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8章 人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更!我在努力爬销售榜,请大家多多订阅,谢谢了!)

    章氏恨极,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刚从佛堂里搬出来,就有人处心积虑地要她性命。

    还有衡姐儿,不过是一个屈居在河东侯府的姑娘,贺氏为何如此容不下她呢?

    “祖母,人心这种东西最难测,谁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呢?”郑衡如此说道。

    这个别人,自然是指贺氏。

    在郑衡的印象中,她连贺氏的面都没有见过几次,更别说哪里得罪贺氏了。

    正如怀璧其罪的道理一样,或许在贺氏的心目中,郑衡的存在便是一种错误。

    错误嘛,大抵都是要消除的。

    不过在这一事上,郑衡却不会让贺氏如愿。——她原本还想着,与贺氏河水不犯井水,不想贺氏却使出了如此狠毒的招数!

    那就不能忍了!

    说到底,贺氏为何如此狠绝地对付章氏及自己呢?

    这时,章氏已经渐渐冷静下来,开始说道:“贺氏在你父亲热孝的时候嫁过来,当时我极力反对。侯爷以你姐弟相逼,我不得不同意。不久他们便回了京兆……”

    章氏如此说道,将三年前的事情说了出来。

    热孝成亲,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到底还是说明郑旻为人凉薄。宁氏尸骨未寒,贺氏却很快就生产了,生下了一双七星子。

    七星子可是好兆头,更别说是一双。恰好郑旻那时候升至吏部。由此,贺氏便更得郑旻宠爱了。

    宠爱到,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另外一对儿女。

    这三年,郑衡幽居佛堂,郑适艰难度日,说到底还是因为郑旻与贺氏成了亲。

    自古有了后娘便有后爹,这一盆狗血就和许多大家族会有的一样,郑衡并不感到惊奇。

    只是,父杀子是为不慈。真正的郑衡死在了佛堂。如此一来,郑旻不慈已坐实了。

    何况还有一个贺氏!

    不管贺氏为何如此狠毒,朝香暮籽既然出现了,那么贺氏就成了她的敌人。

    对待敌人。郑衡的态度也只有一个,那就是除之而后快。

    既然贺氏想她死,那她只好让贺氏先去死一死……

    只是如今贺氏远在京兆,事情就不太好办了。

    “祖母,过去的事就暂且不想了。这绿檀博古架的事情。得好好查一查。”郑衡如此说道。

    不将这个人拔出来,就像有利刃对着胸膛一样,这感觉太不美妙。

    章氏冷哼了一声,道:“无非就是二房那几个人。闲章院一直是谢氏打点的,看起来谢氏的嫌疑最大。然而谢氏是个蠢的,贺氏能放心和她合作?”

    这说法,郑衡十分认同。

    理清内宅阴私,其实和刑部探案出不多。一点点抽丝剥茧,最后才能看清楚是人是鬼。

    这倒不难,现在二房的人不是在闲章院立规矩吗?正好可以试探一番。

    朝香暮籽。哪个人都怕吧?

    幸好检点礼物的时候,是在长见院,除了盈真几个大丫鬟,连司慎、司悟都不曾知道。

    “如此正好,衡姐儿将那尊瓷像送来闲章院,我倒要看看,到底谁会色变。”章氏恨恨说道,眼中有刻骨恨意。

    她还没有那么好的涵养,能够原谅欲取自己性命的人。

    郑衡点头应是,道过几天就会将佛像送来。——虽则暮籽油已经拿走了。为谨慎起见,还是得多等几天。

    出了闲章院,她的心情便渐渐沉重起来。贺氏的帮凶是谁不难找,真正让她心情沉重的。是这暮籽的出现。

    贺氏为何会有暮籽呢?是从宫中得到的,还是从旁处得到的?

    不管贺氏从哪里得到,暮籽的出现,已经足够让郑衡警觉。

    暮颜树,只长在南景,在南景也属珍贵物品。一般人家不可能轻易得到。由此可见,贺氏身边有人与南景有密切往来。

    至佑二年,南景入侵大宣,她带着宁缺等将领,折损了三分一的暗卫并无数士兵,才将南景士兵赶出大宣。

    这一场战争,便是平南之战。

    在这一战中,大宣和南景都元气大伤,谁都没有力量再发起争端了,于是两国在大宣最南端的云城定下盟约,誓言永为睦邻,史称云城之盟。

    如今是至佑十四年,距离云城之盟已过去十二年了。如今两国恢复往来,郑衡并不感到意外。

    但她十分忌惮南景的君主穆醒。

    此人雄才大略,登基短短两年便已平息所有敌对势力,并且将南景兵权牢牢握在了手中。

    从鸿胪寺谍报和暗卫消息中,郑衡越来越清楚穆醒的野心。穆醒不止一次说过云城之盟是南景之耻,当中深意不言而明。

    其时她身体已经很不好,心想着自己若是宾天,至佑帝必不是穆醒的对手。

    既然至佑帝不是穆醒对手,那就只好让他们成不了对手。

    于是,她便给鸿胪寺和暗卫下了一道死令:不惜一切代价,击杀南景君主穆醒。

    可惜,事最后不成,又或许穆醒天命不当绝。暗卫们只是重伤了穆醒,并未能取他性命。

    她缠绵病榻之时,穆醒也在养伤。后来……她便死了。哦,是宾天。

    南景和穆醒,如今是怎样的情况?她不知。

    如今大宣十大道有流民不断,与北宁又多有纷争,内忧外患不断,穆醒这种野心勃勃的人,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朝香暮籽,说到底和南景有关。当年她杀皇贵妃伍氏,就已经将宫中的朝香暮籽都毁了。贺氏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东西?

    “想得再多,哀家又能怎么办呢?”郑衡默默想道,始终心绪不扬。

    一个人,如果曾站在国朝最顶端的位置,如果曾掌过至高无上的权力,那么其所观所想,必是站在最高位置,必还带上至高权力。

    哪怕换了身份换了地位,甚至换了一个人,这种习惯都难以改变。

    譬如在天空翱翔过的雄鹰,哪怕跌到了地下,也和蝼蚁是不一样的。

    郑衡便是如此。她何尝不知道这些是不应该想的?只是心之所向,实在很难阻止。

    罢了罢了,总有一日,哀家会知道南景及穆醒的情况。或许到那时,哀家不会再想着杀了他。

    呃,其实现在也不会了。郑衡想她再也不会为了至佑帝,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杀了穆醒。

    人一生,总有些错误是不能再犯的。——这是郑衡经历两世得来的教训。

    她徐徐往长见院走去,心绪渐渐沉淀。到最后,她想的便是:几日之后,会是谁在闲章院勃然色变呢?

    她略有些期待……(未完待续。)

    PS:  感谢大家昨天的支持,今天的更新,继续跟着月票和订阅走,哈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