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64章 平静了 (月票8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更!怒求订阅!销售榜太难爬了啊~请大家助攻!!)

    郑仁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能急,尤其在这个时候更不能急。

    好一会,他才问郑晁:“伍氏失踪的事情,还有谁知道?那个表兄,谁还见过?”

    “珠玉院人不多,伍氏不见了,就只有管事妈妈陈氏知道。那个表兄,孩儿是陪伍氏上香的时候见到的,身边只有林康。”郑晁慌乱地回道。

    一想到那尸体的样子,一想到伍氏不见了,郑晁就不由自主地恐慌。

    叶雍查案那么厉害,最后若是查到永宁侯府来,那么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行,绝对不行!

    害怕失去一切的巨大恐惧,竟然压住了他心中的慌乱,令他渐渐平静下来了。

    郑仁见此,欣慰地道:“这个时候,万万慌不得。人一慌乱,就会做错事。林康自小跟着你的,一向忠心,这倒不怕。至于陈氏……她在府外还有个孙子,立刻将她孙子控制起来!”

    陈氏儿子已死了,就剩下这么一个孙子。有她的孙子在手,她便会乖乖听话,珠玉院的事情便可以暂时遮掩过去。

    “唯今之计,就只好对外说伍氏得了重病,任何人都不见。幸好她先前落了胎,这事不会太过突然。”郑仁这样说道,为先前伍氏出事感到庆幸。

    郑晁不住点头,还补充道:“孩儿会派人守住珠玉院,只许进不许出。时日一久,就说伍氏病死了,不会有人察觉她消失。”

    这会儿他只想着怎样将此事掩饰住,根本就不记得过去对伍氏是如何情深爱重了。

    大难临头,夫妻都会各自飞,何况伍氏只是一个妾而已?

    可是郑仁的神色并没有放松,他想起了一点,便说:“旁人倒好办。只是伍氏还有一个女儿吧?得稳住她才是,万不可露出端倪。”

    郑晁哑了哑口,他差点忘记了,还有一个绘儿!

    这的确有些麻烦。珠玉院可以阻挡住别人。却没有道理阻挡伍氏的女儿。若是伍氏病了,女儿侍疾更是理所当然。

    郑仁皱皱眉:“找个由头将她送出去,就说为了嫡母谢氏祈福,让她去庆福寺清修。”

    他说什么,郑晁都应是。

    一会儿之后。他就匆匆离开了荣寿院,吩咐心腹亲信去办事了。

    郑晁离开之后,郑仁唤来了管家田荣,脸色阴沉地吩咐道:“你给我仔细看好了,珠玉院中的消息,一点都不能泄露出去!尤其不能让章氏知道!”

    田荣躬身领命,恭敬回道:“请侯爷放心,老奴知道了。”

    当天响午,郑绘便被强行送走了。

    临走之前,她跪倒在珠玉院前。哀哀哭求着,想见伍氏一面才去庆福寺。

    可是,无论她怎么哀求,那些守在珠玉院的粗壮男仆都不为所动,始终不肯放行。

    最终,郑绘三步一回头哭着上了马车,与自小跟随的奶娘一起,被送到了僻远的庆福寺,以为嫡母祈福。

    郑绘一离开,伍氏病重不见人的消息。便在府中传了开来,还有人说伍氏这种病会传染,让大家离珠玉院远一些。

    同样卧床养身的谢氏听到这个消息,阴测测地笑了:“伍氏最好保佑自己好不了。不然待我养好身体之后……”

    她好恨,好恨。

    伍氏一个贱妾,竟然敢推她,害她没了一个孩子。这笔账,她要和伍氏算个清楚明白!

    她哪里知道,伍氏早已不在珠玉院?陈氏胆战心惊伺候着的。不过是一个虚影而已。

    听了这些事,章氏有些疑惑,对郑衡说道:“那一日看着情况尚可的,怎么短短几日就病到不能见人了?”

    连亲生女儿也不见,珠玉院还有男仆守着,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郑衡摇摇头,回道:“或许二房出了什么事吧,谁知道呢。祖母你别管这些事了,好好在闲章院便是了。”

    这一点,章氏无比赞同,她才懒得理会二房的事情。在侯府这里,她真正在意的人,就只有衡姐儿和适哥儿两人。

    郑衡笑而不答,将此事轻巧地带了过去。

    郑绘或许想不到,此番去庆福寺,便一生都无法见到伍氏了。她为此替郑绘感到可惜,却不觉得将伍氏捉了有什么不对。

    伍氏,是南景的细作。光是这一点,郑衡就容不下她。

    从辈分上来说,伍氏是先帝皇贵妃的侄女。当年伍家忠仆拼死将她救了下来,千里迢迢将她送来了河东,就是为了让她活下去。

    可是伍氏并不甘心,她与郑太后、与大宣有灭族的死仇。这个血海深仇,她无论如何都要报。

    便如此,她凭着忠仆留下来的线索,联络了南景在大宣的细作,继续为南景刺探情报。

    她和同福客栈的管事暗中蛰伏,就是为了收集河东道的消息。当初她成为郑晁的妾室,便是看中了永宁侯府和郑晁为官这两点。

    在郑衡的盘问下,伍氏还供出了南景的另一个据点燕春楼。可惜待裴家人赶到那里的时候,燕春楼已空无一人。

    果然,这些南景细作就像阴沟老鼠一样,稍有风声便窜逃了。

    若不是因为自己及章氏还在永宁侯府,同时她允诺过保郑绘平安,她就会趁着此事将永宁侯府圈进去了。

    可惜了,只是让郑仁郑晁饱受惊吓而已。

    想到伍氏的一生,郑衡的心情有些微妙。

    她在想,伍氏的选择是对还是错?有灭族深仇在前,伍氏会想尽办法报仇很正常。

    有仇当报,有恩当还。换作是她,也会这么做。

    她和伍氏不同的是,她最后成功了,将仇人灭得干干净净;而伍氏输了,所以成为阶下囚,连唯一的女儿也不能见。

    说到底,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和举动负责。

    从伍氏身上,郑衡的感受更直白一些:想要报仇,得有报仇的能力,不然最后就是把自己作死。

    唔……郑太后已宾天,这对伍氏来说,或许就是最好的慰藉了吧。

    不管怎么说,伍氏所提供的事情,已经交由裴家善后,并不需要郑衡费心;

    而永宁侯府这里,随着伍氏消失、郑绘离开,郑仁和郑晁饱受惊吓,谁也没有心思对付大房,郑衡顿时觉得清静多了。

    又到了每一旬去禹东学宫的日子。

    当初周典将她留在游学,只是为了韦君相的消息,是以郑衡的求学,便是在明伦堂书库看书。

    可是,这一次周典将她留了下来,笑眯眯地说道:“游学的先生很快就回到了,他会负责教导你。”

    游学的先生?禹东游学几十年没有过先生了,周典这是什么意思?

    她脸色沉凝,提醒着周典:“大人,当初我就说过……”

    周典摆摆手,“哈哈”笑道:“知道知道,不称呼禹东先生为老师、一旬来学宫一次。我还没老到忘记这个,我只说他会教导你,并没有让你称呼老师啊……”

    说罢,周典拍了拍胸脯,一脸诚恳地说道:“相信我,这个老师一定能让你增长见识。身为祭酒大人,我怎么会骗你呢?”

    就是因为你是祭酒大人,我才不敢相信你啊……郑衡隐约有一种被坑的感觉。

    可是她没有再拒绝。她也想见一见,这个游学先生是谁。

    这个人,是原本就是游学的先生呢?还是特意为了她而来?

    她心中隐隐生起一股希冀。这个先生,会是……会是老师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