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农圣 > 第185章 去除枷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圣旨是在七天后抵达朔州的,孙享福想不到尉迟宝林会跟着宣旨的队伍一起来,不过等内侍们念完圣旨之后,他明白了,尉迟恭就是朔州善阳人,而自己所谓的善阳县候,就是封在他的老家。

    善阳县位于朔州东南面,其县城位于桑干河边,前隋称之为神武城,不过大业年间一度被突厥攻破和统治,所谓的神武城早已名存实亡,破败的城廓里现在住着一千多户百姓,大多是像尉迟氏这样有胡人血统的人。

    整个善阳县几乎没有耕地,由于周边水草丰茂,顽强的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更愿意以放牧为生,对于大唐,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归属感,因为自前隋以来,他们一度是被突厥人和梁师都这样的叛逆统治的。

    “娘的个腿的,这次总算能把这玩意摘了,君买,给我把它拿去烧了。”

    孙享福并没有因为自己得了一个县侯的爵位而有多么激动开心,最让他开心的只是脖子上的枷锁被摘除了。

    “呵呵,孙侯爷,孙长史,老奴这里还有一道陛下的口谕呢!”

    内侍说罢,眼神向周边的人看了看,顿时大家就都走开了,等孙享福拱手弯腰,作聆听状后,内侍才道,“陛下说:朕这次饶你,那是因为国家正需要你,朔州的差事你要是办不好,朕立马就撤了你爵位,用枷锁枷你一辈子。”

    从李世民的语气中,孙猴子充分的感受到了李世民想给自己戴上金箍咒的意愿,这种收拾不了他的感觉让李世民非常不爽,有点像发小孩子脾气,犟住了。但也有可能,这是李世民越来越把他当自己人看了,只有把他当自己人看,才会这么没有遮拦的说话。

    “臣定不负陛下所托。”听完了口谕,孙享福无奈的表态道。

    刚准备起身,那内侍却又道。“咱家这里还有皇后娘娘的口谕。”

    “呃,那个,外臣恭听。”孙享福再度拱手弯腰道。

    “娘娘说,一日为家臣,就得一辈子为皇家考虑,朔州之地产出的香料,要无偿供应宫中用度,算是对本宫这个昔日主母的孝敬。”

    “那个,外臣问一句,宫中每年消耗香料几何?”

    “呵呵,不多不多,三千石而已。”

    “我。”

    ‘日’字孙享福还真不敢说出口,一年用三千石香料,你当粮食吃呢!三千石香料以市价拿出来销售的话,那可是几十万贯,长孙无忧真敢开这个口。

    “我,我当是什么事呢!区区三千石香料,朔州之地供应的起。”孙享福急急的收住自己准备吐槽出来的脏话,来了个急转折道。

    等朔州的香料种起来了,三千石香料不过是三千亩地的产出而已,现在自己的身份可不同了,是朔州的长史兼屯田使,在朝廷并没有派朔州刺史下来的情况下,他就是这里名正言顺的主官,李绩虽然是并州都督,但在他这个长史上任之后,也要将地方上的政治民生管理大权移交给他,有这么大的权利在,给后宫敬献三千石香料算的了什么。

    “如此,娘娘就在长安,静等侯爷的香料了。”

    孙享福原本就是家臣出生,是以,内侍们把他当自己人看,说完正事,又将长安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跟孙享福聊了聊,其实是孙享福主动问的,就是有关倭国使者明年来长安的一些消息,他可是为了倭国人的事,受了不少苦,可不能让这些苦白受。

    等送走了内侍,孙享福才在死囚营一干人等的欢呼声中下令摆酒置宴,此次内侍可不是只为了孙享福一人前来宣旨,死囚营的人此番有功于朝,罪减两等,改死刑为流放充边,而这流放之地,正是朔州,所以,以后他们就是孙享福治下之民了。

    “孙兄,小弟以后可也是你治下武官了。”

    等内侍走了,尉迟宝林才有机会跟孙享福说话,这个日渐壮实的小伙子也算是孙享福的老交情了,但听说他是来朔州当官的,孙享福倒是有些意外。

    “你今年好像才十四岁吧!来朔州当什么官?”

    “嘿嘿,小弟可是五岁的时候就有翊麾校尉的武散官身份了,现在,不过是名副其实而已。”

    孙享福险些忘记尉迟宝林是个官二代了,这个时时期的官二代,尤其是将门的二代,都是从出生的时候就挂一个散官头衔的,这就是所谓的封妻荫子。

    尉迟恭的功劳很大,所以,李世民对于他儿子的封赏也很高,翊麾校尉是正七品上的武散官衔,如果给他这个级别给他实权,那么他在朔州朔州团结营的编制中,差不多可以可以做到二三把手了,毕竟,下州结营校尉的级别才从六品上。

    当然,具体担任什么职务,在没有刺史的情况下,还得孙享福这个长史来安排,没办法,唐代的地方官就是有这么大的权利,这也是唐朝走向灭亡主要原因之一,刺史主管一州之地的所有军政要务,节度使的权利更大,有的甚至管一道甚至几道的军政大权,太宗时期控制的很好,一般都是由在长安的王公大臣遥领地方,高宗以后,就逐渐被玩坏了。

    拍了拍尉迟宝林厚实的肩膀,孙享福大笑道,“那正好,你以后就跟哥混了,吃完这顿酒,咱们就是李都督帅营办理交接。”

    “那是,程处默那小子想来还来不了呢!你还不知道吧!他被陛下派去银州团结营当副尉了,我来朔州,你至少给我弄个副尉当当吧!”尉迟宝林朝孙享福挤了挤眉眼道。

    这俩货的攀比之心是家族遗传的,目前这个年纪,估计把对方比下去就是他们的人生追求,孙享福对此也不好多说什么,银州和朔州一样,属于边塞下州,校尉和副尉一级的军官都在六七品左右,实际领兵人数,则是看刺史怎么分派,这也就是他们老爹的级别高,不然,谁也不会将军队的管理权交给这种半大小子来玩的。

    “副尉现在你就别想了,还是从旅帅干起吧!咱们朔州的形势复杂,回纥部和薛延陀部离咱这可都不远,随时有开战的可能,这军队的主官,还得大都督给我派几个老成持重的,你可以先跟他们锻炼一段时间,等大都督走了,我再给你升官。”孙享福如实道。

    闻言,尉迟宝林面色一苦,从长安出发时的美梦破灭了,从现在开始,他就只能盼望着李绩早点班师回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