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29章 巧与不巧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六时,顾从军、万江华一行人离开了宿北市,又马不停蹄地到下一市,按照行进的方向,应该是距宿北一百四十公里的淮西市。

    外围的调查不可能接触到核心,不过即便是外围也够怵目惊心了,宿北反馈回来的信息,老年病医院的退休返聘医生贺星明这个市代理,在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里,其本人及家属名下的账户资金流水已经达到八千万元,仅在宿北市,层级下来的经销分销有九人,究竟通过人传人做了多少单生意,恐怕要是个天文数字了。

    通信的发达为一切都提供了可能,像直销、微商、电子商务一样,这个建立在人际关系上的销售网络一旦发挥其效力,那创造出来的收益会是相当惊人的,据宿北经侦的不完全统计,鑫众这些经销和分销通过对特定群体的营销,发展用户有接近两万人众,更棘手的是,还有大批国家公务人员参与,那种纸质的“原始股”在很多人眼中,比收益缩水的股票更值钱。

    十七时,津门调拔的第二批经侦人员到位,数百g的文本、电子凭证、监控资料在他们手里分门别类,开始甄别,这将是一个相当繁杂的工作,能不能找到突破点,能不能把危害降到最低,是一个越来越严峻的任务,犯罪嫌疑人也许好对付,可那些数以万计的参与者,就令警察头疼了。

    十八时,监控拍到了上官嫣红离开公司。

    华联天厦的交通监控、楼宇层监控都被做了标记,整个彭州鑫众的员工,都在这里登记备案了。而这里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像,经理开得是靓车,来接她的是几位女人,查了查车号,一位是做化妆品的女老板,另外两位,居然是某官员的家人。

    查到这儿,巩广顺就哑然失笑了,他说了:“这可是一地鸡毛啊,别看武警招待所这儿荒凉,等着案子一公开,说情的恐怕得把这片路堵上。”

    “对,这是个问题啊。”孟子寒提醒道,他在本子上做着记录说着:“可能已经有大量的公务人员参与了,这一层要区别对待。”

    “不能公务人员,也往这坑里跳吧?”范承和正百无聊赖地看,插了句。

    “公务人员也是人啊,炒股的、放债的、投资的,还就缺不了这个群体,在津门,都有银行里的人往原始股上投资呢。你以为他们真傻,不懂这是违法的?”巩广顺道。

    “知道违法还干?”范承和不解道。

    “首先,所有被非法集资骗了的,都知道这有问题,但有问题为什么还要参与,那就是侥幸心理,总觉得自己聪明,总觉得不会在自己恰恰进入的时候崩盘,万一从中再赚上一次,恐怕就上道了……次之,公务人员有他的天生优越感,总觉得这些做生意的有家有户有产业,不敢骗他,所以他们的胆子反而大,再次之,所以的民间集资都是非法的,但不排除很多集资其实也是在办正事,作为集资人,也许并不是抱着骗一笔的心态,但往往他们会高估自己的能力,那怕就有点利润,也会被高额的利息压得喘不过气,最终还是只剩携款出逃一条路可走。”孟子寒给简单解释着,听得范承和直瞪眼。

    好像这非法集资,还有情有可原的一类。

    “蔡中兴不属于这一类。”尹白鸽插进来了,她盯着屏幕道着:“他做的成衣加工生意,这个生意两三年就已经惨淡经营了,他最值钱的就是当初拍卖到的纺厂这块地,顶破天了,一个亿……可你们算算,他用这点固定资产,撬起了多少资金?”

    贴牌产酵素的食品厂,成了他们的附属企业;临海县一家酒厂,他们是股东;还有让人眼花缭乱的七八家厂家,都和他们是战略合作伙伴,而鑫众的原厂,只有一套老式的设备,已经沦落到加工点学生校服的水平了,可就这样一家公司,却有着三省十数市的分支机构,在大肆兜售着原始股。

    “这是养虎成患啊。”高铭抚着下巴,默然道了句。

    “对,最大的问题就是还不清楚,这个隐患究竟有多大,他们以互联商城为噱头,又组织项目建设,吸纳的投资究竟有多大盘子,咱们无从知道啊。”尹白鸽道,脸上浓浓的愁意。

    孟子寒心算了一下,以资产抵押可以贷款、以关联公司担保,可以贷款、可以融资;甚至以企业账户上的经营现金流,也可以斥借到资金,对于一个商人,只要有业务,那来钱的渠道可太多了,汹涌的社会游资可是最喜欢这种能看到效益的短平快投资。

    算了几次,孟子寒放弃了,这个估计,他知道就用最大的胆子去做,应该都是错的。

    谜局,像一盘高手布的棋局,所有的落子都摆在你眼前,而你却看不透其中的蹊跷,当然,也无从找出破局之法。

    对于刑警,可能倾向于抓人,可对于经侦,棘手之处正在于此,这些人把自己的荣辱和千千万万的人绑到一起了,让谁敢动他们,都得掂量一下能不能承受得起后果。

    “我还是觉得像一团乱麻啊。”巩广顺道,他监控的账户,在下班以前,正不断有资金打入,是彭州鑫众的账户。

    “偏偏又无法快刀斩乱麻,这一次的销售额,恐怕又要刷新销量了。”孟子寒道,这个左手换右手的把戏,已经玩得让经侦都心惊肉跳了,本来在四月份省厅布置就是查封彭州,结果没有抓到有力证据,又遭遇重重阻力,两三月之后,这一拔来的更凶猛了。

    他看了看尹白鸽,这位省厅政治部的女人习惯性梳条马尾,让她显得硬朗化,本来觉得她有靠脸蛋混的意思,可相处不久很快发现,在她身上体现出来素质和业务水平,那一样都超过脸蛋的水平了,怨不得是省厅政治部的,这才几个小时,隐隐地她已经成了这个小组的领头羊。

    “尹指挥,我有一个想法。”孟子寒看着她,狐疑道。

    “不要叫我尹指挥,总指挥是孙副厅长,直接叫我小尹吧,你有什么想法?”尹白鸽好奇问。

    “我在想,如果这次销售量还不足以满足他的胃口呢?如果他还要再组织一次回购,再把投资的欺望值提高一点,就像庄家炒股,拉到最高点……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又得重蹈覆辙,被困在彭州?”孟子寒道。

    这个提议让众人上心了,白忙活一场的事经常有,可这次陆续调来的人员这么多,再来一次滑铁卢,就不怕累,这脸面上也须是过不去啊。

    师出未捷,反而剪羽而归,那可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尹白鸽抬眼看看众人都看她,她笑笑道着:“这个案子我跟了最一年了,很多嫌疑人我都照过面了,可能最没面子就是我了,我调进专案组前后三次传唤过蔡中兴,结果……他都很嚣张地大摇大摆走出去,回头我们还得道歉,以取得嫌疑人的谅解。”

    啊?这样啊……高铭听着这故事,倒不觉得自己委曲了。

    “其实我可以放开,我们专案组也可以放开,等着主谋出逃,等着集资崩盘,等着大批上当受害的投资人哭着喊着围攻政府,那时候我们再以救世主的面容出来,就即便解决不了,似乎过错也没有多大……反正现在的金融市场混乱一片,谁要没被骗过,倒不正常了,有挣几大千的我们什么事?”

    尹白鸽反向道着,说到此处,她摇摇头否定道:“可是不行,警察是什么,我们食民之禄,却不做忠民之事,不去解民之危,不去悍民之权,难道能明知道是个骗局,而作壁上观?”

    “这点政治觉悟我们还是有的,我是就案说案。”孟子寒笑道,这位不愧是政治处的,几句就上起思想政治课了。

    “那你就应该相信组织,这么安排是有道理的。”尹白鸽笑着道,她思忖片刻,解释了句:“也许你们会认为这一句说辞,不过,假如你再往深处想想的话,大部分亿万富翁的富字,多数要变负,正负的负,蔡中兴就有再大的能耐,也脱不开这个魔咒。”

    咝……巩广顺、孟子寒两位经侦眼睛睁大了一圈,然后换着角度思考,蓦地像灵光一现,巩广顺道着:“对,我们可以借助大数据对这一块进行研判,财务成本、人力成本、损耗、应付款及利息,如果这一块超过他盈利率很高的话,那他就坚持不了多久了。”

    所有跑路的,都是被压垮的,不垮谁也舍不得跑。

    “这个不用算,他根本没有盈利,表面的繁荣,应该来自于惜售投资人手里的原始股带来的资金沉淀,如果现在市面上所有原始股都回收回去,他都赔不起。”孟子寒道。

    这一点让高铭和范承和两人豁然开朗了,成本都是从这里出,那些惜售的投资人,无形中在支撑着鑫众这座大厦,其实只要一纸定论出来,马上就要崩盘了。

    “而且,他根本就没有准备赔,津门专案组提供的00341号档案文件,两天前的,你们还没有看,赶紧抓紧时间看完,否则到案情出现的时候,会影响你们的判断。”尹白鸽道。

    巩广顺和孟子寒赶紧从刚搭建的服务器里找出文件,草草浏览,很快巩广顺惊讶道着:“啊,蔡中兴全家都办移民啦?所有直系亲属都要走?”

    惶然抬头,尹白鸽笑笑,点点头,再无赘言。

    真相胜于雄辨,两人不敢发猜忌之言,而高铭却注意到,这位尹指挥的电脑一直停留在一个屏幕上,根本没有动过,仿佛屏幕上那个才是重心,而案情讨论才是闲谈一样,但屏幕上的东西,在很多人眼中却无足轻重。

    是一位美女肖像,正笑厣如花地看着什么,她身处一处奢华的酒会,可她身边的人却被ps掉了,成了一片大煞风景的黑色。

    那位美女是上官嫣红,被p掉的,高铭隐隐猜到了是谁………

    ………………………………

    ………………………………

    夜幕降临了,千里的之外的洛宁市,新华街头,一位窈窕的女人弯腰,捡起了一张废弃的报纸,借着路灯的光,她看到了报纸上套色的大标题《千万富翁见义勇为更应表扬》,里面的主人公是她熟悉的一位。

    那是洛宁晚报,还有大河报深度报道《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应该这样诠释》,甚至还有彭州的报纸报道《见义勇为无关身份,只关精神》,她捡了不止一张,每一张上都有顾从军的事迹,可每一个事迹,都不像她印像中的大兵。

    是邓燕,她在这里呆了好久了,左近就是老年活动中心,今天的捐赠仪式排场不小,请到了医院、市妇联、工会、残疾人联合会、甚至还有一位市府的副职领导出席,捐赠给老年活动中心的设备,以及那位传奇经理的故事,成了很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对呀,在一品相府见义勇为的小伙子,好样的!

    完全不对的是,根本没有提及,他是在失忆地情形下做这种事的。

    一面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一面是见义勇为、不惜己命;又一面是蝇营狗苟,锱铢取利;可能还有一面是违法乱纪,究竟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邓燕有点凌乱了,她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悄悄来这儿,就像她自己也有两面一样,一面强迫着自己把那段经历永远忘记,而另一面,却记得更清。甚至她还在期待,说不定今天的仪式上,能见到他。

    不过她失望了,主持这里的是当地人,刚刚成立了鑫众分支,据说已经开始兜售一种神奇的,能根治糖尿病和消化道疾病的保健品了。

    她没有关心那些,只是觉得很失望,说不出来的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就像她发现有警察一直在追踪着大兵一样,那种失望,让她觉得整个世界都没有阳光了一样。

    仪式已经开始撤席了,留下的只是一地狼籍,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不时地回头,仿佛还期待一个突兀降临的惊喜一样,就像某一天她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听到他带着磁性的声音:我是大兵。

    “这是大兵吗?”

    “是,就是,他就叫顾从军。”

    咦,有声音传来了,邓燕回头,想白马王马呢,把两头夯货想来了,王八喜、任九贵这一对,拿着报纸,从活动中心出来了,就那歪戴帽子别裤腿的德性,估计是被赶出来了。

    果真是,就听任九贵说着:“妈b的,咱们跟他们老总是兄弟啊,居然把咱们撵出来。”

    “就是啊,这开业呢,大兵咋也不回来看看啊。”八喜幽怨地道。

    “咱们是啥?冰块掉醋缸,寒酸;人家是啥?小母牛坐上高压线,蹭蹭牛逼带闪电,能想起你来?”任九贵道。

    “切,曹丞相的钱,未必(魏币)。肯定没忘咱们。”八喜道。

    邓燕噗声被逗笑了,这俩货说话,从不直说,话里带话,说他们没文化吧,哪个有文化的也讲不出来。

    一笑,两人认出回头的邓燕了,兴冲冲地奔上来了,八喜问着:“呀,邓警官,您是不是瞧见大兵啦?”

    “哎对呀,他是不是回来啦,我们怕他去找,就先来找他来了。”九贵道。

    邓燕抿着嘴,笑笑,不过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看到。

    两人兴奋瞬间化为失望,邓燕现在有点喜欢这对狡黯而纯朴的夯货了,她道着:“有电话啊,你们想他,就给他打电话呗。”

    “打个屁,那头一听我们是民工,直接把电话扣了,留的电话根本打不通。”九贵道。

    八喜也说了:“大兵走时脑还不清呢,肯定被他们换号了,不让他跟咱们联系……要光大兵,我敢保证,他绝对不会不联系咱们的。”

    “那他肯定记得你们电话,他的记忆力很好,要想联系,肯定早联系了,你说呢?”邓燕道,委婉地告诉两位问题所在了。

    是啊,要想还怕联系不上,任九贵道着:“走吧走吧,还想赶着王母娘娘叫大姑,沾点仙气呢,拉倒吧。”

    “别跟着我,跟你就是赶庙会走失孩子,活丢人呢。”八喜烦躁道。

    两人和邓燕再了个见,你骂一句,我损一句,忿忿然地奔工地那辆小破车上去了。

    正欲离开的邓燕,身上的手机蓦地响了,她掏出了手机,看看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归属地,是彭州,一下子觉得心跳加快,摁了接听问着:“喂,是大兵吗?”

    对方沉吟了一秒钟道:“哟,看来你对他的记忆挺深的。”

    是个女声,不像是上官嫣红,邓燕奇怪问着:“你是谁?怎么会有我的私人电话?”

    “这里是打非专案组,全称是打击非法集资203专案组,我叫尹白鸽。”对方道。

    “那找我有什么事?”邓燕奇怪问。

    “你和嫌疑人有过接触,可能需要的时候,会用到你,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不拒绝的话,我们可能通过你们的省厅直接调拔……当然,尚在保密时限。”对方道,口气不容置疑,或许仅仅是打个招呼,那些来头很大的临时专案组织,同系统调人几乎就是一个电话。

    机会,或许是个绝好的机会,参与一次大案,可能比辛辛苦苦工作十年的累积资历都要大,片刻的思忖,邓燕拿定主意,却说道:“可以申请回避吗?”

    “理由呢?”对方问。

    “他的情况很特殊,现在可能尚在失忆中,我不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不过,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坏人,最起码初心善良,而且比大多数人有血性,我所见的都是他善良和阳光的一面,如果让我亲手毁了他,我可能做不到。”邓燕道,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彭州来的同行我见过,他们难道没有告诉您,我还是个在实习期的菜鸟?”

    对方似乎被说服了,片刻后幽幽道着:“本来我不确定,不过你的理由很好,更让我相信你是合适人选,很快你就会接到通知,准备动身吧。”

    言尽于此,电话嘎然中止,邓燕懵了下,逻辑不对啊?越犹豫的理由,会让组织置疑你的忠诚度呢,自己好像歪打正着,反而被敲定了。

    可越是这样,越让邓燕觉得惶恐,她尴尬地站在当地,久久没有回味过来,满脑子全是那个羞涩地请她吃烩面、那个紧张地问她消息的大兵,那个符合她心中白马王子形象,而现在却要亲手去毁掉的

    ………大兵!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