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60章 再刺(月票5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更!求月票!感谢卿卿泠泠的和氏璧!感谢属猫的小老鼠的桃花扇,感谢大家的礼物~)

    二房数个院子,都在侯府东南一带,规模格局都相当好。

    就连妾室伍氏的珠玉院,都不比郑衡的长见院差多少。

    可见郑仁的心简直偏到天边去了。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盈知去了珠玉院,竟一下子就被发现了,故不得不迅速离开,并没有探听到什么消息。

    这本身,就已是一个大消息。

    盈知是裴家特意培养的属下。虽则比不上郑衡以前的暗卫,但比普通丫鬟强太多了。

    这样的人,万没有轻易被人发现的道理。可是这样的情况,偏偏出现了。

    那就是说珠玉院的丫鬟也很不普通!

    如此就太不寻常了,伍氏只是郑晁的妾室,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丫鬟?

    早几日,郑衡已从章氏口中得知了伍氏的情况。伍氏是十来年前成为郑晁妾室的,听说娘家也是读书人家,只是后来没落了。

    伍氏为郑晁生了一个女儿,这十余年来循规蹈矩,章氏并没有发现她有任何不妥。

    不管伍氏过去表现如何,郑衡只知道现在这个人很不简单。

    “盈知,依你看,那发现你的丫鬟,本事与你相比,孰胜?”郑衡这样问道。

    盈知想了想,老老实实回道:“回姑娘,若奴婢有所准备,当是略胜一筹。”

    盈知心想自己一下子就被发现,是不够谨慎之故。她万没有想到珠玉院藏着厉害的人,以致露了痕迹。

    “无妨,以后审慎便是。”郑衡回道,示意盈知不必太过自责。

    哀家都看漏眼了,怎么能怪盈知?

    原本以为,伍氏只是贺氏的帮凶而已,她吩咐盈知去查的时候。并没有多加提点。

    不想,伍氏身边有这么厉害的人,事情便不一样了。

    朝香暮籽到底谁是主谋,现在反而不好说了。

    一会儿后。郑衡便吩咐道:“将盈足唤来吧,我有事吩咐你们去做。”

    现在郑衡反而更想知道,伍氏身边为何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她有预感,知道了这个答案,朝香暮籽的事情也能水落石出了。

    且说。现在二房满是愁云惨雾,皆因郑晁妻妾都出了意外。府医和大夫不断进出,脸色相当凝重。

    郑晁一面惋惜没了的两个孩儿,一面还要调和妻妾矛盾,心中愁闷不已。

    之前这两个人都相处得好好的,他专心享齐人之福便是。这一闹,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说到底,都是章氏恶意挑拨!若不是她故意磨磋谢氏、同时捧高伍氏,谢氏的怨念便不会这么深,就不会与伍氏起挣扎!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郑晁默念道。眼中布满了阴鸷。

    这事,章氏不算无辜躺枪,但谢氏伍氏见红之事,实在不是她做的手脚。

    当章氏听到郑衡的请求时,不禁愣了愣,随即问道:“衡姐儿,你想我去珠玉院?这是为何?”

    郑晁虽然记在章氏名下,但章氏向来不屑与二房往来。就算听到谢氏和伍氏见红,也没有多少表示。

    如今衡姐儿竟请求她去看望伍氏?说实话,章氏压根儿就不想去

    郑衡道:“祖母。伍氏必是贺氏的帮凶。我们去看望她,她心中必会发怵,说不定会露出什么马脚。”

    她并没有说伍氏的怪异。不然,盈知和盈足两人的事就不知如何兜回来了。

    只是。她必须请章氏去珠玉院一次。当然,她也会跟着去,还会把盈知也带去。

    既然夜探珠玉院不成,那么郑衡便光天白日去了。

    莫不成伍氏这个妾室还敢将她们赶出来?

    伍氏的确不敢!事实上,她在见到章氏和郑衡的时候,露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劳烦老夫人和大姑娘前来。卑妾……卑妾心中惶恐。”伍氏努力撑起身子。这样回道。

    心中惶恐什么的,郑衡就姑且听之。

    不过若是朝香暮籽事发,伍氏的确应该惶恐才对。

    郑衡站在章氏身边,细细打量着伍氏。

    她看起来很虚弱,脸色甚是苍白,声音都有气无力。看样子,的确是流产伤身了。

    只可惜……郑太后一双火眼金睛,在宫中不知见了多少这样的妃嫔。

    她们演得,比伍氏还要逼真得多。——起码她们肯定会在屋中放点什么血,让屋子里有一种淡淡的血腥味。

    这样的经验,显然伍氏并不是很足够。

    郑衡将目光移向了伍氏的丫鬟。永宁侯府的妾室,身边都配着两个丫鬟,伍氏身边便有听风、吟月这两个丫鬟。

    这两个丫鬟俱低眉顺眼的,郑衡一下子瞧不出端倪。——无妨,盈知肯定能瞧出来的。

    这时,章氏说道:“说起来,这也和我有关。我不该将宁氏的瓷像搬出来,让你们都受了惊吓。”

    这一句话,让伍氏僵了僵。章氏为何会提到那尊瓷像?莫不是已知道了什么?

    这种警觉在伍氏脑中一闪而过,幸好她及时反映过来,只低头懦懦说老夫人不必自责,云云。

    章氏来珠玉院,本来就不甘愿。她耐着性与伍氏略略说了些话,才离开珠玉院。

    在回来的路上,盈知朝郑衡点了点头。这是表示,她已经知道厉害的丫鬟是谁了。

    当晚,一个身影偷偷出了珠玉院。在谨慎地四处张望之后,这身影才跃出了永宁侯府,飞一般朝东南掠去。

    随即,永宁侯府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这身影在片刻之后,也往东南小心翼翼地追过去。

    这一切,悄无声息。

    ……

    郑衡在长见院内摆弄着棋盘,等候盈知返来。

    她知章氏这么一去珠玉院,伍氏必会心中惴惴,会猜测章氏的来意,会担心朝香暮籽暴露,便会忍不住做些什么。

    心中有暗鬼的人,就连见着叶影都会觉得是鬼魅。无他,自己吓自己而已。

    深思熟虑是一件好事,不过有时候想得太多,也会很麻烦。伍氏可不就是这样?

    伍氏的丫鬟到底去哪里呢?盈知这一趟是否有所得?郑衡等待着。(未完待续。)

    PS:  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今天继续多更~么么哒~·我会告诉你们,闺女不在身边了我很悠闲么?再次,欢迎大家入读者群:1、5、9、5、7、8、0、8、9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