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56章 末路穷寇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6章 末路穷寇

    在淮西,某个高档小区,燎原的火苗是先从这里开始的。

    数辆警车泊在一幢楼下,拥挤的地方陈列着各色豪车,而几个小时前刚发生过很震惊的事,就是那位神通广大的狗少王云龙居然高调地被放回来了,几个小时后的现在,据说来抓的,还是他。

    陆续亮起的灯光,陆续探头探脑的居民,再厚的钢筋水泥也挡不住八卦的焰火。

    “三单元咋回事?抓谁?”

    “王云龙啊,那货拽得。”

    “不是刚放吗?”

    “那没说不能抓啊?别乱了,我睡呢……”

    “就问一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

    “是不是连他爹一块抓啊?”

    “……”

    羡慕嫉妒恨的、敢怒不敢言的,你暴富了、你牛逼了,总有很多眼红的眼睛在盯着你,就像王云龙此时被挟着一样,从楼上下来,沿着楼道喊着:“那位大哥大姐大叔大婶,给我爸打个电话啊……我谢谢您啦。”

    没人理会,没开门的装睡了,开一条缝的直接关上了,而这一次却不像在温泉大酒店仅仅是个传唤,连手铐都给他戴上了,王云龙情绪激动地挣着,问着带走他的警察:“哥哥……这,这咋回事啊,我是受害者啊,我还投了几百万都没要回来呢。”

    “王少啊,淮西不知道市长是谁的人有,可不知道你王少的,还真不多,安生点。”后面的一位警察,拍拍他出声道。

    “叔啊,叔啊,那到底咋回事,您让我死个明白啊?”王云龙回头求着道。

    “对不起,我也没弄明白。”后面的警察道着,推着他催着:“不过看样子,上面弄明白了,要抓你肯定错不了。我妈都往家里搬了十几件酵素,我说王总,坑那么多人就不怕有报应啊?”

    “哎哟,我艹,你们这是公报私仇啊。那酵素真有保健疗效啊。”王云龙嚷着。

    “是吗?我怎么见你家全是洋酒,不用酵素保健啊?”又一位警察道,这个嫌疑人有意思了,警察上门抓他,他以为是去道歉去了,叫嚣着要告呢,一亮铐子又怂了,现在又开始歇斯底里了。

    “诬蔑,我天天喝酵素呢,那洋酒是送人的。”王云龙嚷着道。

    “怪不得没心没肺了,喝出负作用来了吧……上车。”

    下楼了,到车前了,王云龙好不忸捏,求着警察道着:“你们不能剥夺我的全部权力吧,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成不?”

    “你真是酵素喝脑残了,这是省厅的命令,别说你认识区长,就认识省长也保不了你。”那位警察笑着道,传说中的富豪,智商和情商都不怎么高嘛,这不,被挟上车,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叫了。

    “嗷……我命苦啊,我真没挣多少……我都交出来还不行,我都上交国家成不?我也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啊,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警笛鸣着,载走了这位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在装疯卖傻的一位……

    ……………………

    ……………………

    “王云龙的涉案较重,他父亲的问题已经提交当地市委研究处理了,估计天亮就有结果……”

    淮西的抓捕是第一例,孙启同靠在椅子上道着:“其实在洞悉人性的丑恶上,可能骗子要比我们高明,主要嫌疑人一溜,接下来的各自自保,转移赃款、藏匿证据的、跑路的,肯定比比皆是,加上鑫众的局做得这么大,这个天然屏障,有多少警力也不够用……比如,你们看得出,这个貌似蠢笨的王云龙,不但从销售里获利,而且还从回购里拿钱?他玩得是通吃。”

    “既销售,又回购?那他好像也栽在里面了。”孟子寒道。

    “对,大骗子把小骗子坑了,所以小骗子才觉得这么冤呢。”孙启同笑道。

    巩广顺也接了句:“博傻游戏,关键在于找到最后一个接盘的傻瓜。”

    “傻瓜我可没兴趣,今天要请的,都是自作聪明的,呵呵……给你们十分钟时间,猜猜做局的是谁,现在开始,答案揭晓验证一下,猜对的,结案的评测报告里,我给你们的表现打满分。”孙启同道,现在心情特好,提醒着马文平道着:“老马,你也算一个,我虽然提拔不了你,可测评时,我举手可也算一票啊。”

    纯粹玩笑,不过把这几位核心人员的兴趣激起来了,老马脱口道着:“蔡中兴?”

    他马上反口了:“不对,如果是,还用我猜?咦,这个问题……”

    他看向了两位经侦属下,孟子寒道着:“一定是一个更大的幕后,只要张官营的账目清理出来,我们一步一步完全可以圈住他。”

    “那时候就误了,可能都过不了今夜了,张官营的消息,应该早传出去了,抓得可都是黑暗层面的核心人物。”孙启同道。

    “击毙的郭金荣,是蔡中兴的嫡系,其中还抓到一位叫薛诚的,是地产商王昊的手下,参加过武林散打比赛,请这样的人价格可不低……难道是地产商和蔡中兴有一腿?”巩广顺根据案情猜测道。

    “偏题,只能给个友情分,不及格。”孙启同评价了一句。

    余众面面相觑,按正常程序,应该依据凭证一步一步厘清鑫众合作商之间的经济往来,查清影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孙组长的话音似乎是,他已经知道了。

    “王昊实质上和王云龙差别不大,都是依附在祖上荫佑里的吸血虫,要真比起来,他离蔡中兴还差一截啊。”孙启同微笑着,听着指挥系统里的声音,然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第二次拔抓捕在汇报,看到目标了……

    …………………………

    …………………………

    津门市,海露美厦区遥遥在望,两辆车刚从门口出来的时候,被数辆警车围住了。

    像是排查,全副武装的特警打着微光手电,耀着车里的人,第一辆,四人,全是精壮男子,开路的,见这阵势,耀武扬威的气场全萎了,一个个乖乖拿着身份证送检。

    第二辆,车后座一对惊恐的男女,女的挽着男的、男的扶着额头遮着半边脸。

    “王总,下车吧。”特警请着。

    “我要通知我的律师。”王昊道。

    “我们的任务不包括通知你的律师,但包括搜查你的住宅。”特警不容分说,站在门口给他留了最后的情面。

    王昊犹豫不决地下车了,车里的女人嘤咛一声,哭了。

    “是不是搞错了?”王昊难堪地道。

    “张官营镇传的消息肯定没错,您这是……趁着混乱时候,去机场吧?”特警道。

    这位王总如遭雷击,再无赘言,老老实实地上车了。

    车、人全部被滞留,住宅,开始搜查……

    …………………………

    …………………………

    地产商王昊、零售业大亨叶仕飞先后被滞留,证券商里数人被传唤,这个十券九骗的行当里,反而是最平静的,对于被抓一点都不意外,其实现在看来,抓这些人动用特警,有点大炮打蚊子了。

    “这是一种震慑,要给所有不法商一个警钟……在之前我们内线的消息里,这个脉络我们已经摸得差不多了,可惜缺乏直接证据啊,再好的法制,也挡不住习惯投机的奸商心态,唯一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养虎成患,发展到财团雇杀手的黑涩会模式。”孙启同幽幽评价着,这一次的大起底,可能比崩盘的动静会更大。

    “主谋就在这些人里?”马文平问。

    “你考我,还是我考你?”孙启同警惕道,没有漏嘴。

    然后几位齐齐笑了,孟子寒脑子转得最快,直道着:“这应该是团伙模式,相互掣肘,共同做案,蔡中兴拿起走的钱全部算下来有八十亿,可事实要少得多,这些会被正常支出、应付利息消耗掉很多,甚至于没有转走的钱,他们中应该有人知道下落。”

    “接近及格,还差了点。”孙启同笑道。

    所有集资诈骗都是拆东墙补西墙,而跑路时,肯定搬不走所有的墙砖,这是常识,马文平道着:“这一套他们中间谁也会玩啊。”

    “找到玩得最好的那位,就是了。”孙启同道。

    “那不还是蔡中兴吗?估计连这些人,都有被他坑的。”马文平道。

    “阅历决定一个人城府,眼光决定一个人成就……我问你,一个没上过几天学的,连工厂招工都不要的蔡中兴,真能玩这么好?”孙启同问。

    “可这是事实啊,谁也无法阻挡这类傻大粗黑的文盲暴富啊。”马文平道。

    “他可是硕果仅存的暴发户了,我做过一个统计,十年前开始玩券炒股的人物,最低资本几千万,最高有数亿……其中最好的一个归宿是赔光隐退。”孙启同道。

    这一点孟子寒可清楚,他数了几位风云一时的人物,或身陷囹圄、或散落各地、或远走避世,风光一世的结局都是珠玉泄地,也做回普通人的机会恐怕也没有了。

    说到此处,巩广顺理出头绪了,他道着:“对啊,多少高人都栽倒一头不起了,这蔡中兴想想确实不简单啊……五纺厂重组,低价拍卖到厂地,这事查来查去,就是没结果、招商引资他又拔了头筹,把外商引来了,然后又是稀释股份、又是转移资产,把外商挤兑走了……那他最起码应该熟悉相关法律,否则刨不出这么大坑来,台商又不是傻瓜,不至于让法院都支持鑫众。”

    对,他履历似乎和水平不相配,最起码在政界畅行无阻,肯定不是一个小商贩能达到的水平,而没有一点底蕴,马文平想到这儿,突然灵光一现道着:“哇,不会是……那个痴呆吧?”

    “什么,蔡青?”孟子寒和巩广顺,齐齐愕道。

    “如果是他就说得通了,国企里浸淫了几十年,滑不溜丢的老泥鳅,侵吞资产、合同诈骗、再加上,搞这种原始股……而且把蔡中兴这么一个高级傀儡放到位置上,谁能想到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是主谋,而且假如我就抓了这种人,浑身病的,快要死的,你又能怎么样?”马文平道。

    “对呀,如果谁都忽略这个人,那就应该是最适合的隐藏方式了。”巩广顺道。

    “他偏偏还在董事长的位置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蔡中兴吸引走了,那他岂不是正好站到了灯下黑的位置?”马文平道。

    “可他确实有点老年痴呆,而且并发癫痫。”孟子寒道。

    这时候,都看向了孙启同,孙启同笑着道:“老马,你及格了,看来你对官员的无耻和厚颜,已经深有体会了。”

    言罢,在另一屏追捕的车上,零乱回传的话语听出线索来了,那位从医院被接走的人,已经跑上了京珠高速。

    “孙组长,我得提意见了啊,怎么都瞒着我?”马文平故作气愤道。

    “其实我根本没想到这一层,直到货车司机被杀,我才发现应该还有后手,还有没有完成的事,所以就放松了医院的警力……果不其然,他们在销毁证据的同时,要把这个人带走。”孙启同道。

    “那下午和晚上的释放涉案人员?”巩广顺问。

    “幌子而已,不让他们觉得我们抗不住压力放人,我们怎么可能抓到机会?”孙启同道。

    “不对。”马文平反驳道:“您和我们都坐一块的,消息哪儿来的?”

    “内线消息。”孙启同道。

    “内线消息,我们都知道啊?”马文平道。

    “问题是,还有你不知道的内线啊……你再猜,我打赌,你猜不到,就放到你面前,你都不相信。”孙启同笑眯眯地道。

    这回,真把几位经侦全部绕坑里了……

    ……………………

    ……………………

    “接应的地方在哪儿?”男声。

    “快到了,五岭县高速休息处,那儿是个小地方,一般没有车。”女声。

    “噢,小蔡怎么样?”

    “还好,早到新加坡了。”

    “那就好……”

    “到了。”

    车灯下,休息处的路标,指示着右行,车缓缓地驶向这个县级休息处,已经临近午夜,没有什么车人了,却不料车刚停稳,几处警报的声音响起,自路后疾驰来的警车鸣着笛,像游鱼一般,堵路口的、塞车道的,前前后后十几辆,一眨眼把海阔天空堵成倚天绝壁了。

    正装的两队特警包围上来了,包围着车敲着车窗,一次没开,哒哒哒直接鸣枪示警,枪口旋即调向车窗。

    车门终于开了,一脸煞白的女司机抖索着,正是下午刚刚释放的刘茜,追来的是专案组负责安保的特警一位队长,他笑着问:“刘秘书,看来您不像交待的那样,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我……我,我是拉着蔡董去瞧病。”刘茜慌乱搪塞着。

    车后座,那位行动迟缓的蔡董,还在磨蹭,这位带队的道着:“蔡董,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不论你发痴呆还是发羊羔风,都享受一级通缉要犯的待遇。”

    形势严峻,这位老头终于现身了,发疏脸皱、眼神惊恐,不过勉强还能保持着过气国企领导的一点风度,他下车站定,主动交待着:“……我有罪,我有愧于组织和人民……我认罪,让她走吧……”

    “呵呵……你还把自己当领导啊。”领队冷笑着,把两人铐回了警车里,指挥着人员在这辆逃跑车辆里搜查。

    这是一次叹为观止的搜查,专案组判断在逃跑时应该带上藏匿的一部分东西,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有些人的贪婪程度。

    几本伪造的护照,八十几粒钻石原石,四十块玉,一捆字画,一包现金,更离谱的是,刘茜的随身包里就带着个手抄的小本,写着三十几个网银账户及密码,估计是实在太多了怕记不清,都备份着呢……

    …………………………

    …………………………

    “……过去有个笑话是这样的,某地发大水了,一位富翁身上绑着黄金逃命,别人劝他扔了,他说我要变成穷光蛋可怎么活啊……结果,不想当穷光蛋的富人,抱着黄金溺水了。”

    孙启同笑了,看着执法仪回传屏上搜检出来的东西,笑着道:“如果他躺在医院里不动,我还真是毫无办法,可惜呀,还是要自寻死路。”

    一切都像尽在掌握之中,洛宁、彭州、津门、还有淮西数地,都是定点定人抓捕,特别是这位刘茜,专案组里滞留了两天都毫无所获,她连原始股的生意都没有参与,一点涉案都没有,却不想是个高层人物。

    马文平挠挠腮边,他有点痒痒了,案情像越级一样,直接跨了一大截,这中间……似乎他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他问着:“孙组长,刘茜和蔡青出逃,是提前布控了吧?”

    布控时间更早一些,否则没有这么利索,孙启同笑而不语,马文平道着:“他们未必会认罪啊,能形成指控他们的证据链吗?”

    “还差了链上最重要的一环,也是隐藏最深的一环,蔡青在医院、刘茜被滞留在专案组,蔡中兴仅限于远程指挥,那这个黑手是谁?能够灭口货车司机,能够到张官营销毁证据,这只黑手才是最有威胁的。”孙启同道。

    “是郭金荣吗?被击毙的那位?他是蔡中兴的贴身保镖,干这种黑事没压力。”孟子寒问。

    “如果郭金荣是黑手,死了固然好……那我问你,刘茜的车为什么莫名其妙在一个小县城的休息处停车?一老一女,就这么跑?”孙启同问。

    “对了,应该有接应人。”巩广顺恍然大悟。

    “对呀,顾从军刚跑,这儿就出事;顾从军到了洛宁,在医院遭到袭击,监控被毁……那这个人应该知道张官营镇出事了,不是郭金荣,他们没有可能分身回来接应。”孟子寒道。

    “对,这只隐藏最深的黑手,才是本案的关键,找到这个人,一切就真相大白了。说不定还能找到不少没有来得及走的资金。”孙启同道。

    “您……”马文平苦着脸问:“不会连这种人也知道是谁吧?”

    “你们也知道,但你们不会相信的。”孙启同笑道,他一伸臂膀,哈欠连天地打着,笑着道着:“抓这个人会很难,几位得等一等了,我给你们做夜宵去,慢慢想,猜对有奖啊。”

    孙启同像大功告成一般,居然闲适地离座而去了,马文平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二时了,不知不觉间几个小时过去了,他看看两位下属,出声问着:“你们说是谁?”

    “上官嫣红。”

    “上官嫣红。”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了,马文平摇摇头道:“好像……不对。”

    “您说是谁?”孟子寒笑着问,猜不对倒也没压力,反正省厅的追捕肯定已经展开了。

    “好像就是上官嫣红啊……这个女的毕竟进过监狱,可我又觉得,不至于能达到杀人灭口的程度吧……算了,你们赶紧想,我陪孙组长做夜宵去。”马文平头大的出去透气了,留下一对属下,相视懵然。

    最后一位,到底是谁?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