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3章 时机 (第二更,月票10+)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求订阅!求月票!感谢黑色丨P的和氏璧!谢谢~)

    郑衡说的每一句,裴定都听懂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他也明白了。

    就因为明白了,他才如此心惊,确切地说是震撼。

    大道废,有仁义……国家昏乱,有忠臣……

    这些字句在他脑海里交织,带出了一幕幕画面。他想到了龋龋独行的行客,想到了禹东学宫的学子,想到了京兆巍峨的城门,还想到了在云溪边上嘻嘻笑闹的幼童……

    他想到了许多,又好似什么都没想到。他想说什么,却又觉得什么都不必说……

    他的脸色越来越沉静,最终和郑衡一样,微微笑了起来。

    然后,裴定敛神问道:“郑姑娘,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问吧。”郑衡回以一脸严肃。她心想:裴定怕是要问天下大势具体如何了,她得好好回答。

    裴定有些难为情,好一会才开口道:“郑姑娘,你觉得你老师还愿意多收一个弟子吗?”

    “……”这一下,郑衡真是被问住了。

    老师愿不愿意再收弟子什么的,得等到老师出现再说。她现在完全没有老师的消息,真无法回答。

    不过,裴定不是已经拜师了吗?他的老师,好像是一代大儒王谟吧?

    “是这样的……”裴定忙解释道:“我有个侄子,是我长兄的儿子,心性聪慧,还没有拜师,我想……”

    他想什么,郑衡很明白了,便回道:“这得等老师出现才是,不好说。”

    裴定这会已回过神来,便立刻止住了话。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在那么震撼的思绪中。他下意识问了这样的问题。

    如此一缓冲,他深受冲击的心便真正稳了下来,然后慢慢融合着郑衡所说的话语。

    他举起了茶杯,朝郑衡敬道:“郑姑娘。多谢了。”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郑衡先前说的报答情谊是什么意思。这样一番话语,的确是一种报答。

    只是这报答太重了,裴家受之有愧,怕是要欠郑姑娘一个天大人情了。

    天下大势……他得回去和父亲好好商议了。

    ……

    听了裴定的话语。裴光像被敲了一记闷棍似的,很难再维持世外高人的风姿,懵懵问道:“你说什么?这可是真的?”

    裴定十分肯定地答道:“这是真的,两个规矩她都说出来了。天下大势,她也很清楚,所以才提醒裴家顺势而为。”

    裴光知道裴定不会拿这样的事来开玩笑,才更加难以置信。他还在观望着局势呢,那小姑娘已经定了判断。

    那个小姑娘,好像和小珠儿一般年纪吧?竟然知道天下大势,竟然有这种果敢心志。

    多智近妖。这等本事,简直逆天了!

    “老五,她是人吗?”他这样问道,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她是人,我很确定。”裴定满头黑线地答道。

    现在好像应该讨论裴家接下来怎么做,而不是讨论郑衡是不是人的问题。

    “是人就好,是人就好,吓得我啊。”裴光松一口气,还拍了拍胸脯。

    “……”裴定望了望天。很好,看来父亲的确太震惊了。以致方寸乱了。

    这么说,自己在千辉楼中的惊愕,也不算什么事了。

    良久,裴光才像醒过来。叹道:“韦君相之才经天纬地,这下我真信了。这事太重要了,我会召集你的叔父们;另外,通知你四位兄长回河东,将前儿也叫回来吧。”

    前儿,裴前。裴定兄长裴审的嫡长子,就是裴定想让他拜师的那一位。

    这些人,涵盖裴家三代,是裴家十分重要的人,却常年不在河东。现在,裴光下令将这些人召回来——正如他所说的,这事太重要了。

    天下大势,是不是就如那个小姑娘说的一样?裴家如何顺势而为?这些问题,裴光想听听家族子弟的意见。

    这关系着裴家根基和将来,不能有半点忽视。

    裴定点点头,表示会通知兄长们及侄子。只是,待他们全部回到河东,还需一段日子。

    “父亲,我打算按照计划去京兆。待大家都回到了,我应该也回来了。”裴定这样说道。

    钱皇后出了冷宫、钱贯辞官,京兆的局势太不明朗了,他得亲自去看一看。

    裴光拈拈须,赞同道:“去吧,的确要亲自看看。你前一次去京兆,还是厉平太后宾天前后,时间久远了点。”

    是啊,上一次去京兆,还是三年多前。那时在太始楼,小钱儿说了湣厉这个恶谥,他还让小钱儿给韩曦常递了话。

    谥法无私,这恶谥最后还是改了……

    一晃就三年多了。裴定突然意识到:厉平太后也是韦君相的弟子,说起来,郑姑娘有一个太后师姐呢。

    不过,这不是什么好事。——想起今上这几年做的事情,裴定不禁摇了摇头。

    此刻,在他心头回荡不止的,还是郑衡的那一番话。

    大道废,有仁义,以己身入污水浊世,激浊扬清,方是正途。

    这些年,他周游十道,越来越明白先辈定下的两条规矩,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明白。

    他和父亲一样,都在暗中积蓄默默等待。等待的,便是那不可触摸、却一定会出现的……时机。

    时机,也就是郑衡所说的天下大势。此前,他预计这个时机起码还有五年才来到,但郑衡的判断,却提前了五年。

    这是最好的时机吗?郑衡说是,裴定则觉得可是可不是。

    所以他一定要去京兆看看。或许,京兆之行能让他有更准确的判断,从而让他下定决心。

    且说,郑衡在千辉楼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就没有多想裴家了。裴光是个聪明人,她知道等待便好。

    她现在做的事情,主要是教导新来的四个丫鬟。

    这四个人,郑衡打算重用,是以花了十二般心思,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尽可能顾及,就像当初教导云端四个人一样。

    盈知、盈足这两个人自是不用多说,就连司慎、司悟这两个丫鬟,都表现甚佳,郑衡感到满意。

    再者,二房的郑晁及谢氏,似乎在忙着什么,并没有空闲来折腾什么幺蛾子,这就让郑衡更满意了。

    这一日,郑衡如常去了闲章院给章氏请安,门房突然送来了一张拜帖。这张拜帖的落款人,竟然是叶雍。

    叶雍,松江叶的叶雍,为何要来拜访章氏?(未完待续。)

    PS:  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打赏名单不能一一在文中列出来,稍后我会起个单章感谢大家的感慨打赏!谢谢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