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白袍总管 > 第70章 强硬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驾着小舟来到一座小岛。

    这座岛是东花园的两倍大,周围密布柳树,郁郁葱葱,生机盎然,远远一看,绿意令人心胸为之一畅,与东花园给人的感觉很像。

    楚离暗自点头,这顾立同人不怎么样,确实有几分本事,把花草的生机都舒展开,可影响人的心境。

    两人来到小岛,岸边已经有两人等候,顾立同与周玉庭并肩站在两人跟前,脸色不善。

    楚离抱拳:“顾兄,周兄,别来无恙!”

    周玉庭冷冷瞪他一眼,不搭理他,只朝着苏茹抱拳见礼。

    顾立同笑着回礼:“楚兄弟风采更胜往昔,真是令人羡慕!”

    楚离笑了笑:“顾兄过奖,月光兰死了没?”

    “有顾兄出手,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周玉庭哼道:“要是换了是你,早就死啦!”

    楚离笑了笑:“周兄,你懂月光兰吗?”

    “当然!”周玉庭拍拍胸脯:“顾兄研究月光兰,我一直跟着!”

    楚离道:“你草包一个,看得再多也没用,闭嘴吧!”

    “你……”周玉庭眼睛瞪大。

    苏茹抿嘴笑着摆摆手:“好啦,别斗嘴了,赶紧看花!”

    “苏总管,请随我来。”顾立同抚慰的拍拍周玉庭肩膀,对苏茹笑道。

    四人穿过一片片花圃,这里的构造与东花园截然不同,所有的花混合种在一起,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比不得东花园清爽,但更丰富多彩。

    东花园是依据萧琪的性格所建,她有洁癖,整齐条理,遇事冷静理智,而这西花园如此,也反映出了大公子的性格,感性大于理性,想必是感情盖过理智,凡事易冲动,楚离暗自分析。

    四人在一座小亭不远看到了月光兰。

    它正耷拉着叶子,奄奄一息,原本冰雪般的叶子已经枯黄。

    苏茹皱眉不已,看到那般美好的月光兰变成这样,委实不忍心。

    楚离在百米外已经与月光兰感官想连,气息相通,月光兰就是他,他就是月光兰,体会着月光兰的感觉。

    苏茹看他呆呆看着月光兰,忙道:“楚离?”

    楚离扭头看向顾立同与周玉庭。

    两人冷冷瞪着他。

    楚离叹口气:“你们不配执掌西花园!”

    “什么意思,姓楚的,你这话什么意思?!”周玉庭大声喝道。

    楚离道:“月光兰是人为破坏的!”

    “胡说八道,我们西花园根本没人过来!”周玉庭大声叫道,冷笑连连:“你也太信口雌黄了吧,看一眼就知道是被人破坏的?”

    楚离道:“没有这点儿本事,我凭什么呆在东花园!……顾兄,你说是吧?”

    “你说清楚,是怎么破坏的?”顾立同冷冷道。

    楚离道:“是你吧,顾兄?”

    “可笑!”顾立同冷笑道:“这么幼稚的诬蔑不觉得可笑吗?”

    “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楚离叹口气:“拿铲子来!”

    周玉庭哼道:“你要干什么?”

    “挖一挖就知道了!”楚离没好气的道:“以为天衣无缝?”

    周玉庭看看顾立同。

    苏茹早就怒了,冷冷道:“周玉庭,还不去?!”

    周玉庭无奈的应一声“是”,拿来一把小巧精致的铁铲。

    楚离拿过铲子,狠狠几铲下去,随即又慢慢的铲,很快挖了几块黑乎乎的土块上来,递给苏茹:“总管,这是这东西!”

    “这不是淤泥吗?”苏茹道。

    她知道楚离用的栽培之法,是从湖底挖一些淤泥,与腐土相混合,成为月光兰的土,这个黑乎乎的土块看起来像是淤泥。

    楚离摇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淤泥,是加过东西的。”

    “什么东西?”

    “马尿!”楚离哼道:“月光兰最怕马尿,埋下这东西的人对月光兰的习性很了解,你说是不是,顾兄?”

    顾立同冷哼一声不说话。

    楚离道:“是你埋的吧!”

    顾立同淡淡摇头:“不是我。”

    “那难道是周兄?”楚离失笑:“周兄可没这么聪明!”

    周玉庭没好气的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还说是你埋的呢!……再说了,你说是马尿就是马尿,凭什么啊?”

    楚离笑了笑:“这不难,找百草院的供奉们一看就知道!”

    “那好啊,就找供奉们来看看!”周玉庭大声道。

    顾立同哼道:“不必了!”

    “顾兄?”周玉庭忙道:“咱们可不能听凭他胡说!”

    楚离笑着摇摇头,看一眼顾立同。

    顾立同道:“是我埋的!”

    “啊——?”周玉庭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楚离叹道:“这又何必!”

    “死一株月光兰,看看你的本事,也值得。”顾立同哼道。

    苏茹冷冷道:“顾立同,你好大的胆子!”

    顾立同笑了笑道:“苏总管,我不过是弄死一株月光兰而已,一千两银子我认罚!”

    苏茹寒霜罩脸,冷冷瞪着他。

    顾立同笑眯眯的看着她,不以为意,西花园离不开自己,有大公子庇护,苏总管再厉害也拿自己没办法。

    他有恃无恐,所以才坦然承认。

    楚离道:“顾兄,你这手段太卑鄙!”

    “彼此彼此!”顾立同哼道,得意的微笑。

    楚离叹一口气,打量四周:“就是不知道,以前西花园有花草生病,是不是你自己弄的病,然后再治好,……别人束手无策,你却有办法,所以有了天才之名!”

    “你——!”顾立同脸色大变。

    楚离叹道:“心术不正,可惜可惜!”

    他扭头对苏茹道:“总管,咱们走吧,这株月光兰没问题了!”

    “走!”苏茹狠狠剜一眼顾立同与周玉庭,扭腰便走。

    周玉庭缩了缩脖子,顾立同脸色难看,却硬生生没避开视线,神态强硬,有恃无恐。

    看两人飘然而去,周玉庭低声道:“顾兄,何必呢,得罪苏总管可没好果子吃!”

    “怕什么!”顾立同哼道:“咱们有大公子,她翻不了天!”

    “苏总管在府卫里威信很高啊。”周玉庭摇头道:“她发一句话,咱们都要倒霉的!”

    “咱们呆在西花园,谁敢过来放肆!”顾立同撇撇嘴:“再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有大公子,他们不敢胡来,放心吧!”

    “唉……”周玉庭苦着脸,隐隐觉得不妙。

    ——

    上了小船,楚离催动内力,小船如离弦之箭射出,西花园很快消失在视野。

    苏茹阴沉着秀脸,狠狠跺脚:“顾、立、同!”

    楚离青衫飘飘,神情从容:“总管,别跟他一般见识,这般小人,不值得计较!”

    “不好好治一治他,我也白活了!”苏茹哼道。

    楚离道:“跟他计较,有失身份,让我来吧!”

    “你——?”苏茹扭头看他。

    楚离道:“对付他并不难,只不过看在大公子的面子上,一直没下死手,这次他对总管你如此无礼,是不能再忍了!”

    “你要怎么做?”苏茹蹙眉:“府卫不能自相残杀,你要是犯了府规,我可帮不了你!”

    楚离笑道:“我没那么傻!”

    “那你能拿他怎样?”苏茹没好气的道。

    她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没用。

    去大公子那边告状,大公子绝对会偏袒顾立同,且会起警惕心,觉得是要把西花园的钉子拔了,根本不会信。

    让别人找顾立同的麻烦,顾立同呆在西花园不出来,再说有大公子撑腰,别的府卫也束手束脚!

    想来想去,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想想就憋屈!

    楚离笑了笑:“交给我就好,过几天就让总管看到!”

    “你可别胡来!”苏茹叮嘱道:“不准违了府规!”

    “当然!”楚离笑着点头。

    ——

    一轮明月挂天边,宇内澄静。

    周玉庭与顾立同懒洋洋的来到邀月楼。

    站在邀月楼下,仰头观看,邀月楼直插云霄,丝竹声与娇笑声飘飘缈缈的传来,宛如天上宫阙,身在此楼,可忘却俗世烦恼。

    周玉庭与顾立同每过几天要来一次,对这里的美女迷恋之极。

    她们有的端庄,有的妖娆,有的清纯,有的妩媚,气质各异,却无一不美,是上天恩赐给男人的尤物。

    虽说每次都要花费不菲,他们却乐此不疲,五六天不来,浑身发痒,空虚无聊,身子不动,脚已经自动的带他们过来,无法自制。

    两人都有相好的姑娘,顾立同与周玉庭进了邀月楼就分开,各找自己相好的姑娘。

    周玉庭大摇大摆的上了三楼,挥手打发走引路的姑娘,来到一座屋子前,敲了敲门,没动静,里面也黑乎乎的,没点灯。

    周玉庭心一沉,难道玉娇竟然与别人睡了?

    自己明明把她包下啦,不再接别的客!

    “来人!来人!”他站在门口怒喝。

    一个清秀少女飘飘而来:“周公子!”

    “怎么回事?”周玉庭一指房间:“玉娇呢?”

    “玉娇姐姐出阁了!”清秀少女讶然道:“周公子不知道?”

    “出阁?”周玉庭脸色大变:“什么时候出的阁?”

    出阁是从良之意,是被人赎身离开了邀月楼。

    他一直在攒银子想替玉娇赎身,但赎身的价钱太高,要十万两,这是一个让他绝望的数目,他跟顾立同的银子加一起,也是遥不可及。

    PS:收藏怎么也不涨,推荐虽然不少,挺感谢的,还是有点发虚,自我怀疑的老毛病又犯了,难道又要扑?让推荐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壮壮我的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