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69章 穿了 (月票12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更!请大家继续订阅和投月票,感谢属猫的小老鼠的桃花扇,谢谢啊!)

    看到袁长寿点头,郑衡也不多说什么,只道接下来会让人联系他,便离开礼元大街了。

    收纳流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异常艰难。不然府衙和世家也不会拖到现在。

    幸好得了袁长寿这个人,对郑衡来说最难的事已完成了,剩下的便是尽量提供资财和处所,要让这些流民有所用、有所得……

    还要小心翼翼,不能引起官府的猜忌和压制。毕竟,官府都不允许世家收这些流民,显然也知道这些人一旦不是流民了,就会带来巨大的麻烦。

    如此一来,收纳流民之事就不得不慢慢来,绝非一月半月之功。

    幸好,郑衡有时间。况且,这事太重要太庞大,她本来就预计要花上几年时间。

    几年时间,都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在河东。

    无妨,只要袁长寿能秉着宁琚的信念去做,这事就不怕做不好。或许到时候不止一个袁长寿,还会有更多的人。

    人啊,还是缺人。

    只有袁长寿一个人,太少了。

    这时,盈真说道:“姑娘,章妈妈已经在问奴婢,姑娘为何要用这么多钱了。”

    章妈妈问,就是章氏想知道。

    这事,本就是郑衡吩咐盈真等人透露出去的,是为了让章氏有所准备。

    宁氏的嫁妆很多,但大部分都在章氏手中。这些嫁妆虽然是宁氏留给她的,但是她要用的话,就必须得章氏首肯。

    嫁人什么的,对郑衡来说太遥远,遥远到不必思量。

    动用这些嫁妆,郑衡完全没有心理负担——用宁家为女儿所准备的嫁妆,用于闻州流民,想必宁琚若活着,定会笑而应承。

    “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和祖母说。”郑衡这样回道。

    章氏会不会答应,其实不难猜。能狠下心将五岁孙子送到禹东学宫,并且入佛堂三年不出的人,毕竟不是普通人。

    郑衡所虑的反而是另外一件事。

    她看了看盈足。然后说道:“盈足,袁长寿之事,我暂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其他人,自是指裴家。

    虽则在河东,没有多少事情可以瞒住裴家。尤其是收纳流民这样的大事。但是,这事她还是不想裴家插手。

    原因之一,当然是因为她想有属于自己的势力。若是裴家插手,以裴家人的本事,她怕只得到渣渣了。

    最重要的是,裴家不动,其余世家便不会动,官府就会睁只眼闭只眼。若出了什么事,尚有转圜的余地。

    闻州流民已经出现了这么久,裴家之所以一直不动。就有不动的原因,也不会轻易插手。——郑衡此说,意在着重提醒盈足。

    她打算让盈足与袁长寿联系。盈足虽然面瘫,但为人机变,比盈知盈真等人更适合做这个事情。

    当年云端可以暗中为她管理暗卫军粮,那么她相信盈足就可以做这些事。

    郑衡对四云的感情和追想,或多或少投射到身边这几个丫鬟身上。

    没办法,裴定送来的这两个丫鬟,在某些方面和云端等人太相似了。

    所幸,盈足的剔透灵敏也不疏于云端等人。

    半响之后。盈足重重点了点头:“是,奴婢知道了。”

    听到盈足的回答,郑衡神色有些怪异。怎么说呢,她对裴家颇有些羡慕嫉妒恨。

    送出手的两个丫鬟都如此优秀。那么裴家另外的下属怎样,就可想而知了。

    人才难得。郑衡曾是郑太后,比许多人都清楚,要培养出一个优秀而得用的属下,究竟有多艰难。

    可是裴家有这么多!

    难道裴家培养人才就好像种韭菜似的,割了一茬又一茬?

    不得不说。郑姑娘,你想太多了!裴定送给你的那两个人,在裴家也是少有的啊!

    因怀着这种心思,她在见到裴光的时候,脸色就有些异样。

    可是,裴光的表现更加异常!

    他不时幽怨看着郑衡,仿佛内心在做着什么艰苦卓绝斗争,脸容是大写的纠结。

    尽管如此,他仍旧是一个美丽的老人家。

    郑衡总算知道她老师的郁闷了,难怪那些成了亲的夫人提到羞玉郎君,都会微微红脸。

    这么美丽的老人家,长眉紧蹙什么的,真的是让人心生不忍。

    于是,她关切地问道:“赢先生,您怎么了?”

    闻言,裴光幽怨地看了郑衡一眼。最后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了?”

    早前他给儿子裴定送了书信,道隐瞒身份去了禹东学宫当游学先生,郑小姑娘并不知道他是谁,还恭敬地称呼他为“赢先生”,哈哈。

    措词洋洋自得,语气不无炫耀傲娇。

    可是,他昨日收到了裴定的回信。裴定是这么写的:“她肯定知道您是谁了,在逗您玩儿呢,呵呵。”

    裴光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是啊,郑小姑娘是韦君相的弟子,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

    他和韦君相虽差了几岁,却是同一代的人。

    郑小姑娘面上懵然不知、实则静静看他装模作样,一想到这点,他就想吐血。

    她怎么那么坏呢?一点都不懂得尊老!

    郑衡看着裴光脸上满满的内心戏,忍不住“噗呲”笑了出来。没想到,裴光是这样一个人呀!

    在她过去所接到的暗卫消息中,提到裴光的时候,形容多半是“一族之长,处事果断,为人深沉,性好养鸟”这样的。

    她想象中的裴光,就是一个不苟言笑满是威严、手里提着一个鸟笼的老人家,就像昔日郑氏大族的族长一样。

    可是,现在……

    裴光一副受了严重伤害的样子,他肩上的那只小红拍打着翅膀,郑衡竟然从它黑亮眼珠里看出了控诉指责的意思!

    这样的一人一鸟,让她忍俊不禁,也不好意思再装下去,便点点头道:“是我无礼了,请裴族长原谅。”

    裴族长神色黯然,有气无力地道:“说什么无礼,是我自己隐瞒身份在先,怪不得你。戏人者恒被人戏之,我总算深切明白这句话了。”

    郑衡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便静立一旁。

    随即,裴光像想清楚了什么,精神抖擞地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那么我就不遮遮掩掩了。听说韦君相写成鸿渚体的时候,号啕大哭,是不是真的?厉平太后宾天,他怎么不出现呢……”

    啪啦啪啦一大堆,全是询问韦君相的。

    看来老师的名声真是太响了,老师的情况,连裴光这样的人都兴趣浓厚。但是有关老师的许多事情,她也不知道。

    至佑十年她死了,老师在哪里呢?

    可是裴光缠功一流,不管是在明伦堂还是在学宫书库,他逮住郑衡喋喋不休,那只小红还不断地“唧啾”增加气氛。

    物似主人形,怎么都那么聒噪呢?

    最后郑衡实在无法抵挡了,只得道:“有关老师的情况,我可以说一些,但裴族长得答应我一个请求。”

    “没问题,只要裴家能做到的,我就答应你!”裴光立刻应承道。

    他想听听,郑小姑娘会提出什么请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