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70章 见季庸(月票13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更!谢谢大家!感谢颦兒的和氏璧,谢谢!)

    “我想去见季庸和孟瑗,请裴族长应承。”郑衡这样说道。

    她本想等裴定回来再见这两个人,但是裴光来了禹东学宫,此事便不是非裴定不可。

    裴光沉吟片刻,回道:“此事可。我安排好之后,便带你去。”

    说到底,裴家之所以能找到季庸和孟瑗,是因郑衡之功。

    原先,裴光还不解郑衡为何会救季庸,后来知道她是韦君相弟子,便隐约明白了。

    孟瑞图死于谏臣忠义,韦君相一系的人,看在孟瑞图的份上,对季庸想必有几分香火情。

    何况当中还有一个孟四娘!

    孟四娘从冀州出逃,千里迢迢来河东找季庸,当中深意,不言自明。

    想到孟瑗见到季庸后泣不成声的样子,裴光就略有些感叹。如今这两个人,一个落魄逃亡,一个家族已灭,难为他们了。

    不由得,裴光叹道:“孟瑞图死谏的时候,怕是没有想到孟家会变成如今这样吧。”

    郑衡目光微敛,想起了云端所描绘的紫宸殿鲜血,心情便有些起伏。

    孟瑞图之死,实则让人叹息,然而……

    正如她当初所说,孟瑞图求仁得仁,他的死,现在不正在启发着裴定等人吗?

    总会出现有识之士,知道他为何要死;或也会像他一样,选择一死。

    于是,她只回道:“总有些人或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裴光捻须点头,说道:“是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孟瑞图不负国朝,但对子弟还是略微亏欠。”

    如今孟家几乎死绝,实在可惜!若是按照裴光的性格,必定会选择另外一条路。

    一条既不负国朝又不负子弟的路。

    然而,世上会有这样的路吗?美丽的老人家裴光表示他也不清楚。反正目前他还没有想到死。

    这一老一小,想着已经死去的孟瑞图,各有所思,气氛怎么都有一丝沉郁。

    而有一点。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避开了。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孟瑞图才会死谏呢?

    君无道,臣死谏,唯此而已。

    半响之后,裴光咳了咳。成功地吸引了郑衡的目光。

    随即,裴光一脸八卦地问道:“季庸和孟四娘,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依我看,季庸年纪略大啊……”

    “……”郑衡默默不语。说实在话,她实在不清楚季庸和孟四娘之间的事情。

    以往安氏来慈宁宫请安的时候,并没有跟哀家说过这些呀!

    不过,经由裴光这么一问,郑衡心底那一丝闷意,便完全消散了。

    ……

    没多久,郑衡便见到了季庸和孟瑗两个人。在千辉楼厢房内。

    不知出于何考虑,裴家将这两人安置在不同的房间。——郑衡最先见的,是季庸。

    她怕先见孟瑗的话,会听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会没有多少心思再见季庸了。

    说起来,郑衡活了两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季庸。

    孟瑞图评价季庸为“胸有直节,圆润周通,可堪大用。”,可惜她得势之时。季庸声名未显。

    待到季庸誉满河东,她已缠绵病榻堪堪将死。

    没想到,她变成了郑衡,季庸隐匿躲藏。他们才终于见上面。

    季庸的相貌,看起来比他的年纪老许多。

    不过是三十六七的岁数,须发已斑白了,而且他额头有几道深深的皱纹,颧骨高而脸瘦削。

    至此,郑衡方明白季庸何以不出仕。

    国朝选官有“书言身判”的标准。季庸这副尖嘴猴腮的模样,就算考了科举第一,必也官位不高。

    在郑衡打量季庸的时候,季庸也在观察着郑衡。

    这个姑娘,好漂亮!

    像他这种经历了许多风浪的人,见到这姑娘的第一眼,都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叹。

    细一看,这个漂亮的姑娘,不仅仅只有漂亮而已。她明明神色平静,季庸心底却感到一股威慑,令他不敢轻易出言。

    从裴家人的口中,他知道了不少事情。

    这个是永宁侯府的郑姑娘,更是鸿渚韦君相的弟子!

    她得知他在集善街,所以裴家人能及时找到他;她救下了孟瑗,还将她送到了他身边……

    当裴光说郑衡想见他的时候,他不假思索便答应了。——他要亲自向郑衡道谢,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孟瑗。

    “郑姑娘,救命之恩,季某感激不已,多谢了!”他朝郑衡深深弯腰,诚恳地说道。

    郑衡回道:“应当之事,季先生不必多礼。我当感谢先生护佑幼弟,谢谢了。”

    是了,郑衡的胞弟郑适,在禹东学宫时曾得季庸看顾。一报一还,总会有所体现的。

    郑衡想见季庸,并不是为了这谢意的。

    她想知道的是,暗卫与季庸之间到底有怎样的交集,曾救下季庸的暗卫如今又在哪里。

    于是,她正色问了出来。

    季庸回想起那些过往,便尽可能详尽地说了出来:“当初有人来学宫杀我,我也不知这人是谁。当我以为必死无疑时,有一个人出现救了我,带着我在城中躲藏……”

    “那个人,是不是沉默寡言,用的兵器是一把细长的剑,很薄很薄?”郑衡急急问道。

    这样的性格和兵器,是暗卫的标配。

    季庸一阵愕然,然后回道:“是的。他带着我在城中躲藏,很少说话。我们一直被人追杀,他好像在急着联系什么人。后来他受了重伤,将我安置在集善街韩夫子家,就走了。”

    韩夫子家,裴定早已经仔细查过了。此人只是向慕季庸的名声,才将他救下来,别的,便什么都不知道。

    如此说来,季庸并不知道暗卫为何会救他,也不会知道暗卫的下落了。

    那么……

    “当初那个人为何要杀你?”郑衡继续问道。

    约半年前,安顿在冀州的孟家被盗匪所杀,在禹东学宫的季庸也出事,这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季庸比郑衡更想知道答案!

    他如常在禹东学宫教学,间或外出游学,除了是孟瑞图的弟子,他便和朝堂没有别的联系,官府的人为何要追杀他?

    这一点,他曾问过裴定。

    裴定很直接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郑衡眉头略皱,连季庸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为何被追杀,那么旁人就更不知道了。不,暗卫一定知道!

    她想了想,问道:“季先生,在那段时间前后,你身边可曾发生过什么事?”

    有些事情,或许季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季庸何尝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与孟瑗见面之后,他们两个人已经不止一次回想相商过了,还是全无所得。

    两人又继续说了一会话,最后郑衡已不抱什么希望,随意问道:“可曾有人给过你什么东西?”

    这一下,季庸眼睛亮了亮。(未完待续。)

    PS:  大雨倾盆,行雷闪电,作者君在码字的时候,总是担心会断电或笔记本被劈,心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