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26章 见招拆招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会议室讨论的诸人,是尹白鸽的手机,按理说这样的会议,有任何会议之外的事都不允许的,特别是手机铃声,可意外的是,孙启同和马文平两位领导一点愠色也无,反而期待地看着尹白鸽。

    内线,这是内线的消息。

    经侦上两位,知趣地没有注视,像不在意,高铭和范承和表情肃穆,他们在一线的,更懂那类人的艰难。这时候两人倒是放松了,怨不得没受苛斥,敢情上面运筹帷幄,早有布置。

    通话时间很短,尹白鸽和两位领导低声交换了句意见,旋即把手机里收到了照片传到了电脑上,屏幕上,多了一对近距离谈话的。

    “刚刚收到的消息,鉴于在座的都将是专案组的骨干,就没什么隐瞒的了,今天他们的行程是在睢溪市一所老年大学,据大量的外围侦察发现,他们的模式类似于传销组织,选定的目标是易受侵害的人群,方式是也是洗脑,但有所不同的是,他们有实体,有产品,有销售,而且能实实在在让参与者得到一定利益……这个样的危害可能更大,财迷了心窍,和洗脑的结果是一样的………我们接着刚才的说。”

    尹白鸽把刚刚罗列出来的嫌疑人照片,又重新划排了一下,点点屏幕道:“这个人出现了,那我们就先从她开始,刘茜,女,29岁,津门人氏,有保险从业的工作经历,加入鑫众团队有三年时间,算得上是元老人物,在之前的侦察里,她是在顾从军和上官嫣红之后空降到彭州的,两人关系暧昧。”

    尹白鸽点着文件夹,出公司、酒店、饭局、甚至拍到了车里两人搂抱的动作,不用说,总经理和秘书能干些什么,用下半身去思考,基本都正确。

    “第二位,此人叫万江华,27岁,有从事医疗器材销售代表的从业经历,到彭州的时间,比顾从军早一年,他是从销售经理做起的,彭州的数市的网络基本是他搭建的……但是很奇怪,他没有走到总经理的位置,幕后却空降了顾从军这么一位压在他头上,我们猜测,他们内部可能也存在争权夺利的现象。”尹白鸽道。

    “这位我介绍一下,我们太熟悉了。”孟子寒道着,指指屏幕道:“她叫上官嫣红,32岁,硕士学历,在加入鑫众之前,她刚从监狱刑满释放出来。”

    “啊?”高铭不自然是啊了一声,这位娇滴滴的美女他可是见过,没想到有这么复杂的经历。

    “而且,她的案子是我当年经手的。”孟子寒道,莫名地唏嘘了一声,介绍道:“案由是涉嫌信用卡诈骗,之前她有注册会计师资格,在一家上市公司当白领,交往的男朋友股市的套牢后急于翻本,她先后申请了六张信用卡套现,全部被男朋友投入股市,结果是越套越牢,所以直到案发,仍然有四十多万没有追回,这在五年前也算一个不小的数目……结果是,她锒铛入狱。”

    尹白鸽听着孟子寒的口吻,好奇地问了句:“你似乎……有点同情她?

    “办案的都同情,他父母卖了房子还债,当求助到男方的时候,那位男友拒绝帮忙,不但否认拿钱,连两人的恋爱关系也否认,最终只能她担责,被判了三年零六个月,服刑两年零四个月出狱。”孟子寒道,说完他环视,见各人都诧异地看着他,他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很不幸,那位渣男跟我同过学,这件事想起来我就有点堵。”

    “工作中,不要带着感情色彩,继续。”马文平局长提醒了句。

    尹白鸽撇嘴一笑,表示理解,她点着鼠标,换了画面,依次介绍着在彭州兴风作浪的几位人物,自上官嫣红以下,刘茜、田晓萍、张芬,不是有销售经历,就是做保险的出身,这些身份在经侦眼中,都不是省油的灯。

    两类人不要脸,一是做销售,二是卖保险,用这类人的铜嘴钢牙去推销原始股,正是人尽其材。

    抓住了这些关键人物,关键的经营节点,整个团伙的脉络就清晰了,高铭以他的经验在思考着,这种事要查,肯定有效果,而现在投鼠忌器的地方在于,谁也不知道效果有多大,兜售原始股这是明打明的违法行为,但对方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们是前脚兜售,后脚回收,一直在抬高心理预期,这种手法对于查处却是个壁垒。

    因为处在外围,你无法知道,他们究竟卖了多少,究竟有多少原始股在市场上流通,抓得轻了,可能仅仅算个非法经营,今天罚了,明天还卖,那种治标不治本的方式,在山寨流行的国度已经试验过无数次,其结果证明都是失败的。

    证据……这个要命的东西,究竟会在哪儿?

    主谋……这个掌握着案件命脉的人物,究竟会怎么做?

    战机……怎么才能抓到最合适的行动时机?

    这就是本次会议的意义,看来难度并不小。

    当重量级的人物映上投影的屏幕时,高铭的思路被打断了,差点笑出声来,屏幕上,一位目光呆滞,头发几乎脱光的老头,就是所谓的总裁、董事长:蔡青。

    “主谋的位置坐了个傀儡,这个人有点老年痴呆,长年在医院,我们暂且不考虑这个人,关键是他的侄子蔡中兴,此人54岁,和大多数张扬的富豪不同,他在彭州很低调,深居简出,交游很广,一年大部分时间,都不呆在津门市,去向是世界各地……我想,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他可以用自己是否已经被限制出境来检测一下,自己是否被盯上了……所以,专案组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至今仍然没有对他采取任何措施。”尹白鸽道。

    蔡中兴,背头,厚唇大嘴,蒜鼻豹眼,一副市井屠夫的长相。既便是已经习惯人不可貌相的警察们,也有点怀疑,这种莽夫型人物能是号令数省销售,随时可能敛财上亿的人物。

    “不要小看他,往前数三十年,他是街头卖虾米馄饨的,白手起家能到今天这么大,肯定有他的不凡之处。”孙启同插了句。

    尹白鸽接着道:“可能有几组数据会让我们认清这位对手。”

    她排着这位奇人的简历,20岁以前卖馄饨,翻身翻得也不光彩,是因为其叔蔡青时任津门五纺厂改制,在拍卖一处国有资产时,他成功竞标,之后摇身一变,他成了私营企业主。

    一直有人在告国有资产流失的事,可惜此事久查未处,最终在蔡青退休后不了了之。

    蔡中兴可不满足于此,之后又和台商搭上了线,把一个只能织纱的小工厂,变成了津门市的首批合资企业,靠来料加工掘到第一桶金。这时候他又不满足了,通过股份改制、稀释外商资本,甚至转移资产,没多久又把台商挤跑了,合资企业又变成了家族企业。

    此事涉及的外商告状数年未果,还在告,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解决的机会。

    互联网经济时代来袭,这位投机能人又坐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然无声地把他的互联网商场、鑫众小公司,作成一个遍及数省的大产业了,一年多前津门市经侦局注意到了鑫众的经营异常,数次会议提及都被压了下去,直到这种“原始股”开始释放出危险信号。

    尹白鸽排出来简历寥寥数语,勾勒出这位商场奇人的一生,和大部分先富起来的毫无二致,投机、投机,再投机而已。

    “老领导,不好对付啊,这样的能人,恐怕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而且,您看他这经历,大风大浪可经过不少啊。”马文平道,这话似乎带着点黑色幽默,让老领导孙启同笑了笑,他像要说什么,又咽回去了。

    “基本情况就这些,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不单单是一例非法集资的案件,大量的资金背后,可能隐藏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此人的社会关系又相当复杂,不排除他有涉黑涉外背景的可能。”尹白鸽结束了他的简介,看着两位上级。

    “老领导,该您下任务了。”马文平道。

    “这盘好棋,硬生生被搞成残局了,广顺、小孟,你们考虑过危害性没有……我是指,不用考虑蔡中兴这个人,而是抓他这个事,可能造成了不良影响。”孙启同出声问道。

    “资金方面我来说。”巩广顺拿着笔记本条理道着:“根据我们已经掌握的账户资料,十七个账户分别掌握在蔡中兴的妻子、儿子以及直系亲属手里,关联的地下钱庄也在我们监视之下,这一年多,资金一直在他手里挪移,一面出售原始股,一面又回收,账面沉淀的资金并不多……我还是原来的观点,在资金达到峰值时,也就是他们出售原始股之后,查他们个措手不及,这样有利于把普通群众的损失降到最低。”

    刑侦的武器是枪,那经侦的武器就是钱,只要控制住资金,就等于死死摁着他的命脉,这个思路百试不爽。

    孙启同拱拱眉,像不太满足,点着将道:“小尹,你说呢?”

    “我提醒一句啊,他的账面严格讲,全部是销售收入,如果你无法界定合法与否,冻结就无从谈起。”尹白鸽提醒道着:“假如要界定属于非法收入,那证据呢?要考虑到这样一种情况,售出去的原始股分散在几十座城市的散户手中,你觉得我们有多少警力能办这事?原始凭证更不用说了,恐怕已经销毁的不在少数。”

    提及此处,巩广顺抚下巴叹气了,这些经济犯的高明之处,恰恰是经侦无法跨越的壁垒……对呀,等你发现我钱到峰值时,事都办完了,谁还把可能成为罪证的原始凭证存着?

    “时间点,时间点非常关键,关系到是否可以定罪。抓捕没有难度,查处困难也不大,但要妥善地做好这一系列的事,不出大漏子,那难度就大了……子寒,你的意见呢?”孙启同问。

    “见证留人,否则就只能等崩盘了。”孟子寒道,他排着理由道着:“鑫众是津门利税企业,明显民营企业、蔡青又是正邪代表、头顶着创业先锋的头衔,这个公司关联着四家银行的贷款,还有我们无从查清的企业间的往来,要么不查,要么查封,否则任何一种情况,都会把我们置于尴尬境地。”

    这也正是难处所在,当警察的就是这样,既要考虑案子,又要考虑社会影响,还要照顾那些不省心的相关部门的情绪,任何一处都可能成为阻力来源,你不得不防患于未然。

    尹白鸽看着老领导一样,孙启同抚着下巴,双眼睁着,炯炯有神,可眼光却还在犹豫,其实他在想,投鼠忌器的地方,恰恰是投机所恃的地方,对于较量的双方,胜负五五之数。

    思忖了很久,孙启同的眼光,意外地投向了自开会以来,未发一言的高铭、范承和身上,看得两人如坐针毡,心里像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在这个高智商决择的局中,两人还有什么效用。

    “你们俩……”孙启同出声道,两人腾地站起身来了,老孙迟疑地看着,若有所思地道着:“有时候胜负的关键,不在于车马炮唬人,而在于小卒子拱到九宫城下……我没有小看你们的意思,但是你们确实让我很失望,好歹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刑警,被人家一脚踹湖里,回头还把你们当嫌疑人报警了。”

    “对不起,我做深刻检讨,自请处分。”高铭低着头不敢往起抬。

    “我也申请处分。”范承和道。

    “我也很想给你们处分,但时间不允许了,你们刑警脾气又臭又傲的,再来几个不了解情况,没准还得吃亏,好歹你俩吃过亏的,应该长点记性了。”孙启同道,几句说得两人无颜以对,悻悻然地抿着嘴。

    这个决定似乎和两人有关,孙启同意外地看向了尹白鸽,尹白鸽点点头,看来同意临阵不换将的处理。

    “好吧,我要求你们俩给我一个保证,这个保证是:从现在开始,在我下达命令的最短时间里,名单上的嫌疑人,你们务必排除一切阻力把他们抓捕归案。”孙启同道。

    高铭抬头一瞧,这些经济犯有名有姓有家有业的,可比那个流窜的刑事犯罪嫌疑人容易多了,他敬礼道着:“请上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在此之前,这个失忆的顾从军要牢牢控制,他那颗失忆的脑袋里,可能装着消失的罪证,说不定还有人想要他的脑袋……能办到吗?”孙启同问。

    这个有点难,范承和在桌下悄悄踩了队长一脚,两人齐齐敬礼:“是,保证完成任务。”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广顺,子寒,把你们队伍拉起来,办公地点就在这儿,随时准备出发……老马,跟我去趟地方省厅,到人家地头上办案,少不了人家支持。小尹,把我带来的装备和人,交给他们,外勤你负责……”

    孙启同在最后一刻,像是拍脑袋一样,一下子就决定了,然后他起身,忧色重重地和马文平离开了,几位要送的,被马局伸手制止了。

    这时候,高铭和范承还保持着敬礼的姿势未动,一听省厅的领导把人都给他们,两人着实吓了一跳,目送着两位领导离开,尹白鸽招手着:“跟我来。”

    两人和经侦上两位大员笑笑致意,快步跟着尹白鸽出去了,高铭追上尹白鸽问着:“尹指挥,这就决定啦?”

    前一刻还在讲困难,后一刻就布置任务了,难道高层决断都这么草率。

    “那还要怎么样啊,组织专家论证一下可行性?”尹白鸽且行且笑道。

    “不是,那个……这个行动太大啊,我们能成么?”范承和心虚地问。这恰恰也是高铭心虚的地方,要组织围捕的歹徒还成,可要组织这这么庞大的行动,明显是力不从心嘛。

    “放心吧,给你们的任务会很明确,只要控制骨干,其他的都好办。”尹白鸽道。

    “我和承和都和那个脑残照过面了,对他的监视的跟踪很麻烦啊,这家伙的警惕性太高……而且身手很厉害,对了尹指挥,我总觉得这个人的简历有问题啊?”高铭道。

    “什么问题?”尹白鸽头也不回地道,不过走在前面的她,眉头皱了皱。

    “要说在洛宁干挺那几个暴力收债是巧合,那收拾我们俩就不是巧合了,我好歹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着了他的道连反手余地都没有。”高铭道,范承和附合了:“对,在洛宁我想把他引开,结果被他揍了一顿……那拳头,忽悠忽悠的,就像我把脸凑上去让他揍似的。”

    前行的尹白鸽终于笑了,她笑着道:“他在国外呆了几年,经历我不清楚,内线提供的消息是,他在到彭州之前,给蔡中兴当过一段时间的助理,蔡中兴身边的保镖里有几位高薪聘请的,本身身体素质又好,估计跟高手又学过几招……内线提供过他跟人学巴西柔术的照片,很快你们就能看到的。”

    “巴西柔术?比咱们警体拳还厉害?”范承和好奇问。

    “咱们这野路子,都是肉搏来的,警体拳都没学好。”高铭郁闷道。

    “这个没必要担心,这次较量的主战场,在思维上,而不拳脚上。”尹白鸽回头,颇有深意地瞥了眼两人,带着两位径直到后院去了。

    七辆闷罐运输车,一辆应急通讯车,这位政治部的女人,在院中站定,又展示出了她的另一面,身形标挺,中气十足地一吼,数辆车后门齐齐洞开,扛着装备,次弟下车的警力悄然无声列队,报数,足足五队、五十人众,全部是生面孔,全部是特警制服。

    就闷在这儿一上午都不声不响,也就特警有这种严苛的纪律,那方队的阵势,让高铭和范承和兴奋了。

    大行动啊,绝对要来一场摧枯拉朽的大行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