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70章 重装上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0章 重装上岗

    刷……一股白练似的清水,冲向临时的羁押间,洗洁精冲起的泡沫鼓了一堆,在水龙头的冲刷下,渐渐看到了水泥的原色,泛黄泛黄的尿渍被冲了个七七八八,干这活的大兵倒没觉得什么,可把中院瞅着、瞄到、以及路过偶尔搭讪的同事给吃了一惊。

    “咦?那不南征么?怎么又回来了?”

    “省里退回来了,没准犯什么错误了。”

    “不可能吧,咱们这行要犯错误,那得是大错。”

    “怎么不可能,总不成回来还是法警吧?瞧瞧,洗上厕所里……”

    “哎…哎…这太,太过分吧,南骁勇可是烈士。”

    “人家自觉干得,要不说烈士家庭觉悟高呢,把清洁工都不愿意干的活,抢着全干了。”

    “不是……我听他是受伤了,脑袋受伤了。”

    “哦……看样倒是像啊……”

    叹息的、可怜的、甚至有幸灾乐祸的,就执法的群体里也是人,少不了那些羡慕嫉妒恨,以及红眼、八婆加势利的因素在作祟,对于这位曾经高调走的法警,大多数的评价并不怎么好。

    一位穿着制服的男子,匆匆地从门厅奔过来了,阔额、国字脸,就身材微微发福,也被制服的标准给掩盖住了,他奔到了大兵近侧叫着:“嗨、嗨,南征,这是干什么呢?”

    “洗洗这个羁押间啊,经常用呢,比卫生间味道还冲。”大兵道,回头看了一眼,是科长王文纪,据说是他的前同事里唯一还干着法警职业的,不过已经提拔了,现在成他的上司了。

    王文纪撇嘴了,这就是个临时羁押开庭人犯的地方,但凡嫌疑人呆的,在法警看来都是有某种晦气的,监狱、牢笼、戒具,不管是他们的物品还是他们呆的地方,清洁工都不愿意碰的,反正都是人渣,他们都不在乎是什么地方,谁还关心过这事。他拉了大兵一把道着:“哎,算了,让人看见笑话呢……想表现也不是这个办法啊。”

    “那你说什么办法?”大兵笑着道。

    “一个院长三个副院长,多走动走动就行了。”王文纪道。

    大兵回看了一眼,这位权当是新认识的同事,他笑道着:“我们天天押犯人呢,这么晦气,院长不嫌弃啊。”

    “晦气你还往这地方来?”王文纪不屑道,解押的法警,是永远不靠近嫌疑人,更不愿靠近这个肮脏地方的,就看押也是坐得远远的。

    理由嘛,很简单,大兵苦着脸道:“太脏了,嫌疑人也是人嘛,不能把人家关在畜牲地方啊。”

    “确实不能当畜牲。”王文纪道:“不过他们中绝大多数,连畜牲都不如。”

    这话,让大兵懵然看了和他年龄相仿的一眼,有点难以消化了,李振华、上官嫣红、刘茜……那一位一位已经变成嫌疑人的故人,浮在他眼前,也让他轻叹了一声。

    “行了,走吧……今天有开庭的,给你安排活了。”王文纪远远站着,大兵默默收了水管子,拖布把里面拖了一遍,大致干净了,这才转身奔上来,跟上科长的身影。

    一切从头来了,就像刚进单位的毛头小伙一样,王文纪边走边问着他:“南征,我怎么觉得你像变了一个人?”

    “脑袋受了点伤,有点失忆、健忘……嗯,训练受伤。”大兵怕追问,搪塞道。

    王文纪吓了一跳,指着警示着:“行不行?你可别健忘的,把嫌疑人给丢了啊,这可是细活,解押人一道一道手续、档案得保存好呢,真出点岔子,你得去跟他们作伴了。”

    “不会不会,又不是一个人干,再不行,我可以开车嘛。”大兵道。

    “哦……”王文纪扭头了,命令前同事稍有不适,不过很快消失了,他道着:“你适应适应吧,这活嘛责任大是大,可也不算重,就是得天天接触嫌疑人,一般没人愿意干啊。大部分都是退伍回来临时当个跳板,干不了两年都想办法出去了。”

    “那是为什么呢?”大兵糊里糊涂问,这行规,他却是没机会体会到。

    “你说为什么?天天看着抢劫的、杀人的、强奸的、入户盗窃的,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坏人,时间一长,整个人都不好了,也就神经大条的才能干这活。”王文纪道,回头瞄了眼,看大兵脸上没啥反应,这倒是好事,他回身拍拍大兵肩膀,揽着道:“南征,辛苦你了,要是能调配开,我尽量给你少安排……咱们以前同事,你说让我领导你,我怎么觉得不太舒服啊。”

    “没觉得啊,这不各尽其职么?我要是领导,我也安排你干活去啊。”大兵道。

    王文纪没想到客气了句,被这么不客气噎了下,他尴尬笑笑道着:“对,你这觉悟,确实高……来吧,时间快到了。”

    楼后法警科,两辆车整装待发,解押的时间、路线都是不固定的,解押的人员,是出车前才会递给你档案的,保留着基本的保密原则,毕竟工作的性质不同。

    两组,第一组封刚、丁晓波。大兵刚认识,也是招聘进来的新人,退伍人员,刚转正。

    第二组:庄海峰、南征。理论上庄海峰的资历没有南征老,可南征现在要忝列他的助手了,是位壮壮的小伙子,和庭审的交接档案,一屁股坐副驾上挥手:开车。

    这就上路了,方向是岚海市第一看守所,在临海区,原新垦农场的位置,距离法院十九点九公里,需要在一个小时内把人带来,然后九点半至十时庭审,再然后,把人送回看守所就OK了。

    除了觉得这辆解押车实在难开之外,大兵倒没有特别的感觉,王文纪科长提醒过了,刹车硬,得提前踩,挂档费劲,多挂两次……换车?还是算了,就接着犯人,咋地,还配辆大奔接去?

    被无情拒绝之后,类似合情却不合理的建议大兵不敢再提了,而且他开始小心了,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说话,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让别人反感,他后来想想,估计是自己离开体制太久的缘故,沾惹了所谓很多的“不良习气”,于是在回到体制里,反而格格不入了。

    那些无形的规则是很多滴,比如前天组织捐款,给残疾人捐,一把手五百、二三四把手三百,科级二百,普通职工一百就行,大兵实在看不懂,捐款怎么搞得像摊派,他倒不介意,可是别人很介意的是,这个夯货捐了五百,于是大兵像打扫羁押间一样,收获了无数双白眼加戳脊梁骨。

    “哎……南征,我怎么听说,你以前就在中院?又回来了?”同伴庄海峰问。

    “嗯。训练受伤,不适合新岗位,就回来了。”大兵顺口诌了句,瞟了庄海峰一眼,这位让他多有好感,人黑黝黝的,坐姿是端坐,额上的压痕还在,那都是部队训练的结果,一眼扫过,他随口问了句:“装甲兵?”

    “嗯。”庄海峰随口应道,然后一奇怪,反问着:“咦?你怎么知道?”

    “活重伙食好,一出来都是手厚皮糙,小臂肌肉发达。”大兵笑道。

    “可不,抬弹药箱就练出来了,哎你是什么兵种?”庄海峰好奇问。

    “武警。”大兵道。

    “武警不行,太松垮了,我们那训练真叫苦,新兵连就开始扛着弹药箱越野,我去过你们武警部队,那训练跟玩一样。”庄海峰极力贬低着大兵曾经的职业。

    大兵笑了笑,没做解释,也不好做解释,他转着话题问着:“今天解押的什么人?”

    “一个入户盗窃的、还有一做假护照的,不是什么重刑人员。”庄海峰合起解押文件,不自然地牢骚就来了,而且果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的那种,这家伙保留着部队的悍兵风格,开口就是他娘滴,第一句是他娘滴,你是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坑啊,假护照做出国际水平来了,还净给蛇头做,在国外用呢……第二个他娘滴,前两天还带了个七十二见的,你猜什么罪?一定猜不着,居然是猥亵幼女,庭上家长气得都快昏了,我瞅着都想把那老流氓掐死得了……第三句他娘滴,咱们这叫什么工作啊?简直就是垃圾桶,社会上容不下的垃圾,都得咱们倒饬。

    “总得有人倒啊,要不留社会上,难受的人不更多。”大兵幽幽道。

    觉悟这么高?庄海峰愣了下,瞅瞅大兵,好半晌才奇怪问着:“南征,我听说,你是脑袋受伤了?”

    “对啊。”大兵道。

    “怪不得呢,我不是笑话你啊,好歹他们都是当兵的出身……兄弟给你说心里话啊,窝屈,真的很窝屈。”庄海峰道,大兵不解,于是这位干了一年多的老法警,开始把垃圾往外倒了。

    论待遇,咱们比人家招进来的大学生差一截;论实惠吧,人家属走后门也是找法官,不会找法警;论责任吧,咱们的责任比谁的都大,嫌疑人出来自己磕下碰下,都是咱们的问题,我照顾我爸都没这么上心过,只怕那个蠢货想不开,拿脑袋乱撞呢。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咱们够窝屈了,你可别犯傻啊。

    “我……我犯傻了吗?”大兵瞠然问,从来想不到,以自己的智商换个地方,居然会犯傻。

    “啧,也就咱自己人我跟你说,捐款你和领导捐一样多干什么?人家捐五百,你也捐五百,好像你觉悟已经赶上领导了似的……即便你觉悟赶上领导了,那不是显得其他人觉悟都比你低了?还有啊,早晨来了就冲那羁押间干嘛,那地方比厕所还晦气,好死不死的什么犯人都从那儿过呢。”庄海峰拉着脸道,面相愁苦,眼神黯淡,果真是整个人很不好了。

    “您说的对……我,我这不是新来吗?您得让我适应一下,这样,您就把我当新兵得了。”大兵委婉地道,不忍拂了这位同事的好意。

    “不用我教你,干这活,用不了多长时间,再阳光的人,也得悲观厌世。”庄海峰道,这话大兵不同意了,直道着:“人家嫌疑人都不悲观呢,咱们厌什么世?”

    “这你就不懂了,嫌疑人只要不是死刑,他有盼头,咱们这……没盼头。”庄海峰道,他掰着指头数了,法警最好的归宿,是累积几年资历,就换岗位,顶多也是后勤、庭警或者其他非技术岗位,没有出头之日的,说白了就像看守所号子里那些最底层的犯人一样,是被吆来喝去的一类,没人拿你当根葱。

    浓浓的愤世嫉俗,大兵不止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这点让他很迷茫,总是试图回忆起,是不是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但他回忆不起来,特勤的经历相较于此时的工作,是一种悠然和惬意,是他最神往的心安归处……可现在却有点糊涂了,怎么好像又错了?如果没错,那为什么这么多的不如意?

    大兵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位同事,可能从部队那个大熔炉回到地方这些大杂烩的环境里,还真是很难适应,那个简单,强调共性的地方,你适应规则会很容易地按部就班来,而在杂七杂八的社会环境里,谁可能数得清,有多少在明里暗里起效的规则及潜规则?

    到了第一看守所,庄海峰都懒得下车了,站在车后,开着车后厢,那间小笼子隔间。解押文件扔进大兵,大兵整整法警制服,进了两道门,文件验明,过了一会儿,才见管教带着嫌疑人从号子里出来,出最后一道门,打上手铐,签字,这才交给大兵。

    两个,一个发疏獐头尖下巴的中年人,老佝着腰,另一位居然是个胖子,看守所的低劣伙食居然没把他饿瘦,一摇一晃迈着公鸭步子,这位不用佝腰,想弯腰都不容易。

    待遇很直观,庄海峰站在解押车前厌恶地一指车里:上去!

    两人上去,拍好门,上锁,验过文件,出看守所,一路回返,这个感觉让人怪怪的,而且有嫌疑人在场,法警都会虎着脸,保持着自然的沉默,一直回到中院都没有说一句话。

    两人带进了已经打扫干净的隔间,先提审的是那个胖子,没成想居然是位做假护照的好把式,他被庄海峰带到庭上了,那儿有法官、书记员、公诉人,庄海峰顶多站在门口等着结束,其实法庭没有想像中那么庄严,大多数时候是非公开庭,从检察移交过来的都是已经定案的,公诉一念、庭审一过,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没异议就结束了……过不了几天判决书就下来了,到时候,还得法警去看守所交给嫌疑人。

    “大哥,大哥……”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大兵侧头,是那位佝腰的,正贼头贼脑小声试图跟他说话,按照纪律,是不能和嫌疑人接触的,大兵没吭声,那位哀求道着:“给支烟吧,这里面憋得好难受。”

    “装吧,你根本不抽烟,看守所里就能抽烟,也轮不到你吧?”大兵道,作为曾经的特勤,有一点长处保留下来了,那就是眼光,他没有闻到明显的烟味,而且这个佝腰的在正常的认知里,也属于号子里的最底层。

    “哎呀,这您都知道……不瞒您说啊,大哥,给我几个烟头就行,我们出来提审开庭都有任务的,一个烟头也拾不着,回去得挨揍啊。”那位嫌疑人哀求着,而且早瞄上了,手在号里子指指不远处:“那儿,那儿……就有。”

    指向处是垃圾桶,桶上凹盖里,有几个或长或短的烟蒂,大兵纳闷了,忍着笑问:“你们这号子里,居然还有目标考核?”

    “可不,牢头管得严呢,拣不着好烟头,挨揍呢。”嫌疑人道。

    “怎么?看着我好说话?会给你拣烟头?”大兵瞪着道。

    “不是,你看您……像好人。”那位嫌疑人抬头了,期待地看着大兵,大兵蓦地省悟了,也许是特殊境遇的原因,可能自己的眼光中,缺少了法警惯有的厌恶、嫌恶,以及避而远之,才让嫌疑人视作好人。

    这个省悟让他哭笑不得了,瞅瞅这位身瘦骨细的毛贼,他拉着脸道着:“知道里面不舒服还不干好事,犯什么事进去的?”

    “没……没犯什么事,就回家拿了点东西……就被抓进来了。”嫌疑人嗫喃地说着,仿佛也是位心理大师在,在察言观色。

    “撒谎是吧?能让中院判你,能是就回家拿了点东西?”大兵道。

    “嗯,我是去别人家拿的。”嫌疑人犹犹豫豫道,在这一刹那,他看到了法警的嘴角上翘,然后大兵这位法警露糗,侧头看,那货正笑眯眯向他示好,而且愣是用这句话,逗出大兵的笑容来了。

    “哎大哥,就俩……给俩烟头,我念着您的好呢。”嫌疑人顺杆往上爬了。

    “不行啊,帅哥,我在监控探头下,是不能和你接触的……对不起了。”大兵道,拒绝了,拒绝时,明显地看到嫌疑人身形萎缩,眼光黯然,靠着铁门,像被人奸殴一通一样,垂头丧气的。

    不知道触到了大兵的那根神经,那怕是目睹死亡已经冷血,那怕是身处敌对的位置,也莫名地让他有点怜悯,他不知道这个怜悯来自于何处,似乎不是他这种人应该有的,就有,似乎也不应该给笼子里关的这种人。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大兵轻声问,保持着警戒的姿势未动。

    “有老婆,肯定早跟别人过上了……有娃,出去肯定不认识我这个爹了。”这位年纪已经不小的嫌疑人,忧桑地看着号子里的水泥顶,那神情好不落寂。

    “你不是一进宫了,这么油滑,而且敢撩法警,应该是个老油条了,第几次了?”大兵问。

    “不算派出所的,第三回了,这回惨了,摸了对镯子居然是玉的,居然值十几万……哎他妈的,让我两千块钱给卖了,没文化真可怕啊,坐牢都坐得糊里糊涂的。”嫌疑人感慨道,话里带着浓浓的忧桑和后悔,是实打实不掺假的。

    不是后悔干了,而是后悔没文化地干,实在冤枉。

    这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可恶之处了,大兵有点纠结,被关进笼子里的坏人,你说应该关注他的可怜之处呢,还是多想想他的可恶、可恨之处呢?

    庄海峰打着手势,叫着大兵,大兵开着铁门,押着这位嫌疑人,出门他做了一个意外的动作,把这货往垃圾桶边带,然后故意地在垃圾桶边上停留了一秒钟,这个毛贼手快的很,等离开时,那里面的几个烟头,都被他捞得干干净净了,而且这毛贼回头朝着大兵感激地一瞥,轻声说了句谢谢。

    大兵表情严肃,一言未发,带着他,上庭了。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过他的心态放松了。每个人都要选择自己的站位,或站在悲观里、或站在乐观里、站在希望、或者绝望里,可事实并没有那么单纯,站在悲观的角度,你肯定要丢掉乐观;站在绝望的角度,那怕有希望也会被你忽略,就像这个可恨又可怜的毛贼一样,你恨他,他不会更差;你可怜他,他也不会更好,恰恰相反的是,你选择对他的方式,影响的是你的心境。

    所以,在这个本来就歇斯底里的世界,那些形形色色的罪犯又何曾有过一时消停,你一个小法警的感受谁又会在乎?整个人就再不好,也是在自找没趣。

    一念至此,大兵微笑看着同位庄海峰;鲜明对比的是,庄海峰一脸恶相,苦大仇深盯着那位做假护照的胖子。他慢慢踱步上前,那位刚从庭上下来的胖子豆大的汗滴还在,不知道是憋得,还是紧张得,反正的吭哧吭哧直喘气,他警惕地看着两位法警,像随时准备起身脱逃一样,这紧张的架势让庄海峰也戒备了。

    “把他放出来吧,让他上个厕所。”大兵容易道。

    “啊?”庄海峰吓了一跳。

    “我来。”大兵拿着钥匙开门,示意着庄海峰去看着庭门,当声开门,那胖子紧张地看着大兵,大兵扶着门道着:“出来吧,去上个厕所,洗把脸……是不是喉咙发干,那儿有水。”

    哦哦哦……这胖子惶恐地一点头,这才跟着大兵出来,进了斜对面的卫生间,又翘屁股又挺胯,终于憋出尿来了,这头放完,那头就着水龙冲脸冲头,咕嘟咕嘟直灌,片刻一仰头,哎呀,那舒爽得一呼气,爽歪了,再看大兵时那眼神里可都成了感激,直鞠躬点头谢着:“感谢政府,感谢警察……太感谢了,哎呀妈呀,快把我憋死了……”

    “出来吧,时间就快了,这个庭开完就能回去了。”大兵站在门口,那胖子千恩万谢,晃悠晃悠进去羁押间了,不等大兵动手,自己就把门锁上了。

    “胖子,你得减减肥了啊。”大兵随口道着。

    “哎,您说的对,我这不正减着呢吗?每回抓进来关几年,基本就相当于减肥呢。”胖子受教道。

    “太给国家狱政管理增加负担了啊。”大兵道。

    “没增加。”胖子严肃地纠正:“我就想多吃,政府也不给啊。”

    “不给是考虑你的健康无法承受,判决下来,去监狱好好改造啊,人不能一辈子老干坏事啊,将来出来换个活法啊,别让我再碰见你,还拉你上庭。”大兵道。

    “哦,应该的……警哥,谢谢啊,谢谢。”胖子前口应着,后声就不对味了,他道着:“将来再犯事碰到你就好了啊。”

    大兵愕然侧眼,那胖子省得话不对了,不过廉耻之于他基本属于可忽略的成份,他呵呵地傻笑。

    想指望这号人改过自新恐怖有点难度,大兵也无语地笑了。

    这一天的庭审,法官有点奇怪,出奇的顺利,嫌疑人不像平时那么梗着脖子仇视加胡搅蛮缠;庄海峰也有点奇怪,笼里子关的俩货送看守所送,两人一路谈兴颇浓,互相交流呢,老贼说了,胖子,我出去给你介绍个好活,包你减肥……胖子不屑反驳,哥是高智商人才,当贼多没技术含量。两人打屁一路,送回看守所,连管教都在奇怪,这对货不像去接受审判去了,倒特么像去旅游了一圈,轻轻松松回来了,以往审判归来,可是一个比一个哭丧。

    没人注意到这些细微的变化原因何在,那怕就大兵也没有注意到,他能毫无滞碍地和这些形形色色的嫌疑人交流………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