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63章 无声怵目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3章 无声怵目

    豪车为马,别墅做家,转眼间牢笼为房、人囚阶下。

    一笑倾城,雍容奢华,转眼间枝枯瓣落,命如桃花。

    镜头里,警服背影再向前,隔着安全网后的隔间,自首的上官嫣红素颜淡装,再不复昔日鑫众副总的风华,这位昔在津门在彭州有名的证券场上的交际花,随着鑫众案件的落幕,亦如昙花一现。

    忽然间,她抬起头来了,在即将结束例行的询问时,她嗫喃地问询问警员:“我能见…见他吗?”

    这一刻,她眼中绽放的光华,浑不似一位负案的嫌疑人,那种期待、那种希翼、那种紧张都写在她失神的脸上,仿佛在那一刻,曾经的妖娆红妆又回到了脸上,她看上去,是那么的美丽,那怕穿着剪裁并不合身的囚装。

    “你指谁?”警员问。

    “顾…从军。”她轻声道,字有千钧,让她说出来是那么的难。

    一位警员离开打电话,片刻后回来告诉她:“顾从军涉嫌鑫众非法集资及原始股诈骗案件,正在异地关押……我请示了彭州的专案组,无法满足你这个要求。介于你的自首表现,如果是正常的家属会面,我们可以安排。”

    “那算了,我家也没什么人了,上次进监狱,我父亲就一病不起了,等我出来,他已经去世了。”上官嫣红幽幽地道,这个回绝,似乎打破了她最后的希望。

    “不要想太多,好好反省、认真改造,早日出狱,会有见面机会的……对了,彭州专案组负责这个案子的同志有交待,如果你有什么话,他可以代为转告,写信也可以。”这位警员道。

    想了很久,从希望到失望,从忐忑到平静,上官嫣红唏嘘间,像羞于见人一样,拢着额前的乱发,而被铐住的手,只有双手一起动,纤手腕上,是锃亮的手铐戒具,很久她才像下了决心一样道着:“算了,相见倒不如不见,我也没脸见他,我和蔡中兴商量的,本来就是把他扔下背这个黑锅,反正他失忆了,也说不清鑫众的经营细节……可是我没想到,他把什么都忘了,唯独没忘的,是我们之间的事。”

    “想开点,你勇敢地走出这一步,对他也是个挽救。”警员道。

    “不,是他救了我。”上官嫣红眼波流转着,带着幸福和释然轻声道着:“我一直想过上有钱有地位有名望的生活,当我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的时候,却发现,那些东西给我幸福和满足,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多……特别是,这些用不光彩手段得到的富贵,都是镜花水月,转眼间就无影无踪了……我骗了很多人,包括很多朋友、闺蜜、骗得他们一无所有了,最终我也上当受骗了,就像报应一样。而他不一样,他一直在劝我收手,劝我不要陷得太深,他一直在拽着我、拉着我,最后还推了我一把,可却把他自己陷到无法自拔了……我骗了他,可他却救了我。”

    幽幽的叹息声音,两颗明亮的泪珠,在镜头的光线里一闪而逝,泪光里的上官嫣红,依然惹人爱怜,依然美丽如初。

    “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判决的。”警员轻声道。

    “谢谢你们……我说完了。”上官嫣红道。

    警员挥挥手,一位女警上来了,带着她,离开了询问的隔间,在铁门开合间,那个倩影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冰冷的铁门水泥墙的影子……

    …………………

    …………………

    嘀…嘀…

    录象播放结束,屏幕上成了一片黑暗,屏幕前的尹白鸽脚搭在桌上,无聊地又把这段录像翻看了一遍,看完她的第一评价是一句酸酸的:

    “狐狸精。”

    案情的推进还在继续,仅仅是起获的凭证就足足清理了两个月之久,这份证据的震慑远远超乎想像,先后有十数家投资公司、私蓦、地产商主动到经侦大队自首,说明情况,接受处理,专案组从苦于线索不足的阶段,一下跨越式地推进到追赃拿人阶段,加上蔡青、刘茜、李振华的交待,连蔡中兴背后的数位资金掮客也刨出来了。

    有时候只能以赖对赖,以损制损,有证据就搜查封杀,没证据就传唤,无休止地传唤,其中有数位资金掮客在两周之内到经侦大队报到十五天之后,终于羞答答地开口了,把几处蔡中兴藏匿的资金交待出来了,还没有转走,那些证据的现身,让所有资金掮客都停止了动作,谁也怕牵扯到自己身上。

    于是又出现了一个怪像,津门市经侦总队几乎每天都在接待涉案人,以前是来要钱的,后来又多了一拔,来交钱的,包括做对外经贸的、做通关中介的、做海外置业的,林林总总,总有十几个类别的商人,信誓旦旦地向经侦交待:这是蔡中兴托我们转到海外某某账户的钱,我们一想这肯定是非法资金,这得上交国家啊,否则是违法的啊……我们公司和他有业务往来,什么往来?就收了点原始股嘛,其实是他收,我们就赚了点提成,没多少,十几万……哦,我再想想,好像是几十万,我记错了……

    证据的比对还没有开始,而非法资金已经开始回来了,少则百万、几千万,多则上亿,上亿的公司老总让下属去交的钱,而自己躲在海外根本没敢回国,两个月的时间了,陆续查缴的非法资金,已经逾十五亿之多。

    对了,资产……鑫众的那块场地,本来是争夺焦点,可惜债权人入狱,又逢一个月前市府一位书记大员被省纪委高调宣布查处,这事又挂起来了,这位大员的落马和蔡青有关,十数年前他还是五纺厂的一位副书记,国有资产流失不过是他贪污、腐败、通奸等等斑斑劣迹中最不起眼的一桩。

    于是这个事情更好办了,市府要收回,估计得重新卖。就是不知道到时还有没人敢接盘。

    官场的腐败往往一拉就是一串、一查就是一批,谁也没想到的是,市府大员的落马,牵扯出来了市政法委的一位,一转眼,屎尿盆子又倒扣回来了。

    尘埃尚未落定,案情已经乱得像电脑里的文件夹,清理都清理不出头绪来,玩了一会儿电脑的尹白鸽看看时间,已经上午九点了,正准备催一下时,电话来了,她匆匆地起身,拎着公文包,像有未竟之事一样出行了。

    走廊里,永远是匆匆的脚步,楼梯上下,偶而碰面的同事,总是很多陌生的面孔,在省厅这幢大楼里,远没有在专案组里找到存在感更容易一点,回归本职月余,尹白鸽竟然有点怀念专案组的日子了。

    来接她的是高铭、范承和,握到范承和的手里,尹白鸽关切地问着:“伤怎么样?”

    “早好了,本来就有胃溃疡,正好顺便做了个手术。”范承和憨憨一笑。

    “那也得注意保养,看你这样,已经上班了?”尹白鸽又问。

    “上了,坐不住啊,天生贱骨头。”范承和笑道,高铭一揽他肩膀道着:“这小子骨头确实贱,子弹都咬不住,你瞧,屁事没有。”

    “快算了,瞧你这队长当得。”尹白鸽斥了句,嫌这俩糙了。

    两人哈哈一笑,次第上车,范承和驾着车,出了省厅大门,高铭回头问着:“尹指挥,这都一个多月没见,您还好吧?”

    “能不好吗?一车证据,惊得嫌疑人排队自首,那钱可是哗哗往经侦支队回流,钱多得把经侦都看傻眼了,我心情想坏也难啊……哎对了,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蔡中兴现在躲在新加坡,咱们省厅外事部正通过部里设法遣返他……人跑了,钱没跟上,困住了。”尹白鸽笑着道。

    “那肯定的,一出事还不都咬他。”范承和道。

    “好好商人不当,非要玩黑涩会,我估计呀,他也被盘剥成穷光蛋了,最终都是这下场,真想不通那么多人往国外跑,离开国门,就特么再有钱你也是二等公民啊。”高铭道。

    “所以还是咱这号穷人好,咱爱不着钱,可以爱国啊。”范承和道。

    尹白鸽哈哈一笑,别提多开怀了,在基层就这点好,可以有无数个自嘲的乐子,高铭也乐了,直说这是心里话,思想认识堪虞,别想提干了。

    说着说着就回到了相处的日子,高铭却是想起一事来,回头给尹白鸽汇报着,洛宁那位邓燕,可不止一次问大兵的情况了,好像,好像……在糙爷们看起来,好像有那么点意思。

    “你瞎猜什么呢?别毁人家姑娘清白啊。”尹白鸽斥了句,范承和却是就坡下驴问着:“尹指挥,怎么一点消息没有啊?不见人,不见处理结果,我打电话问张教官,那家伙嘴还挺牢的,居然说他没见过人。”

    “基地里面的保密意识,可比你们强多了。”尹白鸽道。

    此时高铭又回过头来,期待地问着:“那情况到底怎么样?”

    扯了半天,怕是这才是最关心的事,尹白鸽不置可否地道着:“这不叫你们一起去,不就是看看结果……说不定还要对你们来个询问啊,毕竟你们和他接触的比较多。”

    “那还用问吗,肯定是个好胚子,高队不说了,后来审讯才发现,郭金荣几人还专门到过乌克兰,就为了摸枪练手,花钱喂子弹……我那枪挨的不冤,绝对是个高手。”范承和道,言下之意,能击毙高手的,自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执法素质,和枪法的关系可真不大。”尹白鸽道。

    “那他其他方面也不差啊,我觉得我们要纠结于他放跑上官嫣红的事,而放弃这位一位同志,实在就太可惜了,每年考公务员排队进警察队伍的人还真不缺,但要找几个真刀真枪拼命的,还真没几个。”高铭道。

    尹白鸽一剜驳斥着:“看守所真刀真枪敢拼的多呢,你怎么不去招蓦几个?”

    “哎,这不能抬杠不是?”高铭笑了。

    “这不是抬杠,心理素质不稳的,你们都未必敢用,何况人格分裂的?基地正在对他的情况做评估,在这件事上,你们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别忘了,他在另一重人格支配的时候,会不客气地一脚把你踹湖里。”尹白鸽道。

    提起这等糗事,高铭讪讪闭嘴了,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

    ………………

    负责评估的是石景春,后来高铭才知道这也算是一位大人物,省厅的公共安全专家,专事研究警察职务犯罪的人,警队,特别是刑警队很多条条框框就是他参与制订的,那毕竟是最容易踩线的地方。

    三人直奔办公主楼,接到消息的石处长已经迎在楼口了,对于三人那次设计“脱逃”估计还是心有余悸,指头点点尹白鸽,那句郁闷地话却是没憋出来。

    “石处长,那是高厅首肯、孙副厅同意的实施方案,不是我不提前告诉您,告诉您,您演不像了啊。”尹白鸽笑着道,石景春有点余怒道着:“你演一出不要紧,坏了我们基地的名声啊,不知情的,到现在还以为我们私放人呢?”

    “好好,我们道歉,下回一定把您算进去。”尹白鸽笑着道。

    石景春一扭头切了声:“还想有下回?甭指望以后再有合作了。”

    三人不敢反犟,偷笑着跟在背后,范承和脸皮厚,追着问着:“领导,领导,大兵怎么样?怎么没见着人。”

    “在后勤,这个点拉给养去了。”石景春道。

    “后…后勤?”高铭吃了一惊。

    “那怎么着?还把他放到领导岗位啊?后勤上缺人,就把人顶上了。”石景春道,他解释了几句,正常是训练加学习,可非集训期间,总不能给他单独集训吧,于是就成了训练加自习,再加后勤。

    尹白鸽出声问着:“训练和学习情况怎么样?”

    “哎呀,这个就一言难尽了,来吧,正好你们也观摩一下,这家伙让我很头疼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评估报告。”石景春道。

    高铭心一凉,接口道了句:“完了,是不是身份转换不过来?”

    其他人跟着心也一凉,这可真是完了。

    可不料大反转等着呢,石景春回头瞟了眼道着:“你们太小瞧人格分裂了,有时候,苦难是个礼物说得真没错,上帝关上一扇门,往往会打开一扇窗啊。”

    “什么意思?”尹白鸽吃惊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变故了。

    “意思是……上帝给他开了好几扇窗。”石景春瞠然看看众人,说出答案来了:“我根本分不清他是谁。”

    那三位愣了,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石景春叫着几人道着:“今天中午不请你们吃饭,让你们吃惊得了。”

    直驱他的办公室,一桌前悬了四台显示器,连接的是全基地的监控,给三人播放的是训练资料,而让众人奇怪的是,晨练、跑步、攀墙、附卧撑等等常规训练科目,比石景春给出的他以前的训练成绩,足足高出一大截。

    放到学习的境头,就开始吃惊了,大兵正襟危坐,正滔滔不绝的背诵什么,声音放开之后,背的却是《刑法》放了好一会儿没停,石景春关掉这一屏告诉大家:“他快能背下来了。”

    “啊?不是脑袋受伤成超人了吧?”范承和哑然失笑道。

    “还真说不准……你们看这个测谎训练。”石景春换着播放文件,一屏是信号监视图,一个小屏是大兵作为“嫌疑人”在交待自己自己的情况。

    “这是……”高铭好奇问。

    “人说谎的时候,心电、肤下都会有反应,这是监测心理波动,一平方厘米的皮肤,神经纤维有一千米长,说谎会导致心电波动,心电稍有波动,就会牵扯神经纤维开始动……波动越小,那说明真实的程度越高,训练会故意用很难扮演的角色让实验者适应……”尹白鸽说着,声音慢慢小了。

    几人开始吃惊了,连续数次的监测,曲线波动是一个正常的曲线,看不出明显的变化,而大兵已经换了数个角色,杀人犯、强奸犯、以及一个黑涩会成员。

    “您确定,仪器没问题?”尹白鸽惊讶道。

    石景春呵呵一笑道着:“我也怀疑仪器有问题,还贴我身上试了试……给你看个更猛的,我把他角色性别、案情全换成最不可能的,你们看……”

    一屏开始播放,大兵面无表情地坐着:

    有人问:“姓名。”

    大兵答:“宋小红。”

    问:性别。

    答:女。

    问:知道自己犯什么事了吗?

    答:卖淫。

    问:一次收多少钱。

    答:快餐300,包夜500。

    …………

    问:以下回答是,或者不是,是和不是交错回答,明白了吗?

    答:是。

    问:你是卖淫女吗?

    答:不是。

    问:你卖淫了吗?

    答:是。

    …………

    尹白鸽、高铭、范承和三位,张着嘴已经合不拢了,因为不管回答是或不是,曲线都没有波动,那意味着,他说的都是实话,真实的程度很高,可恰恰都是错得离谱的回答。

    嗒……石景春关上屏幕,很满意地看着三人的吃惊表情,笑着问了句:“有意思吧?”

    “这……什么情况?”尹白鸽苦着脸问,现在想起来,最让人吃惊的不是嫌疑人,而是这位自己人。

    “人格分裂的心因,在于身份识别的障碍,也就是说,他会忘记自己的身份。我们训练特勤,有一层用意就是打破身份识别的障碍,所以就人为地让实验体忘记自己,接受一个新的身份……简单讲,我们在培训高明的伪装者。”石景春道。

    尹白鸽接着说着:“这就是特勤心理疾病的诱因,长时间在紧张、焦虑、甚至自责的心理状态下,有时候即便归队,也走不出阴影。”

    “你说的是正常情况,他是个特例。”石景春道。

    “意思是:他可以在不同身份间,自然地转换,很自然地忘记自己真实的身份?”尹白鸽吃惊道,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礼物,如果是,一定是上帝恶作剧才给这种礼物的。

    “很不幸,你答对了,到现在案情中有关上官的问题他一概表示记不起来了……所以,他说的所有话,你都可以当做谎话,这不仅仅是心理问题了,人格的问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他自从归队,所有的一切都按部就班,每天像钟表一样准时,所有的心得体会、学习笔记都在这儿,你们可以看看,像强迫症一样,一个错字都没有,都是在机械地抄内容,一点自己的想法都没有……你问他,他会告诉你就是这样想的,会给你背上一个小时不重样。”石景春拿着厚厚的一撂稿纸,啪声一扔。

    尹白鸽翻了几页,高铭看了几眼,果真是工工整整,像练字贴子一样的正楷,一笔一划,一丝不苟。本来让人羡慕,可听这话,似乎更应该担忧了。

    “可这……”高铭紧张地看看两位上级,脱口道着:“岂不是扮谁像谁?哄神骗鬼都没问题?”

    “对啊,如果他连你也骗呢?反正没人分辨得出来。”石景春反问,这一问高铭怔了,曾经的那位大兵,那位顾总,那位战友,三个身份,似乎都没有违和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接受这位战友了。

    范承和心思相同,他为难地挠挠耳边,这场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憋了半天来了句:“那也得看怎么用人呢吧?”

    “是啊,你们还用嫌疑人呢,但能相信吗?”石景春又问。

    其意很明,无法被信任的人,是无法为我所用的,特别是涉及保密及重大任务,高铭和范承和不敢吭声了,尹白鸽好半天弱弱地问了句:“那您的评测意见是?”

    “以不适合任务为由,退回原单位……不在涉密岗位上使用。”石景春看三人都有点不忍,他起身给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道着:“这是我的职责,我必须对我的工作负责……我知道你们对他有点感情,可工作就是工作,而且,还保留着一份工作,恐怕对他而言,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了。”

    他轻轻地离开了,留下这三位乘兴而来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言以对,大兵一直带给他们意外,连最后这个结果,也是出乎意料地意外,说不上好,也说不出坏的意外……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