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66章 相中一个人(月票10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更!)

    出了禹东学宫后,郑衡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才在明伦堂内,裴光总是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到老师身上,而她总装着懵懂不知。

    既然裴光自称“赢先生”,那么就不会知道她是老师的弟子。揣着明白装糊涂,她也会。

    所以她淡定地看着裴光,看着他明明暴露了身份、却还以为掩饰得很好,就觉得挺欢乐。

    她突然明白裴光为何喜欢隐瞒身份了,这种“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的恶趣味,真是不好意思说。

    许是郑衡的好心情太明显,盈真忍不住问道:“姑娘,今天学宫有什么好玩的事吗?”

    按照禹东学宫的规矩,她和盈足并没有进去,是以并不知道明伦堂的情况。

    郑衡点点头,道:“是的,游学来了一位先生,挺好的。”

    她渐渐将心绪从明伦堂中收回来,然后对盈真道:“天色尚早,你告诉勇叔,我要去礼元大街一趟。”

    有些事情,她一直想做,后来因甘棠雅集受了伤,便耽搁到现在。

    章勇得了吩咐,便将马车停在了礼元大街的街口。随即,郑衡带着盈真、盈足两人往千辉楼方向走去。

    不久,她在千辉楼旁边的无头巷停了下来。

    这巷子,和她上一次来的时候差别不大。墙脚仍旧爬着一些青苔,那两三棵野草长了许多,依然顽强地向那些青苔靠近。

    这些信号没有变化,还是透露季庸还在集善街,让人速来营救。

    她故意留着这些信号,就是希望有暗卫发现这里。

    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她那一支暗卫好像在河东消失了,就连将季庸藏在集善街的暗卫也不知所踪。

    本来,她想着伤好之后就去见季庸与孟瑗,可是裴定去了京兆。便不得不推迟了。

    暗卫,为何会出现在河东,为何又消失了呢?

    郑衡盯着那些青苔小草,然后蹲了下来。伸手将这几棵野草拔掉。

    罢了,现在季庸已在云溪裴家了,既然迟迟没有暗卫回应,就没有必要留着这些信号了。

    看到郑衡的动作,盈真与盈足甚是疑惑。却什么都没有说。——郑衡也不会向她们解释。

    片刻后,郑衡便站了起来,淡淡道:“去千辉楼吧。”

    盈真和盈足点头应是,她们想不明白,姑娘来礼元大街是为了什么。

    郑衡一进千辉楼,便见到胖掌柜和几桌客人正在大声说着什么。仔细一听,原来是关于南景细作的。

    同福客栈和燕春楼的事,早已在闻州城中传来了。虽则过了这么些时日,百姓关注的热度并没有减少。

    现在闻州府衙正在城中四处搜索,还在城楼出了告示。重金征集有关同福客栈和燕春楼的消息。

    这重金,引得闻州百姓心动不已。

    可惜,并没有百姓知道这两处的消息。——他们所知道的那些事情,府衙早就知道了。

    “同福客栈现在已封了起来,东家早就逃了。真没想到,那里的掌柜及伙计都是南景的细作。”有客人如此说道。

    胖掌柜抖了抖身上的胖肉,笑眯眯地附和:“是啊,真是没有想到。咱们当掌柜的,好好当掌柜便是,哪里会想那么多?”

    刚为客人斟完酒的伙计听了。默默离得远了些,心想好好做掌柜什么的,真是不能信啊。

    这时,胖掌柜见到了郑衡。眸光闪了闪。郑姑娘来千辉楼,有何事情?

    他正想上前引郑衡上楼,却见到郑衡已在窗边位置坐了下来。于是,他便没有动了。

    看来,郑姑娘来这里,并不打算说什么事情。

    他想得没有错。郑衡此次来千辉楼,并不是为了裴家。她的目光一直看着外面——外面不远处那些流民。

    那些流民还是衣衫破烂,脸色蜡黄眼中没有光彩,甚至还有人靠着角落躺了下来,间或捉出一只虱子,还饶有兴致地看半天。

    这些流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幼。中年男人之间互相取笑怒骂,那些妇女则在照看着孩子……若忽略这是在街头角落,忽略这些人的衣衫面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家。

    这些流民,可能曾经有一个普通的家。或许是因为世道艰难,或许是因为自身颠簸,他们被迫离开家园,最后流落街头,成为官府都管不了的流民。

    流民越来越多,官府无力,世家不理……可是,郑衡想收纳这些人。

    她想收纳这些人,想令这些人力有所用,想让这些人居有定所,想让这些人心有所依……

    从私心来说,这些人手脚完整心志俱全,若是真能用起来,便是一股巨大的势力。

    势力,是现在郑衡最缺的东西。哪怕她与裴家合作,她可以借用裴家的势力,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她想有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当初师公组建暗卫,最初是因为收容了几个孤儿,数十年的累积发展,才有后来的规模。

    师公凭借几个孤儿就成就一支暗卫,那么她也可以。更何况,她可以有的,不是几个孤儿,而是数量巨大的流民。

    师公传给老师,老师最后传给她的那一支暗卫,因为弑君主、诛四王、平.南侵,几乎全折了。

    虽则他们折了,郑衡痛苦不已,然而他们的死,是为了家国大义,这并没有什么遗憾。

    但是这些暗卫在她手上断了,到底对不起师公,对不起老师。

    既如此,她便重新组建一支,令师公、老师的信念得以传承。

    家国大义,并不是名臣能吏才有的,在许多看不见的角落,有许多微小甚至卑贱的人,也会竭尽所能地坚持着。

    现在,她有机会、有条件收纳这些人,为何不做呢?

    正如她先前和裴定说的那样,收纳流民,说到底是供其资财庇其安所,这一点,她可以做到。

    宁氏给她留下了数量巨大的嫁妆,她手中有财;宁氏和章氏都给她不少铺子庄子,她有处所。

    她缺的,是不能让这些流民信服。限于年纪和身份,她不可能亲自出面收纳这些流民。

    所以,她相中了一个人。

    自她第一次出现在千辉楼、第一次注意到闻州流民起,她就已经注意到这个人了。(未完待续。)

    PS:  嘻嘻~~请表扬勤奋的作者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