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50章 孤行独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0章 孤行独闯

    尹白鸽一行是上午八时自案发地返回专案组驻地的,自津门到彭州,她是先去的案发地,滞留一个多小时,包括亲自勘查模拟了一次现场作案,苦就苦了高铭和范承和了,两人一个模拟受害人,一个模拟凶手,自仓库路面往公路跑了十趟,才找到了那点感觉。

    汇报的情况如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近距离中枪,死者手里还拿着烟,发现死者的时候,车仍未熄火。籍此判断是熟人作案;凶手自开枪处往路上跑了800米左右,由于过往第一现场过往车辆多,没有提取脚印,不过可以判断出,作案仓促(原因:未检走弹壳);选址随机(仓库地从凶杀案的特征看,并不是一个最佳的场所);但同样是这种方式,反映出应该是老手,毕竟近距离开枪,尔后再徒步离开,不是谁也具备这种过硬心理素质的。

    证据两样,一样是弹壳;一样是仓库顶部一处监控拍到的远程画面,清晰度仅限于能看到一个戴风帽的黑影,据判断,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之所以要徒步,也是避免车辆被拍到,由此推断,应该是熟悉仓库地形的人。

    当然,还有刚刚鉴定出来的指纹,显示是通缉人员顾从军。

    对于这个结果,孙启同瞠目了一会儿,然后奇怪的呵呵了,尹白鸽跟着呵呵了。

    “要是找不到证据,这个黑锅只能他背了啊,我说你俩胆子可真够大的啊,陪他一起玩。”孙启同看了高铭、范承和一眼,两人尴尬站着,没吭声,不解释,一般捅了娄子,都是这种表情对付上级。

    当警察多少都有点破罐破摔的光棍劲,就这德性,还就没治。

    “进来,小尹,恐怕人手我不能多给你了,保密,和忠诚、贞洁基本一样,根本信不过。”孙启同意外地说了句玩笑话,然后他的办公室门紧闭上了,站到政区图前,他自津门画一条线道着:“昨晚十八时三十分顾从军脱逃,这个消息瞒不住;今天的案发是凌晨三到四时,反应太快了啊,不到十个小时……看来,生意崩盘的下一层,应该还有人啊。”

    “屎臭苍蝇多,钱厚招贼来,肯定有。”高铭道。

    “对,非法集资的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和道上有联系,不管是放债还是收贷,通过正常途径解决不了的事太多,少不了这些人,比如一直跟在蔡中兴背后的那些人,也是防备他溜走的。”范承和道,作为警察,对于社会的灰色层面是熟知的。

    “看来这家伙大张旗鼓的出行,一路招摇到温泉大酒店,还炫富似的搞了个旅游团,就是为了浑水摸鱼,借机溜走啊……棋差一招啊,蔡中兴恐怕现在已经到境外逍遥了。但我有点不理解,既然扔下一切都走了,为什么背后……”孙启同一下子没转过弯来了。

    “他吃的不是独食,这趟生意从中得利的太多,钱走得很乱,肯定谁也不愿意被起底。”高铭道,以他的思维考虑,那种习惯于幕后拿黑钱,还没有现身。

    比如,谁袭击的大兵;比如,谁在保着鑫众这艘贼船。想在别人的地头扯旗拉人行骗,实践中并没有那么容易,你能保证那些各式各样的地头蛇不来分一杯羹?

    “肯定不想让起底,否则刨出来的黑幕就太多了,在淮西,整个就是扶贫办主任的家属在推,传出去又是丑闻,而且蔡中兴又是长年搞这种半黑半白生意的,身边不可能没有这种人……对了,郭金荣为首的四个保镖没有跟来,这几个最可疑。”范承和道。

    “查了吗?”孙启同问。

    “消失了,一时半会不好找,肯定躲在暗处。”高铭道。

    一个“逃跑”,换了一件凶杀案,尹白鸽把手机里照片整理递给孙启同,孙启同一面盯着地图,一面看着手机,尹白鸽汇报着:“死者王传兵,大货司机,有过两次的打驾斗殴的案底,不过是几年前了,他是个搞运输承包的,此前除了接鑫众的单子,还替数家物流配货……他的社会关系正在查。”

    “四月十四日,他在哪儿?”孙启同问。

    “自彭州起运,装货时间比咱们行动早四个小时,仓库的监控被毁,不过交通监控有记录,他在距彭州十一公里的服务区停留了几个小时,和顾从军离开的时间几乎等同,两车在行驶间……距离不超过五公里。”尹白鸽道。

    这个明了了,是押车,是直接运送凭证的人。

    “看来这就是他的死因了,有人担心顾从军回来找他啊……咝,厉害啊,居然能把顾从军的指纹给留在案发现场……厉害,可能这个暗处的对手,要比蔡中兴难缠十倍啊。”孙启同若有所思道,追问着:“监控能找车辆的去向吗?”

    “正在找,有准确目标,速度就快了,我们之前一直追的是顾从军的车,那辆车绕过好几次路,而且荷泽之后就不是顾从军在开车,方向偏了,到现在没有找到车。”尹白鸽道。

    “警务不是万能的……总有漏网之鱼啊。”孙启同叹道,他看了高铭、范承和一眼,拍拍肩膀道着:“小伙子啊,你们这是玩火啊,思想稍不稳定的同志,都不能让他上任务,这个家伙,人格都不稳定,我真怕是放虎归山啊,他要和这些人沆瀣一气,我们再抓到可就难了。”

    “不会的。”高铭道。

    “你这么确定?理由呢?”尹白鸽不信道。

    “当然有。”高铭正色道。

    “是什么?别给我讲信仰和职责,那玩意明显信不过。”孙启同不客气地道。

    “当然不是什么信仰,是……博弈,从接这个任务我们就一直倒霉,我就不信,能一直倒霉下去。其实您想过没有,他现在是一把更锋利的凶器,那些藏在暗处的人,可能不担心警察,但绝对会忌惮他。”高铭道。

    “可基地那场戏有点假啊,瞒不过内部人,都知道那地方是干什么的。很可能能判断到,是我们故意的。也有可能判断出,他身份还有一重……”孙启同道。

    尹白鸽慢慢笑了,她和高铭相视笑道:“好像这样的话,让忌惮还要增加几分。”

    一语惊醒梦中人,孙启同脱口道:“哦,也对……假如这一层身份产生怀疑,那睡不着觉的人,会更多啊,不确定的事才足够引起恐慌……不,应该是已经吓倒他们了,否则不会对运输的司机下手。妙棋……这条线应该能带我们走到以前没有发掘的领域。”

    “呵呵,还好,我们这两下挨得值了。”范承和捂捂还未复原的眼睛,如是道。

    孙启同心情慢慢好起来了,他看着整个现场的勘查,尹白鸽却是好奇问着:“高队,他怎么说服张教官的?那戏骗旁人还行,别说大兵一个人,就两个他一起偷袭都未必能得手。”

    “这个……您得去问他,惺惺相惜嘛。”高铭道。

    男人间,特别这些极糙的男人那种惺惺相惜,尹白鸽有点恶寒,兴趣骤减。

    哟,好像很轻松啊。四个都像在等什么,孙启同看完手机,看完地图,又坐到了办公室的位置上,看着案情通报,案情的推进在僵着,作为总经理的蔡中兴出逃,而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环境里,警方目前居然没有更多的证据来指控他,理论上,现在连非法集资诈骗都构不上……当然,如果他现在现身还钱的话。

    于是就又出现了一个怪事,被骗的大户们现在都盯着鑫众的资产,以及现在账上沉淀的资金,按销售合同这是合法资金,理论上……不归警察管的,所有在上蹿下跳的投资商,都试图从这里拿回损失,可经销和散户都不答应啊,有的已经到手原始股眼看着成废纸的,有的是回了款根本没收到货,生意从中间给掐断了,不乱才怪。

    于是整个案情的线,又牵回到了大兵的身上,找到证据,可以界定这些非法资金和违法的证据,那一切就师出有名了,当然,最好的结果是,把那些藏在暗处的人,也引出来。

    “有难度啊,他是一个人啊。”孙启同莫名其妙说了句。然后又有点颓丧,能用的人很多,但能相信的人却不多。

    “要不,我们也去?”高铭道。

    “不能太急,通缉犯,要有通缉犯的样子,戏不能太假,况且这个时间,大兵应该刚到洛宁。”尹白鸽道。

    这点没意见,但这单枪匹马的,让范承和有点不忍了,他问着:“尹指挥,他背了这么的黑锅……这完事了可怎么办呢?”

    “先说这件吧,那顾得上想以后……小尹,第一步判断,其实我们是半对半错啊,判断要出事,这个对了。但判断的地点不对啊。”孙启同道。

    “我们应该换一个思路,之前好像觉得长途运输这些凭证不可能、好像觉得肯定已经销毁、好像觉得应该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但所有的可能,应该都被否决。”尹白鸽道,她想想此案的过程,然后指摘道:“这是风格,蔡中兴的风格,就像我们推测了很多种出逃的方式,所有的可能都是错误的,而最不可能的一种发生了。彭州虽然我们没有预测到,但在洛宁,绝对会出事,最起码我现在觉得,怎么也不可能把海量的原始凭证运走吧?”

    “可是从哪儿下手啊,地方一百多平方公里、他现在以被通缉人的身份出去的,寸步难行啊。”孙启同道,开始替大兵担忧了,却不料听得此话,范承和噗声笑了,一笑高铭白了他一眼,他赶紧收敛,孙启同奇怪看着小警问着:“怎么了?很可笑吗?”

    “不可笑,您低估一个人的能力了,他失忆了都在那儿过得挺滋润的,就现在的水平,抓不到人的。”高铭道,很放心,不过话里似乎隐藏了点什么。

    对,那就是不足为外人道的阴暗面,其实一个优秀的警察和一个高明的罪犯某些地方是相通的,比如,很快适应一个陌生的地方。

    嘀…嘀…尹白鸽的手机响了,他看着即时的案情信息,笑着亮着手机道:“中奖,被害大货司机的车,没有出洛宁境内,就在洛宁。”

    “那就好,现在是……早上九点三十分。”孙启同看看表,出声道着:“你们可以启程了,路上慢点走,到那儿差不多就该出事了,虽然,我想不出会是什么事,但肯定有事……武器装备带全,接下来的较量,可能要白热化了。”

    “是!”

    三人齐齐敬礼,匆匆离开,赶赴千里之外的洛宁………

    ……………………

    ……………………

    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繁华,小城也会有小城的风景,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大兵踏上洛宁的地界时,心里免不了感慨万千。

    从一无所有的一个失忆患者,到一品小区的民工,一夜之间变成富贵荣华的顾总。转眼间,又变回一无所有了,以前听说很多一夜赤贫后跳楼的、疯掉的、锒铛入狱的,他有点不理解,不过现在能体会到那种绝望以后的心境了。

    一无所有地出现在洛宁的时候,那是一种带着悲哀的绝望。

    身陷囹圄被关在警车里的时候,那是一种带着恐惧的绝望。

    而目睹罪恶的时候,又是一种带着愧疚的绝望。

    一个人之于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渺小了,不管那一种绝望让你看不到明天,大兵估计对这个世界都没有什么改变,这或许就是他心里一直是阴暗色彩的缘故,总觉得视线里那些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男女,都像抱着什么心怀叵测的动机。

    “他妈的,怪不得我心里这么阴暗,原来是警察。”

    他暗道着,找到顾总曾经自私、贪婪、狭隘以及伪善的根源了,不管有多么崇高的使命,顾总那个身份和位置,都是他可以尽情释放阴暗的籍口,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讲,他觉得自己比那些骗子并不高尚。

    嗯?他怔了下,看了一处狼籍的场面,泊了好多警车,赶紧地摁起了出租车的窗户,问着司机道着:“师傅,那是怎么了?”

    “非法集资呗,摊被砸了,上午砸的,叫什么众……”

    “鑫众?”

    “嗯,对,好像是,专骗老头老太太,说是那酵素刺酒什么的,喝了延年益寿,包治百病,嗨,我日,居然有人相信,有人花好几万卖产品……这不一下子曝出来是非法的,就被家属给砸了……”

    “哦……”

    大兵不敢往下问了,下意识地捂着半边脸,生怕出租车司机认出他这个经理,司机却是无暇旁顾,随口道着:“这还不是最狠的,那中金、中银什么的,赔几十万卖房卖车的都有,根本要不回钱来啊,有人给急的,直接就在他们公司门口上吊自杀了……”

    “自杀啦?”大兵吓了一跳。

    “啊,真事,特么没人管啊,就自杀了都白搭。”司机道。他在诉说着一个网上没曝出来的故事,一个没有引起任何波澜的悲剧故事,故事的结局是一个屁民的归宿:钱没了,人也没了。

    他没有注意到,乘客的脸色变得难堪,表情变得尴尬,很快又变得狰狞,下车的时候连车钱都忘了付了,还是他叫了一声,这位才回过头来,扔了张五十就走,像有急事一样进了大院。

    那儿是: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这个社会,聪明的人太多了,他们都不愿意承担那么多埋怨,那么多责任,那么多苦难,可总得有人出来当傻子,我算一个……而且我相信,你也是一个。”

    “因为你曾经挡在卢刚面前,而不是躲开了;因为你最后拉了上官嫣红一把,而不是推了她一把……对错暂且不论,但一个好警察应该就是你这样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枪和警械。”

    大兵慢慢的踱步着,故地重游了,他莫名地想起了高铭的话,和那张凝重的脸,他依然想不太清楚自己曾经是一位什么样的警察,可这话却像触到了他心最软的位置一样,让他不自然地,想成为那样的人,想成为一个挡在罪恶面前,把善良和阳光护在身后的人。

    “妈的,得把这帮狗日的刨出来,否则老子脑袋上挨的这下太冤枉。”

    蓦地,这个恶念反而成了驱使他往前走的最佳理由,是啊,身在事中,已经无法善了了,没有回头路可走。

    他大踏步进了医院门厅,挂号处拥着一大堆人,片刻思忖,他径直向办公楼的甬道走去,门卫一拦,大兵派头十足地拿着警证一亮,低沉道:“警察,执行公务。”

    “高…铭?”保安瞅着大兵亮开的证件,照片处被捏着,他抬头看大兵时,大兵的证件已经收起了,不客气地问他:“你们院长办在什么地方,有事找他。”

    “四楼,四零二。”保安一指头顶,没发现异状,警察来了都这吊样,惹不起。

    刚要迈步,后面一位叫着:“咦?顾总……顾总……军哥,军哥。”

    大兵蓦地回头,看到了一位奔向他来的男子,三十年许、精干身材、穿着薄夹克,正兴冲冲地朝他招手,他傻站在当地了,这特么,回洛宁居然还能碰到熟人。

    “乱叫什么,警察。”大兵又掏出警证来了。

    “哎呀……我没认错啊……来来,军哥。”那人上前拉着大兵的胳膊,往外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问着:“您真不认识我了?”

    “废话不是,我当然不认识,你认错人了吧?”大兵怒道。

    “顾从军!”那人低声道,大兵一愣,那人斥道:“你特么刚从警察手里逃出来,就扮警察,活得不耐烦了,翻开警证我瞧……你特么要是警察,我把裤裆里老二切了送你。”

    “哦……呵呵,尼马,居然被识破了。”大兵笑了,亮开证件,是高铭的证件,假的,他装着证件道着:“有这玩意好唬人,顺来的,哎你谁呀?我怎么想不起来。”

    “哥哥哎,您脑袋还真是残了……来来,借一步说话,您一出来,我们兄弟都在找你。”那人拉着大兵,刻意往楼角僻静处走。

    “我真记不得你,你们怎么找到这儿了,我来这儿谁也没告诉啊。”大兵道。

    “这不……碰巧了,我们想您在洛宁出的事,洛宁又当过几天民工,没准会来这儿……哎,还真撞上了……我说军哥,你是怎么跑出来的?”那人带着大兵穿过车隙,到了花墙边上,眼光犹豫不定的张望着。

    大兵指指自己的脑袋道着:“我脑残了,他们带我去精神病医院鉴定,看我是不是装的,我就跑了……很难吗?”

    “不难,可也不容易……您跟我说实话,您来这儿,干什么来了?”那人严肃问。

    大兵挣脱他道:“我想不起你来,我怎么告诉你?你到底是谁?不会是警察吧?”

    大兵警惕地退了一步,那人一撕胸口,一簇纹身亮着:“你看我像吗?”

    “哎哟我艹,纹了个水灵妞,那这好像不是了……”大兵瞠然道。

    那人郁闷地把纹身遮住道:“你脑残的可以啊,我纹的观音姐姐,什么水灵妞。”

    “哟,没看出来,兄弟你还有信仰啊……噢对了,咱们老板跑了,你们兄弟几个没事吧?”大兵关切问,看得更清了,这位纹身的就笑时都有几分狠辣颜色,那眼光里的怀疑很重。

    “我们都是跑腿的,能有什么事……军哥,我得跟你说个事……”那人手凑上嘴边,要往大兵的耳朵上凑,而另一只手,却轻轻地把藏在袖筒里的短匕握在手里,大兵浑然不觉地把耳朵凑向他,这一刹那,那人手一搭大兵的肩膀,挥手直刺大兵的心窝。

    一道眩目的刃光闪过,大兵几不可躲,一下子疼得腰佝起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