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67章 千金(月票11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更!照这种速度更新,月票很快就更完了,嘿嘿。明天继续!(¬_¬))

    郑衡相中的人,年约三十岁,络腮胡子。乍看去,他衣衫破烂面容瘦削,看起来与其他中年流民并无太大差别。

    然而仔细察看,便会发现这男人任何时候都背脊笔挺,眼光亦比其他流民敏锐得多,他手握棍子的姿势,也和其他人不一样。

    这些细节,让郑衡很快就判断出:这个人,曾经是一个士兵。

    郑衡还注意到,这个人很机警随变,闻州府吏驱逐流民的时候,他肯定不在其中;

    而且,这个人带着的流民总能占据礼元大街最好的地方——便是千辉楼外。

    这人曾经是一名士兵,或许还曾做过军中的斥候,在流民中很有威信。

    这样的人,太符合郑衡的要求了,是可以代她出面收纳流民的最佳人选。

    她会想方设法将这个人收为己用,哪怕耗费再多的心力,她也要做到。

    信心,郑太后从来不缺。她不但要做到,还要光明磊落地让这个人心悦诚服。

    “盈足,将你今日所带的银两,全部送给那个人。要让他收下,你才能回来。”郑衡这样说道,指向那个络腮胡子。

    盈足心中一惊,随即便回道:“是的,奴婢知道了。”

    今晨出长见院之前,姑娘将一叠银票交给她,让她随身带着,道今天会有要用。

    姑娘所说的要用,就是将这些银票全部送给流民?

    这……这些银票足足一千两!据盈足所知,姑娘所能拿出来的现银,就只有这个数了。

    姑娘为何要将这些钱送给流民呢?盈足想不明白,但她脚步没有任何迟缓,径直朝那个人走去。

    姑娘说,这人要收下银子,她才能回去。

    袁长寿皱着眉。一脸疑惑地看着盈足,问道:“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盈足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道:“这是我家姑娘送给你的。请收下。”

    她说的是“送”,不是“赏”,一字之差,意思天差地别。前者表示礼遇,后者则带着施舍。

    袁长寿显然领悟了这话语的意思。所以更加不明白了。

    看着婢女的话语和衣着,她所说的姑娘,必是富贵人家的娇小姐。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婢女,吐纳比普通人要缓慢,脚步比普通人轻微,这是一个有武功底子的婢女。

    这样的娇小姐和婢女,为何要给他这么多银票?还是用这种礼遇的态度?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袁长寿十分缺钱,却不会贪这种用意不明的钱。

    况且。他很有自知之明,他只是一个留宿街头的流民而已,哪里值得别人送这么多钱?

    是以他没有接盈足递过来的银票,而是打了个哈欠,一脸不耐烦地说道:“姑娘,麻烦借借,你挡住我的路了。”

    直到此时,盈足才知道姑娘为何会说刚才那句话。想必姑娘很清楚,这个人不会收下银票。

    财帛动人心,况且这么多钱财。这个人为何会不动心?

    盈足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她给流民送这么多钱不说,还要千方百计让这流民收下这么多钱。

    这出乎盈足的意料,不过盈足表示:这完全难不倒我!

    于是。她略略侧身,看似给袁长寿让路,却在瞬息之间将银票塞进了袁长寿的衣袖。

    快得根本让人察觉不到。

    可是,袁长寿的衣袖是破烂的,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见了这叠银票,他自然也看到了。

    他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立刻就将银票拿出来想还给盈足。然而盈足动作更快,早就走远了。

    而这时,另外的流民已经注意到他手中的银票,一窝蜂地涌了上来,眼冒绿光地围住了他。

    袁长寿立刻将这些银票塞进怀里,冷冷地道:“都散开!这些银票我会平均分给大家!要是谁来抢,我就烧了它!”

    听到他这么说,那些流民便散了些,却还有不少年轻流民围着他,不放心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银票在你手中,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他冷嗤一声:“信不信随你们。不过你们跟着我那么久,我会不会贪这些钱你们还不清楚吗?”

    众人不禁点点头。那倒是,自从袁长寿来了之后,他们总能找到最好的位置,虽然仍是饱一顿饿一顿的,却比以前好多了。

    最终大部分都散开了,却没有放松,仍是紧紧盯着袁长寿的一举一动。

    袁长寿顿时觉得怀中的银票就像烙铁,烫得他浑身难受。可是,这个烙铁却甩不出去!

    可恶!那个姑娘到底是谁?当众给我这么多银子,这哪里是礼遇?分明是陷害!

    他死死地盯着那婢女施施然的身影,看到她走进了千辉楼,然后在一个年轻姑娘身边侍立。

    恰这时,那姑娘似乎朝他看了过来。隔得太远,他看不见这姑娘的容貌和眼神,不知怎么的,他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这种紧张感,就好像他当年刚当斥候,第一次去大将军帐汇报情况时一样!

    大将军早已不在了,现在的他,也不是刚当上斥候的小毛头了,为什么还会紧张?

    真是见鬼了!

    千辉楼内,盈足看着郑衡上扬的嘴角,还是按捺不住问了出来:“姑娘,那个人……是谁呢?”

    盈真也是一脸好奇,等待着郑衡的回答。

    郑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你们知道千金买马骨的故事吗?”

    盈足和盈真点了点头。这是燕昭王谋士郭隗所说的故事,然后呢?

    郑衡笑了笑,道:“我在想,千金买马骨可能是在纳贤才,也可能是在挖大坑,端看贤才们怎么看了。”

    盈足和盈真一致摇摇头,异口同声说道:“奴婢还是不明白。”

    这一下,郑衡没有说话。她看向了那些流民,眼神熠熠发亮。

    你们明不明白没关系,关键是那个络腮胡子明白就行了。——她等待着。

    又过了一旬,当郑衡再一次出现在礼元大街的时候,有人挡在了她面前。

    这人,便是那个络腮胡子。

    他衣衫整洁了些,头发仍是乱糟糟的,面无表情地问道:“郑姑娘,您到底想做什么?”

    很好,这人知道她是永宁侯府的郑姑娘了,那一千两,花得很值得!(未完待续。)

    PS:  其实我也不知道千金具体的概念,意思就是很多很多吧!最后嘶吼:求订阅求月票!(肿么没有人理我呢?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