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65章 羞玉郎君(月票9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更!继续求订阅求月票!)

    怀着这种隐隐希冀,郑衡开始期待下次来禹东学宫的日子。

    到了那一天,她早早便来了学宫,径直朝明伦堂走去。

    这路径和过去并无不同,只是她脚步略有些急促。

    待听到学童说大人和游学先生在等候时,她的动作竟刹那迟疑了……

    近亲而情怯,是这样吧?此刻在明伦堂里面的,会是老师吗?

    郑衡深吸了一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绪,敲了敲周典小书库的门。

    然后,她见到了周典及另外一个人,新来的游学先生。

    这是一个美丽得有些过分的老人家。美髯凤目,长眉入鬓,虽则发已斑白,却不会给人苍老之感。皆因这老人一身通透气度,更重要的是,眼神无比温润。

    仿佛久经岁月滋养,焕发着柔和光彩的美玉……

    这老人家的左肩上,站着一只红嘴灰翅的小鸟。它歪着头,正乌溜溜地看着郑衡。

    这一人一鸟,目光竟然奇异地相似,全是不加掩饰的好奇。

    这个老人家……就是游学的先生么?

    郑衡微微垂头,掩住了眼中的失望。原来不是老师啊……她原本有些颤乱的心绪立刻就平静了。

    乱她心者,唯有至亲。

    那么这个老人家,能够成为禹东游学的先生,有什么来历和本事呢?

    这时,周典说话了,为郑衡介绍道:“这是游学的赢先生,他以后会教导你。赢先生本事非凡,大宣赫赫有名的‘羞玉郎君’,便是他……”

    郑衡猛地抬头,看向了这美丽的老人家。羞玉郎君?姓赢?

    赢先生打量着郑衡,笑眯眯道:“祭酒大人对你赞赏不已,故邀请我出任游学先生。既然你不称呼老师,便不必拘礼。唤我赢先生便可。”

    他肩上的小鸟拍了拍翅膀,朝郑衡“啾啾”唤了两声,好像在打招呼。

    郑衡心中叹了一口气。赢先生什么的,真是呵呵哒。

    她就不明白了。裴家的人怎么都喜欢隐瞒身份呢?这是什么毛病?

    美丽的老人家、喜欢养鸟,更重要的是,有一个“羞玉郎君”的大号。这哪里是什么赢先生?

    这人是裴光,河东宰相世家裴氏一族的族长裴光。

    若是周典没有提及“羞玉郎君”的名号,郑衡或许不会立刻知道这是裴光。

    三十多年前名动大宣的羞玉郎君。她记得实在太清楚了……这是他老师一辈子的怨念啊!

    她的老师韦君相,有经天纬地之才,有七窍玲珑之心,样样皆好。唯有一点,就是相貌长得……咳咳,略一般。

    据韦君相喝醉时的碎碎念,韦君相年轻时,十个姑娘有九个姑娘不会看他,另外一个姑娘看他,则是因为他那双铜铃大眼。

    相貌这一事。乃韦君相平生大恨。

    恰这时,世上出现了一个羞玉郎君,名号传遍了大宣十道。

    羞玉郎君与禹东七十先生论道,最后七十先生甘拜下风,自此名扬天下。

    更重要的是,羞玉郎君有天人之姿,无论哪一个姑娘见了都面红心跳,听说他所过之处,香花抛了一地。

    羞玉郎君,便是美玉见了都要害羞。这名号就是这么来的。

    尽管对羞玉郎君的来历身世一无所知,但这完全不妨碍大宣姑娘们对他的爱慕,便是那成了亲的妇人,提到羞玉郎君时。都忍不住微微脸红。

    这样的羞玉郎君,一下子就戳中了韦君相心中最深的痛。

    为了知道羞玉郎君是谁,韦君相足足追查了半年,最后才确定是裴光。

    羞玉郎君,就是河东世族的裴光。这人不但有才有貌,还有无比显赫的家世。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个发现,差点让韦君相心碎。

    于是他便起誓,一定要比裴光更好、名声更响亮!

    数十年后,鸿渚韦君相的名声响彻天下,羞玉郎君则渐渐被人忘记。

    现在,她的老师了无踪迹,羞玉郎君则出现在她面前,即将教导她……

    好大一盘狗血!

    想起这些过往,郑衡不禁笑了笑。这两个惊世横绝的人,竟会先后与有交集。

    虽则充满着种种不可思议,然而想到老师,她的笑容不觉带着孺慕。

    看到郑衡的笑容,裴光的目光顿时亮了亮。

    他心想:我果然是人见人爱的美老头,便是韦君相的弟子,看到我都是欢喜的。

    他咳了咳,摆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道:“我已数十年没回过禹东学宫了,更别说教导学生了。你且说说你的情况,我心中也好清楚。”

    郑衡再次看了看裴光,及那只红嘴小鸟,默默想道:我的情况您老人家会不清楚?早些天我才修书一封送去裴家,这么装真的好吗?

    然后,她露出了笑容,乖巧地说道:“见过赢先生。得赢先生教导,这是我的幸运。先生肩上这是小鸟好乖巧……”

    裴光直了直腰,一脸骄傲:“它叫小红,平时都是跟着我。很通人性的,的确乖得很。”

    他才说罢,这小鸟便一下一下点着头,“啾啾”地赞同裴光的说话。

    好吧。小红……小红……

    这个小鸟看似普通,然而脚上却有一圈痕迹,看样子经常绑着东西。

    这种痕迹,郑衡也见过。她手下的暗卫曾养过信鸽,那些信鸽的脚上就有这样的痕迹。

    裴光肩上的这只小红,并不是为了逗趣,而是送来传递消息的。

    素闻裴光性好养鸟,所以裴家有一个河东闻名的百鸟园。因此,时不时会有许多鸟雀徘徊在云溪裴家,这还是云溪一大景观。

    这在过去并未引起郑衡的注意。现在看来,百鸟园不过是裴家的掩饰,掩饰裴家用鸟雀传递消息的事实。

    她不知道裴光为何会来教导她,是想更清楚了解她这个人呢?还是想知道她和老师的联系?

    裴光既然知道她是老师的弟子,为何会故意隐瞒身份呢?

    这时,裴光捻了捻美髯,语气略有些可惜:“赢某曾游遍大宣,曾见过许多人,但内心最佩服的人,乃是鸿渚韦君相……你既在学宫,想必听过这个人吧?”

    正巧,老师最佩服的人,也是你。

    原来如此,裴光出任游学老师,是为了知道老师的事情。

    她眨了眨眼,一脸懵懂地说道:“回赢先生,我没听过。”

    ps:小剧场:

    郑衡:先生你分明是赔的,怎么是赢呢?(??ω?)

    裴光:我都赔光了,还不能赢一回吗?略心酸……(¬_¬)

    (以上纯属搞笑,实则裴姓源自赢姓,裴光姓赢,只是说明五百年前是一家的道理。)(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的字数是不收钱的,哈哈~~欢迎大家多冒泡~~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