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50 败走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戰地妞妞的平安符,感谢wllst、洛之水色、thelionking的礼物~)

    没多久,这份礼物就送到了顺妃跟前。只是,顺妃一点儿也不满意。

    她瞪大了眼睛,终于失了一贯清冷,不可置信地问道:“这个东西……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这是奴婢今晨在门口发现的。郭统领在别的地方也发现了这些,已一一收缴了,正在严加审查。”雁嬷嬷低头回道,心中惧怕不已。

    摆在她们面前的,是一幅画像。画上的人容貌精致衣饰华丽,神情清冷却贵不可言。

    这容貌、这眉眼,这不是顺妃还能是谁?

    画像的旁边,写着一些字,寻常的簪花小楷。正是这些字,让顺妃大惊失色。

    她柳眉倒竖,怒火翻腾不已,但身子在发抖,同时极为慌乱。

    这是顺妃的小传,从她的家世说起,详说了她与钱皇后争选之事,着重在那一句“永不进宫”,还说了顺妃与陈留谢的婚事。

    到了最后,便是写那一晚映潾别院的事情。“侍卫们发现了那是一个男人,进入了娘娘所在的琳琅阁,却遍寻不着……”

    雁嬷嬷别开眼,不敢再看下去了。这话里的意思,是将别院的人与陈留谢子弟联系起来,实在诛心!

    这样的字画,若是皇上见到了,会怎么样?那画面太惊悚,雁嬷嬷不敢再想下去。

    顺妃脸色又青又白,最后变成了颓然。再精致的妆容都掩不住她心中的惊慌。

    这些内容,绝大部分是真的,包括她在慈宁宫发誓愿永不入宫。可是,她以为随着厉平太后宾天,就没有人会知道这些了,怎么会?

    陈留子弟,与陈留谢的亲事,她羞恨得此生都不愿意再提起。

    现在,这些事都被人挖了出来,她甚至不知道还有多少幅这样的字画!

    立刻,她就判断出现在应该做什么。河东之地太可怕了,她必须离开,她不能任由这样的字画送到皇上跟前,她必须返回京兆了。

    不,不是返回,是败走。她输了,败了,她来河东,什么都没有查到。更重要的是,这一刻她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半响,顺妃下令道:“嬷嬷,传本宫之令,立刻返回京兆!”

    就算她心中有再多不甘惊慌,也没有任何办法。这些字画,就像横在她脖颈的利刃,逼得她只能返回京兆。

    她一刻都不愿再待在河东,也不敢再待……

    如同来时那般神秘,备受宠爱的顺妃娘娘,就这样回宫了,悄无声息地、带着满腔不甘地。

    她技不如人,只能在河东道扑棱出几朵水花,随即就湮灭了。

    说到底,此时的顺妃娘娘毕竟进宫才三年,最大的倚靠便是皇上的恩宠,实力……还是弱了些。

    知道顺妃离开之后,谢澧时深感意外,然后不住地说道:“可惜,可惜了……”

    可惜了这样一个好靶子。原本,他还指望着顺妃能将河东的水搅得更混,以便得些好处。

    没想到顺妃突然离开了。说到底,究竟在映潾别院设局的人是谁呢?

    因为入神思考,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使得清瘦的面容颇为狰狞。潜入映潾别院还能全身而退,这等本事,在河东也是可数的。

    难道是裴家吗?裴家,一向不理朝事。

    不一会儿,他唤来了自己的心腹属下,吩咐道:“去查一查,松江叶家最近有何动静。”

    他差点忘了,河东还有一个叶雍!叶雍去而复返,然后顺妃就来了甘棠雅集,当中必有联系!

    ……

    郑衡正和章氏商量增加丫鬟的事情。人手问题,郑衡本就十分在意,经过了夜里遇袭一事,就变得迫切了。

    盈真、盈实两个都是忠心护主的人,但两个丫鬟,显然不够,再说这两个丫鬟实诚有余、机敏不足。

    按照永宁侯府规矩,她身边原有四个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及几个粗使丫鬟。只是后来宁氏病故,她跟随章氏入佛堂,身边就只有盈真、盈实两个人了。

    谢氏当家之后,就以佛堂清闲为由,陆续将长见院的人散尽了。待郑衡出孝了,谢氏故意没提丫鬟的事。

    现在,郑衡受了伤、行动不便,正好有了理由提出增加仆从。至于当家夫人谢氏是否应承,不是还有章氏吗?

    自章氏搬入闲章院起,谢氏的日子就不是那么顺心了。为了丫鬟之事,章氏豁出脸面去荣寿院撒泼,谢氏还能怎么办?

    只得忍着痛,答应为长见院添两个一等丫鬟、两个二等丫鬟,再多,就没有了。

    四个人,目前对郑衡来说,已经够了。

    不过挑选一等、二等丫鬟,这是一个大学问。为此,章氏特意来长见院,就是为了提醒郑衡。

    “一等二等丫鬟,名为主仆,实则最讲情谊。首要的便是忠心可靠,像盈真、盈实这样的难得,只能慢慢来了。这还得讲究福缘……”章氏如此说道。

    郑衡一脸认真,还时不时点头。

    这些道理,郑衡怎么会不懂?前世她曾有云枝、云蔓、云岑及云端四个忠仆。只可惜,前三人为了她先后死去,最后就只剩下云端一人。

    她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云端。云端,现在怎么样了呢?是生是死?

    不知啊,不知。

    见她神色惆怅,章氏停下了声音,试探地问:“衡姐儿,你是不是想起了盈心、盈袖两个人?这两人眼皮子浅,你不用为这样的人置气。”

    郑衡愣了愣,努力回想盈心、盈袖是谁,半响才道:“祖母说得对,背主之婢的确不值得想。”

    宁氏过世后,郑衡心伤不已,但幸好身边还有几个丫鬟。原来的郑衡,还以为彼此一心,还想着无论如何都要保着这四个与自己情同姐妹的丫鬟。

    不想,盈袖和盈心另拣了高枝。

    盈袖本是家生子,父母都在荣寿院当差,凭借家生子的关系,去了得势的二房;盈心则是去伺候父亲郑旻,听说后来成了继母贺氏的丫鬟……

    郑衡尤其不能原谅盈心,皆因盈心是从宁家带过来的,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尤其因为宁氏覆灭,郑衡更怜惜盈心,可是一转身,盈心就变成了这样……

    人各有志,另择高枝本也没有什么。不过这两个丫鬟手段太难看了,郑衡说这一句“背主之婢”还算客气。

    这样的丫鬟,最要不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从背后捅一刀,防不胜防。

    这一次,郑衡打算挑几个粗壮一点的丫鬟,容貌可以不用出挑。最好,是能有一点武功底子,若是再遇到那晚的情况,还能抵挡一二。

    可惜章氏已在佛堂三年,现在往永宁侯府送仆从的牙婆子早已换了人。就算她得到了四个名额,却不一定能挑到合适的人。

    谢氏若不趁机做手脚,那才奇怪了。

    就在这个时候,裴定给她送来了消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