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5章 兄弟姐妹 (月票3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更!)

    顺着笛声,郑衡在长见院旁边的观雅院找到了吹笛人。

    这是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他肤色白皙,额间点着一粒朱砂红,长得跟玉娃娃似的。

    他正半闭着眼吹笛子,笛音轻震着近处的的花枝,花朵在他跟前簌簌落下,春风徐来,暖阳洒遍……

    这场景,太美,太好。

    郑衡不禁有些懊恼,她仿佛贸然闯进了别人的天地。她不忍惊扰了这娃娃的专心致志,正想悄声离开,却听到“咔嚓”一声。

    她踩到了地上的枯枝。

    笛声戛然而止。一瞬间,春风停了,暖阳沉了,唯有枝头花朵仍在袅袅落下。

    这时,少年抬起了头,一双黑眸直直看向郑衡,眼中满是错愕;随即,他的脸慢慢涨红,额间那粒朱砂痣如滴血般。

    他像受了惊吓,忙不迭将笛子藏在身后,神情羞赧,开口道:“见过大姐姐。”

    他仿佛做错事般,微微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掩住了清澈的眼神,看起来像刚出生的小兽。

    让人见心怜。

    朱砂痣、大姐姐……她记得这个小男孩是谁了。

    这是谢氏所出的第二子,名唤郑迢。他只比郑适小半个月,在侯府中排行第三,下人暗地里称呼他为“朱三少”。

    朱者,红也。指的是郑迢的朱砂痣,也指他容易脸红的性子。

    郑晁谢氏那样的人,竟然能生养出这样的玉娃娃?她对郑晁谢氏没有多少好感,连带的,就对二房的人有所排斥。

    但眼前这个玉娃娃,眼神清澈,笑容羞涩,这是多么干净的小孩儿。况且,他还能吹出那样的笛声,让人如沐春风如照暖阳。

    容貌会欺人,笑容能作假。但心境无法伪装,尤其是这么小的孩子。

    这个小孩儿心中想必没有杂尘,才能吹出让人通体舒畅的笛声。

    她见过太多污脏,乍见到这样的小孩儿。尽管诧异,却怎么都无法生出厌恶之心,于是笑着回道:“迢哥儿好。你怎么会在这里吹笛?”

    她的声音相当低柔,渐渐抚平了郑迢的错愕和害羞。

    听到郑衡问话,声音略有些慌乱:“嗯……这里没有人。我才在这里。可是吵到姐姐了?我以后……我以后……”

    “没有吵到。我是听到笛声,才特意找了过来。没想到是迢哥儿在吹笛。这么好听的笛声,怎么会吵到我?”郑衡微微笑道,看向小孩儿的头顶。

    还是两个发旋儿,真有趣。民间有说法“一旋儿横,二旋儿宁”,形容郑迢倒十分贴切。

    郑迢瞪大了眼,再一次错愕地看着郑衡:“真……真的吗?我吹得好听吗?”

    他这个表现,莫不是以为自己吹得很难听?还是从来没有听过别人的评价?

    “非常好听,让人听了什么烦忧都没有了。迢哥儿吹得很好。这么好听的笛声。姐姐恨不得时常听见。”郑衡实话实说。

    郑迢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彩,随即又隐了下去:“可是母亲并不赞成我吹笛子。今日是母亲出府了,我才偷偷吹,这边偏僻,没什么人会来……”

    难怪,之前并没有听过这样的笛声。

    郑衡不太明白,吹笛乃陶冶身心的事情,多少翩翩公子手持笛子,谢氏怎么会禁止郑迢吹笛呢?

    而且能让郑迢如此偷偷摸摸地来观雅院,想必不是普通阻止那么简单。

    “母亲希望我能像兄长一样进禹东学宫。说吹笛是玩物丧志。我想,母亲说得有道理。可是我有时忍不住,就偷偷吹,我很喜欢笛子……”郑迢小声回道。

    “……”郑衡不知说什么才好。

    父母之为子女计。必计其长远。谢氏想郑迢入禹东学宫明伦堂,这是常情。

    但是,何必要严厉阻止郑迢吹笛?依她两世的耳鉴,像郑迢这种年纪就吹得这么好的,并不多见。

    她很想说谢氏矫枉过正,很想鼓励郑迢顺心意而为。很想赞扬他天赋惊人。

    然而这个干净得如玉娃娃一样的小孩子,会去反抗他母亲吗?

    疏不间亲,这些话语还是不说为妙。

    但是郑迢这吹笛的天赋,若是就此被埋没了,实在可惜。这么悦耳的笛声,太难得了。

    于是,郑衡说道:“迢哥儿吹得真的很好听。若是迢哥儿什么时候想吹了,便来观雅院吧,姐姐很乐意听。”

    郑迢重重地点点头,笑眯眯道:“好的,好的,我以后吹给姐姐听。那么……那么我先回去了。”

    他说罢,不等郑衡回答,便一溜烟地跑来了,惊落了无数花瓣。

    这般灵敏跳脱,才真正符合他的年纪。

    见郑迢跑开了,郑衡的笑容才隐了下来。

    直到此时见到郑迢,她才想起,在这永宁侯府中,她还有不少堂兄弟姐妹。

    郑仁膝下有四子,其中三个已经娶妻成亲,单单是留在河东的二房,似乎就有五六个孩子。

    可是,除了刚才的郑迢,她竟还没有见过其他人。

    一个都没有见过!

    章氏已经搬到闲章院了,这些孙儿辈竟从来没去请过安,难以想象。

    这样的情况,必是郑仁默许、甚至引导的,当然也因为,章氏本人并不在意。

    看来永宁侯府的二房,真真是没把章氏放在眼内。以往章氏在佛堂就算了,现在二房还敢这么做,心中不怕?

    若章氏告到御史台,或是御史台官员有心追究,一个“不孝”的罪名肯定少不了。

    既然二房如此目中无人,她不介意让郑晁和谢氏吃些苦头……

    横竖她最近有空,可以腾出手来做些事情。

    不想,第二****便见到了这些兄弟姐妹。

    闲章院外,谢氏一脸恭敬地等候着。她身后跟着一个美貌的妇人,还有四五个小孩,郑迢便在其中。

    看样子,谢氏带着这些人来给章氏请安了,还摆出了孝顺恭敬的姿势。

    谢氏福至心灵,竟变聪明了不少。看来她也知道不能落下口实,还知道还有“不孝”的罪名,现在改变做法了。

    谢氏既带着人来闲章院请安,那就没有什么可指摘了。至于章氏见不见,那是另外一码事了。

    这时,闲章院门打开了,章妈妈站在台阶上,面沉如水,对着众人道:“老夫人梳洗好了,大家可以进来了。”

    说起端姿态,那也是章妈妈的看家本事。

    可见,章氏同样不想见到谢氏等人。在章氏的心中,并不计较请安的问题,但谢氏既然带着人来了,那就不一样了。

    果然,闲章院内有一场好戏。

    章氏将侯府婆婆的架势摆了个十足十。

    不但从头到尾对谢氏没好脸色,还不断地指使谢氏端茶递水、配钗布菜等事宜,将谢氏使唤得脚不沾地。

    偏偏,在一些家族里面,作为儿媳妇的就是这么孝顺婆婆的,谢氏简直有苦没处说。

    更让谢氏难堪的是,章氏独独针对她一个人,对待郑晁的妾室伍氏及那些小孩儿,倒是和颜悦色得很。

    谢氏带着满腔怒火不忿,却不得不小意伺候着,两个时辰下来,身子都几乎散架了。

    看到这一幕,郑衡心想:章氏也是个不好相与的,谢氏苦头还有得吃……(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