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7章 好毒的心 (和氏璧+)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更!为卿卿泠泠的和氏璧加。今天更新到这,明天更新继续跟着月票和打赏走,谢谢大家!)

    这一尊瓷像,质地温润细腻,还散发着淡淡幽香。

    这瓷像,是一个端庄祥和的妇人,眉目半垂着,带着无尽包容和慈悲。

    这妇人的面容眉眼,又是那么熟悉。尽管郑衡已不是原来的郑衡,却依然深刻铭记。

    这是宁氏,郑衡的生身之母。

    一瞬间,她心中满是悲苦,眼中竟不由自主地湿润了。这不是她的情绪,而是原来郑衡的残念。

    十三岁的郑衡虽然已经死去,但她对宁氏的怀念和孺慕,在见到此瓷像时,眷恋不去。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母兮鞠我,长我育我……

    宁氏已不在了,郑衡也死了。此刻围绕在瓷像周围的悲苦,是这浓厚到散不去的母女之情。

    无母何恃?宁氏过世后,郑衡被迫入佛堂三年,最后还悄无声息地没了性命。

    想起都心酸。

    然而,她心中越来越愤怒,最终,这愤怒驱散了那丝眷念。此时的她,眼眶湿润着,神情却一片冰冷。

    宁氏瓷像仍慈悲笑着,看在郑衡的眼中,却彷如夜叉恶鬼一样。——她只想上前将它砸碎!

    却硬生生忍住了。

    她看着送礼来的仆从,问道:“这些礼物,都是贺氏准备的吗?”

    “贺氏”这个称呼太无礼,顿时令仆从愕然。大姑娘怎么敢这么唤?那可是世子夫人……

    可是郑衡的眼神太冷,仆从并不敢多说什么,只老实回道:“这个瓷像,是世子准备的。世子怜惜大姑娘,特意命人造了这瓷像,让姑娘寄托哀思。”

    这瓷像,竟然是郑旻准备的?郑衡一点儿也不相信。

    她相信,郑旻或许是令人造了这像。但具体情况,他根本就不知道。

    自然,就不清楚这瓷像中的门道。况且,郑旻有什么理由对亲生女儿下毒手?

    郑旻那等性子。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情。郑旻,不过是被人当枪使了。

    从中做手脚的人,她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吩咐那仆从退下去之后,郑衡才冷声道:“你们仔细检查这些礼物。将滋补药材及带有香气的物件,全部都找出来。”

    她说罢。再次看了看那瓷像。瓷像端庄慈悲,幽幽香气令人宁心静神,但郑衡知道,这瓷像、这香气的功用却不仅仅在此。

    既然这清幽的香气出现了,那么就必定有另外一样东西。

    她倒要看看,贺氏将这东西藏在那里!

    听了郑衡的吩咐,盈真等丫鬟便立刻动了起来。不多时,一堆物品便出现在郑衡面前了。

    她逐件逐件地察看着,直到全部都细看了一遍,仍是没有发现端倪。这倒出乎她意料。

    “京兆送来的礼品,全部都在这里了?老夫人那边可单独送去什么东西?”郑衡这样问道,略皱了皱眉。

    奇怪了,遍寻不着。

    她的判断不会错的,到底是哪里遗漏了?

    另外的东西都没问题,长见院也没有发现不妥。那么还有哪里?

    随即,郑衡眼中一亮,然后吩咐道:“盈真,放好这瓷像,我要沐浴更衣。再去闲章院。”

    ……

    闲章院内,此刻一片冷寂。

    章氏面无血色,死死看着案机上那一团团棉絮,哑着声音说道:“衡姐儿。就是这个东西?”

    郑衡点点头,声音有一种奇异的平静:“是的,就是这样的东西。这些棉絮渗满了暮籽油。这种油闻起来和绿檀差不多,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所谓暮籽,就是暮颜树所结的籽。这种暮颜树,大宣并没有。而是生长在遥远的南景。

    如今,她竟然在闲章院的绿檀博古架中,发现了这些暮籽油。

    这可真叫人讶异!

    原本,这种暮籽油也没有什么特别,然而,当它和另外一种香气结合后,就会产生惊人的效果。

    这种效果,就是使人迅速衰老,实在是改貌易脸、阴毒害人的最佳办法。

    这另外一种香,便是朝香。朝香暮籽,便是朝暮变幻,听起来相当美好,实则恐怖至极。

    这朝香,便是宁氏瓷像的淡淡幽香,类似莲香,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甜腻。

    这种香气,若是闻过一次,便终生不会忘记。

    昔日开熙帝最宠的伍贵妃,就给郑衡送过这样的香气!

    不曾想,在河东永宁侯府,她再一次闻到了这种香气,再一次见识这种鬼蜮伎俩。

    这尊瓷像是郑旻准备的,而且造的是宁氏的像,以原来郑衡对宁氏的孺慕,必是放在长见院****焚香祷告。

    再者,郑衡与章氏极为亲厚,待在闲章院中的时间一定不会少。

    如此一来,暮籽朝香的毒气就会渐渐渗入郑衡体内。不用很久,郑衡就会迅速衰老,甚至会无声无息地死去,没有任何人知道原因。

    贺氏,好毒的心,好巧的手段!

    利用已死了的宁氏,利用郑衡对宁氏的思念,贺氏远在京兆,轻轻松松就布了一个杀局。

    这一番心思,比起宫中那些妃嫔来也不遑多让!

    或者说,贺氏这般手段,就是从宫中学来的?

    毕竟,贺氏嫡亲的妹妹,乃是宫中的贺德妃。——这还是裴家告诉她的。

    贺德妃……当年一个小小的贺嫔,三年内竟飞跃成为四妃之一,这种上位速度,就连郑衡也不得不点赞。

    想必,贺德妃教导了贺氏什么。贺氏为了对付自己的继女,竟然用了这样的办法。

    可能,不仅仅是为了对付继女而已。这暮籽油特意放在闲章院,除了为掩人耳目,更为了将章氏圈进去。

    一次杀两人,不留一滴血。贺氏,真是好本事!

    只可惜,她如今在永宁侯府,只能说贺氏不够走运了。

    章氏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稳住自己的颤抖:“贺氏在京兆,这些暮籽油却在博古架夹层中,是谁帮她?”

    是了,贺氏远在京兆,若是没有人帮她,这个毒计断不能起效。

    这些绿檀博古架,原本就一直放在闲章院中,是谁将暮籽油放进去的呢?

    是负责装修闲章院的谢氏吗?还是别的谁?

    不管是谁,总归是想对付章氏和郑衡的,是想让她们去死。

    郑衡双手拢在身后,唇角微不可见地勾了勾。

    很好,想哀家死的人,最后一定会被哀家先弄死!(未完待续。)

    PS:  手残党只能到这了,呕心沥血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向大家致最深的谢意!请相信我会极尽所能回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