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1章 承这份情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kssherry、叮当dd、戰地妞妞的礼物~晚上会发个单章,请大家一定看看啊啊啊~~)

    周典得知她受了伤,便着明伦堂的管事送来了慰问。裴定的消息,就夹杂在这慰问中。

    郑衡猜想,周典这个慰问,或许就是裴定促成的,以方便送消息来。

    这消息说的是顺妃的后续,兼说了季庸和孟瑗的情况。

    那些字画,不过是撩草惊蛇走,顺妃果然匆匆离开了,鸿渚体的试探便告一段落。至于朝廷是否会继续查探、旁人是否会知道端倪,那就是另外的事情了。

    郑衡所希冀的是,老师或者云端能够找到她。——这才是她写下鸿渚体的初衷。

    当初她将孟瑗带回永宁侯府,便是想从其口中得知云端的情况。只是斟酌良久,仍是没有问。

    孟瑗孤身一人从冀州安全逃到河东,必是心思慎密聪慧的人。若是自己贸然问起云端,她肯定会戒备起疑。

    其时,郑衡没能想到“韦君相弟子”这个身份。现在就不同了,她打算找机会见一见孟瑗。

    当然,得等她“伤”好之后。

    裴定透露,季庸和孟瑗仍安置在云溪裴宅,许是这两个人遭受了太多,精气神还没养回来,裴定并不知道这两人有何打算。

    季庸心中,必是愿意回禹东学宫的,只是回不得。

    “季庸有弘道之心,却苦无教化之地。这可真是让人难过……”郑衡默默想道。

    当此时势,孟瑞图的弟子后路会如何,她都说不准了。

    罢了,随缘造化吧。

    然后,郑衡便看到了裴定最后说的事,不由得愣了愣。

    裴定说得知永宁侯府正在挑人,故而往牙婆子那里送了几个丫鬟,希望郑衡能用得上。

    霎时,郑衡便觉得被冒犯了,怒不可遏。裴定这是什么意思?往哀家身边塞人?

    她可以与裴家合作、可以成为裴家得力的盟友,却不代表着,她可以允许身边时刻有裴家的耳目。

    裴家,好大胆!

    盈真回来的时候,便见到郑衡发怒的样子。她很久没有见过郑衡发怒了,这是怎么了?

    盈真心中疑惑,却不敢询问,只是禀道:“姑娘,老夫人说了不差钱,她会让二夫人挑好的人,姑娘且放心便是。”

    她刚去闲章院,便是听了这些话,还领回了一袋银子。——章氏过去持家有方,的确不差钱。

    而且,宁氏不知道给郑衡姐弟留下多少体己钱,章氏都稳妥收了起来,就是为了郑衡所用。

    仔细说起来,谢氏的手段不及章氏十分之一。如今永宁侯府不是章氏当家,将来侯府有得哭的时候。

    这时,盈真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姑娘,依奴婢看,新来的丫鬟不定要多好,最好是身壮力健的,若是能在镖局待过的,就更好了……”

    盈真想起了那晚的事,心有余悸,便斗胆说了这一番话语。

    她就这么一说而已,在镖局待过有武技傍身的人,又岂会卖身为奴?

    盈真这番话,却令郑衡一顿,她看向盈真:“你说什么?”

    “奴婢……奴婢说丫鬟最好身壮力健的,这样对姑娘比较好。”盈真惴惴回道。

    郑衡微微失神,好一会才道:“你说得很对,的确是这样。”

    她脸上的怒意已全部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似是领悟,似是懊恼,还夹杂着一丝轻松……

    盈真所说的事情,她之前也是这么想的,然而此时都忘记了。在看到裴定提及丫鬟的时候,她首先想到了裴家的监视,立刻就有了怒,却没有想得更深。

    裴家为何要这么做?就算裴家要在她身边放耳目,也不会用这种近乎愚蠢的方式。

    裴家看重她是韦君相弟子,便不会用这种下作手段。裴光这个人她清楚,虽然手段无穷,却还有底线,明面上也不会留下任何指摘。

    这种风格,郑衡其实挺欣赏。由此可见,裴家送丫鬟来,并不是为了充当耳目。

    郑衡开始想象裴定做这个举动的心理。知道永宁侯府在挑人,希望你用得着……

    最后,郑衡仿佛想到了什么,不禁摇摇头,哑然失笑。

    虽然觉得很意外,但她越来越确定:那一晚的遇袭,让裴定觉得她身边太少人了,所以才送人给她用。

    如此简单,如此纯粹,如此好心,让郑衡万万没有想到。

    郑太后久经杀戮腌臜,柔软的心早就裹上了厚厚的防备,坚硬无比,无坚可摧。

    任何人、任何事出现在她面前,她都会仔细揉碎了,再三看看夹杂在其中的是什么。

    她或许曾经相信、但后来基本不信,这个世间还有简单、纯粹、好心的人和事。

    她凭借自己两世的经验,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裴家的试探,所以才怒意顿生,这是她直接的反应。

    与其说她曲解了裴家,不如说她看低了裴家。

    她怎么会忘了?世间既有老师、云端这样的人,那么裴家这样行事,便有道理。

    她困于深宫皇权太久,重生后诸事不断,她忘了看看自己的心。

    厚厚防备、无坚可摧,是为了抗击杀戮腌臜,是为了让自己更安然,而不是为了拒绝世间种种美好。

    我见横流污水,并不与之同污,只为觅清澈甘泉。

    那么……便试一试吧。带着谨慎防备之心,试图接纳裴家的好心诚意。

    “哈哈,真是,真是……”郑衡突然“哈哈”笑道,笑声肆意舒畅,终于想通了什么。

    没多久,在章氏的催促下,谢氏便选了个日子,让牙婆子带着手中的小姑娘来了。

    当然,这些小姑娘谢氏都做了一番手脚。她很有信心,她放进其中的姑娘,肯定能够成为长见院的丫鬟。

    然而她并不知道,在她之前,早就有人打点过了。

    信心什么的,大概只能用来摧毁了。

    郑衡仿佛对谢氏的打算一无所知,她在章氏的陪同下,仔细挑选了四个丫鬟。——其中两个,让盈真、盈实两个人吓一跳。

    太好认了啊,这两个不是那天晚上的两个姑娘吗?还有一个受伤了!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可是,郑衡脸上平静无波,盈真、盈实两个人便压下了心头的惊愕。

    不管怎么说,这是姑娘挑选的大丫鬟。她们牢牢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盈知、盈足。

    另外两个丫鬟,只有十二岁。其中一个粗壮些,十分实诚,另外一个跳脱些,话很多,郑衡分别叫她们为司慎、司悟。

    在四个丫鬟努力适应永宁侯府的时候,郑衡的“伤”也完全好了,能够离开长见院了。

    伤好之后,郑衡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吩咐盈知:“我想见裴学兄一面,在千辉楼。”

    这会,裴定正打算出发去京兆,听到郑衡的要求,他觉得相当奇怪,却还是将行程往后推迟了两日,并且吩咐属下打点好千辉楼。

    郑衡为何要见他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