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53章 好汉多帮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3章 好汉多帮

    “这就是……我的故事。”

    大兵悠悠地抿了一口酒,酒在胸腔里热度会很快消散,他一直怀疑,可能是自己当过刽子手的缘故,大部分神经是麻木的,特别是感受刺激的那根神经。

    不过可是刺激到卢刚了,这位满面风尘的老工头越听越瞠目,听到最后,嘴里的猪头肉都忘嚼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看着大兵,仿佛初识一般,那位如煞神降临的大兵,那个心狠手辣的大兵,还有那个傻笑呵呵地大兵,包括现在,满脸愁容的大兵,这特么完全就是一个人啊。

    “对不起啊,卢哥,吓着您了?”大兵轻声道,往嘴里丢着花生米,菜就两样,猪头肉加花生米,又抗饿又下酒,是吊丝和土鳖的最爱,大兵又灌一口的时候,卢刚才省过神来,他担心地问着:“搁你说,其实你是个警察……然后脑瓜不灵光的时候,把犯人,当同伙放走了?”

    “对。”大兵放下酒瓶,正色道。

    “那你这个不好办了,好人将来不会容下你这号有毛病的,而坏人将来也会恨你入骨的,当什么下场都可能不好,但都没有当两面派下场更差。”卢刚严肃道。

    “所以啊,我更喜欢这儿纯粹的简单生活,对了,八喜、九贵、大丫,我把他们安排去旅游了,就怕他们还牵扯进来……对不起啊,卢哥,还是把你扯进来了。”大兵歉意地道,拿着酒瓶,卢刚也拎起来了,和他碰了个,一股子灌下去,就了几块油腻的猪头肉,这位老工头不确定地问着:“那……你没全想起来,咋个能把你放出来继续干呢?他们信你?”

    “他们没有别的选择,毕竟我是离这个核心最近的人。”大兵道,对于自己出来的组织,说起来并不那么亲切。

    卢刚这号人精眼光可不浅,他又问着:“那你自己呢?心甘情愿?不怕你笑话,我也是党员,村党支部我是小组长,这里头的道道我是懂的,脑瓜里有那东西,可教不了你咋个去吃饱过好啊。”

    这话,让大兵寻思地片刻才听懂,他好奇问着:“你是指,信仰和实际?”

    “对,你就没想过,就即便能把这事办喽,你能落个啥?”卢刚道,老人精直指要害了。

    大兵笑了,他敬着酒道着:“卢哥,别怨我说话不好听,精明是天赋,不是人人都能有,善良是种选择,谁也可以有……其实成就你的不是精明,而是善良。我那时流落在洛宁,饥肠辘辘举目无亲的,如果不是八喜那盆饭,恐怕没有今天。你也是,如果你欠一屁股债跑路,而不是拼着命想给大伙讨回工钱来,也不会有今天吧?我听八喜说,现在跟着你走的工人,比原来多了一倍。”

    卢刚笑了,笑着长叹了一声。

    大兵又道着:“有些事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人这双脚该站在那儿自己心里都清楚,只是有时候,可能受不了那些诱惑……真的,我不是跟你讲理论,其实我挺怀念当坏人的日子的,钱想花就花,女人想搞就搞,走到那儿都是威风八面……可我在这个角色并不舒坦,天天提心吊胆,到案发的时候,我和所有人的想法是一样的,自私、自保,自保不了,就他妈拼个鱼死网破……啧,他妈的,看来还是人性本恶啊,我这个人格分裂,把当警察的那个我,忘得一干二净啊。”

    卢刚笑了,嚼着花生米,就着老白干,又是一敬道着:“也对,恶人总得有恶人磨,除恶就是积德……我就是担心你的去处啊。”

    “谢谢卢哥,放不下啊。”大兵道。

    “你放不下啥吗?还想当回警察?”卢刚问。

    “你放得下这些工友啊?难道当工头就是为了多赚俩钱,没有其他的意思?要依我看,你早该修栋房子养老了。”大兵笑道。

    或许在这个糙汉的心里,还真不仅仅是赚点钱,他笑而不语。

    大兵也审视着他,笑着告诉他:“那个职业还真不至于放不下,可能放不下的,是心上的负担,在这里我是吃得好睡得香,自从换了顾总的身份,一切就都变了。你知道鑫众是怎么骗人的?搞消费养老、搞网上商城、搞保健,搞老年病义诊,其实就是觉得中老年这个群体好骗,从他们手里抠那点可怜的养老钱……蔓延到四个省啊,那种睡梦里都在恐惧的负担,让我成夜成夜失眠,而且在事发时候,我是义无返顾地选择了拼命啊……如果我是骗子身份,我得受到追责,如果我是警察的身份,那我更脱不了责,就所有的都脱得了,也逃不过良心的谴责。”

    “呵呵……有良心不是啥好事,不过,值得我敬了一杯。”卢刚呵呵笑了,又和大兵灌了口,这对瓶吹得,,一半下肚子了,酒意颇兴的卢刚好奇问着:“人不是抓着了吗?我看你作难啥呢?”

    “抓了个屁,全是小角色,其实当警察比当个坏人要难多了,想抓人得有证据,而那些玩资本、玩弄法律条文的人,比这些玩枪耍刀的,可难抓多了……你知道吗卢哥,那些被鑫众骗回来的钱,很可能回不过失主手里,而是可能被以欠债清算的方式,回到那些投资公司手里,而那些公司,有很多,本身就是鑫众的同伙。”大兵道,给卢刚解释着其中的蹊跷。

    销售合同是合法的,赠送的原始股虽然涉嫌违法,并不在合同标的里,所以现在账上的钱,都可以视做是销售收入,现在这部分被冻结的资金,如果依法判决清算,可作为鑫众的资产分割给他的债权人,也是合理合法的。

    这法子听得卢刚悖然大怒道着:“我艹他妈的,这群狗日货根本就是一伙,是想生吞硬啃了这笔钱。”

    合法地让你家破人亡?大兵蓦地想起这句话,似乎现在这种做法,和他以前的并无二致,这笔界于合法和非法之间的资金,似乎像他起家的那片土地一样,要成为某些人的囊中之物了。

    对呀,应该是这样,否则老蔡已经跑路,为什么还使劲捂着他没擦干净的烂事?理论应该是忙于自保才对。

    想到这儿,大兵对这个糙人的眼光又高了几分,毕竟识多见广,和各色烂人都打过交道啊,一针就见血了。

    “……其实啊,这有些事不能太较真,商人的商字怎么写?中间张着一个大口;官员的官字怎么写,那张着两只大口啊,那张口张开,都是吃人不吐骨头啊……你说的这,我可咋帮你啊,我就想帮,也是看着老娘们生娃娃,替不了啊。”卢刚有点懊恼地道。

    “说不定真能帮到……其实现在焦点在一辆消失的车上,如果找到这辆车上的东西,这局死棋就活了。如果找不到或者被销毁了,那这个局就是死局了,但是死局的话,就不可能有人追杀司机和我了……所以,我判断,这辆车上消失的东西还在。”大兵道。

    “啥东西?”卢刚好奇问。

    “凭证……也就是能界定鑫众和数个关联影子公司违法的证据,这个你不考虑,我给你出一道题,前四后八,十六轮,高9.6米,宽2.3米,货栅2.6米,改装过的货栅4米左右,这辆车能拉多少东西?”

    “嗯,五十方往上了。”卢刚直接算出来了,和这个运沙运料车差不多。

    “现在,有五十方的违禁东西,让你藏到洛宁,要求是,一不能有目击。”

    “半夜干。”

    “二不能被人轻易发现。”

    “找个没人去的地方。”

    “但是干这事的,不超过四个人。可奇怪的是,五十方的东西,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就干完了,你说会是什么情况?”

    “肯定找好地方了,就卸个货而已……可这个不能让人轻易发现,就有点难度了。”

    “对,而且干这事的几个人,对洛宁这座小城市并不熟悉。”

    “那就更难了……哎,那他得需要人干活啊,不管刨坑卸货,这都不是个小活啊。”

    “呵呵……”

    大兵笑了,不说话了,卢刚被自己的话愣到了,一下子明白大兵的用意了,如果要用人,那能找的人,肯定是与此事无干,而且最可能是民工、苦力、搬运一类的最底层人物,只要给钱什么活都干的一类。

    想到此处,卢刚悻悻骂着:“狗日货,原来在算计这个。”

    “猪头肉不能白吃啊,用八喜的话说叫,黄鼠狼瞄鸡窝,咋可能有好心呢,哈哈。”大兵笑道。

    “这个倒是不难,我们这儿不搭零工有五十多号人,洛宁整个工地里,有我们县里一千多号人,打听其他不好说,可只要是干过那活的应该没问题,你说咋问吧?”老卢道。

    “都是这种亚克力塑封的箱,量不小,但藏匿的地方,我就说不来了,可能是仓库,可能是掩埋,也可能是集中到什么地方藏匿,方便带走或者销毁……不可能是收破烂的,那玩意太不安全,反正就是不见天日那种。”大兵不确定地给着限定条件。

    “这个好说。”卢刚掏着手机叫人了,大兵却是卸着胳膊上的表、掏着口袋里的钱包,抢来的,全部堆到卢刚面前了,直道着:“这是个得花销的事,我身上就这些东西了。”

    “咋,小看我是不是?”卢刚这回可是真的生气了。

    “不是,反正我回去得上交国家,倒不如办点实在事。”大兵道。

    卢刚呵呵笑了,笑着有点涩涩地味道,他没有推拒,也不再客气了。

    不一会儿,工棚里打牌喝酒的民工被召来十几个,方式果真是给钱就干,价格还不高,卢刚允诺,算加班费,一人二十,谁先打听到,明儿放假一天,工资照发。

    哎哟,瞧把这些哥们兴奋的,拿着破手机,屁颠屁颠就开始联系了……

    ……………………

    ……………………

    尹白鸽推门而入的时候,邓燕画着一个大致的区域,这个专注的姑娘又一次赢得了尹白鸽的赞赏,她笑笑问着:“凡事就怕认真,你一定有发现。”

    “我学的就是信息工程学,但和实际警务对接还是有差别的,我用三角定位这样做了一个区域,您看有没有用。”邓燕递着手绘的图。

    对比着电脑上提供的海量地图数据、对货车行驶提取到的监控数据,连气候和水文都考虑进去了,尹白鸽越看,心里越是豁然开朗了。

    “四月十四号晚上下雨,货车消失的时候是晚22时43分至次日凌晨4时30分,顾从军那辆奥迪,是个货车几乎同时下来的,这个之前的拍摄不符,也就是说,小车应该等了大车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作案了,监控虽然拍不清,但车上下高速时,只能看到一个人……他们通过的地方,有一处正在洛河上,名字叫苇河桥,符合法医对落水时间的大致判断。”

    邓燕道,抠起细节来了。

    “对,我们判断,顾从军根本没有机会参与销毁证据,把他调出来,就是为了灭口,可能四月十四日的行动,他被怀疑了。”尹白鸽道。

    “我接着往下说,那这一行人有目的就有两个,第一件就是灭口顾从军,乘他不防备的时候,重击脑部,扔下正发大水的苇河桥下……接下来,他们要办另一件事,那就是车上的东西,您确定,他们不会销毁这些东西?”邓燕问。

    “不会。”尹白鸽摇摇头道:“鑫众的违法事实很复杂,不是一个公司的事,那些在幕后渔利,而且和鑫众一起分赃的不在少数,撑这么几十亿的盘子,鑫众明显还太小……道理很简单,就像会计藏黑账一样,关键时候会拿出来保命,要是销毁,鑫众可就成唯一的涉案公司了。还有一个更直观的,如果销毁,大兵不管失忆与否都没有价值了,怎么可能被追杀?”

    “好,假设它没有被销毁,那这辆货车的活动半径,并不是很大,可能留下监控的地区,肯定不会去;太偏僻的乡道,肯定也不会走,那么在这个区域里,就只剩下两条省道可走了,我按它的行进时间算,不会超过五十公里。”邓燕道。

    尹白鸽皱皱眉头道:“为什么不会是乡道?”

    “因为天气,四月十四日下着大雨,几十吨的大货车没人敢考虑走那些随时可以坍掉一片的乡道。”邓燕道,他排着几处防洪指挥部划定的重点防范区域,巧合的是,535,洛秦两条省道之间的几地,正在防洪区域里,之后有过数村受灾的报道。

    “有道理,继续。”尹白鸽眼睛越来越亮。

    “那么我们重点考虑的,就剩下535、洛秦两条省道,半径不超过五十公里的区域,在这一片区域里,他们可以自由发挥……但问题在于,这些货由谁来卸?”邓燕又问。

    “对啊,这些办黑事的,总不能自己卸一车货吧,累不死他们呢。”尹白鸽道。

    “纠结的就在这儿了,既要有人干这种活,又要让干这些活的人,不吭声,解决了这个思维症结,那就容易了,虽然区域很大,但我们完全可以定点找到。”邓燕道,大数据信息的威力就在于,最大限度地减少成本,特别是警力,如果压缩到极致,那做起来就是事半功倍了。

    但这个症结,往往是突破你思维极限的东西,不那么容易解决,尹白鸽踱了几步,猜测着什么样的人群,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达到如此保密的效果,其结果是头痛欲裂,仍然一筹莫展。

    她干脆拍着照,输着信息,边发送边道着:“干脆把这里的发现发给他,他也在找……但是,你觉得可能用民工吗?”

    “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来,只要用人,都可能有风险,鬼鬼祟祟藏这么多东西,谁敢保证一点口风不漏?”邓燕道。

    两人伏在案前,在放大的地形图上,慢慢地找着可能惊鸿一现的灵感……

    ……………………

    ……………………

    没有…没有……

    还是没有……

    一个接一个电话,一个接一个失望,坐在工地上的大兵和卢刚,渐渐被越来越浓的失望包围着,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心系一件这样的事,这件事就越没头没脑。

    大兵的手机响起来了,他翻看了几眼,提醒卢刚道着:“卢哥,别着急,这也是一时半会的事。”

    “我这不替你急么,就孙悟空七十二变,也不能把几十吨的东西,变没了啊……你确定,不会点把火烧了?”卢刚问。

    “那天,就是我在洛河里的前一天,下着大雨呢……就即便能浇汽油烧,那得多大动静啊?”大兵道,没有说其中的利害关系。

    是啊,如果没有被烧,难道真是车上的三人一箱一箱给藏哪儿了?

    大兵也在思考着,洛宁这个陌生地,对于初来的人都是对等的,除非他们在这里有预先的准备,如果有,那会是谁?会以什么样的方式?

    好像不行啊,多一个知情的,就要多份危险,以大兵了解这些的诡密的行事风格,不可能留下更多知情的人。好像死人最安全,可总不至于,把卸货的藏东西的,都灭口吧?

    盯着尹白鸽发来的一副区域图,大兵陷在沉思里无法自拔了。

    “嗨……大兵,嗯,给你……”

    有人在捅他,大兵蓦地惊省,却是三蛋和林子,三蛋正把一瓶酒递给他,酒菜都上二茬了,什么都没解决了,大兵拿着酒喝得都没劲了。

    “大兵,那是啥人追你呢?”林子问,话刚出口就被卢刚扇了一把掌,去你妈逼,那是你问滴?

    这就是教育方式,而且很有效果,吓得林子不敢吭声了,大兵不好意思地递酒给他道着:“有点私仇,我都放了,他们不敢来了,谢谢你们啊……哎你们怎么不到一品相府干活了?”

    “干着呢,这儿同村人多,住得舒坦。”林子道,吧唧了一口酒,三蛋却是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猪头肉,他好奇问着:“头啊,你找车干啥呢?还是俩三月前的。”

    “大兵在找,害大兵的人,就在那车上。”卢刚如是道。

    “我艹,找着非他妈弄死他。”林子恶狠狠地道,自打收回工钱,已经视大兵为同乡同袍了。

    “人不好找……主要是找东西,那东西很重要,真不知道这些孙子,能藏那儿……卢哥,就在这么大区域。”大兵递着手机,卢刚一瞄撇着嘴道:“两头几十公里,几十个村镇,有的查了。”

    “要是各地方派出所加上治安和协警、治保,排查一下怎么样?”大兵道。

    “不顶逑用,那些狗逼警察根本不行,除了不干正事啥都干,前段还组织去平坟去了,刨人家祖坟呢,村里跟他们打得,有些地方都不敢进村。”三蛋道。

    没想到警察形象这么差,大兵一下子张口结舌了。

    林子也补充了:“就是,村干部拆房卖地,都他们撑腰呢,一个两个他们根本就不敢进村,急火了扣着脑袋干逑他们呢。”

    “哇,你们这么拽?”大兵愣了。

    “咱们人多嘛,呵呵。”三蛋道。

    “噢哟,这坏事了。”大兵一下子郁闷了,以现在的警民关系,要在这儿一个地方做手脚,恐怕排查都难了。

    “咋坏事了?”三蛋问。

    “你别多嘴,大兵正想事呢。”卢刚提醒道。

    “那啥事我们也替你想想嘛。”三蛋不悦了,好像把他当外人了,卢刚道着:“这不让你们办那事,谁卸过货干过活,你们一群吃货啥都打听不出来。”

    “那不好打听,隔俩三月了,谁能想起来,你说啥地方嘛。”三蛋问。

    “知道地方还用问你,就是找地方呢。”卢刚道。

    “不知道地方,不知道人,咋找呢?”三蛋飚上了。

    “那他妈是一车黑货,让人瞧见是要命的,去去去,吃完爬去睡吧。”卢刚烦躁地道,林子上心了,压低声音问着:“头儿,啥黑货?值钱不?”

    “是不是有毒的呢,不能随便扔的,要扔还得掏钱找关系呢。”三蛋道。

    “啥有毒啊?”林子问。

    “就那啥废料嘛,洋垃圾嘛,现在查得严了,都往乡下扔,一倒下去,地里连庄稼都不长了,水都不能喝了。”三蛋道。

    “狗日的城里人。”林子骂道。

    这时候,大兵和卢刚都石化了,两人相视间,似乎都抓到了灵感的小尾巴,然后慢慢地都带上了喜色,再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伸着手,吧唧击了一掌。

    卢刚一把夺过手机,看着区域,指点着:“叶子乡、马楼镇、张官营镇……535省道路上,就在这一带,那地方专门加工废旧轮胎,还有塑料东西,污染的地里一根草都不长。洛宁附近小化工,都偷偷往那一带倒废料。”

    “如果放这一带应该怎么做?”大兵道。

    “谁都可以做,村里只要有个认识的,给钱你倒啥他都没人管。”卢刚兴奋了。

    大兵也兴奋了,喃喃地道着,对呀,如果就说是有毒废料的话,那儿都是这些东西的话,已经习以为常的话,谁会说出来呢,而且那玩意,看都没人敢去看,自然就成了保密的事。

    “对……肯定是这样,这才叫大象无形,生生把一车货给变没了。”大兵抚掌道着。

    “而且很安全,有记者去采访黑加工厂,基本出来就是残废。”卢刚道。

    两人相视又惊愕了,兴奋之后,又觉得这种兴奋不对味了,好像是痛处或者疮疤被揭的那种感觉,再也兴奋不起来了。

    恰在这时,有位民工奔来了,气喘着喊着:“工头,工头,俄打听到了……”

    “在哪?”卢刚问。

    那民工气喘地停下,换了口气道着:“他不告诉俄,说要五百块钱才能说呢。”

    “啥人啊?”卢刚问。

    “张官营那边来的一个工队上的,俄在他们工地打过零工。”这位民工道。

    “哈哈哈……这才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卢哥,咱们走一趟。”大兵兴奋地起身,卢刚顺手揪着那民工道着:“你也跟着来,你个兔崽子,走狗屎运了……抽吧,明儿休息,双倍工钱。”

    抽着工头的烟,一听又有双倍工钱,那哥们乐得早忘乎所以。

    三人快步出了工地,去找那个价值五百块钱的消息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