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2章 天下大势(求订阅求月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架了,请大家多多支持!请大家投出手中的票票,谢谢!10张月票加一更!和氏璧加一更!)

    千辉楼的伙计领着郑衡,进了五楼一个房间。

    裴定已在其中。他靠窗而坐,脸容依然病弱,目光正看向窗外,似有所思。

    见到郑衡,他便站了起来,唤道:“郑姑娘,请坐。”

    郑衡笑而作应,落落大方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然后看向了窗外,像刚才裴定那样,目光向下。

    礼元大街的流民,赫然入目。如她所料的那样,刚才裴定看的是礼元大街的流民。

    “闻州流民,实在多了些。”郑衡移回了目光,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裴定斟茶的动作没有停顿,十分认同地点点头道:“是,的确多了些。”

    他将茶水递给郑衡,等着她后话。——他实在无法将郑衡看作是小珠儿一样的小姑娘。

    小姑娘会在他面前说闻州流民?裴定总觉得,郑衡不能与常人论,这不仅仅因为郑衡是韦君相的弟子。

    至于“仅仅”之外的东西是什么,裴定现在想不到。

    “闻州府衙为何没有安置这些流民?学兄可清楚?”郑衡沾了沾茶水,继续问道。

    “袁瓒是个好官,已安置了许多流民,令他们开垦荒山野田,为他们提供庇护之所。然而人力有限,而流民逐渐增多。”裴定这样回道。

    这些流民,大部分从关州而来,但其余九大道的,也不少。

    据裴定所知,袁瓒为了这些流民焦头烂额,数度上疏请求户部划拨资财,却始终没有下文。

    安置流民,说到底要供其吃穿庇其安所,这么多流民,在朝廷没有额外支持的情况下。闻州府衙也没有办法。

    郑衡看了看裴定,说道:“恐怕还不止这些原因吧?各大世家呢?”

    各州府衙本来就有安置流民的重任,就算朝廷一时没有划拨资财,以河东道世家之力。也能应付得了。

    闻州流民情况若此,表示河东世家并没有伸出援手,说不定还从中做了什么。

    这不难理解,累世大族比府衙更懂得审时度势。这会儿,各大世家应该在暗中积蓄力量。旁观着局势吧。

    皇权更迭,世家不灭,这话是有道理的。世家明哲保身的做法,郑衡不置可否。

    裴定神色微郝,——裴家也是世家之一。

    可是仔细一想,这是世家实情,并没有什么好羞愧的。

    随即,裴定便淡然道:“的确如此。但凡有势力的家族,现在都在暗中括田屯人。安置流民可以,但这些流民必须成为他们的仆从。朝廷怎么会允许?还强力禁止。”

    于是世家就更不会出手了。是以闻州府衙捉襟见肘。

    郑衡放下了茶杯,然后问了一句:“其余九大道,也是如此?”

    裴定正色道:“河东有各大世家压制,情况还好一些。其余九大道情况更甚。”

    郑衡一阵沉默,仿佛在盯着茶水出神。

    是了,哀家想也是如此。若不是因为情况太糟糕,府衙岂会放之任之?

    这般局势,哀家早已经料到。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三年,只是三年啊……

    裴定耐心等待着。再次为她续了茶水,才认真问道:“郑姑娘约我前来,有何事相商?”

    郑衡回过神来,想了想。同样认真问道:“裴家三代不仕,有何谋算?”

    这话问得太突兀太无礼,仿佛扒开了别人的衣服,想看看有几筋几骨。

    没有人愿意被扒衣服。

    这令裴定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问道:“郑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裴定此刻的心情,正如郑衡先前发怒一样。

    裴家看重郑衡。意欲借助韦君相的本事,给予郑衡足够的尊重和诚意,却不代表裴家可以容忍这种刺探。

    三代不仕,这是裴家的隐秘,岂可拿出来谈论?

    郑衡眨了眨眼,裴定这种怒气略熟悉……

    不由得,她有一种她和裴定相同的荒谬感。唔,错觉,肯定是错觉!

    然而,好想笑啊。

    她到底是想透了、放开了心,便顺心而为,最后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见此,裴定竟奇异地平静下来了。以她对郑衡的判断,她不会故意刺探裴家隐秘,她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见到裴定这么迅速就平静下来,郑衡还是略微惊异。看来,裴定的涵养和聪明,比她所想的还好。

    哀家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了!

    于是,郑衡说道:“学兄,冒犯了。我此问,只是为了报学兄先前送丫鬟之谊,并无他意,请学兄见谅。”

    她这么一说,裴定更糊涂了。询问隐私与报答情谊有什么关系呢?

    是啊,有什么关系呢?只是郑衡恩怨分明,她承了裴家这一份心意,便想报裴家些什么。

    裴家什么都不缺,郑衡所能拿出手,只有……这天下大势了!

    “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这向来是士人的取舍。想必,裴家先辈有大能之人,早在三代前便已察觉到天下将乱吧?这等先见,我无比佩服。”郑衡这样说道。

    不等裴定有所反应,郑衡便继续说道:“我想,裴家那位大能,除了定下三代不仕的规矩外,还留下了另一条规矩,当是三代之时顺势而行吧?”

    她此话一出,裴定便僵住了,心头一阵骇然。她……她怎么会知道?

    没错,裴定的曾祖、不世之才裴本就留下了这样的遗训!

    若是郑衡只说出前半截,裴定就算意外,也不会觉得惊恐。毕竟子弟不仕,除了想不开自作死之外,无非就是对朝廷不满。

    但他没有想到,郑衡竟然知道“顺势而为”的规矩!

    这个规矩,只有裴家嫡枝年已三十的子弟才能知道,裴定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机缘巧合。

    郑衡怎么会知道?是不是从哪里听了什么?若不是他定力足够,早已经冲上前摇着郑衡了。

    郑衡没有解释原因,只是满脸崇敬地感慨:“这位裴家先辈,是真正大能之人!若是我老师在此,必也拜服不已。”

    裴家,不愧是宰相世家!

    裴家先辈不但有远见卓识,知道天下动乱之前必是朝纲败坏,所以定下了三代不仕的规矩,以保存裴家子弟的正心诚意。

    宰相世家的正心诚意,便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位先辈不凡的地方在于:他并不臣服于预见,而是定下了顺势而为的规矩,这是在提醒,或许说是期待,希望裴家子弟能够改变天下大势。

    大道废,有仁义;

    智慧出,有大伪;

    六亲不认,有孝慈;

    国家昏乱,有忠臣。

    这位裴家先辈,就是明白了这样的道理。有乱必有正,有污浊便有清明,大道存焉,生生不息,是以顺势而为。

    裴家有这样的先辈,实在大幸!

    “顺势而为,这势是什么呢?你看这闻州流民,其实已经知道了。天下动乱已显。或许你可以回去问问裴族长,裴家三代不仕、却任凭子弟雄踞一道,为什么呢?”

    大势已成,可惜裴家好像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隐于世外,怎么能得大势精义呢?以己身入污水浊世,激浊扬清,方是正途。

    若裴家还没有醒觉,倒是辜负那位先辈的才德和期许了。

    郑衡看着千辉楼外那些流民,眼中有看透一切的茫然,嘴角却衔着一丝笑意。

    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几不可闻:“不管裴家有什么图谋,三代不仕的积蓄已够了。再隐而不出,便失去最好时机了……”

    天下将乱未乱,朝纲已坏未崩,裴家不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PS:写完这章,我轻轻吁了口气,我写这篇文的初衷,就是为此六字:大道废,有仁义。惟愿大家也喜欢~)(未完待续。)

    PS:  谢谢大家!请大家多多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