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72章 云端殉了 (月票14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更!感谢诸位的鼎力支持!感谢颦兒的和氏璧!)

    是,郑衡说的是。

    人,才是最重要的。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乃是因为人是唯一具有灵智的。

    先生的存在,便是为开启灵智。——这对一个人而言,是无上功德,便有师尊一说。

    季庸犹豫茫然,后不见来路,前不见去处,不过是被这些时日的血腥蒙蔽了而已。

    没有人会喜欢追杀血腥,然而它既然来了,便是弥足珍贵的经历。这难道不是季庸的机缘?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将此人压至九尺地下,再投以千钧巨石,熬过了死不去的,才足堪大任。

    皇天无亲,它所眷顾的,是至善的德行,是坚韧的心志,是历尽劫难不改本心的人。

    最后,她低低叹息道:“先生的本心,难道不是为国为民么?”

    货与帝王家的文武艺、学宫学宫对生徒的教导,归根到底是季庸有这样的心。

    不然,季庸归隐山林便一切烦恼都没有了!

    归隐山林有什么难的?大宣多名山胜景,随便找一个山头隐起来就可以。

    难的是,如何将自己一身才学用于国用于民。就像她对裴定所说的,入污水浊世,激浊扬清,方是正途。

    仁义,如果没有人去践行,怎么让别的人相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裴光听了郑衡的话语,表示略惊吓……

    他从裴定的口中早已知这小丫头不凡,然而这些话再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这种与年龄不符的见识和才华,固让人心折,但怎么看都有些诡异。韦君相的弟子,真的逆天至此?

    他不太相信。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呢?纵裴光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郑衡乃郑太后重生。

    尽管他略惊吓,但郑衡这些话语,真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她说得对呀。争天下者必先争人,这不是自己一直在想、一直在做的事情吗?

    然而,郑衡接下来的话,还是让他忍不住红了一张漂亮的老脸。

    郑衡看了看裴光。笑着道:“我看裴家就挺想争天下的,季先生既然还没有想好去路,不如用才学先扶一扶裴家?”

    “……”季庸(⊙o⊙)!!

    “……”裴光(⊙o⊙)!!!

    她在说什么?什么叫“裴家也挺想争天下的”?窃国者,诛!这传出去了就是谋反的大罪,会让裴家诛九族的!

    怎么可以用这种在大街上问白菜价钱的语气说出来?有她这么挖大坑的吗?——意思是用很慎重的语气说出来就可以?

    然而……他不得不承认。郑衡再一次戳到了他的点。——他虽则从来没有说过,但他心里有时候是这么想的呀!

    他慢慢红了脸,面对郑衡挖的这个大坑,或者说是特意送的大礼,他不得不接,便道:“咳咳……裴家还有几个不成器子弟,恳请季先生代为教导一二。”

    说罢,他朝季庸慎重地躬了躬身,竟是延师请教的意思。

    “……”季庸再一次无话可说。他还以为裴光会着急反驳郑衡的话语,怎知裴光竟会就坡下驴?

    他们不怕我去告裴家心怀不轨意图谋反吗?

    可是。看到裴光美髯凤目、长眉入鬓的美丽样子,他实在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语。

    于是,誉满河东的季先生,心肠九曲的季先生,负责开灵智的季先生,就这样留在了裴家。

    此时,谁都不知道,就因为郑衡这么一坑,将来论功行赏的时候,季庸被定为裴府二十俊杰之首。

    至此。郑衡来见季庸想说的,都说了。她想起了还在等待的孟瑗,便朝裴光、季庸告辞离开了。

    此刻孟瑗就在千辉楼内,只须询问一句。她便可以知道云端的情况了。

    云端,现在如何呢?那枚白玉印,是否交给老师了呢?

    如此想着,她的心情起伏不止。她不是泥胎木偶,又怎么会任何时候都冷静自持呢?端看遇到什么事而已。

    孟瑗见到郑衡,心情同样十分复杂。

    她没有想到。救了她的郑姑娘,竟然是韦先生的弟子,竟然是太后娘娘的师妹!

    真好,真好……太后娘娘虽然宾天了,但还有一个师妹,那么韦先生就还有慰藉,云端姑姑所心心念念的事,也有人承继了。

    她上前一步,给郑衡行了礼,然后说道:“四娘见过郑姑娘。”

    郑衡脑子其实有点空,过了一会儿,才道不必多礼。

    越是想知道的事情,有时候便越不敢问。是以郑衡先问的,是孟家的情况。

    孟瑗神色黯然,回道:“祖父过世之后,家中的情况不太好,后来父亲和二伯父先后病逝。后来,太后娘娘身边的云端姑姑秘密把我们送到冀州。本来一切渐好,可是半年前来了一伙强盗……”

    孟瑗声音哽咽,将此之后的情况说了出来。

    不幸之中的大幸,她在禹东山遇到了郑衡,最后得与季庸相见。

    郑衡按捺住自己“砰砰”跳动的心,细声问道:“云端姑姑……她怎么样了?”

    “云端姑姑将我们送到冀州之后,就离开了。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她。后来母亲想方设法探听到宫里的消息,才知道云端姑姑已经殉了太后娘娘。”孟瑗回道。

    沙哑黯然的女声在说道:“云端姑姑已经殉了太后娘娘。”

    这些,郑衡听得很清楚,一字一字都听得很明白。云端殉了?什么意思?

    她眼神顿时变得森冷,狠狠盯着孟瑗道:“你说什么?云端殉了?”

    孟瑗神色骇然,觉得被一股强烈可怕的气势笼罩住了,她完全动弹不得,也根本说不出话来。

    郑衡的目光紧紧擢住孟瑗,可是眼泪瞬间汹涌落下,泅湿了她的脸,落到地上溅起来。

    她气势不改,她威严不变,她归然不动,她镇定如昔。

    可是映在孟瑗眼中的,只是一个可怜哭着的小姑娘,一个浑身笼罩着悲伤的小姑娘,让人看了心酸不已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踉跄几步,心头大恸:云端,怎么可能殉了哀家?一定不会!(未完待续。)

    PS:  感谢诸位的支持!心情真是棒棒哒!这些天作者君写得非常高兴,落笔也很从容,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出来。开篇就说过,我想写一个个风流卓绝的人物,所以难免牵涉人名会多一些,请大家谅解呀。(其实我就是来求订阅求票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