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 第13章 勇者血烈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回事啊?好几个人往六号楼跑。”观察的男子调整着方向,他的视线里,看到了飞奔的大兵。另一位上来了,凑到了镜头上看看道着:“不会出事吧?”

    “应该不会吧,这帮民工那天不得吵几架。”另一位道,装修的擦碰事就少不了,不是施工队之间,就是施工和业主,再不还是物业掺合,闹得很。

    “刚才啥情况?调回来。”监测的道。

    另一位调着摄录,奇也怪哉地道:“没啥情况啊,进了三辆车,两辆奥迪,一辆大众……都是好车。”

    “你下看看。”

    “噢……”

    “等等,别带武器……”

    另一位把武器卸了,拎拎衣服,从顶层的电梯井出来,顺着人梯进楼里,像个普通住户一样,下楼直朝六号楼来了。

    ……………………………

    ……………………………

    大兵到的时候就已经很乱了,吵吵嚷嚷的,那位卢刚确实出乎他的所料,直挺挺地跪在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面前,抱着他的腿就是不放,旁边几个人拉都拉不开,那位被抱着的气急败坏地喊:

    “卢刚……我操不死你全家……知道被你吓跑的是谁吗?那才是老子的爷,就冲你今天办的这事,一个大子都别想朝老子要……起开……把他拉开拉开……”

    大兵不忍再看,慢慢回头时,有两辆车已经疾驰而去了,而这位老板的座驾是辆奥迪q7,就这一身行头加上车,都抵上卢刚的债务了。

    老板的司机在拉人,死活拉不开,孙总已经气急败坏了。

    “姐夫,姐夫……你别这样啊,咱丢不起这人啊。”九贵奔上去了,拽着卢刚。

    卢刚此时状似疯颠了,脸上不知道被谁踹了,一张嘴满口牙花带血,他嚎着抱着这位老板的脚跟咚咚直磕头:“孙老板,你行行好啊……老少爷们给你干了好几个月,都抵不着你一套房钱……我实在没办法,借的高利贷给发了点工钱打发大家回去过年了……我现在啥都没有了,高利贷追得我来回躲,好歹你给我留个囫囵命啊……就那么点钱,你抬抬手,就救我们一命啊……”

    “什么什么?我特么让你们这些王八蛋在小区干活不是照顾啊?别他妈不识抬举啊……说的我欠你命似的,嗨,都别看了,看啥呢。”

    那老板火冒三丈,乱吼乱骂着,吩咐着司机打电话,妈的一捋袖子,啪就抽了卢刚一个耳光,横横道着:“耍赖是吧?我把话撂这儿了啊……今天你要能要着钱,我跟你的姓。妈的,老子好容易请来个有钱的爷,被你吓走了,这账还没算呢……虎子,把物业人喊来,今儿把卢刚这群王八蛋全撵走,以后这小区有他们的人进来,给我往死里打……”

    “啥?你说啥?”九贵吼了句。

    啪,一耳光上来了,打得他眼冒金星,待再定睛时,那气急败坏,凶相毕露的孙老板,他愣是没敢还手,卢刚抱着孙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求着:“孙老板……是我不对,你打我……打残我吧……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给我们结清工钱,我们再不来烦你啦。好几十号人呐,兄弟们累死累活给你干了几个月,就那么点血汗钱。”

    “放开…………叫的人呢?”孙老板吼着。

    那凶相狰狞的,不知道触到了大兵那根神经,他的拳头捏得咯咯直响,看到卢刚脸上又挨一脚时,他忍不住了,抬腿就上……咦唷,冷不防,背后有人拽他,力道很大,拽着他退了几步,他回头时,那人拉着他就走,走了好几步才反应过来:“嗨,嗨,你拉我干什么?”

    “哦……我。”是位壮硕的男子,却是监视大兵中的一位,他一笑道:“哦,认错了。哎对了,你认识我吗?”

    大兵瞧瞧,那人一脸疙瘩,酒糟鼻子,烟渍牙,根本没印像,他悻悻道着:“有病。”

    扭头就走,那人又一拽,冷不防又把他拽退几步,大兵这回真怒了,瞪着眼道着:“你和那孙老板一伙的?”

    “是又怎么样?”那人双手一捏,拳头一闪,这却是个标准的技击动作,大兵下意识仰身,躲着可能出来的直摆拳,却不料这人奇损,一抬腿直踹大兵小腹,大兵一疼,腰一弯,那人收腿,又蓦地出腿一扫,直踹大兵膝盖。

    电光火石的两个动作一施展,那人掉头自己却跑了,大兵猝不及防地中了大招,蓦地火起,蹬蹬蹬就追上去了,那人兔起鹘落,直往小区的犄角拐,似乎要把大兵领到无人处,却不料他低估大兵的速度,刚拐过弯就追来了,怒极攻心的大兵一脚踹在那人的后心,那人一个趔趄扑到墙上了,等他刚回身,嘭…嘭…钵大的拳头已经等着他了。

    监视点看着的那位看着,同伴正被大兵左一拳、右一拳殴得不亦乐乎,他扔下监视器,揣起武器就下楼,等他跑到那地方,同伴早萎顿在角落里起不来了,他一搭手拉着人道着:“怎么了,找揍来了。”

    “他妈的,这家伙手真黑……坏了,那边要出事,工头找老板讨薪,要打起来。”这位道,本来是想把大兵引走,可没成想,这个失忆的拳脚比他要厉害的多。

    “我通知一下洛宁市局吧……合适吗?”另一位掏出手机,却又犹豫了,这件任务的保密性很强,贸然通知,再来大批警察……事态会那么严重吗?

    正犹豫时候,又是来了一辆商务车,破车,排气筒冒着黑烟,直朝六号楼去了。

    他迅速向家里汇报着,片刻回复来了,却是这样一条:避免和目标正面接触,由地方处理。

    只能报警了,两人边报着警,边离开那个纷乱的现场。

    ……………………………

    ……………………………

    大兵奔回去的时候,情况又变了,孙老板已经挣脱了卢刚上了车,卢刚更光棍,直接抱住车轮了,上面的锁了车门不下来,下面的抱着车轮不让走,僵住了。

    这拔干活的民工一共十人都到场了,不知道该咋办,物业上也来了几位,物业虽然拿民工好处了,可说起物业和开发是一家,这时候胳膊肘可不往外拐了,三个物业上的人吼着让卢刚放开,一个在训着民工:“啊……给你们找活,让你们挣钱,你们就这样啊……以后这小区还有人敢来住吗?王八蛋……不,王八喜,你说吧,这事咋办?”

    “这这这……我也不知道啊,他确实欠我们工钱啊,简装和小区路面硬化和出渣都是我们干的。”王八喜做难了。

    “上有国法,下有办法,也不能这么个要法啊?孙老板是带着银行的领导来看房,你们这一搅和,全黄了……咋?还指着人家给你结工钱?”物业领导吼着。

    “哎唷,好歹我们是债主,咋里外不是人呢?我也没办法啊……卢工头都快家破了,都逼到这份上没杀人放火,已经不错了……哎,大兵,大兵……你别上来。”八喜看大兵怒气冲冲来了,吓得赶紧抱着大兵,不让他到车跟前。

    物业实在拗不过这个拼命抱车轮的,又吼起九贵来了:“任九贵……把你姐夫拉走,这成啥样子啦?我跟你说啊,拉走,就当没事……再闹下去,你们都滚蛋,一个不留啊。”

    “嗨……你们太欺负……”

    大兵一开口,就被八喜捂住嘴了,八喜小声教唆着:“别添乱,这特么是穷鬼逼阎王,没活人的事。”

    “那咋办呀?”大兵气得两眼发红。

    八喜一抽,鼻子一吸,他啥也没说,使劲地咬着下嘴唇,两行泪热滚滚地下来了。

    大兵心一抽,比刀绞在心里还难受,农民工的难处他已经感同身受了,不是人受的罪都受过了,依然没有人把你当人。

    看着平坦狡黠的任九贵一把鼻涕一把泪求着求着姐夫,回头又求着物业,一边是欠的工钱,一边是刚找的饭碗,实在是无法两全,想那一样,都让他直不起腰来,那物业还算客气,又蹲下来跟卢刚说话,大兵几次上前,都被八喜死死拽住了。

    这时候,又一辆车来了,轰然顶着奥迪停下,物业的刚拦,一位亮着复印的欠条道着:“让开,找债主,不相干的别找事啊。”

    下来五个人,锅盖头,露着青青的头皮,两个汗衫,露着臂上的刺青,这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黑涩会的扮相,是要债的标准的队形,两个找债主,一个就在车门口,剩下两人戒备,民工刚一动,两个刺青男蹭地抽着尺长的砍刀,面相狰狞地喊着:“谁他妈动,剁了谁啊……你想动?你想……还是你想……退后……”

    暴力是最直接最有力的,物业上的,撒丫子就奔,围观的,开了单元门就溜,民工里胆小的,缩头缩脑一眨眼远远地跑开了。

    “你……哟,挺横啊。”有位收债的吼着。

    明晃晃的刀尖指向大兵了,那开了刃的长刀,在阳光下闪过一抹炫丽的光,像开启记忆之门的钥匙似的,遗忘了记忆轰然而来,是很多很多狰狞的面孔,是一个面带凶相的男子,一次又一次把他打倒,然后踩着他脸,那个肆意虐笑的表情,像把利刃一样,刺到了他的神经。

    大兵激灵灵全身抖了下,涌来的记忆让他不寒而栗,八喜拉着他往后退。

    这个被误认为是紧张和恐惧的表情了,那两位刺青男睥睨地把刀扛在肩上,此时,两位收债的已经蹲到了车前,一看任九贵,带头的那位轻声道了句:“滚蛋。”

    那人眼睛有点发绿,眼光毒的像蜂针,而且腰里黑黝黝地别了个把子,吓得任九贵一屁股坐到地上,直往后缩,两人看着卢刚,领头的道:“卢刚,够光棍的啊,婚离了,老婆孩子送走了……指着赖我们是吧?”

    “你特么真会躲,老子来瞄了几次,都没发现你孙子就藏小区呢。”另一位忿意十足道,一勾手:“出来吧,利息都欠俩个月了,指着砸我们饭碗是吧?”

    “大兄弟,我也是绝路一条了……我要不回账来,我也没办法啊,车都抵给你们了,利息还了十几万啊……”卢刚嘶哑的声音,在车下道。

    “是啊,本金还没还呢。”一位道。

    “还没到绝路,房子不还在呢吗,我就不信你老婆不救你,还特么假离婚。”另一位慢慢地套上了钢拳套喊了声:“出来,跟我们走。”

    “不出来,我今天就死在这儿……要不回钱来,我……啊。”

    卢刚一声惨叫,却是那人的铜拳套击在他小腿的颈骨上,另一位起身一腿踹手,两人顺势把抱车轮的卢刚给拖出来,持砍刀的刀背一磕,卢刚痛得满地打滚。

    车窗摇下来了,孙老板不屑地呸了口:“贱骨头。”

    没有同情更没有阻止,孙老板只等着脱身事外呢。

    “快走。”两人一示意,几人连搀带拖,把卢刚往车上带,讨债到这份上和绑架差不多,得行动利索。

    任九贵急了,上前就抱,那些人早有准备,一个肘击,正中鼻梁,任九贵叭唧倒地,捂着一鼻子血,号陶大哭。

    “操尼马的……王八蛋……”

    大兵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眼瞪圆了,头发根根直立,两肩耸着,那肌肉隆起了,一撑臂,破衣都开缝了,文质彬彬的瞬间变成了野兽一样,把八喜吓着了。从来没有见过大兵这么凶的一面。

    他怒不可遏地拉着花砖,手持着条形的大水泥砖嗷嗷叫着扑上来了,几步加力,嗖地一声,飞出去了。早听到风声的几人侧头一躲,那砖直直砸在车前窗玻璃上。

    轰,砸在驾驶位置了,车窗成了老大一个窟窿。

    一看只有一个人冲上来,两个持刀反身扬手就砍上来了。八喜吓得腿一软,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