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9章 弄巧反拙(月票5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更,恳请大家订阅!)

    这一日,谢氏带着伍氏并几个孩子们,如常来到了闲章院。

    连续几日立规矩下来,谢氏便学乖了。尽管心里怨恨得要死,脸上却相当恭敬。

    唯一的破功,就是在看到伍氏坐着的时候,她总忍不住忿忿地瞪着伍氏。

    她原本也想伍氏像她一样立规矩,章氏却轻飘飘地来一句:“伍氏只是个妾而已,她又不是我儿媳。”

    这么一句话,就让谢氏噎住了,怎么说都不是了。

    谢氏原本想着今日又和往常一样了,不想章氏却没有使唤她,反而招呼着众人:“今儿我得了一件珍宝,大家都来鉴赏鉴赏。”

    随即,她吩咐着大丫鬟佩彤:“你去将东西拿出来吧。”

    章氏说罢,便将众人引至绿檀博古架前。

    而郑衡,就站在谢氏和伍氏身边,身上还带着淡淡幽香。

    谢氏想着章氏究竟得了什么宝贝,并没有在意郑衡身上的香气。伍氏则略低着头,谦卑乖顺的样子,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旋即,佩彤便捧着一个红绸盖着的物件回来了。她将物件放在博古架上,禀道:“老夫人,已经好了。”

    章氏笑眯眯地道:“这是个好物件,你们都上前一步,都仔细看看吧。”

    她这么一说,谢氏和伍氏等人便动了动,都看向了那个宝贝物件。看轮廓,应该是观音像之类的。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章氏伸手,缓缓将红绸揭了起来,露出了这个宝贝。这是一尊瓷像,质地温润……

    但为何这个瓷像是宁氏的样子?!

    谢氏双眼都瞪大了,脸上露出了慌乱的神色。这是宁氏的瓷像,栩栩如生,就好像宁氏出现在面前。

    谢氏的气息紊乱了,她犹记得宁氏临死前的样子。她在慎行堂里,看着宁氏口吐鲜血。像鬼魅一样盯着众人,然后死不闭目……

    “啊……这这……这是大嫂?”谢氏忍不住低呼一声,结结巴巴地说道。

    她身旁的伍氏,也露出了一脸畏惧的神色。显然。她们都想到了已经死去了的宁氏。

    宁氏对郑衡来说是至亲,见瓷像只会心生孺慕,但对别的人来说,就不一样了。

    谢氏的脸色甚至可以说得上发白,伍氏也瑟缩着身子。

    郑衡笑道:“是啊。母亲的瓷像是从京兆送来的,是最大的宝贝。你们都记得大伯母吧,来上前看看。”

    她唤着郑晁几个孩子们,除了郑迢,其余的人反而退了一步。

    略失败啊……

    郑衡这样想道,放弃了将这些孩子带上前的打算。刚才那么一瞬间,她看到谢氏和伍氏两个人都下意识伸出了手。

    如此,一下子倒不好分辨是谁知道朝香暮籽了。或许,这两个人心中都有鬼?

    谢氏和伍氏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下一刻便听到谢氏说道:“老夫人,儿媳突然觉得头晕得厉害。恳请先离开,改日再立规矩吧。”

    她说完这话,不等章氏回应,她便迈开了步子,再顾不得装出恭敬的样子,匆匆带着孩子离开了。

    伍氏紧随其后,也带着她所出的郑绘离开了闲章院。

    随着她们离开,闲章院顿时安静下来。其实这时距搬出瓷像,也就一小会儿的时间,她们竟怕成了这样。

    “衡姐儿。可看出些什么来了?哪一个才是?”章氏这样问道。

    她刚才也在不着痕迹地观察谢氏和伍氏,却发现这两个人同样变色,而且都迫不及待地离开了闲章院。

    她一时分辨不出。或许小姑娘眼睛利,衡姐儿能发现些什么。

    郑衡回道:“我心中已有了一些判断。不过还没有完全确定。祖母且等一等。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的确,那两个人的表现,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勃然色变。究竟哪一个是因为朝香暮籽慌乱呢?

    其实郑衡已经隐约看出来了。但是她想再进一步观察。事关朝香暮籽,还是仔细为妥。

    俗话说疑心生暗鬼,这一次试探之后。说不定有人忍不住自己就露出马脚了。

    以郑衡对人性的推测,必定是的。

    果然,晚膳刚过不久,二房就出了大事。

    最喜欢听八卦的司悟向郑衡禀道:“姑娘,二夫人和伍姨娘不知为何起了争执,两个人互相推搡,竟然同时见了红。”

    同时见了红?谢氏和伍氏两个人都有了身孕?两个人互相争吵推搡,这是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有孕?

    简直开玩笑!若谢氏和伍氏随意一个人不知,尚可说得过去,现在两个人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就只能说明其中一个人作假!

    郑衡想过其中一个人为了掩饰朝香暮籽,必定会故意闹出动静,却没有想到会这样的情况。

    这一下,郑晁怕是不知道心疼哪一边了。

    好好的,这两个人为何会争吵呢?

    这点,司悟却没有探听出来,便为难回道:“姑娘,奴婢并不知道。听说朝阳院的两位管事娘子,都不知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原因,总不会是突然打起来吧?不过是狗咬狗一嘴毛,郑衡对此并不关心。

    她真正关心的事,已经有了结果。她唤来轻功最好的盈知,吩咐道:“你且去珠玉院,看看伍氏有何动静。”

    盈知领命而去,郑衡则是在想着伍氏这个人。永宁侯府中的妾室,怎么会与朝香暮籽有关系?

    从一开始,郑衡所怀疑的人,就是伍氏。不是因为伍氏露出了什么蛛丝马迹,若是因为……谢氏太蠢了!

    谢氏这个人,自持出身大族,自以为手段了得,其实脑子并不聪明。

    从她在章氏面前立规矩就可以看出来了,谢氏明明十分抗拒立规矩,心中想必忿忿不平,脸上却不得不装出恭敬。

    越是接触谢氏,郑衡越是发现谢氏的不灵光。禹东山那个孤傲的贵夫人,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

    贺氏能想出朝香暮籽这样的毒计,岂会与一个不灵光的人合作?太没有保障了!若自己是贺氏,就一定不会选这样的人。

    她在闲章院中,伍氏想伸出手去阻止自己的女儿,却又倏地收了回来。——这说明伍氏在那一瞬间有过计较。

    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计较,伍氏不是贺氏的帮凶,还能是谁?

    可是,当盈知从珠玉院回来之后,郑衡却觉得,她或许是想错了。(未完待续。)

    PS:  昨天的销售榜,《妻在上》新书排行第一!感谢诸位慷慨支持!我可以汇报大家的,就是写好这个故事,谢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