面装饰豪华典雅,李璟扔了几文钱给龟奴,让他带着自己去找阎婆惜,只见他行走其中,不时的看见一些美女行走其间,穿着或为暴露,或为典雅,这些妓女看着李璟的容貌,不时的朝李璟抛出媚眼,可惜的是,李璟心中有事,根本看不上这些女子。

    也就是钱财的缘故,李璟很快就在一个单独的阁楼中见到了阎婆惜,生的果然美貌,尤其是双目流转之前,闪烁万古风情,一张樱桃小嘴更是勾起人心深处的念想,纤腰细细,盈盈一握,难怪刚才张文远说了“阎婆惜的腰,李香春的手”,这个阎婆惜也的确有吸引人的地方。

    “你是来找宋押司的?”阎婆惜看着李璟,双眼一亮,与又矮又黑的宋江比,李璟身材高大健壮、面容俊秀,除掉宋江的官皮,李璟甩宋江几条街。阎婆惜原本冷淡的态度,顿时好了许多,粉脸上也多了许多笑容。就算是找宋江的,也在那时忍着。

    “在下李家庄李璟久闻姑娘大名,只是无缘一见,近日得到一件宝物,想送与小姐。”李璟面带笑容,从李大牛身上接过一个锦盒。

    “哦,是什么宝物?”阎婆惜本身看着李璟生的俊俏,又听说李璟不是来找宋江,专门来给自己送礼物的,还以为李璟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心中更是十分高兴,当下伸开芊芊玉手,打开锦盒,露出一个好看的木盒来,在李璟的示意下,再次打开木盒,露出一个精美的陶瓷盒,当她打开陶瓷盒的时候,露出一块浅绿色的香皂,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这是?”阎婆惜双眼一亮,将香皂取在手中,然后放在鼻尖轻轻一闻,惊讶的说道:“这是何物,我好像闻到了一股荷花香。”

    “这是香皂,乃是海外秘术,专门为洗浴所用,沐浴之时,在全身涂满此物,不但能清除身上的污垢,更是能在身体上留下荷花清香,长期使用,可是保持肌肤光滑有弹性。”李璟笑眯眯的说道:“小姐可以先用此物清洁玉手,事后肯定知道在下所言不虚。”

    “奴家倒是想试试,只是不想净手,想沐浴一番,只是不知道此物如何使用,公子可否做个示范?”阎婆惜早就想找个机会试试李璟的健壮,一时间美目发亮,宛若滴水,一脸的娇羞之色。

    “传闻天香楼内,阎婆惜的腰乃是绝技,没想到今日,我还有如此福分。”李璟也不是卫道士,能和宋江的女人来一场战斗,他还是有点成就感的。

    “那公子还等什么?”阎婆惜听了之后,哪里还忍受的了,拉着李璟的大手,进了屏风后。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