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49章 厚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唐深深的香囊,感谢thelionking、戰地妞妞的礼物~)

    琳琅阁内,顺妃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眼中满是寒意,朱唇紧抿着,看起来威严不可侵。

    雁嬷嬷站在她身边,一脸阴沉地训斥:“琳琅阁里里外外都搜遍了,什么都没有发现。这样的话,娘娘不希望再听到!”

    几个侍卫面如土色,什么话都不敢说。

    顺妃抬了抬手,止住了雁嬷嬷的训斥,然后看向边上脸色黝黑的青年,淡淡说道:“行不迅言不密,郭统领就是这么带属下的?”

    郭统领郭实听了这话,低下了头回道:“这一次,是属下疏忽了,请娘娘恕罪。”

    这话,顺妃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眉头都不动一下,而是漫不经心地看着跪着的侍卫。

    见状,郭实再一次说道:“请娘娘恕罪。许是连日来劳累,属下们看错了。”

    良久良久,顺妃才道:“退下吧。郭统领要记着这些话,好好管教属下才是。”

    她施恩般摆了摆手,仍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表示并不过多计较。

    郭实等人离开后,顺妃仍是一动不动,脸上依然高贵清冷。只是仔细一看,带着华贵护指的手在微微颤抖。

    雁嬷嬷半弓着腰,不知该说什么话。当下说什么都不会对,便只好沉默了。

    顺妃终于动了,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变化:“嬷嬷,有人在设局害本宫。本宫中计了。”

    她语气太平淡,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个与她无关的事情。

    然而雁嬷嬷的心不由自主地惊跳。她伺候顺妃两年多了,实在太清楚了,顺妃越是淡漠,心中怒火就越深。

    怕是,有人要遭殃了!

    果然,她听到顺妃道:“将今晚守着琳琅阁外门的人杖责五十。本宫不要听见一丝痛哼声。”

    雁嬷嬷脸色变了变,然后回道:“是,奴婢知道了。”

    杖责五十,娘娘这是……要这些人的命啊!

    雁嬷嬷一下就想明白了。顺妃恼恨这些人没守住外门是其次,主要是杀这些人给那些侍卫看的。

    这一下,谁还敢说什么?

    显然,顺妃并不是这么认为的。杀了宫女内侍,虽然暂时镇住了侍卫,但危机并没有解除。

    她相信,还有什么在后面等着。

    有人设局坏她名声,究竟是谁呢?是渐渐不忿的贤妃,还是别的谁?

    顺妃脑中飞快地思考着,试图理清今晚的事,但这事太意外太危险,她终究失了冷静,什么都想不出来。

    雁嬷嬷犹豫片刻,小心翼翼地说道:“娘娘先前见的人太多了,又出了这一事,怕是会传到皇上那里了。”

    她先前就觉得不妥了。原来真是有人借机对付娘娘。后宫中间的妃嫔,靠的是皇上的恩宠。色衰固然恩薄,但还有一事,是帝王万万不能忍的。

    多少妃嫔不明不白地没了性命,就是因为这个事?哪怕是传言,也沾之即死!

    雁嬷嬷的忧虑,何尝不是顺妃的忧虑?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出设局害她的人,而是想出办法应对可能会有的污水。

    她想了又想,最后才道:“想坏本宫名声,没那么容易!河东离京兆那么远,本宫不会让这事传出去。嬷嬷,你照本宫说的去做……”

    第二日,有刺客深夜欲行刺顺妃一事,便在闻州官场上传来了。闻讯,观察使谢澧时就来了映潾别院。

    琳琅阁内,顺妃依然不带一丝烟火气,轻飘飘地说道:“谢大人,映潾别院是谢大人打点的,如今竟进了刺客。依大人之见,本宫应该怎么办?”

    谢澧时有耳报神,知道昨晚根本就没有刺客。顺妃这么说,是想他配合遮掩昨晚的状况。

    怎么说呢,谢澧时身为三品官员,算得上位高权重,但架不住顺妃现在受宠啊,而且这个顺水人情,也不亏。

    更重要的是,他多少知道顺妃来河东的原因。正好,谢家对韦君相也很有兴趣,有顺妃在,河东这趟水能更浊一些。

    浑水才好摸鱼。

    于是谢澧时回道:“娘娘受惊了。本官立刻下令,全力追查刺客的踪迹。”

    顺妃满意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吁了一口气。有谢澧时的口风,她暂时就不用离开河东了。最好,她能够在河东探到什么消息,那就更不用怕了。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设局害她!

    一时间,两人各有打算,彼此都为自己的表现点赞。

    没有人知道顺妃对谢澧时和袁瓒说了什么,只知道谢澧时很快就派了观察使的守卫,护送顺妃娘娘换了住处。

    至于顺妃娘娘的新住处,当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同时,观察使府还加紧了城中盘查,听说是为了尽快找到刺客。一时间,各处商铺、各大客栈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因为甘棠雅集而起的火热,便这样被扑了下去。商人们心疼不已,却因为宫中贵人而不敢多言,只是私底下抱怨几句。

    渐渐地,便有人说到了这场刺杀的跷蹊。贵人在映潾别院一直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遇刺呢?怎么都觉得太奇怪了,映潾别院有重重守卫,刺客是怎么进去的?

    最清楚此事的,就是顺妃的侍卫们。有一个侍卫实在忍不住,对郭实说道:“统领,我们明明见到有人……”

    “不想死就住口!”郭实冷声警告道,止住了那侍卫的话语。

    顺妃娘娘既说有刺客,那就是有刺客,现在岂有他们置喙的地方?况且,郭实觉得那晚状况太可疑了。

    他想到了王令,不排除有人故意陷害顺妃娘娘的可能。

    安心在侯府“养伤”的郑衡,在听说了刺客一事后,不禁点点头,心想道:“魏羡的反应的确够快的,可惜啊,她还不舍得离开河东。”

    想必,她来河东的目的还没有达成吧。那么,哀家便送她一份厚礼吧!

    这样想着,郑衡拿起刚写好的纸张,轻轻吹了吹,对盈真道:“将这个送出去吧。”

    这份礼物,不知魏羡可会满意?这一下,郑衡本人倒是满意得很。顺妃刺了她两刀,也该还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