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25章 环伺宵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5章 环伺宵小

    没有人觉得自己不正常,那怕精神病人,也只会觉得发神经的只有别人。

    于是在大兵这位失忆者的眼中,别人都像脑残了,失心疯了一样,让他怎么也看不懂。三台大电视轮番播放着防骗指南,巧妙地把有实体、有业务、有实力、而且有社会责任感的鑫众公司烘托得淋漓尽致,而这仅仅是一个陪衬,更有说服力的,是这些中老中间那些有头有脸有身份,甚至已经从中赚到利润的人。

    “张处,您老也来了?”

    “啊,这不闲着,来消遣消遣。”

    “我问您老个事。”

    “我就进得早,其实没赚多少,去年还半信半疑进了一万块……哎呀,亏了亏了,早知道涨得这么快,我都不卖了……哎,老王,你的卖了?”

    “可不,刚卖就涨了,现在有人出到八十回收了,我卖早了。”

    “那算什么,你敢在手里搁一年,翻几倍都有可能……我专程让我儿子查去喽,这公司光场地二百多亩、在全国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产品都卖到国外……要不能有这么大阵势,直接捐给咱们老年大学一个图书馆……”

    “那倒是……可现在买不上了,得预订啊。”

    “………”

    大兵在墙根像贼一个猫来猫去,他觉得心跳加快,喉咙发干,如果自己曾经是顾总可以接受,曾经干过一些偷香窃玉的事也可以原谅,那眼前的事,他就恨不得找块豆腐把自己撞昏过去了。

    拣谁坑不行,非挑这些大叔大妈大爷坑,这些人的智商还用坑么,都特么爱贪小便宜已经习惯了,超市萝卜便宜一毛钱,他们能排一上午队,别说这种坐着赚钱生意了。

    瞧吧,那来来回回倒茶的姑娘,总是被大妈热情的拽着问长问短,刘秘书似乎也是这儿的熟人,不少中年大叔对她可是青睐有加,那贼忒忒笑眯眯打招呼的眼神。

    贪婪不分男女,好色不分老少。特么滴,别说原始股,不给原始股让他们掏钱都乐意啊。

    猫着,猫着,大兵猫到了做健康咨询的中年大夫不远,那女大夫年过四旬,风韵犹存,不谈胆固醇、脂肪肝了,在量着血压,给一位大叔说的却是:叔,您卖亏了,那些收购鑫众原始股的,都攒在手里等着翻倍呢。

    蹭蹭蹭……那老头的血压直往上冒!眼睛像淫光外射一样,直勾勾地盯着隔壁房里的人。

    对了,那是个展示的柜间,各式的产品,酒、酵素、手机、保健品,不过那都不重要,此时万江华手里正一摞一摞往外拿的,正是现在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原始股,那是用防伪的水印纸做的、有公司财务鉴章、有防伪码,而且是只送不卖的玩意。

    好像……很熟悉。

    绿色和蓝色的,代表不同的价位,落在大兵的眼中,他挠着脑袋回忆着,对于别人,这是或多或少的收益,对于他,这可能是联系着性命攸关的一个线索。财务上那位,向着顾总笑了笑,大兵浑身不觉,她坐下来,打开了一份财务收据,那红蓝收据映入大兵眼敛时,大兵一下子如遭电击。

    对了,凭据……好像我要找的就是它。

    可我为什么要找它?

    …………………

    …………………

    “他们的营销是这样做的,你购买999或者9999的商品,自动赠送你10份,或者100份原始股,多买多送……这就是消费养老概念的由来,也就是说,你消费了,但消费换成股权了,股权在三年后还能变成钱,而且比你消费的金额要高出很多。从他们经营的层面,这个顶多算得是经营异常,或者就再重一点,顶多算非法经营……因为他们明确标注了,这是赠品,非卖品,明确表明,在上市以后方可兑换。”

    孟子寒列着数种原始股权样本,做得很精致,白红蓝绿金五色,最大的金额一万股。

    他说补充道:“如果这还没有说服力的话,那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要打消疑虑,据我们外围侦察,一直有投资公司在收购鑫众的原始股,一年内,从最初的55已经到现在的80,这是百分比,有买就有卖的,这个市场已经呈现出病态的火热了。”

    “这就是棘手的原因所在。”巩广顺,另一位经侦皱着眉头道着:“严格地说,他们还救活两个生产保健品的地方企业,原来滞销的这些东西都成了抢手货,一度还供应不足……不管我们怎么查,从经营的层面,似乎无法定罪……非法经营对这些已经成长起来的企业来讲,不算问题,至于法人,也值得商榷一下,他们的注册法人叫蔡青,今年已经71岁高龄了,据我侧面了解,是一个轻度老年痴呆的患者,长年住在医院。”

    范承和和高铭听傻了,这损招,怎么净是从中老年身上想馊主意。

    似乎难度很大,沉寂了片刻,孙启同提醒着:“小巩,你们的想法,一起说说。”

    “按正常的判断,回款达到峰值、被识破、资金断链,都可能引起崩盘,本来我们判断,今年的第一个财务季度应该是他们收割的时候,可没想到,判断是错误的,鑫众列出数个参与项目,开始吸纳投资了……看来他们的胃口,比想像中大。我是研究民间资本的,这个盘子能做到多大,不崩之前,我们根本无从知道。”巩广顺道。

    马文平局长插话道着:“项目集资先放放,他们一时半会完不成……这个原始股,如果从这儿下手,是不是可以有釜底抽薪的效果,把损失降到最低。”

    “缺乏证据……大家看,现在的市场上流行炒作,不管是茶叶,还是茶壶,还是玉、黄金等等,一切在奸商手里都可以炒作,经过长时间的左右换手,现在这种原始股,在特定的群体里,已经相当于钞票了,但是鑫众的聪明之处于,他们没有明面上参与,而参与收购者,和持有自然人之间,是钱物交易,要界定非法集资和诈骗,那难度就大了。”孟子寒道。

    “你别光说困难,最好的结果呢?”孙启同问。

    “最好的结果是,掌握据原始凭证,不但承销和经销商参与,其实鑫众内部也有大量的人在参与这事,左手买,右手买的事肯定都做,每销售一份,提成形成的原始凭证;收回原始股,变现的原始凭证;还有回收不可能再循环使用的原始股,也可以做为凭证……只有掌握这些东西,才能最终把鑫众和这些影子公司联系在一起,否则,我们将面临大量涉案人员和非法收入无法认定的尴尬局面。”孟子寒道。

    说到此处时,他期待地看了尹白鸽一眼,似乎这位不属于经侦上的同事,才是解决问题的核心。

    可尹白鸽却是满面尴尬,似乎犯了错误一般,那错误的性质,好像又高铭两人还严重。这个细微的变化,被列席的高铭和范承和看在眼里,两人终于明白自己接的是什么任务了。

    那个脑残的,可能是掌握着原始凭据的重要人物。

    “我来插一句。”孙启同这位带头领导开始说话了,他手指叩着桌面,像是思忖怎么开口,似乎很难,直叩了将近十秒钟,他才缓缓道着:“四月份的行动被紧急叫停,一直拖延到今天寸步未进,原因是……一个重要的涉案人出了意外。小尹,情况你跟大家讲一家。”

    巩广顺、孟子寒两位经侦,满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怨不得行动搁浅,怨不得任务中止,敢情这其中还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原因,此时他们明白今天与会人员的压缩及会议地点选扯的隐敝了,能有这样的消息,那意味着什么都心知肚明。

    无间道的故事,肯定已经发生了。

    而尹白鸽此时换到了主讲的位置,接驳着他的电脑,第一屏跳出来,就是那位让高铭两位外勤刻骨铭心的人:大兵。

    “据我们送进去的内线反馈回来的消息,这位,有可能掌握到这次原始股买卖及其他非法集资犯罪的核心,他叫顾从军,是疑似幕后人物蔡中兴的亲信,年前空降到彭州鑫众分公司任总经理,据内线提供的情报分析,这个人突然到彭州,其主要目的,就是彻底地销毁、藏匿可能形成罪证的各类凭据……”

    回放着此人的日常生活,奢侈品店、夜店、酒店、商城、酒庄、各类欢庆活动等等,以范承和、高铭的外勤眼光,这些资料应该都是偷拍的,看得出,在他们接手之前,顾从军早被警察盯上了。

    “之所以把突破点选在彭州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前后用了近六个月的时间,摸到了他们暗地经营的一些脉络,顾从军明面是总经理,但具体经营的事他却不插手,相反,他和其他几个分公司的负责人联系却很紧密,这个应该是幕后人物的授意……我们的内线暗中查明了,有一批在各地形成的原始凭证将要由专人处理,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们把行动的核心,指向这批凭证,时间是四月十四日,地点是云龙区第87号机场仓库……行动,失败!”

    行动的现场记录仪,公安、工商、税务联合组成的执法队伍,围堵了仓库,清查了在这里存储的包裹,大批量取样打开检查,全部是办公用纸,空白的。

    知道后续事件的高铭眼睛睁大了,和他范承和互视一眼,对了,四月十四日,正是大兵出现在洛宁的前一天,难道哪天?

    “……本来我们的设计是釜底抽薪,可没想到被对方偷梁换柱了。当天发起行动的时间是中午,行动之后,监视点把跟踪的顾从军、上官嫣红、万江华几人齐齐跟丢,丢掉的地方在高铁站,但行动失败之后,万江华和上官嫣红却又奇怪地去向复返……这时候我们才明白,他们是做了一个要逃跑的假像,制造紧张气氛,同时也在掩护顾从军出行……之后查明,在行动开展期间,顾从军独自驾车,自彭州出境,经过数市,跨省……”

    反查出来的交通监控,数个点连起来,就是顾从军的出行路线,目标在洛宁终止,但在座的知道,那个地方,绝对不是终点。

    “当天晚上23时至凌晨3时,这段时间是空白,我们无从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辆车于凌晨3时10分驶上了洛宁入口,在23公里处杨沟湾大桥逗留了应该有一段时间,这一点没有证据,是推测出来了,因为桥下就是洛河,当天凌晨6时,顾从军被两位到沙场的民工发现,发现的地点,距这座大桥16公里……他是赤身裸体被发现的,脑后受了重击,之后被地方警察救起,不过清醒后,却失忆了……”

    回放着洛宁警方提供的详细图片、视频资料,前后衔接在一起,每个人的脑海里跳出来了相同的一个判断:杀人灭口!

    动机很明显,牵涉这么大的案子,只有死人才能让活人放心。

    “洛宁警方的协查是两周后才被发现,为了避免被察觉这个人已经被我们盯上了,而且其时我们也无从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失忆,所以做了冷处理,一直任由他栖身一处民工工地……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这位顾总经理为了保护他的工友,把几位暴力收债的打伤了,手段相当残忍,但意外的是,其中居然有一位在逃嫌疑人……这个机会把他送到了舆论风口,顺理成章地,被彭州他这些旧部接回来了……”

    尹白鸽停顿了下,等着这些同行消化震惊,片刻后她解释道着:“不用奇怪他为什么做这件事,据数位脑科专科诊断,他是创伤和心因的综合作用引起的失忆,在失忆后接触的环境,已经把他变成了另一个人,据我们的内线反映,此人和先前在公司已经判若两人……我都有点不相信,在三个月前查处他参与赌博案的时候,我和他见过面,于是我在前天借用了他常去的心理诊所,扮成心理医生,他根本没有认出我来,失忆没有假,而且是全盘失忆了……”

    下面在窃窃私语了,和高铭、范承和讨论过的一样,这种事应该怎么办?然后一讨论会发现,根本没有办法。

    “还有一件事,虽然他记不起我,但他在和我见面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就识破了我的身份。”尹白鸽道,她回放着当天偷拍的录像,当看到貌似诚恳的大兵居然悄悄拿手机当监视设备揭破尹白鸽身份时,高铭和范承和这两位老侦察都咂舌了,反应这么高,隐藏的这么好,怪不得能金蝉脱壳。

    “基本情况就这样,他从诊所这里出来,就袭击了两位侦察员,然后跑到分局报警,分局不知道我们专案组在这里设点,结果出动了两队特警围捕……”尹白鸽眼睛使劲睁了睁,像是被噎得无法消化这种乌龙事,她尴尬道着:“我本身就是学警察心理学和犯罪心理学的,关于人格的裂变在理论上有这样一种解释:双重人格属于精神类疾病,但恰恰是这种人,他的情绪、感觉、判断、反应,比正常人要敏感的多,我一直很怀疑这种理论,不过亲身实践之后我才发现,那种敏感,几乎洞悉到每一个细节。”

    这句话让见识过的高铭和范承和深以为然,两人直觉得栽得跟头不冤枉。

    而听了许久马文平局长却是置疑道:“这个人还有价值吗?毕竟失忆,而且,这种情况,都可能成为他逃脱制裁的护身符啊。”

    “我们换一个思路,假如他参与了销毁或者藏匿凭证,那对于试图保守这个秘密的人,他还有没有价值呢?我要说明的一点是,不管是创伤性还是心因性失忆,不管是双重人格还是多重人格,被遗忘的记忆,在某种特定的刺激下,都有可能重现。”尹白鸽如是道,她的脸上,泛着诡异的笑容,和刚才相比,仿佛也换了一重人格一样。

    这个就把在座的都刺激到了,个个精神回复了很多。

    对呀,万一想起来呢?

    ……………………

    ……………………

    凭证……凭证……

    在财务部田晓萍的手里,写完,压戳,她垫着硬物,仔细地撕下一张,递给了这里的负责人。

    “是它……就是它。”

    大兵喃喃轻语,这个熟悉的物品勾起了连锁回忆,像不连贯的片段回到了脑海里,好像有一个男人,在谆谆教诲他,这些东西要收集好。好像财务部这位女人,端着纸箱,好多纸箱东西,交给他,箱子里,都是这种凭证……对了,还那些回收的原始股,花花绿绿的,他总是按时……送给,泉山区那家……

    “顾总。”秘书刘茜娇躯轻轻蹭了大兵一下,嗲声叫。

    卧槽,记忆瞬间中断,吓得大兵一个激灵,浑身抖了一下。

    “啊?您怎么了?”刘茜紧张地问,看大兵的脸色非常不好。

    “我……我他妈我。”大兵瞪着眼,差点一大耳光扇上去,好容易想起来点,全给打断了,可眼睛所瞪之处,却是刘茜白嫩的颈、香馥的胸,前胸拉得很低,大兵发症的表情让刘茜错会了,一个娇嗔道着:“讨厌,不要这样看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一扭捏,手在胸前一捂,却欲拒还迎一般,把遮住的胸往低又拉了拉,瞅瞅没人注意,飞快地给顾总抛了一个媚眼。大兵被折腾的像泥塑木雕一样半晌反应不过来,果真是传说中的女秘书,发骚发得太特么专业了,撩得老子都有点发情了。

    “怎么了?顾总……真的不舒服了啊?”刘茜看大兵反应不正常,倒真像关切了。

    “有点闷……陪我出去透透气。”大兵换了一个交流方式,正身前行着,从走廊踱步出了这个老年大学的活动室,出门时,刘茜已经紧跟上来了,关切地问着大兵道:“顾总,您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我带药了。”

    “药?”大兵一愣。

    刘茜赶紧掏包,四个塑料瓶子,她拣着舒必利递给大兵,说着这种药不嗜睡,可以吃两片,连着药和水,都递上来了。

    “这个……这个……”大兵接着药,欲语还休,他干脆倒了两片,往嘴里一扣,灌了两口水,递回了药瓶搪塞道着:“谢谢你啊,感觉好多了。”

    “您还跟我客气啊。”刘茜笑着道。

    “问你个事啊,刘茜……”

    “您说。”

    “我怎么今天隐隐想起,这些原始凭证,好像都是经我手的……可又不可能啊,不至于总经理干这活吧?但我觉得好像很清楚,不像假的,就财务部那田晓萍给我的,我好像……想不想了,被你打断了。”

    大兵面带难色道着,这个不合理的记忆,他实在无法解释。

    他看着刘茜,话说这位秘书还是不错的,烫发,纹眉,脸型就不怎么漂亮,也被美容成一位标准的美女了,特别是一发嗲,绝对有催人发情的效果。但听到大兵这句时,她却慌乱了,而且眼神严肃了,大兵随着她的眼光四下看看,没什么人,只有司机百无聊赖地靠在车边抽烟。

    “顾总,我说句话,您一定得相信我。”刘茜正色了,不像平时发浪。

    “嗯,说什么。”大兵点点头。

    “我要说的是,您想起什么来都无所谓,唯独这事,您就想起来,也当忘了成不?千万别跟人说起。”刘茜道,眼睛里透着真诚,似乎还有对顾总的一点依恋。

    “什么意思?”大兵懵然问。

    “标准答案是不知道,所有人的口径是一样的……NO,NO,别再往下问了,我陪您走走,咱们说点别的?”刘茜邀着大兵,话题生生地拗过一边了,大兵对于别的可没兴趣了,悻悻然地一甩手,又回活动室了,把刘茜扔在原地,尴尬得一脸。

    她似乎也不在意,趁着没人的功夫,她走远了几步,摸着手机,瞅瞅无人注意,然后拔通了一个号码,像做贼一样说了一句:

    “喂,有点麻烦,他能想起凭证来,刚才还问我了……嗯,我知道了,放心,他脑袋比被驴踢了还严重,不难对付。”

    扣了电话,她扔进了包里,又若无其事地回活动室了,似乎发骚并不能全部概括她的工作内容哦……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