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45章 奇怪男童(2)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据司刚说,他们在内讧的时候,全团互相混战,分崩离析,有一批团供给处的武器弹药,因为来不及带走,被掩藏在一个叫“射雁岭”的小山下。方江命令:把东西给运回来。

    丁义和牛娃子从邻近的村子里借了辆马车,匆匆出发了。

    谁知道马车还没走出村口,突然从村外的庄稼地里,窜出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来,满头大汗,神色紧张,跑得飞快。

    “谁家的调皮孩子,准是淘气了。”牛娃子坐在车辕上举着鞭子赶车,冲着孩子笑。

    “的的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顺着大路跑来一匹枣红色骏马,宽肩细耳,四蹄翻飞,异常漂亮,马上骑着一个红衣女子,长发飘飘,英姿飒爽,两个人不用看清面容,不由异口同声地叫道:“董太太。”

    此处道路平坦,那匹枣红骏马跑得飞快,一转眼便奔到眼前,马上的董太太柳眉倒竖,满面怒容,一抖马缰,纵马直向男孩子冲过去,离着男孩尚有几丈远,她在马鞍上伏下身去,伸手成虎爪之势,去抓男孩。

    那男孩脸有惧色,“出溜”一下,拐了个弯,眼见无处可逃,直奔丁义的马车而来,往马车的后尾躲闪。车上的丁义和牛娃子心下吃惊,两个人都回忆起司刚讲的“董太太打孩子”的事情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尚不清楚,但这个漂亮女人“不是好人”的印象已经两人心里根深蒂固,因此都起了维护孩子之意。丁义从马车上跳下来,“喂,喂,等一等,”伸开两臂,去拦董太太。

    董太太圆睁杏眼,狠狠瞪了丁义一眼,一提马缰,那匹马猛地往前一跃,直朝丁义的身子踏过来。

    丁义吃了一惊,心说这人怎么如此蛮横?赶紧往旁边躲闪,马匹碗口大的蹄子“突”地踏在路上,刨起一团尘埃,若是踏中丁义的身子,岂不是当场重伤?

    牛娃子使劲一拉车闸,马车“吱”地停下来,他一纵身跳下马车,那男孩子脚腿也快,绕着马车跑了半圈,一头钻到牛娃子的身后。牛娃子举着鞭子高喊:“等等,有话好说……”

    忽然空中红衣飘飘,原来是董太太径直从马上跳了下来,象只红色大鸟一般,飞身而下,直奔着牛娃子身后的男孩抓去,这一跳轻盈迅捷,姿势美妙之极,丁义忍不住喝了声采,“好身手。”

    牛娃子心头火起,举起马鞭,劈头便向董太太甩去,“叭,”马鞭一声脆响,鞭稍扫向董太太的脸上,董太太此时身子正在下落,眼看躲无可躲,却见红衣飘飘,董太太身子一翻,“鹞子翻身”,轻轻巧巧,便躲过了飞舞的鞭稍,并且身子刚一落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一脚,牛娃子“咕咚”一下,仰面朝天摔了个大马趴。

    丁义心下惊骇,牛娃子素来手快脚快,反应灵敏,怎么会一照面便被董太太踢得如此狼狈?他不敢怠慢,赶紧一纵身冲过来。

    董太太此时背向丁义,她竟不回身,就象脑后长眼一样,反身又是一腿,丁义正往前冲,几乎就象送上去给她踢一样。那个男孩子惊叫一声:“小心。”

    “小兔崽子。”董太太飞腿攻击同时,嘴里仍有余暇在骂。

    丁义也是一招没出,便被逼了个手忙脚乱,赶紧收步转身,动作稍慢了点,左胯被扫了一下,一个踉跄,勉强站住脚跟。这时候牛娃子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扔掉了马鞭子,跳起来挥拳冲着刚刚收回腿的董太太一个“冲天炮”。

    “冲天炮”本是打斗里最基本的招式,贩夫走卒全都会用,只有街头顽童或是不擅技击的人,才会笨手笨脚地来这一手“冲天炮”,牛娃子精灵至极,怎么会出此笨招?丁义脑子里惊疑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这家伙一定是在用计。

    果然,牛娃子右拳捣出,中途已经变化,身子借前冲之势迅速下伏,一个“扫堂腿”横向扫出。这“扫堂腿”本来也是平常招数,但此时用来很是精妙,董太太若是躲避,正好被背后赶来的丁义攻击,腹背受敌之下,她必然难逃一败。

    董太太的身子,象春天的柳枝一样轻柔,微微一晃,毫不理会牛娃子的冲天炮,腰肢扭动,两腿微曲,牛娃子的“扫堂腿”刚刚扫至,她象小女孩跳皮筋那样,脚尖一挑,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牛娃子脚髁被凌空挑起。

    “糟糕,”丁义正从后面冲上来,不由心里暗叫一声,眼见牛娃子又一个仰面朝天,摔倒在地。

    丁义从后面劈出的一掌,已经带着风声袭到,董太太红色的身体象被风吹着飘舞的蝴蝶一般,倏地横移半尺,右臂斜拉,借丁义自己的力道往旁边一带,正是一招“顺手牵羊”,丁义用力过猛,身子猛然被带歪,赶紧稳身,勉强没有跌得象牛娃子那样狼狈,左肩连同脖子,被董太太一掌拍中,“叭”的一声脆响,几乎是被扇了个老大的耳光。

    丁义心里暗暗叫苦,眼见自己和牛娃子联手,仍然收拾不下董太太,这个女人武功心智,都超凡脱俗,怎么办?若是拔枪迎战,这是敌占区,暴露形迹有可能因小失大。

    “游击战,”牛娃子喊了一声。

    丁义猛然醒悟,和董太太硬抗,身手差得甚远,只有游斗一策,他向后退了一步,握拳作势,却不进攻,牛娃子站在另一端,也是攻一拳或踢一腿,即刻后退,三个人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形成游斗局面,场面甚是滑稽。

    “太太,”丁义这才缓过手来,开口说道:“你为什么对付这个小孩子?”

    “放屁,”董太太飞出一腿,同时骂道:“老娘管教自己儿子,你们管得着?吃咸菜放屁。”

    丁义向后退了一步,躲开她踢出的一脚,“太太,这不是你的孩子,哎哟,娃娃,后退,小心。”他一把拽住身后的小孩子,躲开董太太的进攻。

    “她不是我妈,”小孩子高声叫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