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二章 打的就是你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贼人,什么贼人?我李家庄也有贼人?”李璟双眼朦胧,看上去已经喝醉了的模样,扫了周围一眼,说道:“二叔,这李家庄的防卫一向都是你在做?怎么会有贼人呢?”

    “这个,谁知道啊!李轨,去二公子房间里去找找,看看可有贼人进入其中。”李成扫了一边的一个汉子说道:“二公子是我们李家庄未来的继承人,可不能让贼人进了其中。”

    “慢着。”李璟忽然放开李成,望着那个叫做李轨的汉子,说道:“你说,这个李家庄谁大?”

    “自然是庄主了。”李轨面色平静,只是目光中却是露出一丝得意来,说道:“二公子,你还是让一下吧!免得房间里进了贼人,若是伤害了二公子,那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贼人,你说我的武艺和你的武艺,谁更高一些?”李璟笑眯眯的望着李轨,喝了一口酒,冷笑道:“若是在以前嘛,你们说上几句好话,我也就让你进去了,怎么着,大晚上的,我正喝着酒呢!你们就在外面大吵大闹的,怎么着,二叔,你这么快就想着夺权了?”

    李成面色一变,冷哼道:“李璟,我既然受大哥之命,掌管李家庄安全之事,既然发现道盗贼,就不能不管了,你且让开,等二叔搜过了之后,若是没有发现贼人,我向你道歉。”李成有些担心的望着远处,这件事情办下来,速度必须要快,若是惊动李应,恐怕事情就不大好办了。

    “贼人?哼,就你们这些人也想抓到贼人?真是笑话。”李璟面色阴沉,忽然一拳击出,朝李轨砸了过去,李轨哪里想到李璟会袭击自己,索性的是他武艺不错,赶紧后退一步,躲过了李璟的拳头,忽然胸口一阵疼痛,感觉到一股大力呼啸而来,砸中胸口,连连后退,跌坐在地,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就你这样的人物也居然敢在本公子面前放肆,我的房间是任何阿猫阿狗都能搜的吗?”李璟手中的酒壶猛的砸了下来,正中李轨的脑袋,将他脑袋砸出一个洞来,酒壶跌落在地,滚了两圈,众人才发现酒瓶居然被砸出一个坑来,足见李璟用的力气之大,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形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二叔,不是我说你,这些人也能招为庄丁?难道我李家庄的真的无人了,还真的被扈家庄和祝家庄骑在头上吗?”李璟望着面色阴沉的李成,心中却是得意的很。这具身体虽然以前有些勇力,可是对上李应、李成李家庄老一辈的时候,吓的如同老鼠一样。

    “没想到二郎几日不见武艺,倒是厉害的很,居然能对自家的护院庄丁动手,厉害,厉害。”李成冷哼哼的说道。言语之中却是说不出的阴森。

    “果然是一个伪君子,小人一个,白长了这幅相貌了。”李璟放在心里,嘴上却是冷笑道:“我李家耗费那么大的价钱,豢养了庄客、庄丁,不就是让他们保护李家庄,没想到,这些人真是白眼狼,********,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连我的房间都要强行搜索,二叔,我倒想去祠堂问问那些族老们,我李家有这样的规矩吗?”李璟这个时候已经看不出喝醉的模样了,一双眸子黑漆漆的,散发着寒光,李成望之生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璟,你真的要挡在这里吗?或者说,你准备包庇贼人?”李成面色平静,望着李璟说道:“若是庄里面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那都是你的罪过,你可想明白了?”

    “真是无耻,这个家伙,绝对不能让他进去。”李璟双目中闪烁着凶光,望着李成说道:“二叔,这是多大的事情啊,你想进去可以啊,但是这些人就不行了,都是我李家庄的庄户,有什么资格进入我的房间,莫非我不是李家庄的继承人吗?我李家庄还有这样的规矩吗?”

    李成面色一愣,没想到平日里闷葫芦似的李璟口舌居然如此凌厉了,李璟现在表面上是李家庄的继承人,按照他所说道,他居住的地方这些庄客还真的不能随便进出。

    “那我进去可以吧!”李成眼珠转动。

    “您是我的二叔,按照道理您是可以进去,只是现在不一样了,您说我的房间里藏了盗贼,这就是诬陷,既然是诬陷,那就是原告,原告岂能进去?所以你也不能进去。”李璟站在门前,冷哼哼的说道,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宛若轻松,一想到他一脚踢倒了李轨,就知道这个人不好对付,心中虽然愤怒,却无人敢上前。

    李成听了之后,面色青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二哥儿,我也不能进去,别人也不能进去,那谁能进去?你若是再阻拦的话,莫要让那贼人跑了。”

    “我父亲可以进去。”李璟笑眯眯的说道:“你们人多,大可以将房间围起来,等我父亲前来就是了,祝家庄也没有多少路,想必,很快就能回来了。二叔,你说呢?”

    “大哥去祝家庄是为了三庄联防的事情,何等重要,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回来,贼人的事情何等重要,岂能现在就放弃?李璟,你给我让开。”李成心中一慌,他布置这个计划,就是看着李应去了祝家庄,才会下套,只是没有想到往日胆小而懦弱的李璟,居然有如此狡猾的一面,三下两下,就说的自己不敢动手。只是要等到李应回来,恐怕一切都晚了。

    “二哥儿,若是以前,我倒是不敢进去为难,但是,今天不一样,我怀疑里面的盗贼乃是梁山上的盗匪,你若是不让我就进去,万一出了大事,被人知道我李家庄窝藏盗匪,乃是抄家灭族的大罪,那个时候,我们都得死。你不让我进去,我也要进去。等到大哥回来,大不了我向他跪下认错就是了。”李成又恢复了原来儒雅的模样,叹息道:“二哥儿,我知道你顾忌兄弟之情,只是这梁山人惹不得,沾不得,稍微出点事情,我李家庄就会烟消云散,要知道,那祝家庄的人可是时刻盯着我们李家庄呢?你总不能因为你自己个人的缘故,而让我们李家庄都倒霉吧!”

    李成话音刚落,在场的人面色都愣了,梁山水泊是一个禁忌,三庄联防不就是为了防备梁山的吗?若是自家少主居然和梁山有瓜葛,事情就不大妙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